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四五七章:火族精灵长老

第四五七章:火族精灵长老

  就在庄邪和颜胖子陷入思索和谈论的时候,前方也是传来了小明的催促声,两人左右看了看,也是暗怀警惕,跟上了脚步。

  随着火族精灵群,庄邪一行人66续续的走近那片木屋群,忽而才现,这连纵的木屋乃是柚木材质的高脚行宫,数十根木柱子将木屋撑起,想来也是为了躲避灼烧性的土壤。

  放眼看去,这一排柚木行宫入口仅仅只有一个,那便是眼前这座最为高大的木屋宫殿。双脚踏入其中,出吱呀的声响,脚下的木板虽极为坚硬,但拼接得却不严密,隐隐让得感觉晃动。

  屋内弥漫着淡淡的麝香气,视线之内的是空旷一片的大殿,墙壁上和脚下的木板都插着光亮的漆,看过去若有些“金碧辉煌”的韵味。

  进入正殿,左右两侧皆是连接下一个木屋的狭窄长廊,能够清楚的看见木板拼接的缝隙,可木窗外延伸而来的枫树枝。偶尔有风,吹下落叶飘零在长廊里,倒是一副美不胜收的浪漫景象。

  虽说是长廊,但却仅有十米不到。踏步其中,投目望向木窗外,有种一览众山小般的视野,连风都吹拂得极有力道。

  火族精灵群轻灵飞舞,很快穿过了那片长廊,进入下一个木屋当中,一行等人紧跟其后,6续上前。而此刻,庄邪和颜胖子有意地走在人群的最后头,当他们脚步即将迈入下一个木屋之时,耳后忽然传来了一声木板吱呀的声响。

  两人猛地顿下脚步,齐身向后看去,却依旧没有看到半个人影。但这一次他们十分确信,那道声音正是自人的脚步,那隐形在空气中的神秘人定跟随着他们进入了柚木行宫当中!

  “一定是鬼神宗的人,只是我们现在还现不了他们的踪影,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们现形”颜胖子暗暗咬着牙,目光阴冷地朝一旁斜看而去。

  庄邪一指点在嘴前,也是单单地摇了摇头:“不要打草惊蛇,时机到了,他们自然会现身,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我们不能轻举妄动。”说着,庄邪目光也是向旁一瞥,沉了一口气,旋即跟上脚步,进入了下一座木屋当中。

  伴随脚步迈入了这一座木屋当中,两人的视线便豁然开阔起来。但见木屋大殿虽不高大,但装修得异常雄伟。精美的木雕墙面,玲琅满目青铜瓷器,还有一扇金灿灿的绣着百鸟朝凤图的屏风。

  这一扇宽大的屏风,足足横过了半壁大殿,火族精灵群和大伙皆是停在了屏风之外,但见半刻之后,那扇屏风自然收起,几个身形高大的火族精灵平坐屏风后边朝他们看去。

  这几个火族精灵相较嘉美它们几乎高大如山,体形与先前所见的精灵石像极为类似。虽然它们的模样和这些不到手掌大小的火族精灵想必没有太多的差别,但它们不仅身形高大,并且还穿着各色的衣裳,留着不同类型的头,甚至它们手持的武器兵刃也各有不同。

  粗粗数来,平坐在黑木椅上的火族精灵一共八人,它们的面前各有一张低矮的方桌,方桌之上摆放着几个青铜器皿,和不同的物件。

  沿着这八个火族精灵的东面又是一条长廊,通往下一个木屋行宫,那里立着两名侍女打扮的火族精灵,通红剔透的水滴头上梳着端庄的髻,优雅而安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也不。

  轻灵飞舞的火族精灵群见到这八个“大家伙”的时候,也是展露出了惊讶之色,面面相觑了半刻,也是出唧唧咋咋地声音,很显然它们对于这几个大块头,也极为陌生。

  透明的薄翼轻轻扇动着,嘉美飞舞上前,便是双手拖着签子,道:“几位叔伯,请问我爹爹部落长老嘉迪尔在第几行宫呢?”

  当嘉美在问话的时候,庄邪也是有意无意地打量着这八个身形异样的火族精灵,但见坐在当中位子,手托一个青铜酒杯的火族精灵,倒像是其他七个中的头儿。它分黑白两色披落在肩头,身上穿着暗紫色镶着金边的锦袍。

  有些火族精灵的方桌前摆放着清茶,有些摆放着画卷,唯独它的方桌之前,却是摆着一面围棋棋盘,但见它圆润的手指一手拈着杯耳,一手夹着一枚黑子,目光思索间,便将那黑子落到了棋盘之上,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听着它的笑声,看着它的笑容,大伙儿不禁汗毛顿起,乃见它的面前空空荡荡并无对手,想必是在自娱自乐罢了。

  笑声尽的那一刻,他抬起了眼,乌溜溜没有眼白的眼瞳直勾勾地盯着嘉美和它身后那一群火族精灵,托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道:“它们我看出来了,应该都是嘉迪尔长老的儿女,也是你的弟弟妹妹们,这我看出来了。倒是这后边的一群有人有妖的,就是你通报中所说的神秘来客?”

  说话间,它身旁一名穿着雪白长袍,头戴书生帽,面前摆着一副画卷的火族精灵好奇地插话道:“听你方才说,他们之中,有人手掌握有火族令牌,可是真的?”

  “是真的是真的。”嘉美连声呼着,旋即回身朝喊了喊庄邪。庄邪便是从人群中走出,来到了最前面,将手伸进袖口中一掏,忽然眉头一蹙。但见宽大的袖口中空空荡荡,了无一物!

  “嗯?怎么回事”庄邪眉头一蹙,又将手伸进了胸膛的衣领中搜寻了一番,眉头越走越近,神色也愈的凝重起来:“怎么会?怎么会不见了?”

  见庄邪许久没有拿出火族令牌,嘉美翅膀扇动的频率也因为紧张而加快了起来。身旁的颜胖子冲着那火族精灵面带微笑了一番,然后侧着头小小声地在庄邪耳边说道:“快点儿拿出来啊那个令牌,我看那火族精灵开始有点怀疑了”

  “我知道但是我怎么找不到了”庄邪将身子搜寻了个遍,心跳不禁加了起来,额头上的冷汗如雨而下。

  也许是因为庄邪许久没有拿出火族令牌,那戴着书生帽的火族精灵或多或少有些不耐烦和怀疑起来,连连用咳嗽声示意着,但是庄邪除了左右挠着身子,并没有给它任何的答复。

  这一下,那嘉美可是急了,它就是因为庄邪拥有火族令牌才将其带领来这里,顺便领着弟妹们一同前来,但眼下若是庄邪无法拿出火族令牌,这个罪责怪下来的话,它定是要被父亲和长老们严肃处置了。

  翅膀拍打着俯冲了下来,嘉美绕着庄邪周身飞旋着,不停在他的耳边提醒道:“你再不拿出火族令牌的话,小女子可就惨了,你可千万不要连累我受惩罚啊”

  深深吸了口气,庄邪思绪一片混乱,他向来都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如此贵重的东西,他绝不会轻易的搁置更不会丢失还没有半点印象。周围的大伙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纷纷围上前来,目光汇聚到庄邪的身上。

  “兄台,把你给我们看得火族令牌拿出来呀。”司马抠走近来,也是将目光投到了庄邪的衣裳内。

  “不见了火族令牌不见了”愣神不知所措间,庄邪还是犹豫了几分开了口。挠了挠头,却是想不起来那火族令牌究竟落在了什么地方。

  “会不会是我们和灯笼鱼妖交手的时候弄丢的?或者是赤火蛤蟆妖的时候?”韦一方也是替庄邪仔细回忆着,但即便不用他的提醒,庄邪早早便将记忆都梳理了一遍,亦是没有现半点可疑之处,顿时苦闷了起来。

  “看来你们之间有人在说谎了,是吗?”那黑白错综的火族精灵,两指手指夹着一枚白字点在了棋盘之上,那双乌溜溜地眼睛再度看来的时候,也是露出了一抹凶狠之色。

  “嘉美!我念你是嘉迪尔长老的长女,才信任你放人进来,没想到你竟是胆大包天,连叔伯们都敢戏弄了!”那书生帽的火族精灵也是怒声喝斥道。虽然它们皆是通体如火赤红,无论愤怒非愤怒,都是通红的脸,唯一能够分辨的就是它们的眼睛。

  当火族精灵真正愤怒的时候,它们的眼瞳也是会变成赤红之色,正如同此刻这书生帽的火族精灵一般。

  “不,叔叔伯伯们,我真的看见过他拿出火族令牌的,你们要相信我呀。”

  此刻不仅是嘉美心急如焚,就是连它的弟弟妹妹们也紧张地四下乱窜。它们作为幼年期就进入长族群本就是打破了规矩,而眼下若是拿不出火族令牌,它们所有人都难逃其责,定会受到族群部落严厉的惩罚!

  嘉美是急的哭了,绕着庄邪的身子不断飞舞着:“大人啊,求求您了,快拿出那火族令牌吧,否则我们都要受到爹爹和族长的惩罚,非常非常严厉的惩罚!”

  庄邪一脸苦涩,他何尝不想帮助它们,但现在他怎么也想不起来,火族令牌究竟丢失在了哪里。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6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