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句芒的愤怒!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句芒的愤怒!

  这话一出,苏航脸上本来还有几分笑意,此时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柏长老,请注意你是在跟谁说话!”此时,苏航旁边的句芒,一下就炸了,直接对着那个木柏长老厉喝了一声。

  特码,这可是我家师尊,又不是走江湖卖艺耍杂技的,这人居然让师尊露两手给他表演表演,简直就是在变相的侮辱。

  木柏一听这话,脸上瞬间就挂不住了,他可能都没有料到,句芒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是木族五长老之一,地位尊崇,但句芒却也不差,乃是族长最看重的女婿,在功力方面也差不了他多少,算得上是后一辈的最杰出者,这样的身份,多少还是让木柏有几分忌惮的。

  “句芒,你放肆。”

  正当木柏在犹豫是不是要吼回去的时候,旁边,木槐猛的一拍靠椅,喝了一声,对着句芒怒目而视。

  句芒往木槐看了过去。

  木槐瞪着句芒,哼了一声,“不要以为族长对你倍加看重,你就可以目无尊长,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居然胆敢当面呵斥族中长辈,没大没小,句芒,你太让我失望了。”

  一句话说出来,完全就是教训小辈的口吻。

  旁边,长老木柳冷笑了一声,道,“槐兄,你这话可就说错了,句芒贤侄是族长的女婿,并非我等族类,不将我等放在眼里,倒也正常嘛。”

  “对啊,我都差点忘了,句芒贤侄是盘古氏族人,这盘古氏一族,到处吞并其他氏族,当年可是风头盛得很呢,若非近年来,内战不断,恐怕早就凌驾于我等之上了,所以,句芒贤侄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也是能理解的嘛。”木松也跟着阴阳怪气的道了一句。

  看起来像是在帮句芒辩解,但听起来,完全就不是那个味道,语气之中,甚至带着浓浓的对盘古氏的鄙视。

  在这些人的眼里,蠃鳞毛羽昆五族才算是老牌的大族,人族的正统,什么盘古氏,只不过一群喜欢玩闹的后辈罢了,成不了大气候。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已经将坐在旁边的苏航抛在了脑后。

  句芒紧紧的握着拳头,冷哼一声,“哼,当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尔等不过那坐井观天的蛙虫,又识得这世上几位尊神,简直可笑,可笑之极。”

  这一通谩骂,言辞犀利之极,句芒虽然外表斯文,可有人辱及师门,辱及师尊,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

  几个老头,瞬间就被句芒这一通话给骂蒙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你一个后生晚辈,居然敢说我们这些长辈是井底之蛙?

  “反了,真是反了。”

  木柳低喝了一声,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直接指着句芒,道,“句芒,不要以为族长看重你,你就可以在我等面前放肆,哼,休当我等不知道,你入我蠃族,完全是为了取族长而代之,好不费吹灰之力,将我蠃族归入你盘古氏……”

  “哼,只有族长才会傻到信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居心,我告诉你,你想接任族长之位,就算族长肯传位给你,我等也不会答应,你终究只是个外姓之人。”木柏道。

  这会儿,苏航在旁边才算是听明白了一些味道,原来自己这个弟子在木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混啊,这五个人,显然都对他不顺眼,事涉权利之争,所以今天他来苍梧城,才会遭到如此冷遇。

  看这架势,好像是已经是完全撕破脸皮了吧。

  “今日还带了你这个什么师父来我苍梧城。”这时木柳冷哼了一声,“怎么,句芒贤侄,你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取族长之位了么?”

  说完,木柳也起了身,往苏航看了过去,满是鄙夷,“什么盘古真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野怪,嘴上都无二两毛……”

  “你闭嘴。”

  句芒哪里忍受得了,双眸赤红,咋喝一声,一步跨前,直接一拳向着木柳的面门轰了过去。

  “哼。”

  这个木柳也不是好惹的,冷哼一声,便要迎战,堂堂木族长老,怎能在一个后辈面前怂了。

  然而,木柳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一个身影便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句芒的拳头,已经被一只手抓在了手里。

  木槐。

  木槐抓着句芒的拳头,面色冷然的道,“句芒贤侄,怎么那么大的火气,你应该知道,在我木族,对长辈不敬,可是重罪,难道你想被罚入苍梧之渊,受那嗜血木穿身之刑?”

  木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淡然,但是眉宇之间却带着几分狠意。

  五大长老本来就对句芒这个外来人比较排斥,眼看着族长对句芒越来越器重,甚至还多次提及想把族长之位传给句芒,这让五大长老都心有成见,早就想把句芒弄下来了。

  正好,这当口族长不在族中,五大长老一商量,是时候弄一弄句芒了,否则的话,木族真得跟着别人姓了。

  眼下箭在弦上,五大长老齐心,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无论如何,得把句芒给处理了,最好是定下重罪,让他翻不了身。

  “咯咯咯……”

  就在这严肃认真,相当紧张的时刻,一个女子的笑声,打破了气氛。

  众人回头看去,目光都落在了苏航的身侧红云的身上。

  红云笑得花枝乱颤,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一群白痴,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这么大岁数的,好玩,真是好玩,嗜血木穿身之刑是什么刑罚?我还没见过呢……”

  “小丫头,你也想尝试一下么……”木槐厉喝了一声,用一种狠辣的目光瞪着红云。

  旁边,木柳阴辣的道,“嗜血木穿身之刑,乃是我族最高刑罚,将一粒嗜血木的种子种入你的身体里,再将你泡在兽血之中,那种子闻到血味就会立刻发芽生长,冲破你的身体,而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慢慢的看着自己变成一名树人。”

  红云听了,脸皮抽搐了一下,显然有些色变,这刑罚,听起来有些惨绝人寰啊。

  见红云色变,几个老头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笑容。

  “你们当着我的面,讨论刑罚我的弟子,看样子,是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啊。”

  这时候,苏航要还能坐得住,那就不叫苏航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31419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