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剑法有缺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剑法有缺陷!

  “干什么?”苏航眼珠一瞪,“你今天可是把我害惨了,自个儿说,怎么办吧?”

  “我,我怎么害你了?”黄绮梦面色尴尬,但却还强撑着,“你今天出了那么大的风头,还得到一门绝世剑法,说起来,应该感谢我才对。”

  这话说得声小,显然是没多少底气。

  “感谢你?我谢你全家。”苏航真是有些乐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玩儿死我?那可是剑魔风仲叔,你认为我得罪得起么?”

  黄绮梦埋着脑袋,像是自言自语般,“谁让你之前欺负我来着?当时也不是没办法么?我知道你还有点本事,所以让你去试试喽,被那个闻冲揍一顿倒好,谁料到你会赢了?”

  我晕,苏航一拍脑门,“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这是要玩儿死我才甘心吧。”

  “你想怎么办吧?”黄绮梦听了,抬头看向苏航,也有些不赖烦了。

  苏航倒也干脆,“怎么办?赔偿精神损失费!”

  “我可没钱赔你。”黄绮梦闻言,真是十分干脆的拒绝了,眼珠转了转,“要钱没有,要人么?我倒可以给你。”

  苏航差点没吐血,这小丫头,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上下打量了黄绮梦一眼,苏航撇了撇嘴,满是嫌弃,“就你么?要什么没什么,我才不要!”

  黄绮梦一听,顿时就火了,眼珠一瞪,像是只发了狂的小母鸡,“臭家伙,想得美,你瞧不上本姑娘,本姑娘还瞧不上你呢?我的意思是说,我把我师姐送给你,但既然你嘴这么丑,那就免谈了。”

  “真是拿你无语了。”苏航闻言。都被气乐了,“话说,怎么没见你师姐?”

  “师姐这几天闭关修炼,得花上好几天才能出来。你想见她是别想了。”黄绮梦道。

  苏航听了,真是无言以对,自己不过就是随口那么问一问,怎么就想见她了?

  “苏先生,掌门师祖有请。”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弟子走了过来,对着苏航道。

  “一会儿再来收拾你。”苏航使劲的瞪了黄绮梦一眼,旋即转身跟着那女弟子离开了。

  黄绮梦在背后对着苏航做了一个鬼脸,也快快乐乐,蹦蹦跳跳的转离去。

  ……

  ——

  正厅里。

  清静师太端坐上位,薛萱也在,两人刚刚似乎是在谈着什么,见苏航进来,都住了嘴。

  客套了一下,感谢了苏航一番。待苏航坐下之后,清静又开了口,“早就听说苏小友的大名了,今天一见,果然有着许多过人之处,听我门下弟子说,黄金兽感念恩德,追随在小友身侧,不知如今近况如何?”

  “一切安好,能吃能睡。能跑能跳。”苏航回答道,峨眉之所以给他发来请柬,恐怕也是为了黄金兽之事。

  却不知道清静又会如何处置?不会是把那小东西要回去吧?那自己可就真是亏大发了。

  “出家之人,讲究一个缘字。既然它能遇到你,还愿意跟着你,小友不嫌麻烦的话,那就暂时让它跟着你吧,不过,此兽乃是家师所留。还请小友好生照看。”清静似乎是看出了苏航心里所想。

  苏航连声答应,清静不知道小八戒已经成为了灵兽,要不然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说话了。

  “对了师太,我有些疑问,不知道当问不当问。”苏航岔开了话题,不想再在黄金兽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

  清静道,“你是想问风仲叔的事吧?”

  不得不说,清静的眼光毒辣,仿佛能看到人心中所想一样,没等苏航说出来,她便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苏航正是想问风仲叔的事,这次可是把他给得罪惨了,临走时还说,自己不去找他,他便来找自己,苏航当然有必要多了解一下风仲叔的事,尤其是风仲叔和峨眉派的渊源,他更是好奇。

  清静叹了口气,“此事牵涉到家师的隐私,恕我不便多言,不过,风仲叔这个人,说好听点是随性飒然,说不好听点就是性情乖张,典型的双重人格,时正时邪,许多年前,风仲叔年轻的时候,遇到过一女子,两人江湖相识,互生爱慕,本已两心相许,可不料女方父母棒打鸳鸯,给那女子许了个大户,大婚那日,风仲叔直接杀上门去……”

  说到这里,清静顿了顿,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

  “然后呢?”苏航听得仔细,清静虽然没有明言,但是他能隐约感觉到,她这话中的女子,应该就是已故的琴心真人。

  清静叹了口气,“喜事变丧事,那一天,除了新郎一家,还有三十多位宾客死在他的剑下,新娘的父母,一个被吓死,一个被当场气死……”

  苏航听了,和薛萱一样,都被惊呆了,这个风仲叔,杀心未免也太大了,多大的仇恨,怎么直接动了刀子呢?

  若说由爱生恨,杀了新郎还能说得过去,但连累到家人和宾客,这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了,更何况,新娘的父母都因此而亡。

  苏航已经把故事中的女主角想象成了已故的琴心真人,也难怪琴心真人会遁入空门,与风仲叔反目成仇,在峨眉孤老一生,与风仲叔老死不相往来。

  一时间,厅中气氛有些沉默。

  好一会儿,清静才对着苏航道,“说起来,小友今天开罪风仲叔,与我派也有脱不了的干系,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风仲叔此人,性格是乖张多变,但也没有江湖传言中的那么善恶不分,他今天没有当场为难你,日后应该也不会为难。”

  苏航苦笑了一下,这话说的,好像真跟没事一样,那可是先天高手啊,高了他不止一个档次,如果动起手来的话,恐怕一招都能把自己给秒了。

  得抓紧时间升级了,等升到三级,便可以使用先天玉符。到时候就算风仲叔找他麻烦,他也能有反抗的实力。

  “先天高手,应该不会把我放在眼里吧?或许是我太高看我自己了,不过。这次真是把他给得罪惨了呢。”苏航心中想着,稍稍宽了些心。

  ……

  下山路上,薛萱有些好奇的对着苏航问道,“你那十八路霸剑剑法,是打哪儿学的?”

  回想起早前的战斗。恐怕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好奇,风仲叔的独门剑法,居然被苏航给使了出来,那一幕实在是诡异。

  “我不是说过么,跟那个闻冲学的。”苏航道。

  薛萱白了苏航一眼,“少说那些瞎话,你以为我会信?”

  苏航听了,不禁苦笑,“天地良心啊,这年头。说实话都没有人信么?”

  “说实话?说实话也不要那么离谱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听说过有谁能看对方使一遍,就能学会对方武技的,更可况,那可是十八路霸剑。”薛萱道。

  “你没听说过,并不代表就没有。”苏航耸了耸肩,“你要是不信,改天你也和我打一架,看我能不能学会你的功法。”

  “唔?”薛萱古怪的瞧了瞧苏航。旋即笑了,“好啊,等哪天有空了,咱们比试比试。不过,你可得让着我点。”

  说实话,薛萱实在是有点不相信,毕竟,如果苏航说的是真的话,那也太逆天了。如果看一眼就能学会的话,这世上哪里还有独门秘籍可言?

  如果可以,她还真想试试,不过,苏航有多少本事,她可是亲眼看到过的,但是那门刚猛无匹的掌法,就不是她能应付的,眼前这个男人,在薛萱的心里,变得越来越神秘。

  “甭管那剑法你是怎么学的,我得提醒提醒你,以后还是少用为妙。”薛萱道。

  “哦?”苏航看向薛萱,脸上带着疑惑,“为什么?”

  十八路霸剑,威力无匹,苏航就是看中了它的强大才学的,在金顶上,连风仲叔都没说什么,薛萱干嘛不让他用呢?

  薛萱道,“我也是听清静师太说的,她也只是猜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你尽量少用就是了。”

  “晕,你到底知道什么,赶紧说啊。”苏航颇有些无语,最烦这种卖关子的。

  顿了顿,薛萱道,“风仲叔这次突然来到金顶,还莫名其妙的搞了个什么游戏,赢了各派那么多秘籍,你不觉得奇怪么?”

  苏航想了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错,的确是有点奇怪,以他的身份,以十八路霸剑的强大,应该也看不上其它派别的武学才对,难不成这人有收集百家武学的癖好?”

  在华夏武林中,能和十八路霸剑比肩的,恐怕真找不出来几个,蜀中偏安一隅,若说那些大家族大门派的秘籍,或许能让风仲叔多看两眼,但是,那些小门小派的功法,在风仲叔眼里,绝对和路边货色没什么两样。

  连小门小派的功法都要,简直就是饥不择食了,苏航实在搞不懂风仲叔想干什么。

  薛萱道,“你没来的时候,我和清静师太谈过,清静师太跟我讲,她曾听琴心真人讲过,十八路霸剑剑法虽然强大,但是,这门剑法有缺陷。”

  “缺陷?”苏航一愣。

  “确切的说,应该是副作用。”薛萱顿了顿,道,“这剑法讲究的是一个霸字,靠着君临天下的霸气,让一切剑法臣服,可以算得上是上乘剑法中的上乘,但是,清静师太说,这剑法似乎有一个弊端,风仲叔之所以性情乖张,很可能就和这弊端有关。”

  “剑法?影响性情?”苏航听了,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了,一门剑法而已,怎么会影响修炼者的性情呢?

  “这种事,在武界已经不算是首例了,性情被功法影响,很正常的事,这些年风仲叔隐而不出,据清静师太猜测,应该就是在想办法克服这个弊端,这次突然出现在峨眉,还想方设法收集各派秘籍,其中还以剑法居多,你应该能猜到他的意图了吧?”薛萱道。

  苏航听了,脸色正经了起来,“你是说,他想从各派剑法中吸取经验,用来圆满十八路霸剑?”

  薛萱微微颔首,显然就是这样,“虽然他境界高深,但是十八路霸剑,风仲叔已经修炼了几十年,一个人闭门造车,怎么可能改得过来,唯一的办法,只有博采各家所长,或许能对他有所启发。”

  “原来他打得是这个主意。”苏航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不过,这也仅仅是清静师太根据琴心真人留下只言片语的猜测而已吧?”

  “你也别不信,琴心真人可以说是最了解风仲叔的人,她说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的。”薛萱道。

  苏航顿了顿,摇了摇头,“我以后注意些吧,至少,我现在没有发现这套剑法有什么不对劲。”

  “你现在没发现,不代表没有,等你发现的时候,恐怕已经为时已晚了。”薛萱听了,又嘱咐了一句。

  她可不想苏航变成风仲叔那般的滥杀之人。

  苏航没有在多说,且不说薛萱说的有几分真实,就算是真的,他也用不着过于担心,剑法有副作用,他可以用学神系统精炼啊。

  精炼秘籍,苏航还没尝试过,不过,理论上来讲,应该可行吧,风仲叔那老头,何必那么麻烦的到处收集秘籍,直接来找自己不就行了?

  这话,苏航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关于学神系统的事,他是绝对打死都不会往外吐露半个字的,那可是他安身立命的东西。

  ——

  蓉城。

  回到家里,因为路上薛萱给他说的那番话,让苏航心里有点惴惴不安,家里施展不开,便找了根筷子,在房间里练起了剑法。

  从第一路演练到第十八路,相当顺畅,内力运行也没有丝毫的窒碍,苏航不禁有些纳闷,如此霸气凛然的剑法,真像薛萱说的,会有副作用?

  不信邪的,苏航又从头练了一遍。

  同样的,除了感觉更顺手了些,哪儿有什么副作用?还影响性情,可能么?

  难不成是因为我没有用剑?苏航脑子里灵光闪过,这或许是个原因。(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5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