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史上最牛干爹!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史上最牛干爹!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说的是大丈夫,我是小女子,对我没用的。”苏曦道。

  不得不说,这话说得太正确了,不过,话音落下,却招来了苏航是一个白眼,“你要好意思,自个儿去,你哥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苏曦听了,又撅着嘴,装起了可怜,“那怎么办啊?”

  苏航拿她没办法,只道,“以后,大民和尚要是找你,甭管大事小事,能推了尽量推了,如果在能力范围内,你可以帮一帮,不过,要是这样的话,恐怕也没什么事找你。”

  “就是收钱不办事呗?”苏曦这次倒是一点就通。

  苏航也没有否认,“你要潜移默化的让他知道,想通过你,搭上你哥我这条线,甭想了,那和尚老奸巨猾的,你以后少和他打交道。”

  “嗯。”苏曦使劲的点了点头,“哥,你没生气了呗?”

  苏航无奈的看了苏曦一眼,这小丫头,恐怕要被自己给惯坏了,以后还怎么得了?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苏航在考虑,是不是把这小丫头弄蓉城去读书,那边条件好些,而且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己也放心。

  晚上和父母商量一下,至于这小丫头的意见,基本可以忽略了。

  “哥,你想什么呢?”看苏航坐在那儿发愣,苏曦丝毫都没有感觉到,这个老哥正在算计着她。

  苏航捏了捏下巴,“哥在想,明天回蓉城的时候,顺道去乐山一趟,想个法子把那尊大佛给偷了去。”

  “噗……”

  苏曦一听,却是忍不住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哥,你这想法真是太妙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

  一条瘦高瘦高,看上去十分干练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

  “干爹?”

  看到这汉子,苏航和苏曦立马就站了起来,来人叫苏有治。同村人,也是苏航两兄妹的干爸。

  那些年,干爹这个词还没有那么多的歧义,现在,至少在农村。这个词还是很受人尊敬的,在村里,拜干亲是一种习俗,苏航很小的时候,就被爹妈领着上门认了这门干亲,据说有个干爹罩着,好养活。

  苏有治和苏航家本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只是同村而已,按照苏溪村的排行,是苏航的父辈。两家关系不错,后来有了苏曦,也拜了这门干亲。

  苏航对这个干爹,可算是很尊敬的,不仅仅是因为苏有治对他们兄妹好,逢年过节会给他们兄妹塞大红包,还有一个原因,苏有治有个非常牛哄哄的身份。

  苏曦村二队的生产队长,就是他,苏有治。

  老妈在厨房听到动静。也擦着手走了出来,“他干爹来了?快坐,我这儿正做晚饭,一会儿留下一块儿吃。”

  “那赶巧。踩着饭点了,嫂子,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苏有治哈哈一笑,倒也没有客气的意思。

  老妈让苏航兄妹好好招呼着,立马笑呵呵的转进了厨房。

  “你们兄妹俩笑什么呢?”

  苏有治乐呵呵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也许是刚刚才从地里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泥味,嗯,乡土的气息。

  苏曦咯咯的笑着,“干爹,刚刚我哥说,他明显要去乐山把大佛给偷了,你说好不好笑?”

  “哈哈!”苏有治听了,也是笑了起来,“不错,弄回来放咱村儿里,那咱村儿可就出大名了。”

  苏航暴汗,“干爹,你好歹也是干部,思想觉悟还是要有的。”

  很显然,他们都把苏航的话给当成了一句玩笑话,但是,苏航还真是有这样的想法呢,有伟人说过,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在别人看来,偷大佛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甚至是一件可笑的事,但是,对于苏航来说,这似乎并不可笑。

  “臭小子,还教训起我来了。”苏有治笑骂了一声,岔开了话题,“你爸呢,怎么不见人?”

  “和我三叔开着车往山上转去了,你是有事找他吧?我打电话把他叫回来。”苏航连忙道。

  “不不不!”苏有治摆了摆手,“让他们玩儿着吧,我不找他,我找你。”

  “找我?”

  苏航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苏有治。

  苏有治咧着嘴,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干爹,您老有事说事,别这么看着我,瘆的慌。”面对这位生产队长的目光,苏航感觉有些压力山大。

  “过完年就25了吧?”苏有治问道。

  苏航点了点头,看着苏有治那古怪的表情,似乎已经意识到他老人家想说什么了。

  “一转眼都25了,眼瞅着就得奔30了。”苏有治拐着弯儿的说着,就是不往正题上扯。

  “干爹,你是想给我哥介绍女朋友吧?”得,就连苏曦都看了出来。

  “还是曦曦冰雪聪明。”苏有治干笑了一声,先赞了苏曦一句,再对着白眼往上翻着的苏航道,“你这小子出息了,今天回来可是好一通显摆,别的不说,吃水不忘打井人,这话你该懂吧,既然出息了,就该想着回报村里,你这小子,好种子可不能洒外边去,村里待嫁的姑娘可不少……”

  我晕!苏航听了,使劲的一拍脑门,“干爹,你能不逗么?”

  听苏有治前半句话,苏航还以为他是想让自己给村里捐钱,没想到,越说越离谱了,把种子洒村里,就叫回报村里了?

  “没跟你逗。”苏有治笑着,虽然他这人说话喜欢逗,但逗中还是带着真意的,“你是咱村培养出来的良种,咱队上几年才能出你这么一个大学生?而且你现在还这么出息,光是今天,就有好几家来我家找我,让我来帮着说亲了。”

  “啥?”

  苏航有些哭笑不得,看来太招摇了真是不好啊。

  苏有治拍了拍胸口,“不过,你放心,干爹都帮你回绝了,那些女娃子,一个个皮糙肉厚的,哪儿配得上你这细皮嫩肉,你说对不?”

  苏航一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干爹,你是我亲爹。”

  刚刚真是差点吓死了,要是真让一堆人上门说媒,他还不得臊死。

  还好,那话没被老妈听到,要不然菜刀都得飞过来了。

  “你这孩子,干爹不帮你帮谁?”苏有治咧着嘴,“昨天蓉蓉来电话,说过两天也要回来,你说巧不巧,你也回来了……”

  “呃……”苏航一滞,像是听到了一个无比恐怖的名字一般,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好半天,才开了口,“蓉蓉姐?干爹,敢情你铺垫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让蓉蓉姐华丽登场啊?”

  “啊!”苏有治脸不红心不跳的点了点头,“你和蓉蓉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干爹想来想去,咱这村里,能和你凑一对儿去的,也就只有蓉蓉了。”

  苏航一张脸立马哭丧了起来,这个干爹真不愧是搞仕途的,真是够奸诈啊,说了老半天,结果埋了个坑在这儿。

  蓉蓉,名叫苏蓉,是苏有治的女儿,要比苏航还大两岁,在苏航的心里,那就是一个噩梦,从小,苏蓉就是个孩子王,那时候,经常领着村里的娃满山跑,而苏航就是其中一个。

  最关键的,苏蓉有暴力倾向,小时候,苏航可没少被她揍,偏偏那时候还挺贱,被揍了,哭过了,还巴巴的往人面前凑。

  让苏航记忆犹新的,是在乡里上学那会儿,苏蓉读初二,来大姨妈,苏航读六年级,哪里见过这种市面,看到苏蓉满裤子的血,还以为她受了伤,吓惨了,满学校的叫嚷着,去办公室找老师救命。

  结果,苏蓉被学校笑惨了,为此,苏航被苏蓉揍了一顿不说,还被罚帮苏蓉背书包背了一个学期。

  对于苏航来说,那个名字真是噩梦。

  好在,初中毕业后,苏蓉去了临县一座更好的高中,两个人就很少见面了,上大学后,见面的时间就更少。

  苏蓉要比苏航大两届,苏航高中补习了三年,这就大了五届,算起来,苏蓉也毕业有一年多了,听说是在滨海一家外企工作,月收入近万,混得很不错。

  说起来,也有三四年没有见过了。

  “蓉蓉姐要回来了么?我都好久没见过她了呢?”与苏航不同,苏曦反而是很惊喜。

  我的好妹妹啊,你是没被揍过,不知道那女人的恐怖!

  苏有治乐呵呵的点着头,“这丫头上大学就去了滨海,好几年了,拢共也没回来过几次,听她说,这回是请了个长假,回来准备多留些日子。”

  说着,目光又落在了苏航的身上,“小航啊,你和蓉蓉从小就玩得好,这回她回来,你可得抓紧机会了,干爹我可是很看好你的。”

  苏航无语,“干爹,你这乱点鸳鸯谱呢!”

  光是想想那个暴力女,苏航就感觉不寒而栗,童年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大到了无法计算。

  苏有治白了苏航一眼,“这怎么叫乱点鸳鸯谱,放古代,你们这叫青梅竹马,再说了,蓉蓉可是等了你这么多年呢。”(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