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分身祭炼!

第一百九十八章 分身祭炼!

  “啊?”

  看到这东西,薛经天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双手已经摆开了防备的架势,苏航手里捏着的,不是别的,正是那只金翅天蚕蛊皇。

  跟在苏航后面的薛奇,都有转身逃跑的冲动。

  “别怕,它现在已经无害了。”

  苏航讪然,额头上不禁冒出了一丝丝的黑线,没想到薛经天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居然被一只虫子给吓成了这般模样。

  也不怪薛经天受到惊吓,金翅蛊皇可超脱了武宗境界的存在,别看着东西小,真要按辈分论起来,这就是金丹境的凶兽,实力堪比陆地神仙。

  蛊皇初成,他和另外几家的那几个老家伙或许还可以合力灭了它,但是,如今已经过了一夜,这蛊皇怕是早就适应了能力,这院子里就他一个老家伙,怎么可能是这凶兽的对手。

  “无害?”

  薛经天有些愕然,看那蛊皇趴在苏航的手心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心里也不禁升起了疑惑,传说中蛊王蛊皇都是性情暴虐的主,怎么可能就这么被苏航给捏在手里?

  “古天星夺舍了它,不过,古天星的灵魂已经消失了,现在的它,除了身体机能还在运转,就和一只死虫子没什么两样,所以,你们不用害怕。”苏航解释了一句,说着还用力的捏了捏蛊皇的身体,的确没什么反应。

  “唔?”

  薛经天仍旧是一脸的疑惑,薛萱更是担心不已,“你还捏着它干嘛?还不快给扔了?”

  “扔了?”苏航可舍不得,“这可是蛊皇啊,多难得的,扔了它可得多可惜?”

  “哥啊,你不扔了它,难道还想留着泡酒喝不成?这玩意儿可是蛊皇,万毒之尊。”薛奇也提醒了一句,不敢接近。一副胆小的样子。

  苏航白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如果这小东西还活着,如果能驯服为己用的话。那倒是一桩美事,可现在灵魂都给抹了,与虫尸没什么区别,倒真的显得鸡肋了起来,但这东西毕竟是蛊皇。扔了算是什么回事?

  “真没事?”薛经天淡定了下来,盯着苏航手心那虫子,又问了一句。

  苏航点了点头,“真没事,不信您老来摸一下。”

  薛经天听了,脸皮轻轻的抖了一下,苏航敢摸,他可不敢摸,那是奇毒无比的蛊皇,他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看着那小虫在苏航手中被苏航翻来翻去。的确没有丝毫反应,薛经天这才慢慢的放下心来。

  “这金翅天蚕蛊皇奇毒无比,乃是天下万蛊之尊,身上的鳞甲翅翼甚至堪比玄铁,只可惜就是太小了,否则的话,倒可以用来打造兵器铠甲,而那一身血肉又含有剧毒,更遑论是食用了,鸡肋。可惜。”薛经天摇了摇头。

  的确是可惜,这东西恐怕就只有一点用来收藏的价值了,或者做成标本也不错,至少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唔!”薛经天捏了捏下巴上的胡须。忽然间眼睛一亮,对着苏航道,“把这虫子收了,跟我去一趟藏经楼。”

  “去藏经楼干嘛?”苏航有些愕然,这老太爷又是抽了哪门子的风,突然让他去藏经楼搞什么?

  ……

  ——

  风风火火的来到薛家藏经楼。藏经楼建在后院一个小湖边上,只一座三层的小楼塔,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是,这里却可以说是薛家最重要的地方,因为,薛家传承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各种文件资料、武功秘籍,基本上都放在座小楼里。

  檐角上的风铃在风中轻响着,似乎是在倾诉这座小楼所经历的沧桑岁月,阁楼虽然小,地位却是毋容置疑,这里面很多的资料,可都是绝版,外界根本难以查询。

  楼里有好几位武师高手管理,一般情况下,坐镇藏经阁的是薛家五爷薛仁戊,只不过,发生了昨日的事,今天并没有见到薛仁戊。

  几名武师见到是老太爷来了,赶紧迎了进去,一般情况下,薛氏主人想进藏经阁查询资料,都得有薛家三老的手书准许,但现在老太爷亲自来了,那情况自然是不同。

  苏航跟在薛经天的身后,屁颠屁颠的顺着嘎吱嘎吱的楼梯直接上了顶楼,薛经天直奔角落而去,在书架书堆里乱翻了一气,像是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可苏航一看,那角落陈设简单,更像是个垃圾堆,已经积了不少灰尘,怎么可能有什么好东西。

  相反,其它地方都是一排排整齐的书架,非常的干净,苏航简单的观览了一遍,都是些十分稀奇的书籍,有药书,有医书,有兵书,有佛经,有道藏,还有高人的修炼心得,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甚至,许多其他门派的功法秘籍,都堂而皇之的摆在书架之上。

  看到了一部金刚寺的《楞伽经》,这该不会就是薛萱的父亲从金刚寺里顺回来的吧?苏航拿下来翻了翻,都是些晦涩的佛门金句,看不懂,里面也没藏着什么武功秘籍,也就一本佛经而已。

  “哈哈,终于把你给找到了。”

  苏航正腹诽的时候,旁边传来了薛经天那自言自语的声音,苏航忙把经书放回了书架上,往薛经天走了过去。

  薛经天手里拿着一本褶皱的小册子,轻轻一抖,大片的灰尘扑了起来,呛得苏航拿手直扇。

  “太爷爷,你手上拿的什么啊?”苏航咳了一声,问道。

  薛经天抖干净灰,先是自个翻了翻,随即把册子给苏航递了过来,苏航接到手里一看,薄薄的几页纸,因为缺少打理,封线的地方已经在掉线,也不知道存放了多久,纸张已经泛黄,显得十分的干脆,边角还有缺损,不少地方还被虫蛀了。

  就好像,几十年后,从废纸堆里翻出一本儿时用过的练习册似的。

  封面上没有什么介绍,翻开看,应该是一本手稿,上面的字龙飞凤舞的,还都是繁体,应该有不少的年头了,很多字迹已经变得很模糊。

  “这是?”苏航抬头看向薛经天。

  薛经天淡然一笑,“这是一百多年前,我薛家一位长辈留下的武学心得,不过,与其说是心得,不如说是一门秘术。”

  “秘术?”苏航诧异,既然是秘术,能当得一个秘字,那就该是有些价值的,怎么可能被弃之高阁,都被虫蛀成这样了,也不见维护维护。

  薛经天拍了拍苏航的肩膀,两人一边下楼,薛经天一边道,“我说的这位前辈,讳名博仁,论辈分,他是我小叔,那时我年纪还小,只记得他是我薛家最耀眼的一颗明珠,三十岁就达到了武宗境界,三十九岁开始冲击金丹境,风头一时无两,被家族奉为武界近百年来最杰出的天才,那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子,可都把他当成了偶像,梦想着有一天也能像小叔一样,站在那个最夺目的地方。”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我这个小叔,天资卓越自然是不用说,年纪轻轻便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可就在家族做好准备全力助他突破金丹境的时候,他却迷上了道家那些神神叨叨的秘术。”

  说到这里,薛经天摇了摇头,显得是相当的惋惜,“当时他年纪尚轻,家主也没有过分的苛求,突破金丹不是等闲小事,急躁不得,便给了他时间沉淀,也好届时厚积薄发,一举冲破金丹。”

  “我这小叔,可谓是天才中的天才,花了五年时间,遍观道藏,从中悟出一套秘术,名为‘分身祭炼法’,这功法相当离奇,可将人的灵魂分出一缕,注入事先炼制好的傀儡之中,祭炼成分身,而且,傀儡越强大,分身就越强大,可惜,就是屡屡失败,不知缘何。”

  “当时,小叔可是乐此不疲,仿佛入了魔的一般,一心都在钻研这门秘法,神神叨叨,整个人都已经不像人了,后来,这事被家主知道,认为他是入了旁门左道,大大的责罚了一番,并下令将小叔所藏的道藏和一切修炼物品焚毁,之后罚他闭门思过三年。”

  说到这里,薛经天又是一阵叹息。

  “后来呢?”苏航问道,这事情肯定还有下文。

  薛经天听了,道,“三年期满,小叔破关之后,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小叔了,蓬头垢面,披头散发,看上去已经不像是个正常人,原来,就算是被罚紧闭,他也没有放弃研究‘分身祭炼法’,还把所获的心得,都记录在了一本小册子里,唔,也就是你手里拿着的这东西了。”

  苏航低头看了看手中小册子,难怪这册子的字迹那么潦草,可以想象留下这些字的人,在书写它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癫狂。

  “那位前辈呢?后来怎么样了?”比起这本小册子,苏航更好奇薛经天口中那位小叔的结局。

  “唉!”薛经天叹了口气,“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族里请了高人来看,说是灵魂被切分太多,以至于六神无主,入了疯魔,之后又找了些西洋医生,说是精神分裂症,痴痴傻傻,没几年就去了。”(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