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你们想干什么?”

  曹宗南双眸一凛,对着薛经天等人沉声低喝,怒目圆睁,身后众人都隐隐做出了防备的姿态,剑拔弩张。

  其它家族势力都已经看傻了眼,这是个什么情况,不是后辈比武竞技么?怎么这些老古董还动起手来了呢?

  看架势,这事儿可不小,五大家族内斗,这是要变天啊。

  “岳父大人,怕他们作甚,有小婿在,四大世家,又有何惧?”相反于曹宗南的紧张,古天星却是比谁都淡定,口气很是不小,似乎,并没有将四大世家放在眼里。

  他手上可掌控着四大世家六十多个精英后辈的性命,他不相信这些人敢对他动手,若这些人口中那个所谓的湘西解蛊师真有能耐解蛊,还需要等到现在么?说这么多,完全就是废话。

  “我知道你的依仗,凭着天蚕蛊皇,你确是可以随意操控线虫蛊,不过可惜,那些中蛊的后生,早已经被封住了经脉,线虫蛊就算发作,一时半会儿也是无法入脑的,这点时间,已经足够那位解蛊师灭掉所有的线虫蛊了!”这时,薛家老五薛仁戊站了出来,冷漠的道,“古天星,你太自大,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哈哈哈,这不是薛老五么?几十年不见,你可是一点都没有长进啊。”看到薛仁戊,古天星哈哈大笑,在他的眼里,薛仁戊就是个失败者,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连最钟爱的女人都被他抢走了,还有比这更失败的么?

  “话已至此,好自为之。”薛仁戊回了一句,在古天星的眼里,他是一个失败者,但是,在他的眼里。此时此刻,古天星只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傻叉。

  往曹清雅看了一眼,曹清雅避开了薛仁戊的目光。

  薛经天笑了,用一种极端蔑视。甚至是可怜的眼神看着古天星,“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已经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那可就怪不得我们了。”

  说着,薛经天高高的举起了右手。

  “呵,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玩出个什么花样。”古天星冷笑,手上握着四大家族六十多条人命,他有那个绝对的自信,相信自己占有绝对的优势,再加上他本身实力也不差。就算四大家族合力,又能奈何得了他么?

  “呃……”

  然而,冷笑还没有笑完,忽然笑声一滞,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如果有人能够透视的话,一定能够看到,就在刚才,古天星肺部的一个线虫蛊卵忽然破裂,缠绕在线虫身上的金蚕丝也直接崩裂,蛊从化为一滩血水。直接在古天星的肺上炸出一个坑来。

  “呃!”

  剧痛难忍,古天星浑身一颤,喉头一甜,血气上涌。却被古天星给生生的咽了回去。

  “嘭,嘭,嘭……”

  然而,还没有等古天星站稳,体内又有几颗蛊卵猛然炸裂,内脏受损。剧痛袭来,古天星哪里还忍得住。

  “噗!”

  一口黑血喷了出来,其中还夹杂着许多恶心无比的虫尸,古天星浑身一颤,直接往地上倒去。

  “天星?”

  曹清雅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惊得慌了手脚,连忙上前扶住了古天星。

  “噗!”

  又是一阵剧痛袭来,一口黑血差点没给曹清雅喷到身上。

  反噬,蛊虫反噬,曹清雅同样精通蛊道,自然知道这是受到蛊虫反噬的结果。

  这怎么可能?要知道古天星可是有天蚕蛊皇守护,怎么可能被蛊虫反噬?

  只有一种可能,古天星布下的蛊,被人给破了,而且还是直接给灭了,气机牵引之下,才会让古天星受此重创,只有这样,天蚕蛊皇才会无能为力。

  怎么会?曹清雅已经完全失了主意,眼看着古天星大口大口的吐血,却根本无能为力。

  曹氏众人更是一张张脸吓得刷白刷白。

  古天星怒目圆睁,强忍着伤痛,盘腿坐了起来,想要施法联系他种出去的蛊虫,可是,体内剧痛一波接着一波,还没等他摆好姿势,便又一次剧痛难忍,倒在了地上,吐血不止,打滚狂吼。

  “何必呢?已经给过你机会,可惜你自己不珍惜。”王世风看着地上惨不忍睹的古天星,脸上却并没有半点怜悯。

  还是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这都是罪有应得,世家是有尊严的,尤其是大世家,巫蛊门主又如何?便是要以这种方式,让在场所有人都见识到世家的威严。

  这就是得罪世家的下场!

  身上的皮肤被他自己挠出了一道道血痕,此时的古天星,完全没有了方才的狂妄,若是一两只蛊的反噬,他还可以忍受,顶多让他实力稍减一些,可是六十多只线虫奇蛊齐齐反噬,对他造成的伤害,完全是几何倍数的。

  “不,不,天星,你振作一点!”曹清雅慌了,哭了,但无论如何呼唤,古天星浑身浴血,已经听不到她的喊话。

  “各位叔伯,求你们高抬贵手,饶了天星吧,这件事是我们做的,这件事是我们做的!

  “薛伯伯,求求你,求求你饶了他吧!”

  无计可施之下,曹清雅转向了薛经天等人,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声的乞求,这一刻,她终于承认了她们的所作所为。

  曹宗南听了,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完了,彻底的完了。

  就在古天星倒地的那一刻,他便已经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完了,本以为有古天星在,大事可期,却不想,这个好女婿吹牛倒是一把好手,真到了危急时刻,却是比一张纸都还容易捅破。

  听着曹清雅的哭求,几个老头都是无动于衷,似乎耳盲眼瞎,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哭喊一般。

  这些老头,能混到今时今日的地位,有那个不是杀伐果断,铁石心肠的?既然刚刚已经给过机会,机会已经过了,那就一切都晚了,今天不止古天星,在场这些曹家人,恐怕没一个能讨得了好。

  “五哥!”

  无助的曹清雅悲呼了一声,响彻四周。

  凄婉的目光看向薛经天的身后,泪眼惺忪。

  那里站着的,正是薛家老五薛仁戊!

  五哥?

  这个称呼,已经好几十年没有听过了,薛仁戊的心动了一下,转脸看向曹清雅,叹了口气,又撇过了脸去,这事是大义,作为世家子弟,他不可能开口,而且还是为他昔日的仇人开口。

  本来,还以为薛仁戊会顾念旧情,帮她求情,可是,他选择了旁观。

  也是,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求他呢?

  从七十年前,她背弃婚约,嫁入巫蛊门开始,她就已经没有资格要求薛仁戊帮她做任何的事情了。

  此时,蛊虫的反噬造成了连锁反应,除开那六十三颗线虫蛊的母卵外,其余蛊卵也受到影响,纷纷破壳,古天星的五脏六腑被炸得稀烂,一只只稀奇古怪的虫子,从古天星的七窍中涌了出来,令人作呕,十分恐怖。

  群蛊作乱,显然,古天星体内的天蚕蛊皇已经不作为了。

  蛊王结茧,蛊皇还没有真正的长成,正是弱势的时候,之前也只能是压制蛊虫,可现在,平衡被打破,蛊皇尚未破茧,怎么可能有所作为呢?

  这样下去,古天星必死无疑。

  堪比武宗九品的超级高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放翻了,当真是令人唏嘘。

  曹清雅满脸的凄凉,虽然,当年她嫁入巫蛊门,也很无奈,曾经一度十分痛苦,但是,古天星对她真的很好,相濡以沫七十年,两个人早已经分不开彼此了。

  眉目坚定,曹清雅张开了嘴巴,吐出一道金光,落在了手上,一看,是一只蠕动着的金蚕。

  二话没说,曹清雅直接将那只金蚕送到了古天星的嘴边,那些外涌的蛊虫一遇到金蚕,纷纷避让。

  金蚕扭着身子,迅速的钻进了古天星的嘴巴,瞬间将古天星嘴里的虫子都给压了回去。

  想用金蚕压制古天星体内的蛊虫暴乱?

  几个老头都冷笑了一下,却并未上前阻止,因为他们知道,曹清雅此举完全是徒劳,就算能压住蛊虫暴乱,也压不住古天星的伤势,这人已经废了。

  薛仁戊有心阻止,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能看着曹清雅的本命金蚕蛊王进入古天星的体内。

  眼看着暴乱的蛊虫被压了回去,曹清雅终于稍稍放了些心,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将天蚕蛊王收回,然而,下一秒,她的脸上却布满了惊恐。

  “吼!”

  从古天星的腹中,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

  旋即,便见古天星的腹部鼓了鼓,像是胀了气一样,两团金光在古天星的身体里到处追逐。

  不消片刻,一只胖嘟嘟的金蚕从古天星的鼻孔爬了出来,惊慌的想要爬向曹清雅,曹清雅也惊慌的摇伸手去接,可下一秒,又一只金蚕爬了出来。

  这只金蚕更加金亮,而且还带有翅膀,双翅一震,瞬间扑倒了前面那只金蚕的身上,嘴巴张开,直接咬住了金蚕的脖子。(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6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