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四九九章:鬼也结婚?

第四九九章:鬼也结婚?

  “呼...”大口的吐了一气,庄邪一手抹去额间的汗水,目光旋即放眼朝前,便见自己穿过了身后那片稀疏的林子,不知不觉又来到一片树林前,只不过这里的树是常见常见的香樟,但却长得格外的高大,足可遮天蔽日,依旧令人感到一丝阴森。

  正在这时,一丝动静忽然传入了庄邪灵敏的耳朵里。眼瞳一睁,庄邪竖耳听去,在无尽死寂的环境中,那有些急促的碎步声,由远至近而来。声音的源头,正是来自面前这片,隐秘在黑暗中的森林。

  “有人?”庄邪皱了皱眉头,定睛朝树林深处看去。先是没有半点发现,但随着他脖子的一度伸长之下,忽然也是发现约莫一里之外的密林深处,有着缕缕的火光忽明忽暗,似是有人点着火把而来。

  “果真有人!”庄邪一怔,旋即也是沉下了心思。虽然经历先前一片死气的村落,对于能说上话的人,还是有这些许的期待。但在这冥界之中,除了自己以外,凡是能说的上话的,也都是鬼魂。

  复杂的情愫在心头交织不宁,庄邪眼珠一转,最终还是准备迎上前去,不论是人是鬼,倒也能打听一些事情。毕竟这里地势已有明显的变化,想必再行出个几里,便要迷路其中。

  忽然之间,正当庄邪决意朝那森林走去之时,忽然听到身后方,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响。而很明显,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先前自己经过的那片鬼村。

  寂静的世界,忽然被这一阵锣鼓之声惹得响彻天地。庄邪皱着眉头,朝那村落之处看去,便见隐约之间,有着一批身着红衣的队伍,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

  队伍阵仗浩大,敲锣,吹号,奏乐之人,分列队伍两侧。队伍中央,有着四名高大的红袍人托着一顶华丽的鲜红大轿,里头,有着令人迷魂一般的红光隐隐透出。朦胧间细看而去,这赫然是一批迎亲队伍!

  “这么晚了办喜事?!”庄邪张大着嘴,先前去村庄找人问路,也是没有半个鬼影。如今一出现就来个如此盛大的迎亲队伍?

  轻轻“切”了一声,庄邪刚要回过头去,忽然也是想起了什么。惊呼道:“鬼不是害怕喜事的么?”

  心头一阵疑惑,庄邪便是将身子侧去一旁,细细观望起着足有数十人之多的鲜红队伍。

  突然之间,那森林深处也是传来了鸣号之声。而这一刻,庄邪却是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他骇然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长号之声,显然是丧曲之声!隐约间还能听到一些哭爹喊娘的哭丧声。

  “天呐!”庄邪瞪大了双眼,朝着黑暗的森林看去。便见不知不觉之间,那隐约的伙伴已是愈发的明显,半刻之后,也是有着几人手持火把,身着雪白孝衣,从那密林之中跃步而出。

  待得那手持伙伴的几人行出森林之后,后方便是有着几名麻衣披身,头顶寿帽的壮人扛着一副黑色棺材而出,棺材之上,坐着一名同样身着麻布寿衣的少年,目光炯炯的盯着前方,面庞没有半点的表情。

  “丧事撞上喜事?!这大半夜的怎么这么闹腾~”庄邪左看一眼,右看一眼,眼见这两批队伍就要碰到一处了。

  “真是晦气啊,送个新娘,倒还碰到人家死了亲人~”庄邪摇头叹道。再度抬眼朝那里看去之时,便见这红白两批队伍已经停止了奏乐,交融一处。鲜红的轿子与暗沉的棺材对持而立。

  微微皱了皱眉头,庄邪心下也是觉得怪异,这批迎亲的队伍见着葬礼的队伍,竟是不绕开,反倒正面对上。难道他们不怕沾上晦气么?

  想到此处,庄邪突然脑袋一大,当即便是想起,自己正是身在冥界,眼前这些都不过只是鬼魂而已。但如果是鬼魂,又何来葬礼之说呢?

  “不是说鬼死了,就是魂飞魄散吗?怎么还要出殡送丧?”庄邪所理解的世界再一度的土崩瓦解,愣是傻傻分不清楚了。

  无数的疑问盘转在庄邪的心头。他挪了挪嘴,便是将身子朝前迈进了几步,静静的观察这有些匪夷所思的一幕。

  黑棺与红轿对立了许久,那黑棺上的少年,便是终于开口,道:“我等来自鬼王城,因家父阴寿已尽,特来送丧至野凉村,途径此地,不巧遇到冥婚,还请诸位让个道出来,好让父亲走个方便?”

  少年的声音自生共鸣,仿佛他的胸腔,鼻腔,乃至头腔都能发出声响。让得庄邪一时也是惊讶。心下也是觉得这个少年,绝不是一般的鬼魂。

  不过凭借庄邪的耳力,自然也是注意到那少年口中的鬼王城。看来这葬礼的队伍,正是由鬼王城而来。

  但何为冥婚,一时间庄邪也是无法猜测一二。

  少年的话音回荡许久方才消散,红轿之中很快也是传来了女子的回应声:“小女子打野凉村以北三十里的幽兰镇而来,人死成魂,魂死便再无投胎日,还请大人让死去的魂魄安息,给活着的鬼魂,行个方便。”

  女子话音莞尔动听,让人骨头不禁酥麻。但在这女子绝美的声音之下,庄邪只是沉迷的半会,便是记下了“幽兰镇”这个地方。三十里路,不长但也绝对不短,绝无任何理由绕着原路来此,想必这里是通往鬼王城的唯一一条路。这不禁让庄邪暗自欣慰,至少到了现在他还没有迷路。

  少年停格了半晌,方才缓缓说道:“不知姑娘是嫁去鬼王城哪一户人家?”

  少年话音落下,红轿门帘两侧垂落的铃铛,忽然响动了几声。少年冷眸轻移而去,略微沉吟了半晌,便再度发问,道:“姑娘是不愿回答么?”

  铃铛又响,而这一次,似乎比之前还要响亮几分。

  见红轿之内的女子两次不予回答,面如钢板的少年,表情仍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但语气之上,却是明显有了恼怒之意:“姑娘既不回应,想必是瞧不起在下了。”

  也许是感到了少年有些气恼,又也许是因为少年的队伍横路不让。轿子中的女子,终于发声道:“不是小女不愿回答,而是夫君家门不便告之。相信大人瞧上一眼小女轿帘上的铃铛,便能体谅了。”

  “喔?”少年眼眸忽然罕见的微眯起来,随着那铃铛瞧去,神色也是在这一刻有着轻微的变化。半刻之后,声音略微小声着道:“冥婚在冥界屡见不鲜,也非一日两日之事。既然姑娘不便告之,那在下也不勉强。”

  话音落下,少年既不发声命令,也不挥手示意,但丧礼的队伍,竟是自觉的退散而开,让出了一条大道。

  迎亲的队伍缓缓穿过了这葬礼的人群,待得进入黑林之时,红轿内传来了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但悦耳的笑声之后,却是没有半点话语吐出。轿帘旁紧系着的铃铛悄然响起,扛轿之人一声闷呼,便是默不作声的朝前进行。很快没入了漆黑的密林之中。

  少年木楞的望着红轿在眼前消失,半刻之后,抬棺的四鬼之中,忽然也是有着一鬼发声抱怨道:“大人,黄魂级的恶鬼,难道还怕这么一个小女鬼不成?咱们没理由让他们走啊。”

  “给了你们冥币,就安心做事,这些事情,用不着你们多管。”少年淡淡的道,旋即又是盘腿而坐,闭目凝神。

  虽然听出了少年人的不满,但那抬棺小鬼依旧不知所谓的道:“大人可是看出方才那个轿中女子的身份?要知道,能嫁到鬼王城的女子,那可都是各地数一数二的美丽姑娘。真不知又是哪家老爷纳得小妾。”

  少年一听,也是阴冷的提了提嘴角,道:“是正房还是小妾,我不敢断言,但我方才也是注意到那精致的铃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大人不妨明言。”

  少年紧闭的双目久久没有睁开,嘴巴不张,淡淡的吐了一句:“那铃铛的出处,倒像是出至燕王府。”

  “燕王府!您说得是那位生前贵为帝国君王的燕帝?!天呐,由于生前就是一国君王,进入冥界的魂魄就比一般的鬼魂要强大,且帝王魂魄,无法转世,如今算来也有数百年的修行了吧,难怪燕王府在整个鬼王城中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呢。”斗帽下苍白的脸一时错愕,那个抬棺小鬼显然对这燕王府好生敬畏。

  “帝王又如何,不过是一届暴君罢了,否则天子之身,如何下得了阴曹地府。好了,不要再说下去了。我们还要赶时辰丧葬。”少年说着,便是抬了抬手,示意队伍前行。

  而就在这时庄邪一个不留神踩着了脚边的枯枝,清脆的响声瞬间传入了少年的耳朵里,一道冷冽的目光骤然袭来,彷如一把银晃晃的刀,在黑暗中格外的耀眼。

  “哪里来得小鬼,敢在这里偷听!!”(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6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