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青莲剑歌!

第一百七十二章 青莲剑歌!

  苏航咽了口口水,刚刚这小东西突然跳出来,差点没吓得他叫出来,浑身毛孔都炸了,鸡皮疙瘩一堆连着一堆。

  最关键的是,这只猫,给苏航很大的压力,甚至有一种错觉,站在他面前的不是猫,而是一头猛虎,令苏航在本能惊恐的同时,根本挪不动步。

  “哈哈,航哥,原来你怕猫啊?”

  就在这时,一个无良的笑声传来,不用看都知道是薛奇。

  薛奇刚刚听到动静,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感觉喜剧,在他看来,苏航一向都叼惯了,想不到居然会怕猫。

  “胡说什么,赶紧把它弄走。”苏航盯着那只黑猫,片刻都不敢挪开目光。

  薛奇坏坏的笑了,“你叫它三声猫爷爷,它自个儿就会走了。”

  “你皮痒了是吧?”苏航一阵火大,让他叫一只畜生爷爷,这简直就是在搞笑。

  薛奇听了,也不玩笑了,“猫爷,他是我朋友,放他过来吧。”

  这小子也真够没节操的,真给畜生当孙子,而且,看他那态度,并不是装孙子,而是真孙子。

  说来也怪,那黑猫听了薛奇的话,浑身炸开的毛一下便松了下来,凌厉的目光也收了回去,那种强大的气势也瞬间当然无存。

  “喵呜!”

  抖了抖肥胖的身体,黑猫打了个哈欠,轻蔑了瞧了苏航一眼,旋即转身迈着优雅的猫步,翘着尾巴傲娇的离去。

  哗擦,真是夭寿了,他居然从一只猫的眼睛里看到了轻蔑?

  难不成那就是薛奇说过的,薛家的那只灵兽?

  应该就是了,他也是养有灵兽的人,只有灵兽才有智慧,才能有那么大的威势。

  不管怎样,那黑猫离开后。苏航已经冒了一身的冷汗,鸡皮疙瘩好一会儿才消退,本来还有点困倦,现在却是清醒了好多。

  少不了被薛奇嘲笑。苏航理了理衣服,跟着这小子穿过前厅进了内院。

  青石铺就的地面,一棵槐树,树下一张石桌,桌旁一口石缸。缸边站着一名老者,手里拿了一只毛笔,从缸里蘸着水,在石桌上面写着字。

  薛萱静静的站在那老者的身边,一边看着老者写字,一边听着那老者讲着什么。

  “太爷爷,他来了。”薛奇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

  老者停下了笔,抬起头往苏航看来,与苏航想象中岁月侵蚀、风霜雕刻的脸不一样,一头灰发。神情矍铄,看上去顶多六十来岁。

  这会是一个大了自己一个世纪的人?苏航实在有些难以相信,一百二十多岁,还能有这样的精神和面貌,如果是在以前,他肯定不会相信。

  如果不是事先得知这老者的身份,苏航肯定会把他当成一位普普通通的老者,绝不会想到这是一位站在华夏乃至世界巅峰的存在。

  “来了?先坐吧,等我把这副字写完。”老者倒是随意,执笔的手对着苏航示意了一下。又接着在石头上写写画画。

  薛萱放了根手指在嘴前,对着苏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苏航会意,没有多说。跟着薛奇走了过去。

  水在石板上写字,字迹显现,但用不了一会儿就干了,薛经天写字的时候非常专注,手里握着笔,就像握着一柄剑。一笔一划,都充满了神韵。

  石板上写的,是李白的一篇诗文。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基本上都是些耳熟能详的句子,大概过了有五分钟,薛经天终于搁下了笔。

  “小伙子,你来看看我这几个字,写得怎么样?”薛经天对着苏航说道。

  苏航愣了一下,怎么会想到问我?

  长者发问,硬着头皮也要说啊,苏航往石上的字瞧了瞧,“前辈的字,自然是极好的。”

  不管好不好,开口便先夸,肯定没有错,更何况,这老爷子的字的确不错。

  “别说那些客套的话,你认真的看看,给我点干货。”薛经天似乎并不怎么领情,又让苏航再看。

  苏航讪笑了一下,这老爷子,居然还知道什么是干货。

  仔细看了看,苏航道,“我可没有客套,前辈的字的确是难得的好字,让我一个后辈来评断,恐怕徒增笑耳,不过,既然前辈问,那我就大胆的说说了,如果说错了,前辈可不要笑话。”

  “说,大胆得说。”薛经天道。

  苏航清了清喉咙,道,“这字沉稳老练,看似潇洒随意,但却又有一种磅礴的大气,内敛而不失锋芒,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就的,给我的感觉,就像……”

  “像什么?”

  薛萱和薛奇都往苏航看来,似乎是想看看,苏航这个马屁该怎么拍。

  “字好,这个不用多说,但给我的感觉,您老这副字,更像是一门剑法。”苏航煞有介事的捏了捏下巴,从一开始,就有这种感觉,特别是薛经天行笔的时候,给苏航的感觉就像是在练剑。

  “呵,有点眼力,继续说。”

  薛经天诧异的看了苏航一下,那表情,似乎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苏航道,“笔锋时而凌厉,时而轻缓,自如转换,有一种潇洒出尘的气度,没错,就是潇洒,把剑法奥义融入到字体之中,前辈在武道上的造诣,简直令人惊叹。”

  又是一记狠狠的马屁,要真是拍在马身上,绝对能拍得马儿嗷嗷叫。

  “航哥,你还真是绝了,太爷爷这字,真是我家传剑法青莲剑典的开篇剑歌。”这时候,薛奇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苏航。

  “这有什么,肯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薛萱在旁边笑着打击了一句,在她看来,苏航肯定是为了拍马屁而瞎说的。

  “青莲剑歌?这明明就是李白的‘将敬酒’嘛,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苏航一听,却是相当的诧异,就算他没读过书,也知道这是李白的将敬酒,怎么会是什么青莲剑歌?

  “李白又叫青莲居士,传说这剑法传至剑仙李白,《将进酒》正是剑典的开篇剑歌!”薛萱道。

  既然薛萱说是,那肯定不会有错了!

  《将敬酒》居然是青莲剑典中的剑歌,这要是让那些高中初中生知道,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你能看得出这字中的剑意,足见你的眼光有独到之处。”薛经天微微抚了抚颌下长须,“这第一关,且算是你过了。”

  “什么第一关?”苏航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往薛萱看了看。

  薛萱却只是不语。

  薛经天道,“先前听小奇说起过你,这小子可把你吹上了天,听说你还发明了什么引擎,让国家科学院都惊叹不已,害得我都很想见见这是怎样一位神奇得青年了。”

  苏航看了看薛奇,真不知道这小子都说了些什么关于自己的好话,不过,看着小子倒是表情挺得意的样子,像是在向苏航邀功,搞得苏航有些无语。

  “前辈,我就一普通人,双手双脚,没什么不同。”苏航谦虚的道。

  “年青人,过分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薛经天淡然的笑了笑,“刚刚听萱儿说,你还有一门奇特的本事,只看了一遍,就把风老头的十八路霸剑给学会了,有这么回事么?”

  “呃……”

  苏航一滞,往薛萱看去,苦笑了一下,“薛萱,你这嘴巴也太快了吧?”

  薛萱白了苏航一眼,“是你自个儿说的,反正我是没怎么信,就是不知道太爷爷信不信。”

  苏航一时无言以对。

  “小伙子,你过来。”薛经天对着苏航招了招手,让苏航来到了他的身旁。

  指着石桌上的字,薛经天道,“这便是青莲剑典的总纲,你既然能感受到剑意,想来天赋也是不差,萱儿说你的本事,我也不信,你且看上一遍,再感受一下剑意,试试能将剑法演练出来么?”

  苏航听了,顿时有点傻眼。

  “前辈,你这字都快干了。”苏航苦笑了一声。

  薛经天摆了摆手,“就算字不干,其中剑意也残存不了多久,看一遍如此,看十遍也是如此,你既然有那一看就会的本事,应该不难吧!”

  “可是,这也没有剑招啊。”苏航挠了挠头,光有剑歌,没有剑招剑式,单凭些许剑意,就算是神也无法推敲出其中蕴含的剑法啊。

  更何况,薛家的家传剑法,必定是一门极高等级的剑法。

  薛经天拂了拂袖,“字里行间,都是剑招。”

  无语!

  薛奇砸吧了一下嘴,“航哥,你别不行吧?”

  他可是在薛经天的面前猛夸了苏航好久,苏航要是掉链子,那可是给在掉他的面子。

  说一个男人什么都可以,但是,千万不要说不行,苏航没有理会薛奇,抬头望向薛经天,“前辈,你这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薛经天抚须微笑。

  “别废话了,赶紧看吧,要不然,一会儿字迹就干了。”薛萱对着苏航催促了一声,她也很想看看苏航到底有多少本事。

  苏航听了,也没废话,低头认真的看起了桌面上的字迹。(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5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