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霸剑!

第一百五十八章 霸剑!

  苏航和薛萱在广场边上看着,这一幕当真是欢乐,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大佬们,这一刻都失了淡定,显出了原形,谁也不想把自家的秘籍拱手送人。

  一柄长剑,在众人之间飞来飞去,伴随着一阵阵骂声,许多原本关系贼好的,看到对方把剑扔给自己,少不了破口大骂,哪儿还有前辈高人的风范。

  声音骤然断了,双剑门掌门章敬之,一个尖嘴猴腮的半老头,怀抱着长剑,傻了一样的坐在座位上,场中众人却都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无奈,章敬之就像是认了命一般,派了一名八品武生境界的弟子出来应战。

  那弟子名叫刘一剑,惯使左手剑法,三十七岁,勉强能算是年青一辈,八品武生的境界,也算是不低了。

  身材魁梧,壮汉一条,刘一剑提着剑走上前,剑指风仲叔,“在下刘一剑,谁来与我一战?”

  气度非凡,颇有一种雄霸天下的气势。

  牛比!

  众人都用一种看傻缺的眼神看着刘一剑,这货是脑子进水了吧?居然敢用剑指着风仲叔,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这个中二到极点的傻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章敬之更是双手捂着脸,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

  众人以为风仲叔会直接出手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废了,却不料,风仲叔并没有将刘一剑的冒犯给放在心上,直接对着身后招了招手。

  一名白衣弟子站了出来。

  二十七八岁,不仅帅,而且酷,冷酷。

  身上有一种冰寒的气质,就像一把开了刃的兵器,锋芒毕露,让人不敢与他的眼神直视。

  “闻冲!”

  嘴里吐出两个字,声音冰寒,不带半点感情。似乎并没有把刘一剑放在眼里,这样的存在,根本不配做他的对手。

  “呵,管你蚊虫还是苍蝇。一会儿你就会变成一条臭虫。”刘一剑咧嘴一笑,长剑出鞘,笔直的向着闻冲刺了过去。

  刘一剑这一剑,虽然看似普通,但却是将全身劲道都集中于剑尖那一点。其力之沉,破坏力之强,绝非普通剑法可比,刘一剑只炼这一剑,这一剑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一剑,武生境界,没几个敢硬接他这一剑。

  双剑门虽然只是个中型门派,但是,每个门派的形成,总会有那么一两门看家的本领的。而且,有的还很强大。

  闻冲抱剑而立,剑风袭来,掀得他长发飘飘,眼看那剑尖就要刺在他的眉心,这时,闻冲才足尖一点,潇洒的飘然后退。

  呛啷一声,长剑出鞘,同样一剑。向着刘一剑迎了过去。

  瞬息一剑,霸绝天下。

  “铛!”

  一声轻响,闻冲的一剑,正好刺在了刘一剑的剑尖之上。同样的一剑,却是多了几分霸气。

  劲力灌注,刘一剑手中的长剑,剑尖处出现了一道裂纹,随即迅速扩张,大半个剑身瞬间布满蛛丝般的裂纹。

  “当啷!”

  剑身瞬间炸开。化为碎片,四散飞溅!

  “啊?”

  刘一剑目露惊恐之色,完全没有意料到闻冲这一剑居然霸道至斯,对于一位剑客而言,剑都断了,还拿什么和别人战斗?

  闻冲根本不给刘一剑丝毫喘息的机会,一剑斜砍而至,刘一剑充满举起那半截宝剑格挡。

  剑刃相撞,火花四溅,刘一剑跌出数步,手里握着的只剩下一个剑柄,闻冲抢步而上,一剑刺出,刘一剑已经无力再战,直接被挑断了左手手筋,紧接着胸前中了一脚,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了章敬之的面前。

  几个徒弟连忙上前将已经晕厥的刘一剑扶了起来,带回了双剑门的阵营,看着刘一剑那带血的左手,章敬之脸色多遍,他这个徒弟修炼的是左手剑法,左手被废,在左手剑这一条路上,已经没有什么前途可言了。

  “承让!”

  闻冲收剑,对着双剑门的方向拱了拱手,面容依旧冰凉,仿佛只做了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

  三招,只三招便败了刘一剑,虽然闻冲比刘一剑要高出一阶,但是悬殊决不可能大到这么的离谱。

  “真是好剑法。”

  阵后,苏航忍不住赞了一句,这应该就是风仲叔的十八路霸剑了,当真是霸道非凡,闻冲手里那把剑,不见得比刘一剑手中得剑品次高,或许品相还要差些,但是却能轻易的将对方手中长剑击碎,这剑法的奥义当真是不同凡响。

  试想一下,与对手比剑,对手能轻易将你手中长剑击碎,让你无剑可用,你还能有几分胜算。

  这剑法,当真霸道,苏航的眸子里闪烁着火热的光芒,似乎,自己刚恢复不久的能量点有用处了。

  “这个闻冲有九品武生境界,刚刚那一剑,恐怕就算换了是我,也不敢硬接。”薛萱有些凝重的道。

  苏航听了,道,“先天武宗教出来的弟子,岂是等闲之辈?不过,你若不是因为工作,能专心修武的话,想必早已武师境界,还用怕区区一九品武生?”

  薛萱听了,苦笑一声,“你是说得轻松,你以为武师境界是那么容易的么?武生是武者筑基阶段,在这一阶段,须得尽力的拓宽经脉和强化丹田,所以,武生境界,不是进阶越快就越好的,得打好底子,底子越好,未来走的路就越远,越平坦。”

  华夏大家族大势力不少,青年才俊更是无数,以其雄厚的财力物力,堆出几个武师高手并不算什么难事,但为什么很少有达到武师境界的青年高手,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武师境界难以突破,二就是因为武生乃筑基阶段,不可急功近利。

  只有地基打好了,房子才能稳固,才能建高。

  听了薛萱的话,苏航没有多说,只是笑笑,单手撑着脑门,在旁边打起瞌睡来,至少,在薛萱的眼里,这家伙是在打瞌睡。

  如此紧张的时刻,居然还有心思睡觉,这是得有多宽的心。

  ——

  双剑门输了阵,废了一名弟子,结果,还得当着众人的面,乖乖的把门中密典之一的《左手剑典》拱手送人。

  愿赌服输,既然参加了比斗,输了,自然要履行诺言,心中有气又如何?还不是得忍着。

  一门剑典成功入手,风仲叔的脸上带着满意的笑意,不过,游戏还得继续,击鼓传剑再度开始,众人的心,又跟随着风仲叔手指叩动桌面的声音忐忑了起来。

  长剑乱飞!

  喜剧的一幕再次上演,一位武宗高手,将众多蜀中名流玩弄于股掌之间,当真是令人唏嘘。

  实力就是一切,拳头大的就是爷,任何地方,都是强者为尊,在武界更是如此。

  ……

  ——

  整整三个多小时,这一场刺激的游戏,一直玩到下午两点,众大佬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个个埋着脑袋,苦笑不已。

  三个小时的游戏,在场的蜀中势力,都至少派弟子上场战了一次,就连峨眉都输了半部猿公剑法,还有金刚寺那胖和尚,输了整整三部上乘剑法。

  这位金刚寺的传功长老,这下可真是把功法传出来了,身上只带有一部罗汉剑法,剩下两部,还得一会儿苦逼的手写给风仲叔。

  惠通真是悔不当初,真不该来蜀中这一趟,来的时候也不该只带几个小沙弥,若是能带两个精英弟子,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

  其它人和惠通一样,都是相当悔恨,为了一杯茶,把自家的功法都给葬送了,这笔买卖,简直亏大了,亏太大了。(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5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