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二百零一章 蛊皇分身!

第二百零一章 蛊皇分身!

  心念一动,手中的小册子立刻化为一道灰色的光芒,直奔苏航而来,化为一道灰色的气流般,瞬间没入了苏航的脑门。

  下一秒,苏航便感觉到海量的信息出现在脑海之中,有图有文,图文并茂,略一查看,正是分身祭炼法的讯息。

  秘籍精炼之后,居然也可以直接使用,苏航只是尝试一下,没想到还真的可行,却是省了他不少的功夫。

  这一入定,就花了苏航整整大半夜的功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信息并不多,但是,句句都是真言,花了苏航不少时间去理解通透。

  说到底,这分身祭炼之法,就是将自己的神念分出一丝,占据旁物的身体,这个旁物,可以是人,可以是兽,也可以使花鸟虫鱼,更可以是自行炼制的傀儡。

  一般来说,生命层次越低,就越容易成功。

  最容易的,应该是傀儡了,傀儡没有灵魂,在神念入侵的时候,它不会有抗拒,如果能炼出几个强大的傀儡,那实力肯定会翻着翻的往上蹭,就算本体极弱,凭着傀儡的强大,也可以称王称霸一方。

  花鸟虫鱼同样也相对简单,因为它们生命简单,就算有精神抗拒也不会太强大,只要施术者不出差错,还是很容易成功的,只不过,这样的分身,拿来又有什么用呢?

  在往上,控兽或者控人就更困难了,众所周知,人是万物之灵,如果神念不够强大,贸然夺去他人肉身,很有可能夺舍不成,反而搞得个神念破灭,痴呆傻帽的下场。

  可以说,这是一门很危险的术法,当年的薛氏天才薛博仁。肯定也是因为种种的原因,反复的切割自己的神念,最终才导致精神分裂,痴傻而亡的。

  对于苏航来说。夺去肉身并不难,毕竟,他要夺的是金翅天蚕蛊的肉身,这小东西已经休眠了,而且里面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虫尸。难的是分割神念,只要他能分出一丝神念来,便可轻易入驻蛊皇的身体,继而控制蛊皇的肉身,让他为自己而战。

  分出神念,相当于就是在裂开灵魂,这一过程是无比痛苦的,而苏航现在也正痛苦着。

  催动秘术,撕扯灵魂,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让苏航几欲咬舌自尽,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现在的苏航就是上了厕所,却死活拉不出来的感觉。

  “嗤……”

  来自灵魂深处的撕裂声,苏航就感觉自己像是被撕成了两半一样,那种疼痛,简直无法言语,如同有人拿着斧头,在你的头上重重的砍了一下。

  浑身都在颤抖,脸色发白。苏航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么的痛。

  终于有一丝的神念被分了出来,用大众的话来说,那就是从灵魂上切下了一角,强忍着疼痛。心神沉入脑海,苏航能够感觉到,另外一个自己的存在,那种真的感觉很奇妙吗,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如果说苏航的神念有一个足球大小的话,撕下来的这片神念。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但那毕竟是本体分出的灵魂力量,苏航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存在。

  来自灵魂的伤害,是无比剧烈了,待疼痛稍稍缓解了些,苏航这才将那只金翅天蚕蛊皇取了出来,右手食指轻轻的按在蛊皇的头顶上,将那丝分出来的神念渗透了进去。

  可以说,苏航的灵魂本来就脆弱,分出来的这丝灵魂就更加脆弱,风一吹都有可能消散,不过,好在蛊皇的体内已经没有灵魂存在,根本没有遭遇到抵抗,而且,苏航分出的这丝神念,在拥有了寄体之后,也很快的稳定了下来,没有了涣散的征兆,开始慢慢的适应金翅天蚕蛊皇的身体。

  床边,苏航盘膝而坐,一只金翅小虫静静的趴在它的手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虫忽然动了动,抬了抬头,扭了扭脖子,像是大梦初醒一般,缓缓的舒展了一下身体,慢慢的睁开了一双明亮的眼眸。

  那眼神,好奇中带着几分惶恐,惶恐中又带着几分欣喜,一双金翅舒展开来,笨拙的腾了几下,差点没摔到地上去。

  如同一个蹒跚学步的新生儿,练习了多次之后,终于飞了起来,绕着苏航转了一圈,好奇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庞然大物。

  苏航猛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苏航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种感觉太奇妙了,自己看着自己,拥有了另外一个身体,而且,自己还能和另外一个身体共享视角,感觉到另外一个身体的五感六识,就如同左膀右臂一样,可以任意的驱使。

  就像是获得了一个新奇的玩具一样,苏航控制着分身,在屋子里到处飞个不停,因为是刚得的肉身,所以飞行起来很笨拙,时不时的东撞一下,西撞一下,憨态十足。

  右手伸开,蛊皇分身缓缓的飞到了苏航的手心,苏航心念一动,驻扎在蛊皇体内的神念,如同潮水一样的退去,被苏航收回本体,那蛊皇分身又变成了一只植物虫。

  “呵,居然还能回收,这可方便多了。”苏航咧嘴一笑,他也就是试试,没想到还真能够收回来。

  又是心念一动,神念再度入侵,这一次,可是非常迅速的便掌控了蛊皇的身体,腾一腾翅膀,玩得不亦乐乎。

  蛊皇的能力,便是控制万蛊,除了压制毒虫,还有解毒、用毒等本事,这小东西以毒为生,可以说这天下间就没有比它更毒的东西。

  就连它那小小的肉身,都堪比玄铁锻造,可以说,这只蛊皇就是一只绝世凶物,不过,苏航能分出的神念实在太小,暂时是无法将蛊皇的本事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毕竟,他只有武师境界,而且,这还只是他刚祭炼出来的分身。

  神奇!

  苏航只能说是神奇,神念脱离本体而存在,薛家这位前辈,居然能研究出这样的秘术,不能说是天才,只能说是妖孽了。

  如果当年那位薛家前辈能将这门秘术完善,绝对是一门不世奇功,试想一下,以当时薛家的财力,打造几个超强的傀儡会难么?如果薛家人人都学这秘法,家族实力必将暴增,如今薛家不知道要强到什么地步,那绝对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可惜,天妒英才,分身祭炼法尚未完全完善,那位前辈就因为灵魂被撕碎得太多,以至六神无主,精神分裂,不得善终。

  十个百年,这门几乎要随着时间消失在历史汪洋中的秘术,终于等到了苏航的到来,在苏航的手中得到了最终的完善。

  苏航忍不住唏嘘。

  蛊皇飞落苏航的手心,整个身体十分诡异的融入了苏航的手中,仿佛和苏航的血脉融为了一体一般,顺着经脉,进入了丹田之中,盘于丹田之中蕴养。

  在这里,苏航能通过蛊皇的视角,设身处地的查看丹田中的情况,甚至,苏航还在考虑,能不能利用蛊皇来帮自己疏通经脉。

  如今已是武师境界,下一步就是修炼奇经八脉,这小东西肯定是能帮上忙的,而且有蛊皇在,身体任何地方有不适,都能随时照看,随时修补,简直太奇妙了。

  好一会儿,苏航才收了功,因为过度的分神,脸色显得十分的惨白,精神也负荷过重,困倦不堪,便睡下了。

  ——

  精神上的损伤,可不是丹药之类的东西能修补的,唯一的方法就是休息养神,苏航十分能理解当年薛家那位前辈为什么会落到那般的下场。

  他只不过分出一点神念,就已经痛不欲生,而那位前辈却是不停的分神,目的只是用来做实验,那是怎样的煎熬?

  那位前辈为了武学而献身的精神,真是值得敬佩。

  这一觉,苏航睡得很长,府里的人还以为这小子出了什么事,其间,薛经天亲自来看过,见他睡得真香,身体无碍,更像是在练功似的,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影响他,只叫人守好,有什么事好及时叫他。

  薛经天也一百二十多岁了,什么都见过,也听过一些关于睡功的传说,据说道门有一位祖师,陈抟老祖,便是因为睡功而被称为睡仙,如今华夏武界中,武当派还有这种功法存在。

  所以,睡梦修炼,对薛经天来说,并不稀奇。只是,对薛经天来说,苏航现在就是一个宝,可不能出什么岔子,所以,难免要多提一个心眼。

  当苏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天之后,眼屎都把眼睛给糊住了,艰难的睁开眼睛,一口气差点没把床边守着的一条汉子给熏吐了。

  “呃,抱歉。”

  看到床边那汉子一副将要晕厥的样子,苏航尴尬的笑了笑,清晨起来,口气怎能不重?

  “姑爷醒了?我禀告老太爷去。”

  那汉子腼腆的笑了一下,起身就要往外跑。

  苏航汗了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自己的口气给熏跑的呢,赶紧叫住了他,“别急,先打盆水给我洗漱一下,我睡了很久么?”(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1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