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不请自来!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不请自来!

        “怎么了?”没等苏进走近,苏航便开口问道。

        苏进加快脚步走了过来,“父亲,大事!”

        脸色相当的严肃,没等苏航再问,苏进便道,“山下来了两个人,指明道姓要见父亲您……”

        “见我?”苏航眉头一蹙,“什么来头?”

        能让苏进如此的紧张,显然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存在,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苏进是不会来打扰苏航的,若是一般人,苏进随随便便就能打发了,而现在苏进急得有些失态,来人必定非同凡响。

        苏进连忙道,“两个中年人,邪气森森,孩儿并未见过,但昊天兄认出来,那二人就是当日暗算他的那二人!”

        “暗算他?”苏航心头咯噔了一下,“你是说,用瘟疫之气感染昊天的那二人?”

        苏进凝重的点了点头,“昊天兄是这么说的,孩儿不敢让他们上山,便让人领他们去了紫竹峰静候,赶紧来找父亲您了!”

        “做的好!”苏航道了一句,那两人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若是贸然领上天都峰来,山上这么多人,安全可没有保障。

        “可是父亲,他们指名道姓想要见你,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要不,还是请柳前辈她们出关吧?”苏进道。

        “不必!”

        苏航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二人来意尚不明显,先探清楚虚实再说,有柳如絮和红云坐镇,那二人怕也翻不起浪来,没必要一开局就用底牌。

        “呵,我不去找他们,他们反而自己找上门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想玩什么?”苏航冷笑了一声,转而对着苏进道,“我去会会他们,你留在天都峰,不要跟来!”

        “可是父亲……”

        苏进话未说完,而苏航却已经飘然而去。

        苏进不禁苦笑,他知道苏航是怕他置身危险之中,可是,同样的,他也怕苏航遇上危险啊!

        没有犹豫,苏进连忙跟了上去。

        ……

        --

        紫竹峰!

        “咳咳咳……”

        “阿嚏……”

        封山之后,整个峰上,更显得幽静,然而别苑深处,时不时的一阵喷嚏咳嗽声,却是打破了这份幽静。

        别苑正厅之中,坐着两个中年男子,勾腰驼背,身形萎靡,颧骨高耸,眼窝深陷,一副衰相,仿佛命不久矣。

        一个手里拿着一块手帕,时不时的捂着嘴咳嗽,一副身染十级肺痨的样子,另外一个,鼻子一耸一耸的,喷嚏连天,一看就是重感冒在身。

        昊天和两个龙皇宫的执事都站在门外,见这般动静,一个个都忍不住偷偷掩鼻,根本不敢进去。

        昊天可是深深体会过这两个人的厉害的,知道这两人有多么的恐怖,更不敢去轻易开罪,只盼着苏航能够赶紧过来。

        根本没有想到,这两人居然找上门来了,可以说,昊天心中对着两人恨得咬牙,但现在也不得不先按捺住。

        “门外的,咳咳,我兄弟二人有那么可怕么?咳咳……”

        “龙皇宫就这等待客之道?阿嚏……我兄弟二人远道而来,就把我们安置在这么个阿嚏……破地方,阿嚏,连杯热茶都没有……”

        ……

        厅中传来那二人的声音,那声音,就像磨砂一样,听得人牙酸,汗毛倒竖。

        昊天听了,淡然一笑,“是我等的过错,二位还请稍候,神尊片刻便到。”

        说完,对着旁边两位执事道,“您二位,去给这两位贵客斟些茶水来吧。”

        两名执事一听,应了一声,连忙退去,可以说,他们正是求之不得,让他们和这么两个病秧子呆在一起,还真不如杀了他们好受。

        两位执事一走,却只剩下了昊天一人。

        “你这是嫌我们脏,还是嫌我们臭?咳咳,还不快滚进来。”厅中,传来一个声音,却是那二人中的其中一人,这语气可并不友善。

        昊天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抬腿走了进去,身为天帝,该有风度还是有的,不过,天帝也有天帝的尊严,“两位远来是客,不过,既然是客人,就该有客人的觉悟,对主人说话,还请客气一点。”

        昊天这话,也是挺冲的,毕竟,他被这二人暗算过,差点丢了性命,心中有气,这里又是天都峰,有大靠山在,没什么可怕的。

        两人抬头瞟了昊天一眼,那个肺痨鬼笑了一下,道,“说的真是好听,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你的天庭呢,咳咳咳咳……”

        说完又捂着嘴巴咳了起来。

        昊天眉头一皱,十分不悦,“您二位,这是存心找事来的吧?”

        “找事不找事,也和你昊天天帝没有关系,一边儿玩泥巴去吧。”肺痨鬼毫不掩饰的讥笑了一句。

        “你说什么?”昊天那一张脸,冷了起来,居然让他旁边玩儿泥巴,那不是把他当成小屁孩儿了么?

        “你也真够让我们吃惊的,中了我的疫毒,还能活到现在,呵呵,当真不愧是鸿钧的弟子,这福缘,就是深厚啊,阿嚏。”那喷嚏男开口了,这语气中,也是带着十分的轻蔑和鄙夷。

        昊天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显然是受不了这种语气的,当下咬了咬牙,“你二位既然知道本帝的身份,还敢如此放肆?”

        “哈哈哈,咳咳咳……”

        两人一听,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立刻便哈哈大笑起来,只不过那咳嗽和喷嚏声夹杂,显得有几分尴尬。

        笑过之后,肺痨鬼抬头看着昊天,脸上的鄙夷更甚,“你真以为你那个师父无所不能呢?区区鸿钧,在我兄弟二人面前,也不过尔尔,有时间,你可以去找你师父问问,我们是谁。”

        “上次若不是给你师父留几分面子,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喷嚏男也嘲讽了一句。

        那眼神,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在看一个顽童大放厥词。

        昊天是真的怒了,你骂我可以,但是别骂我骂,嘲讽我可以,你特么连我师父都嘲讽,简直岂有此理。

        “二位是何身份,何不言明?”压着火,昊天问道。

        肺痨鬼嘴角一弯,抬头看着昊天,“就凭你么?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你……”昊天怒火中烧。

        “哦?连昊天天帝都没有资格,那不知何人能有那资格?”

        就在昊天即将暴走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将那二人的目光引向厅外。(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70/1222833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