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以一敌二,胜!【大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以一敌二,胜!【大章】

  “哼!”

  闻冲冷哼一声,虽然高下已经判出,但自负如他,却是不肯就此认输,再度执剑,向苏航杀去。

  剑光四射,充满杀意,比方才更要凌厉数分,苏航信然挥剑,颇有种他强由他强的气势,任由闻冲的招式如何凌厉如何霸气,苏航都能轻松应对,相反闻冲一方却是险象环生,时不时就会被苏航割上一刀。

  不远处,风仲叔那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苏航,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冒出来一个年轻人,居然会自己的看家本领,可想而知风仲叔的心中有多么凌乱。

  这就好比一个老太监,突然冒出来一个儿子一样,太不可思议了。

  “师祖,闻师弟要输了。”风仲叔旁边,孙成开口道。

  孙成和闻冲一样,是风仲叔之子风纪所收的两个徒弟,因为天资出众,风仲叔经常点拨他们,两人在十八路霸剑上的造诣非同凡响,尤其是孙成,剑法天赋比闻冲都还要强上几分。

  此刻看到闻冲连连败退,孙成也忍不住有些技痒,原本他是没打算动手的,但是,现在总算是遇到了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看闻冲的情况,处处都被逼落下风,二十招内,必然再度败阵,风仲叔没有二话,也有心想要试探一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青人有多大的本事,当即对着孙成使了个眼色。

  “我来会会你。”

  孙成会意,低喝一声,直接提身一纵,向着正在对战中的二人跃去,声音还未落下,呛啷一声长剑出窍,便是十八路霸剑中的最强招式——霸剑独尊。

  凌空一剑刺出,激起数道剑气,剑气汇聚,隐隐间形成一柄虚空巨剑。随着孙成手中长剑挥下,直接向着苏航头顶斩去。

  “卑鄙!”

  这一幕,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对战中的二人身上。哪里会去注意旁人?要不是听到孙成那么一嗓子,谁能料到这人会突然出手。

  两人对战,居然有第三人插手,而且还是偷袭,这只能说是卑鄙了。

  或许。事后孙成会辩称他已经事先提醒过了,但是,这样的提醒,简直形同于无,这一剑要是落实了,苏航绝无幸存之理。

  “苏航小心。”薛萱惊呼了一声,俏脸上充满了无力,别说是她,就算是在场这些大佬,在这个时候也是来不及出手相救的。

  苏航戏弄着闻冲。之前别人看他是在睡觉,但其实他是在提取闻冲的剑法特长,二人虽然同阶,但是他的内力要比闻冲浑厚数倍,要战胜闻冲,不过分秒之间的事,之所以一直拖着,只不过是想在实战中熟练这门剑法而已。

  猛然间,苏航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背后升起一股凉意。随即便是薛萱的一声大喊,没来得及回头,眼角余光便已经飘到一柄虚空剑影如泰山压顶似的向他压下。

  “混账。”

  正大光明的对战,居然有人想背后捅刀子。苏航立时就火了,一剑迫开闻冲,长剑脱手飞出,直射背后偷袭而来的孙成。

  “铛!”

  长剑撞在那虚空剑影之上,毫无悬念的立时崩碎,而那剑影却仅仅只是稍稍一滞。便又势不可挡的砍向苏航。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但就那稍稍的一滞,却给苏航赢得了时间。

  “神龙摆尾。”

  降龙十八掌,苏航猛然转身,伴随着一声嘶吼咆哮,浑厚的掌力喷涌而出,一道龙形虚影,夹裹着刚猛无匹的掌力,张牙舞爪,迎向孙成。

  “轰!”

  一声震耳巨响,虚空剑影被撕碎,龙形虚影也去势尽竭,迅速湮灭,原地尘土飞扬,烟尘弥漫,霸道的冲击波,刮得孙成面颊生疼,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苏航心中火气正浓,当即腾空跃起,使出一招飞龙在天,一掌拍向孙成。

  “嗷呜!”

  一阵霸道的龙吟。

  孙成连眼睛都睁不开,感觉到危险,只能提剑乱砍,掌力裹起漫天的尘土,形成一条长龙,实实的撞在了孙成的胸口上。

  “噗!”

  耳边一阵龙吟,随即孙成便感觉像是被犀牛撞了一下,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吐出一口鲜血,紧接着重重的摔在地上,滚出老远,手中的剑也摔出了老远。

  偷袭不成,反被重伤,狼狈不堪!

  龙吟声绝,所有人都呆住了,看着中央站着的那位气势凌厉的青年,这是什么掌法?竟是如此刚猛霸道!

  旁边的闻冲也被震住了,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孙成的实力的确是强过与他的,背后偷袭,而且还是最强一招,居然两招就被秒成了重伤。

  平息体内翻涌的血气,看着那趟地上吐血的孙成,苏航身上的战意缓缓的收敛,凭着降龙十八掌,他甚至敢和武师高手对掌,这家伙居然敢玩背后偷袭,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广场上,一时静寂无声!

  所有人都被苏航那刚猛的一掌给震惊到了,但震惊过后,又是一阵心惊肉跳,风仲叔,这魔头要发飙了吧?

  当初蜀西有个门派,伤了风仲叔的一名弟子,风仲叔单人只剑,把那门派给灭了,就连几个在那门派串门走亲戚的人都没有幸免。

  现在,苏航伤了他两名弟子,其中有个还是重伤,按照风仲叔那一贯的尿性,还不借着这由头,把在场所有人给灭了?

  的确,风仲叔此刻那张脸阴沉得要命,手里得那个茶杯,已经被捏得粉碎,地上重伤的孙成,他看都没看一眼,刚刚他完全可以出手相救,但是,他并没有出手。

  此时,风仲叔的眼中,只有眼前这个叫苏航的青年,一双阅尽沧桑的眸子里,除了阴沉,还隐约有几分欣赏和热切。

  “风前辈。你这算什么意思?想玩车轮战么?”还没等风仲叔开口,苏航便先兴师问罪起来,不管怎样,得先占了个道义。

  风仲叔听了。嘴角弯起一丝弧度,“方才,我冲儿不也经历了三个小时的车轮战么?”

  还有理了?苏航压着心中的气,道,“可他背后偷袭。算是怎么回事?我看风前辈仙风傲骨,还当前辈是有道高人,却不料会有这种境遇,难不成风前辈教养出来的,都是这种卑鄙小人?”

  前一句话把人捧上了天,适当的拍了拍马屁,旋即开始兴师问罪,但凡这姓风的老头还有丝毫的面子可言,就算心中有火,也不好当场发作。

  苏航这话。的确说得风仲叔眉头一蹙,旋即,脸上又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意,转脸瞧了瞧躺在地上重伤的孙成,“他已经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小兄弟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再追究了。”

  苏航一听,有些被气乐了,什么叫付出了代价就不追究?刚刚若非自己还有几分本事,现在他恐怕已经在黄泉路上打尖住店了。

  可是。就算不爽又能怎么样呢?对方可是先天武宗,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真要把风仲叔逼得翻脸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早知道这样。刚刚就该一掌把那家伙打死!苏航心中有些暗恼。

  “前辈,我这算是赢了么?”苏航对着风仲叔问道。

  风仲叔看了看孙成,又看了看闻冲,一个轻伤,一个重伤,闻冲虽然只受了轻伤。但是,想要他继续和苏航战斗,那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当然,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是老夫小嘘蜀中武林了。”风仲叔倒也大方的认输了,两只眸子盯着苏航,“你师父是谁?”

  “我没有师父。”苏航直接回答道。

  “没有师父?”风仲叔一听,倒是觉得惊奇了,“小兄弟,做人可得讲实话,你若没有师父,哪里来的这身本事?放心,我不会找你师门麻烦的,你且说说,老夫很好奇,什么人能有本事培养出这般青年俊杰来。”

  “难道,在前辈看来,想学本事,就一定得有师承么?”苏航反问了一句。

  风仲叔一滞,没有师承,自学成才?这可能么?

  在武界,如果没有师承,没有老师的细心指导,光靠自己摸索,绝对不可能在武道上有太大的成就,在风仲叔看来,这小子肯定是在故意回避这个问题。

  看他和薛家的姑娘走得很近,说不定,他的师承和薛家有关,但是,薛家哪儿来这么刚猛的掌法?

  想着,风仲叔的脸色一下变得严肃起来,“你那十八路霸剑剑法,是从哪儿学来的?”

  风仲叔刚才回忆了一下,这十八路霸剑,一直都是他的秘技,除了门下真传弟子,绝不会有其他人学过,而且,他也记得十分的清楚,他并没有临时起意收过什么记名弟子,这剑法肯定不会有外传。

  如此一来,眼前这年青人是如何会使这门剑法的,那就值得深究了,刚刚的问题苏航可以不回答,但是,这个问题,他却是必须回答,毕竟,这可是涉及到版权的问题。

  “这……”苏航一滞,像是在想如何回答。

  风仲叔面色冷然,“我想在座各位都知道,无论正道还是邪道,偷学别派武功,那都是砍脑袋的大罪,小兄弟,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这颗脑袋恐怕是保不住了。”

  说到这里,风仲叔那一双眸子里杀意迸溅,整个广场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气氛简直压抑到了极点。

  苏航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头荒古猛兽给盯上了,随时都会暴起伤人,将他撕扯成碎片一般,喉结忍不住咕噜的滚动了一下,喉咙因为紧张而有些发干。

  “前辈说笑了。”苏航干笑了一声,道,“晚辈这可不是偷学,而是光明正大的学,刚刚看这位闻兄的剑法精妙,霸气非凡,所以才忍不住照猫画虎的学了几招,可还能入得了前辈的法眼?”

  刚学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怎么可能?

  这套剑法有多么难学,风仲叔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小子居然说刚学的,这牛可是吹到天上去了。

  “呵,有意思!照猫画虎?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剑法是猫,你的剑法是虎?”风仲叔缓缓的站起身来,两只眼睛轻轻的看着苏航,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呃……”苏航一滞,“晚辈不是这个意识……”

  “风前辈!”

  眼看风仲叔要借题发飙,薛萱站了出来,“按照刚才的约定,苏航已经赢了,前辈或许是该履行诺言了。”

  薛萱虽然面不改色,但心中却是在强撑着,在这样一尊超级高手面前,而且还是一位性格乖张的超级高手面前,由不得她不害怕。

  但是,她是苏航的靠山,这时候,她不得不站出来维护苏航,只盼这人还能有点高手的风范,拿得起放得下。

  风仲叔一张脸黑得要命。

  这时候,清静师太开口了,“怎么说你也是武林前辈了,难不成还和几个小辈计较得失?家师在世时,曾说你是个言出必践的人物,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可不是你这位前辈高人的做派。”

  “哈哈哈……”

  风仲叔听了,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清静,我就给你师父一个面子,今日之事,就此作罢,老夫一言九鼎,赢得起,自然也输得起,在场的各位,你们可得好好感谢一下这位青年。”

  说着,风仲叔看向苏航,“年青人,我很中意你,有空的话,来我棋盘山走一遭吧。”

  “呃,一定,一定。”苏航有些诧异,这老头,怎么这么好说话,这是传说中的剑魔么?

  “不要口头答应得爽快。”风仲叔神色一正,“你若不来找我,我会来找你的。”

  “呃……”苏航一滞,这话是什么意思?

  “冲儿,带上你师兄,咱们走。”也不等苏航多说什么,风仲叔大袖一挥,带着两个弟子转身而去。

  ……

  ——

  “走了?”

  直到风仲叔身影消失,又过了好一会儿,在场众人才都长长的松了口气,不知何时,每一个人的后背都已经汗湿。(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5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