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高明的手法!

第一百八十五章 高明的手法!

  眼下这次危机,能否顺利解决,关键还在这解蛊上,几个老头都很关心,生怕苏航在这个时候说出大话,浪费了大家的表情。

  苏航听了,二话不说,右手一翻,一根细细长长的闪亮银针出现在他的手上,足足有三十厘米长,这东西,可是一早让薛奇给找来的。

  “就这根银针。”

  苏航握着银针,内力灌注,仿佛有一缕亮光流向针尖,针尖颤颤的,十分的夺目。

  “你就用这东西解蛊?”薛仁丙眉头一蹙,这话却是有点玩笑了。

  苏航道,“我听国医院许老说过,线虫蛊相当顽固,药石无用,要治它,唯有三种办法,一是取,二是困,三是杀,。”

  “取,开膛取蛊,线虫蛊藏匿极深,游动极快,肉眼不可辩,就算事先找到它寄居的脏器,也很难在它逃走之前取出,这是下策;困,治标不治本,中蛊人同样会受到蛊从伤害,属于中策;第三个方法,也是最稳妥的方法,杀,一击必杀,在蛊虫作乱之前,直接一击将它杀死。”

  听完苏航的话,几个人都有些不解,薛仁戊略有些诧异的看着苏航,“你的意思是,你想用这根银针,直接将他们腹中的蛊虫杀死。”

  苏航点了点头,正是这个意思。

  呆愣半响,薛仁戊道,“你说的没错,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但同时也是最困难的方法,首先,你要能确切的找准虫子的方位,不能有分毫的偏差,其次,对银针的掌控,也必须达到细致入微的地步,这两点,你能保证做到?”

  苏航听了,道。“几天前,我只能做到第一条,不过,现在。这两条我都有十足的把握。”

  苏航所说的这种绝杀方法,可以说远比口述的困难,连科学仪器都找不到蛊虫,单是这第一点,就足以将这种方法抛弃了。而第二点,用针,同样也难,需要施针着对银针掌控细致入微,银针扎的不是穴位,而是透入体内杀虫,不能有分毫偏差,万一蛊虫藏在重要脏器的什么地方,还要避开要害,免得造成二次伤害。

  所以。这是一项绝对的技术活。

  “你这几天,就是在练施针?”薛仁甲疑惑的看着苏航。

  苏航微微颔首。

  “小航啊,这事可马虎不得。”薛经天忍不住开了口,关着门练了几天扎针,就能练到国医大师那般的手法?

  怎么说,都不太相信。

  “找个人来试试不就知道了?”苏航道。

  这话一出,薛经天却摆了摆手,“试不得,就算你这法子行得通,也不能现在试。”

  薛经天有他的担心。现在中蛊的可不止一个两个,薛王两家加起来,中蛊的有十四人,无一例外。都是族类精英。

  要解蛊,就得一起解,否则的话,一个人解了,下蛊人必定发觉,那时后果将不可收拾。

  苏航顿了一下。也明白了薛经天的担心,当下也没有多问,拿起手中银针,莫由来的临空戳了那么一下。

  银针拿到几个老头的面前,几个老头一看,目光都定住了,薛经天将银针接过来一看,针头上扎着一个小蚊虫,那蚊虫比针头也大不了多少,针尖恰好扎在蚊虫的脑袋正中央,而且,那蚊虫已经死了。

  要知道,这种根本没有智慧可言的生物,与人可不一样,人要是被戳了命门,眨眼就能毙命,这些没智慧的小昆虫,就算爆了头,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的,然而,这蚊虫瞬间毙命,足见得手法之高明。

  最难的是,针尖恰恰扎入蚊虫的脑袋,并没有将其贯穿,这手法堪称绝妙,堪称圣手,没有长时间的修炼,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层次。

  “你这几天,就把手法练到这程度了?”薛经天感觉有点逆天了,难以接受。

  苏航打了个哈哈,“我爷爷生前是乡里的行脚医生,以前跟着他练过……”

  听了苏航这话,薛经天这才脸色缓了许多,要真是几天就练成这种层次,他只能把苏航当成妖孽了。

  “太爷爷,你看,我这手法,应该能解蛊了吧?”苏航问道。

  薛经天听了,微微抚了抚须,将针尖上的蚊虫拨落,银针还给了苏航,现在,他对苏航已经有了八九分的把握。

  凭借苏航高超的行针手法,再加上对蛊虫的那种独特感知力,解蛊,可以说非常简单,单凭这门独特的杀蛊本事,别说线虫蛊,就算任何蛊虫,都无所遁形。

  沉吟片刻,薛经天道,“不急,既然有了解蛊的法子,那么,接下来,就该找下蛊人了。”

  “爸,这蛊下了至少已有半年,时间太久,根本毫无头绪,无从查起。”薛仁甲道,虽然薛经天事先说过,未免打草惊蛇,暂时不要清查,但是,他私下里试图查过,却并无半点头绪。

  毕竟,如果隔的时间短些还好,时间一长,如何查去?半年的时间,已经足以让对方抹去一切蛛丝马迹。

  薛仁丙也是点了点头,他也询问过那几个中了蛊的孙儿,都是糊里糊涂的,根本没有丝毫可用的讯息,又不敢光明正大的查,只得作罢。

  “只要想查,就没有无从查起的。”

  老太爷轻轻的摇了摇头,众人都看向他,显然,这老太爷已经有了良策。

  薛经天一改话锋,对着苏航道,“小航,你来京城也不少日子了,这几天,老让你办事,也没让你能到处走走……”

  “没事,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苏航讪笑了一下,这老太爷挺怪的,不说查下蛊人么?怎么扯别处去了。

  薛经天淡然一笑,“一会儿让苏管家备点礼物,让萱儿带你去一趟司徒家,也好拜会一下她外公。”

  “唔?”

  苏航一听,感觉有些怪异,这老太爷装傻充愣的把他和薛萱凑成一对,这又让他去司徒家拜见薛萱的外公?

  直觉告诉他,这老太爷的话中有深意。

  细想了一下,苏航顿时明白了过来,当下点头答应。

  薛经天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不错,这小子还算激灵,一点就通。

  “好了,你下去找萱儿吧,如果有时间的话,明日,我再带你拜会一下京里的其他家族势力,我薛经天得了这么个优秀的重孙婿,自然是要让大家都认识一下。”薛经天道。

  苏航起身退去,因为这次事发突然,薛萱也暂时没有回蓉城,得等这桩事解决了再说。

  “爸?”

  薛仁甲疑惑的看着薛经天,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老爷子还有心思带个后辈到处去逛,再说这老爷子都一把岁数了,深居简出那么多年,怎么突然想到到处去拜访?这不太高调了么?

  更何况,还是为了带老三家的孙婿去认生,这让薛仁甲心中多少有些吃味,现在可是处理大事的紧要关头。

  “你觉得,这事有可能是什么人做的?”薛经天看向薛仁甲。

  薛仁甲想了想,道,“胆敢对世家下手,可不是一般势力敢做的,且不说是世家还是武林势力,有能力做这事的,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武林势力应该不会轻易插手世家大族间的争斗,这事,极有可能是某个世家所为,当然,也不排除有武林势力牵扯进来。”薛仁戊道。

  薛仁丙道,“最有嫌疑的,就是京城这些个家族势力,尤其是五大世家,现在可以排除我薛家和王家,这幕后黑手,很可能就藏在赵家、曹家、司徒家这三家之中,其它小门小户,应该没那个胆量。”

  薛仁甲微微颔首,“的确是这个道理,我觉得,曹家的嫌疑最大,这曹家可是和南云苗疆那边联系很密切的,曹家六姑,便是嫁去南云。”

  说着,薛仁甲往薛仁戊看了看,这其中还有段故事,薛仁戊之所以单身至今,便是因为曹家六姑,之所以对蛊术有所研究,也和这个曹家六姑多少有点关系。

  这事,只有几个兄弟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偶尔谈起。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句,已经悄然把矛头对准了曹家。

  “知道就好,不过,光凭猜测,是做不了数的,还得有切实的证据,剩下的事,你们都不用管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薛经天道了一句,起身缓缓的走进了内屋。

  三兄弟呆在院子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也起身离开了院子。

  ——

  跟着薛萱,一起去传说中的司徒家,当初在蓉城收拾司马千里的时候,他还玩笑的问司马家是不是和司徒家有关系,现在真个要去司徒家了,苏航心中没有那种该有的忐忑,反而是有些担心。

  车上,薛萱和苏航都没有说话,像是各有心事似的,薛萱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老太爷不会莫名其妙的突然让她和苏航去司徒家拜访,肯定是有别样的意图的。

  一开始,薛萱也在诧异,但是,仔细想了想之后,就明白了这次去见外公的额外意图,这让她的心中非常的不安,可以说是极度的忐忑。(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5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