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六十九章 诡异的能力!

第六十九章 诡异的能力!

  说着,出尘子转向薛奇,“薛公子,今日之事与你无关,你想离开的话,大可径直离去,不过,这位姓苏的朋友得留下,当然,如果薛小公子不愿离开,我也不怕手上多添一条人命。”

  苏航一听,脸色沉了沉,薛家的名头的确大的吓人,这人有顾忌,但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顾忌,苏航从他身上感觉到了杀意,如果薛奇不走的话,他肯定会动手。

  但是,薛奇会走么?以苏航对薛奇这小子的了解,这个时候,这小子应该会很没义气的丢下自己跑了吧?

  “喂,出尘子是吧?你这么拽,青云派知道么?青云派怎么也算是名门正派,看你实力也不低,甘心给这个世俗黑老大当枪使?”或许是因为感觉他那薛家小少爷的身份被人给小瞧了的原因吧,薛奇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对着出尘子呵斥了起来,“你今天要是敢碰我一根毫毛,我敢保证,三日之内,华夏再无你青云派。”

  最后这一句话,说得真是霸气十足,血气翻腾,苏航站在旁边都听得高潮迭起,他知道,薛奇并不是说的笑话,以薛家的能力,一个青云派,或许真不在话下。

  “啪啪啪!”

  薛奇的话一出,出尘子却是猛的鼓起了巴掌,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薛奇,“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还真是求之不得,忘了告诉你们,我虽出自青云派,但如今已非青云弟子,相反,还与青云有怨,薛小公子如果硬要为这小子强出头,我不介意多杀你一个,事后薛家能灭了青云派,倒还省了我不少事。”

  “啊?”

  听到这话,薛奇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苏航的脸色也微变,这人明知薛家惹不起,却还有恃无恐,原来他并非青云弟子。

  看到二人变化的脸色,洪黑虎却是满意的咧着嘴笑了,这个出尘子,早年的确是青云派的弟子,但后来因为犯了事,已经被师门所弃,他也是多方打听,花了极高的代价,今天才将其请来做黑虎帮供奉,助他一统蓉城地下势力的,怎么可能把这两个毛头小子放在眼里。

  “大师,别和他们废话了,请大师大展神威,助我灭了这两个小子。”洪黑虎声音洪亮的喊了一声,他知道出尘子很强,但没见过他出手,现在正好逮着了机会。

  “一个六品武生,一个九品武徒,实在是弱的可怜,我没兴趣,你们自己来吧。”出尘子听了,却是兴致寥然,目光从二人身上瞟过,只带着十分的不屑,似乎,这两人根本就不配他动手一般。

  高高在上,眼高于顶!

  一听这话,苏航倒还没觉得什么,薛奇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可惜吴三省没跟着他,要不然的话,一定要这臭道士好看。

  堂堂薛家小少爷,何时被人如此轻视小看过?

  这道士,肯定是个高手,绝对有武师境界,否则的话,不可能说如此大话!苏航心中暗自计较,千年杀,绝对肥皂,境界差距过大,这些东西肯定无效,若和这人动起手来,恐怕没有半点胜算。

  还好,这人轻敌,暂时没有亲自动手的意思,苏航脑筋急转,唯一的法子,拖延时间,等薛萱来救。

  洪黑虎一腔激情被泼了一盆冷水,听了出尘子的话,却也不敢有什么反对的声音,想要看出尘子动手,怕是没戏了,当即对着疤脸做了个手势,示意疤脸开枪解决了苏航二人。

  疤脸举着枪上前两步,却还有话要说,枪口隔着十几米指着苏航的脑袋,“小子,怪只怪你惹错了人,胡阿丑虽然不堪,但他却是我黄铮同生共死二十多年的好兄弟,我和他可是当着关老爷的面喝了血酒,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你杀他就是在杀我,今天落我手里,死就是你的命……”

  “等会儿!”

  一看疤脸有抠动扳机的架势,苏航赶紧喊了一声,感觉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唔?”疤脸果然愣了一下,狠着一张脸看着苏航,“还有什么遗言?”

  “你和胡阿丑同生共死,现在胡阿丑死了,你怎么不去死?”苏航摇着蒲扇,紧紧的盯着疤脸手里的枪,也不知是天热还是紧张,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唰唰的往下淌。

  “你怎么不去死?

  怎么不去死?

  ……

  死!”

  这话才刚刚落下,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疤脸整个人如遭雷击,脑海中回音晃动,紧握着手枪的右手剧烈的抖了抖,枪口晃动起来,整个人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将手枪收了回去,慢慢对准了他自己的太阳穴。

  此时的疤脸,脸上全是惊恐,右手完全失控,无论他如何挣扎,都阻止不了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嘭!”

  枪响了,血光飞溅。

  一切都在瞬息之间,疤脸,自杀了!

  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直到疤脸的尸体倒地,都没有人回过神来。

  因为苏航的一句话,他自杀了!

  这也太诡异了吧?

  刚刚还那么凶悍的想要苏航的命,这一转眼,就因为苏航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自个儿开枪自杀了?

  这怎么可能?几个人都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包括苏航在内,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但是,尸体就摆在面前,这的确是事实,刚刚还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已经躺在地上,血流满地,成了一具尸体。

  人虽然死了,眼睛却还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惊恐和不甘,显然,疤脸的死,并不是自杀这么简单。

  “你,你他吗对他做了什么?”好半天,洪黑虎才回过神来,取下鼻梁上的墨镜,瞪着两个溜圆的大眼睛,无比愤怒和惊惧的看着苏航,他甚至怀疑,苏航是不是使用了什么妖法,让黄铮当着他的面自杀了。

  “我?”

  此时的苏航,也是纳了闷儿了,黄铮的确好像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自杀的,自己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了?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48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