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七十章 进京!

第一百七十章 进京!

  “八戒!”

  司马缸拿柳逢春没有奈何,眼看着他就要把司马缸给扔了,趁着柳逢春暂时挪不动步,这可是个等待已久的绝好机会。

  小八戒已经通了人性,听到苏航的喊话,金色的身影直接掠出,一道肉眼可见的白气从嘴中射出,如一道冰箭,射在柳逢春的腿上。

  霎时,寒冰蔓延,凝实的冰块直接将柳逢春的双腿冻在了地上,柳逢春大惊失色,手没稳住司马缸,差点没砸在头上,赶紧双手撑住。

  “小子,你卑鄙。”

  下半身被冻住,柳逢春暂时无力动弹,只能愤怒的对着苏航破口大骂,堂堂一七品武师,居然被一只弱小的蚊子给咬了,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再卑鄙,恐怕都没有你卑鄙。”

  苏航冷哼一声,双手结印,身形一闪,瞬间便来到了柳逢春的身后。

  趁他病,要他命。

  “啊!”

  一声惨叫,响彻天地,许久没用千年杀,如今使来,依旧是那么的顺手。

  那种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疼痛,让柳逢春几乎晕厥过去,司马缸砸下来,幸亏苏航跑得快,要不然肯定得被压成肉饼。

  双腿被冻结着,在剧痛下,柳逢春爆发出了超常的力量,直接将脚上的寒冰崩碎,但是,随即便倒在了地上,全身心的享受着那种能让每一个细胞都舒展,每一个毛孔都打开的剧痛。

  就算他是铁血硬汉,中了这一招,也绝对丧失战斗力!

  “哼哼!”

  小八戒冲了过来,又是一道寒气射出,再度将柳逢春的下半身冻结。

  这一刻,刚刚还嚣张无比的柳逢春,现在只能发出阵阵嚎叫,仿佛一只刚刚被净身的小猪。

  苏航举起司马缸,便要向着躺在地上的柳逢春砸去。

  “慢着!”

  这时。旁边传来刘云的喝止声。

  苏航一听,收了手,往刘云看了一眼,看来。他是想解决私人恩怨。

  “让我来动手吧。”

  刘云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步履蹒跚的走到近前,苏航猜的没错,他是想亲手处决这个坑害他一生的人。

  收起司马缸,苏航站到了一边。现在,他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不介意让刘云来动手,柳逢春毕竟是青云派的人,谋杀青云首徒的这个罪名,他暂时还担当不起。

  “柳师兄,你没有想到吧?最后倒霉的,居然会是你?”刘云狠狠的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柳逢春,从腿侧拔出一柄银亮的短匕。

  “师弟,不要。放了我,我带你回青云,掌门之位还是你的。”看着刘云手中的匕首,柳逢春大骇,身体的疼痛,让他的哀求都有些断断续续,带着几分哭腔。

  “这一刀,是还给师尊的,师尊养你几十年,你却百般算计。害死他唯一亲女……”

  “噗嗤……”

  “啊……”

  “这一刀,是还给师妹的,你是她最尊敬的大师兄,可同样是你。为了害我,致她坠崖而亡……”

  “噗嗤……”

  “这一刀,是你还给我的,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视你如亲兄长,你却背后使计。  夺走了我的一切……”

  “噗嗤……”

  刘云已经完全红了眼,一边声嘶力竭的高喊着,手里的匕首寒光闪烁,一刀接着一刀的落下,仿佛要将他所有的仇恨尽数发泄。

  苏航在旁边看着,心中唯余叹息,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可恨之人又何尝不是有可怜之处呢?

  刚开始的时候,柳逢春还能惨叫几声,可渐渐的就没了声息。

  寒风吹过树林,刘云跪在地上,手里拿着匕首,浑身浴血,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柳逢春的身上捅了多少刀。

  脸上分不清是血还是泪,嘴里呢喃着,也不知道在自言自语着什么,苏航站在一旁,也没有去打扰他,这时候的刘云,已经对他没有丝毫的威胁。

  许久。

  “你帮我杀了他,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此作罢。”好一会儿,刘云将匕首一丢,开了口。

  这话显然是对苏航说的。

  苏航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他和刘云之间的恩怨,还真难说谁对谁错,刘云几番想杀他都没得逞,反而被苏航折辱,算起来,苏航还是赚了的,既然刘云说作罢,那便两清了吧。

  毕竟,看刘云这模样,恐怕已经是活不长了。

  “你放心,人是我杀的,今天的事,与你无关!”刘云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苏航顿了顿,“你现在什么打算?”

  话出口,苏航自个儿都觉得有些怪异,这人沦落到现在这般田地,与他也有不小的干系,若不是因为苏航令他功力大跌,也不至于被柳逢春重伤,甚至还有可能反杀!

  可以说令人唏嘘,反正,现在在苏航的眼里,这只是一个可怜人。

  “打算?”

  刘云苦笑了一下,抬头望了望天,“我丹田被点破,散了功,已经时日不多,在死之前,回青云山见一见师尊,拜一拜师妹,这么多年了,师妹坟上的草,应该很深了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这一幕,莫名的有些感伤,本来是一场恶斗,却不想弄成了这样,苏航居然有种想劝他想开点的冲动。

  “那个,抱歉!”

  憋了半天,苏航吐出几个字来。

  抱歉?有什么值得抱歉的?苏航说的是那天哔狗的事,现在想来,的确是挺抱歉的。

  刘云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作答,“人是我杀的,我会向师尊禀明,他的首级我带走了,尸身劳烦你处理一下。”

  语毕,取下柳逢春的首级,刘云蹒跚的离开了小树林。

  “唉!”

  苏航叹了口气,想笑,但只是苦笑,这事,真笑不出来。

  “也不能一点好处都没有吧。”

  走到柳逢春的尸身前,右手放在了柳逢春的手上,哪里算是唯一干净的地方。

  异能,生命掠夺!

  虽然死了,但是刚死,身体都还是热的,无形的生命力还没有完全的消散,半分钟后,身体枯萎如同老树,给苏航带来了三百多个能量点。

  可惜,如果柳逢春还活着的话,应该会更多吧!

  “八戒,交给你了。”苏航摇了摇头,对着小八戒吩咐了一声。

  八戒一道寒气将其冰封,再一击,瞬间化为漫天的冰渣,林中只于腥气,一丝痕迹也无。

  “唉,老想着背后阴人,结果呢?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留下一句话,把肥皂捡了回来,苏航带着小八戒离开了树林,至于徐丰和尹小翠那两人,早就不知道逃哪儿去了。

  ——

  “航,航哥,你还活着呢?”

  刚走出林子,便见陈三带着一群杀马特围了过来,开口第一句话,就让苏航郁闷得想吐血。

  “你很想我死么?”苏航没好气的道。

  “不是!”陈三连忙摇头,“刚刚我看到徐丰那个师父出来,还以为你挂了,他手上还提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不是你的脑袋啊?”

  方才,陈三和一群小弟看到刘云从林子里出来,满身是血,还提了个圆滚滚的布包,几率头发翻在布包外,都当苏航挂了,吓了个半死,没一个敢上去拦的,现在又看到苏航出来,也难怪他们会意外。

  “我去。”

  苏航差点没一泡口水吐在陈三的脸上,“你再瞎说,信不信我揍你?”

  “呃……”陈三挠了挠头,干笑了一声,“航哥,你受伤了?要不要去医院?”

  看苏航嘴角也带着血,显然是受了伤。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苏航摆了摆手,他的确是受了点内伤,但并不是很严重。

  “航个果然牛叉,刚刚那人,看起来伤得可比航哥要严重许多呢。”

  “是啊,还是航哥坚挺。”

  旁边两个杀马特小弟立马吹捧起来,陈三听了,直接一眼瞪了过去,吓得两人脖子一缩,这两小子简直不想活了,居然敢抢自己的台词?

  “航哥是什么人?只需要侧漏一点霸气,就能吓得徐丰那小子屁滚尿流,看那小子以后还敢和航哥作对!”陈三紧接着拍了拍苏航的马屁,“航哥,咱们找个地方撸串儿去,庆祝你大胜而归。”

  “不必了。”

  苏航摆了摆手,这时候,他可没心情陪这些杀马特撸串。

  ……

  ——

  经历了刘云和柳逢春的事,那一夜,清风拂过湖面,并没有带起什么波纹,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青云首徒被杀,这要是放到华夏武界,绝对能算得上是一个大新闻了,但是,这个新闻,也就只有天知地知。

  刘云回了青云山,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反正,刘云和他之间的恩怨,算是了了,心头放轻松了不少。

  花了两天的时间,苏航养好了伤,元旦节也来了,特异去商场买了一套体面的衣服,打扮得衣冠楚楚的,与薛萱一起,踏上了去京城的飞机。

  京城,华夏几百年的帝都,这里毫无疑问是整个华夏最繁华的地方,随着华夏的崛起,这座城市,已然成为了屹立在东方的一颗璀璨明珠。(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5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