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落幕!

第一百九十七章 落幕!

  “呵呵!”曹清雅笑了,笑得相当凄凉,“是啊,像咱们这些世家子弟,一切都是身不由己!”

  “七十年了,七十年,你一点都没有变,而我却变了,变得心狠手辣,变得不择手段。”曹清雅流着泪,“五哥,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求你,但是,曹家毕竟是我的宗族,这次的是,是他和我一手策划的,与曹家无关,往你向几位叔伯求求情,保住我曹家传承,下辈子,我远做猪做狗报答你。”

  薛仁戊沉默了。

  “五哥,我求你……”曹清雅已经哽咽虚弱的说不出话来。

  薛仁戊深吸了一口气,“此事非我能做主。”

  “你能的,五哥,你是什么性子,我最了解,你能的……”曹清雅泪如余下,凄然一笑,“你附耳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薛仁戊听了,俯耳过去,曹清雅张了张嘴,也不知道在薛仁戊耳边说了什么,只见薛仁戊脸色大变,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呆傻在了原地。

  “这一生,我负了你,望来世再不负人。”

  吐出最后一句话,曹清雅倒了下去,一张驻颜有术的脸迅速衰老,生命散尽,如同一朵凋零的蔷薇。

  好久,好久!薛仁戊都没有回过神来!

  整个人如同痴傻了一般。

  “老五,她已经死了。”

  薛仁甲和薛仁丙走了过来,他们知道薛仁戊对这个女人用情至深,生怕薛仁戊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良久,薛仁戊终于动了,将曹清雅的尸身横抱了起来,像是失了魂一样,缓缓的离去。

  所有人都瞩目着,却没有人去拦,那个身影,在阳光下拉得老长老长。凄凉而萧索。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一声叹息,却是赵延年。

  “五爷爷这一辈子。因为爱而活着,也为恨而活着,如今那女人死了,想必,他的心也跟着死了吧。”

  薛萱苏醒。跟着苏航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感性的她,眼泪一下子就迷湿了眼眶。

  苏航也是叹息不已,要说那曹清雅可恨么?的确是可恨,跟着古天星干出这种事来,纵使千刀万剐也不解气。

  可是,感情这东西,谁又能说得清楚呢?要怪只能怪薛仁戊用情太深。

  济公扇还有一次使用的机会,或许能将那女人救回来。但是,对于苏航来说,又何必呢?那女人已经是一心求死,死对于她来说,才是一种解脱。

  苏航已经解决了金翅天蚕蛊皇的危机,只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出来查看战局,而后,薛经天等人也赶了回来,曹家,大势已去。

  “哈哈哈哈……”

  四家合围。曹宗南忽然笑了,笑得无比的凄凉,半年前,女儿带着女婿回来。女婿古天星找到了他,给他讲了一个惊天的计划。

  当时,他猪油蒙了心,居然答应了,计划得以实施,他以为事情做得滴水不漏。等到了成事的那一天,曹家将屹立在整个华夏的巅峰。

  万万没想到,大事没成,反而早被察觉,还当着京城众多氏族的面揭破,曹家就算又再大的脸,也是已经丢尽了,必被万人唾骂,留下千古骂名。

  女婿死了,女儿也死了,而且还是被女婿给害死的,他也想不到,古天星居然那么心狠手辣,连相濡以沫七十年的妻子都杀。

  曹宗南甚至怀疑,古天星一开始给他讲的计划,到最后恐怕连他曹家也得被算计进去,真正的获益者,怕不是曹家,而是他巫蛊门。

  看到曹宗南向疯了般的大笑,几个老头都警戒了起来,生怕曹宗南一疯起来,干出什么疯狂的事。

  “哈哈哈……错了,错了,都错了……”凄然的笑了良久,曹宗南已经老泪纵横,“几位老哥,此乃我一人之过,非曹家之过,望几位老哥不要株连。”

  言罢,曹宗南抬头望向苍天,“曹氏祖先在上,十三世不肖子孙曹宗南,误信奸言,做出那人神共愤之事,今已无颜于世,唯一死以谢罪!族令:凡曹家后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我报仇。”

  “父亲!”

  声声惊呼,曹严华等人脸色大变,想要上前阻止,可是,已经是来不及了,曹宗南呛啷一声把剑出鞘。

  冰寒的剑光在阳光下划过一个弧度,众人都还没有来得急反应,曹宗南就已经十分干脆的抹了脖子。

  血洒,染红了天。

  仰面倒下,看着这一幕,不仅曹氏众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曹家老太爷,居然自刎了,这究竟是被逼到了什么样的境地啊?

  薛经天等人都没有说话,在他们看来,曹宗南是个聪明人,也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最大程度的保住曹家。

  当然,曹宗南也可以选择反击,与四大家族对抗,在这王家山庄里来一场血战,但是,那样做话,无疑是将曹家打入了深渊,万劫不复,以一家之力,如何与四家对抗?

  对曹宗南而言,曹家可以没落,但是绝对不能灭亡,否则,他将是整个曹氏一族的罪人。

  曹宗南将所有罪责都揽到了他自己的身上,以自刎谢罪,当着这么多京城氏族的面,他们还好继续追究么?

  但曹宗南的死,对曹家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锤般的打击,在场的曹氏子孙都纷纷的围了过来,哭声震天。

  几个老头唯余叹息,对望一眼,让族人将曹氏都押了下去,暂时关押起来,等商量出个结果之后,再说处置之法。

  曹宗南虽然一个人扛了罪,四大世家也不好在继续追责,但这并不代表四大世家就不会再继续追责,如何追责,还得四家一起说了算。

  王世风上台,向到场的众人道了声歉,事情的原委也说了一遍,众人倒也理解,今天的事情,虽然凶险,但对这些小门小户来说,已经算是不虚此行了。

  在场众人都能隐隐感觉到,从今以后,京城五大世家,恐怕要称为四大世家了,不管四家如何处置曹家,都不会再有曹家的一席之地。

  众人散去,王世风派人收敛了曹宗南的尸身,铲了那块被古天星污染的地皮,这片高尔夫球场又恢复了宁静,风许吹过,空气中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

  紧张的一天终于过去,剩下的收尾工作,就该是四大世家去干的事了,可以说,今天这一战,苏航功不可没,如果没有苏航,四大世家的赢面恐怕还不到三成。

  而现在,却是不花一兵一卒便解决了这次危机,古天星死了,连精神印记都被抹除,曹宗南更是被逼得当场自刎。

  这一切,可以说都是多亏了苏航的功劳,相信,等事情收了尾,少不了感谢,苏航只希望不是口头感谢,最好来点实际的。

  实在太累,晚上什么都没有做,苏航便早早的睡下了,第二天一早,被薛奇叫醒,让去薛经天的院子。

  “昨天怎么没见你?”路上,苏航对着薛奇问道,昨天那么大的场面,没有见到这小子还真是有些稀奇。

  薛奇哭丧着脸,“还说呢,昨天被我爸妈锁在房间里,死活不让我去王家山庄看好戏,憋了整整一天,傍晚才我放出来。”

  苏航笑了,“你爸妈那是爱护你。”

  薛奇翻了个白眼,“昨天的戏好看么?”

  苏航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当时你在的话,肯定会被吓得尿裤子。”

  “嘁。”

  薛奇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心中仍为昨天没能去现场而感到无比的惋惜,尤其是在听族中的兄弟姐妹们谈起昨天的事,心里更不是滋味。

  相信同样不是滋味的,还有四大家族那六十三位中蛊的青年,一场好梦醒来,有人告诉他们前后发生的一系列事,都是些他们完全不知道的事,中蛊,解蛊,曹家,巫蛊门……

  就睡了一觉而已,什么都完了,压根就没有他们什么事,庆幸的同时,多少也有些郁闷。

  至于,给他们解蛊的人,只当是湘西来的一位什么解蛊大师,并不知道是苏航,这也是有意隐瞒,这时候的苏航,绝对不能太出风头。曹家翻不起浪,但还有个巫蛊门,万一被盯上,肯定是没什么安宁日子过的。

  ——

  “太爷爷,找我?”

  薛经天正在院子里坐着,薛萱站着后面给他揉着肩,老太爷那一副惬意的模样,让苏航看得一阵嫉妒,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有这样的待遇?

  见苏航进来,薛经天摆了摆手,让苏航做到了旁边,“昨天真是凶险,是太爷爷考虑不周,好在有惊无险,你可好些了?”

  昨天苏航一人对战那只金翅天蚕蛊皇,薛经天可是非常清楚那蛊皇有多大的本事的,现在虽说苏航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把它制住了,看上去像个没事人的样子,但是有没有留下什么隐患,他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这事可是一点马虎都不得。

  苏航想了想,右手递了出去,慢慢的摊开,一个金灿灿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手心。(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