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薛五爷的决定!

第一百九十九章 薛五爷的决定!

  “精神分裂症?”苏航脸皮抽动了一下,练功还能炼成精神分裂症,这危险系数也太高了吧?

  “一代天才,就这么夭折,可谓薛家最大的损失,这件事让家主很愤怒,本想将小叔留下的秘术焚毁,但是,却又念在它是小叔留下的唯一心血,实在又是不忍,最后便将他束之高阁,并下令,除非薛家历代族长,旁人不得触碰此术。”薛经天道。

  苏航一听,也觉得十分惋惜,回过神来,道,“太爷爷,你把这东西给我,又是什么意思?”

  薛经天听了,捏了捏下巴,“你不觉得,或许它对你有用么?”

  “对我有用?”

  苏航愣了一下,一门可以把人练成精神分裂的秘术,给他有什么用?况且还是手稿,还得他自个儿研究。

  “说你傻吧,有时也听聪明的,可说你这小家伙聪明吧,该聪明的时候又挺傻的。”薛经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你那金翅天蚕蛊皇……”

  说到一半,薛经天闭上了嘴巴,直勾勾的盯着苏航,苏航顿了顿,“你是说,让我用这秘法,把金翅天蚕蛊皇炼成我的分身?”

  薛经天听了,嘴角弯起一丝弧度,显然是认可了苏航的猜测。

  把金翅天蚕蛊皇炼成分身,这想法可真是够大胆的,苏航现在可才武师境界,如果有这么个分身,岂不是牛比到爆,那可是薛经天这样的存在都要惧怕的凶物,岂不是能横行华夏?

  想了想,的确有些小激动。

  “可,这秘法能行么?”苏航挠了挠头。

  他不是不相信薛经天的想法,而是不相信手上这本小册子,这东西被虫蛀了,有残缺不说,就连写下它的人,都被搞得精神分裂。换了他来,还不得更严重。

  “这秘法或许有不成熟,但谁也说不准,毕竟。当年也就我小叔修炼过它,而且,我相信,以我小叔的天资,闭关三年。肯定已经将这门秘法极大的完善,你的天资,只在当年我小叔之上,绝不在其之下,你拿去看看,权当是借鉴,如果觉得行不通,那就放弃算了,不必强求,免得又出一个精神分裂。”薛经天倒也直白。东西给苏航,只是让他看看而已,能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时隔百年再出一个天才,他可不想苏航步百年前那位绝世天才的后尘。

  其实,在一开始,他也犹豫过要不要把这份手稿给苏航,毕竟,祖上有禁令。后辈不得翻阅的。

  但是,蛊皇难得,他也不想让苏航白白浪费一个大好的机会,而且。严格来说,苏航还不算薛家人,不受族规的限制。

  再则,现在不比百年前,薛经天的思想,可要比百年前的那些顽固们开放很多。

  苏航手拿着那份手稿。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下来,这老太爷把自己都给夸天上去了,自己当然不能枉费了他的一片心意。

  “那我下来试试吧。”

  就这份手稿,已经损毁挺严重的了,其中的秘术能不能行,机会很渺茫,不过,在苏航这儿,就算不行,不还有学神系统么,精炼一下可不就完了?

  “记住,千万不要强求。”薛经天微微颔首,又多嘱咐了一句。

  两个人下回到小院,却正好碰到薛家三兄弟,三个老头站在门口,老大薛仁甲和老三薛仁丙正围着薛仁戊,不知道在劝说着什么。

  “爸,我有事要与你说。”

  看到薛经天归来,薛仁戊立刻拨开了两兄弟,快步的走了过来,一脸严肃,语气也十分的淡然,像是有什么大事。

  “进去说吧,门外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因为昨天的事,着实应该对薛仁戊的打击不小,故而,薛经天也没有过于斥责。

  ——

  进了院子,薛经天还没有来得及找个地方坐下,薛仁戊便噗通一声,直接双腿跪在了地上。

  “怎么了?”

  薛经天回头一看,顿时有些错愕,这个老五,他可是相当清楚的,三个儿子里,性格是最随他的,也是最合心意的,最近,老太爷正准备放权下去,好安心的修炼,以期冲击传说中的金丹境,若非老五没有子嗣后人,这个接班人选,妥妥的就是他了。

  薛经天依稀还记得,薛仁戊上上次跪在他面前,还是七十多年前,那时薛仁戊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其母姚氏得了重病,薛仁戊也不知从哪儿听来瞎话,说什么天山上有神药,可以治百病,跑薛经天面前下跪乞求让他去天山求药,那一次可真搞得薛经天哭笑不得。

  而上一次,则是五十年前,薛经天登上家主位的时候,享受族人跪拜,薛仁戊也在其列。

  如今,是薛仁戊第三次给他跪下,薛经天知道,这是肯定是大去了,直觉告诉他,应该和昨天的事情有关。

  薛仁戊抬起头,目露坚定,“我想去一趟南云巫蛊门。”

  “巫蛊门?”薛经天一听,一双眼珠一下子就瞪了起来,“你去巫蛊门干什么?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么?”

  “我知道。”薛仁戊直接打断了薛经天的话,“可我不得不去。”

  薛经天闻言,错愕中带了几分愠气,“不得不去?好,你倒是给我说出个道道来,为何不得不去?是不是曹家那女的,临死前给你说了什么了?”

  昨天在场的,不少人都看到,曹清雅在临死之前,真的给薛仁戊留了什么话,可惜,只有薛仁戊一个人知道。

  沉默,好一会儿,薛仁戊这才抬起头来,目光更加的坚定,“她说……”

  “还是我来说吧。”旁边站着的薛仁丙,这时候开了口。

  薛经天转头看向薛仁丙,示意薛仁丙继续,他也看出来了老五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那女人,呃,曹清雅临死前,告诉老五,说她当年嫁去南云的时候,其实已经怀了老五的骨肉,老五有血脉在南云巫蛊门。”薛仁丙道。

  “什么?”

  薛经天听了,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半天,目光落在薛仁戊的身上,“这是曹家女给你说的?”

  薛仁戊顿了顿,点了点头。

  敢情,刚刚在门口,这兄弟三人是因为这事在争吵不休。

  这时,薛仁甲道,“五弟,那女人是什么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说的话能信么?况且事情已经过了七十年,就凭她临死前的一句话,你就相信她当年真怀有你的骨肉?”

  “依我看,她不过是想让老五你念及旧情,好让你帮曹家脱难,这女人,心思当真是深沉,连死了都不让人安生。”薛仁丙也是一脸的火气。

  薛经天阴沉着脸,只是盯着薛仁戊,一时也没有话说。

  哗擦,五爷啊五爷,一直以为是古天星给你带了绿帽子,现在看来,是你老人家很给古天星戴了绿帽子啊,而且这帽子一戴就是七十年,连后人都有了,您老人家才是真正的人生大赢家啊!

  苏航在旁边听着,一愣一愣的,这些世家大族间的关系,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这剧情也真是太峰回路转了吧?

  面对两位哥哥的逆耳忠言,薛仁戊却是根本就听不进去,“当年的是,最有发言权的是我,我很清楚她有没有说假话,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去看看。”

  薛经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看起来他的内心也很不平静,好半天才开了口,“你可知巫蛊门是什么地方?如今虽然死了古天星,但巫蛊门中高手依旧无数,凭你,能进得去么?古天星身死之事,不出三天便可传回巫蛊门,你此番前去,一旦暴露身份,你可想过后果?”

  “是啊,老五,你可想过,就算你好去好回,万一带了个孽种回来,岂不是养虎为患?”薛仁甲道。

  “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走一趟才安心,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是不是亲身,到时候验一验就知道了。”薛仁戊依旧固执,一句话便将薛仁甲的话给顶了回去。

  三兄弟都沉默了,等着薛经天来定夺,这是薛家的家事,苏航更不敢插嘴。

  薛经天闭目垂眼,想了好一阵子,这才睁开了双眼,“如果我薛家真有血脉散落在外,也该收回来。”

  说着,看向薛仁戊,“你去可以,但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做好准备,早去早回,千万小心,别中了暗算。”

  “是!”

  薛仁戊像是早就知道薛经天会答应,磕了个头,十分淡定的转身而去,苏航站在后面,只觉得这个背影越看越是落寞。

  薛仁甲和薛仁丙也是摇头叹息不已,老五这辈子,就为了一个女人,陷得实在是太深了。

  至于薛经天,他的想法很简单,以薛仁戊的身手,加上对蛊术深有研究,此去南云,只要不小心行事,全身而退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再则,他一直以来最遗憾的,就是老五这一脉没有后,如果老五真能带个薛家后人回来,那也能算是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