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五十七章 狗皮膏药!

第五十七章 狗皮膏药!

  “别误会。”苏航干笑了一声,“我家祖上有先人做过行脚医生,家里祖传有几副膏药,专治这些个疑难杂症,虽然如今药方失传,不过膏药还留着几张,所以我想看看秦爷爷这腿的情况,或许我那膏药能有用。”

  “你家祖上还行医的?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帅宇疑惑的问道。

  “你没听说过的可就多了。”苏航笑了,“秦爷爷,让我看看你的腿吧。”

  关于祖上行医这事,他还真没乱说,只不过都是在乡野里到处窜的赤脚医生,一直传到他爷爷那一辈儿,后来因为政策的原因,他爷爷因为没有行医证,就没干这事儿了,爷爷去世后,手艺也没传下来,算是断了传承。

  苏航小时候有点什么小病小痛的,都是找爷爷看的,只不过,那祖传膏药什么的,完全就是他胡诌的了。

  “好,看看,看看。”秦永健虽然心中不抱什么希望,但是,也不好拂了苏航的好意,直接伸手,把裤脚提了起来。

  裤脚宽松,很轻易的提到了膝盖以上,苏航一看,也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两个女生更是有点不敢看。

  皮肤发黑,有些地方已经坏死溃烂,不过伤口应该是已经处理过了,有股刺鼻的药味,血管像一条条蚯蚓一样的鼓着,尤其是膝盖处,鼓起一大团,整个两条腿自大腿以下都有些变形。

  “能动么?”

  苏航只是看了看,他没学过医,但是看这样子,似乎真的挺严重的,下肢供血不足,如果继续恶化下去,这两条腿是铁定保不住了。

  “前几天倒还能动一动,这两天可就不行了,只能靠着轮椅,这腿啊,弯都不能弯一下,尤其是到了晚上,疼得那叫一个厉害,成宿成宿的睡不着。”秦永健说的很轻松,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不过,他这病可一点都不轻松。

  “苏航,能治么?”秦诗语直起身来,一脸希冀的看着苏航。

  苏航沉吟了一下,“说不好,不过,我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试一试就知道了!”

  “真的么?膏药呢?需要去你家取么?”所谓病急乱投医,说的就是现在的秦诗语,听苏航说的那么自信,她还真把苏航当成了救命的稻草。

  “不用,我随身带着呢。”苏航摇了摇头,伸手进衣兜里,装模作样一番,从储物戒指里,把那一副狗皮膏药取了出来。

  一个黄纸袋子,没有字,也没有标签,更没有生产日期,苏航将封口撕开,顿时一股刺鼻的气味散了出来。

  药味,夹杂着一些其他别的味道,臭烘烘的,相当的刺鼻,苏航首当其冲,差点没被呛出眼泪来,其他几人也是陆续掩鼻。

  这正是那日提取牙擦苏的佛山无影脚时,系统赠送的那一副膏药,系统可是把这副膏药吹得神乎其神,说什么只要不是绝症,无论内伤外伤,这膏药一贴上去,准好。

  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真,苏航自个儿是没什么用上它的机会了,现在遇上秦老爷子这病,正好拿出来试上一试,毕竟是自己好友的外公,也没什么舍得舍不得的。

  这还是苏航头一次把狗皮膏药拿出来,这味道的确是有够酸爽的,忍着那令人作呕的味道,憋着一口气,把袋子里的膏药取了出来,数了一下,共有5张。

  四四方方巴掌大小的一块白皮子,中央一坨黑不溜丢的东西,被一张小小的纸封着,刺鼻的气味就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

  “嚯,狗皮膏药?这年头可不多见。”秦永健却是没有嫌臭,看到苏航手中的膏药,反而还觉得有些新奇。

  苏航听了,讪笑了一下,“秦爷爷果然好眼力。”

  “狗皮膏药?”赵大咪凑了过来,“狗皮膏药不是说的假货么?苏航,你这东西不会是糊弄人的吧?”

  狗皮膏药,这词,放在现代社会,的确是个贬义词,而且极其贬义,也难怪赵大咪会有这样的反应。

  苏航正要说话,秦永健却摆了摆手,“这就是你们的不懂了,古人制膏药,常用狗皮来敷,狗皮没有汗腺,所以药效发挥比其材料做的膏药好,后来,作假的人多了,这词也成了贬义,小航这膏药,选的是上等白狗皮,应该是有些门道。”

  “还是秦爷爷懂的多。”苏航恭维的道。

  秦永健笑了,“我呀,用咱们老蓉城的话来讲,就是个万金油,什么都懂一点,可什么都不全懂。”

  苏航也笑了。

  “外公。”帅宇沉吟了一下,“我看这药还是不要乱试了吧,你这刚刚才上过药,这东西……,万一弄出个好歹来,那可怎么整?你之前也不是没敷过膏药……”

  秦永康抬手打断了帅宇的话,“不妨事,不妨事,难道你还信不过小航么?”

  帅宇听了,抬头看了看苏航,苏航苦笑了一下,知道这货是在担心自己拿出的是水货,这老爷子的腿可经不起折腾。

  “呃,这个,还试不试?”苏航问道。

  “试吧,甭管他们,司马当成活马医。”秦永康对着苏航招了招手,这时候可不好拂了苏航的好意,况且,他对他这双腿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些日子,他能明显感觉到双腿的恶化,给苏航做一下试验也没关系。

  既然秦永康都点了头,其他人就算担心,也不敢再有意见,苏航让秦诗语找了热水,将秦永康的腿热敷清洗了一下,便取出两张狗皮膏药,给秦永康的双脚贴了上去。

  “关于狗皮膏药,可还有故事呢,要不要我给你们讲讲?”几个人都盯着苏航给自己上药,秦永康开了口,试图缓解一下这凝重的气氛。

  “故事?我最喜欢听秦爷爷讲故事了。”赵大咪成了第一个捧场的人,一听秦永康说讲故事,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秦永康清了清嗓子,“传说啊,在古时候,现在南河省那一带,有个地方叫彰德府,彰德府有一家做膏药的王掌柜,乐善好施,不管贫富,只要生了疮,就给人治,名声很不错。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84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