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三三八章:大谷蠹来袭

第三三八章:大谷蠹来袭

  沙漠之上,起伏的风沙,在视线内勾画成不同的形状,一片压迫席卷而来的血红江涛,带着浓烈的妖气,几乎在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那是什么,莫非还有那么多的谷蠹?”雨龙沉声道。

  “不,不是谷蠹。”庄邪眉心紧锁,虽然看不清那个赤红色波浪的本貌,那这种妖气却是之前那些谷蠹所没有的。

  忽然,脚底的土地开始隐隐颤动,令人无法站稳甚至。但见视线的最前方,一道赤红色的光如地平线的黎明,散发着浅浅的光。

  只听突然之间一道轰隆之响,荒土大地在一阵剧烈的震动间被撕裂而开,一股庞大无论的身躯在顺着龟裂的地表潜伏而来。

  “天呐,这是什么东西?”猴子瞪大了眼睛,警惕地双手很快握上了怀中两柄铁皮双刀。

  视线自内似是隆起了一个土包,流沙顺着两侧滑落,定睛看去乃是一个庞大的贝壳,下面是数不清的细小触足。

  “这是大谷蠹!”皮皮忽然瞪大了眼惊呼了一声。

  “什么是大谷蠹?”庄邪疑惑地看向了他,但见他的发丝强风中散乱,目光之中有着隐隐地恐惧:“妖与人的不同之处在于,随着境界道行的不断提高,妖尸可以将本体进化的,而这个大谷蠹就是由小谷蠹进化而成的!”

  “你说进化!老牛我可没听错吧?”赵铁牛脚上为好,半斜着身子,吞咽下一口唾沫,旋即便是取下腰间的弹弓,大吼一声:“爆烈黑球!让老牛我先试探试探这个大家伙!”

  前一秒,他们所见的巫蛊还小如微茫,转眼之间见到这大谷蠹却是如遮天蔽日一般,这样体积上的巨大变化无疑令得所有人不可置信。而就见赵铁牛的黑球以极快的速度轰击在那坚硬的背壳之上,但听轰隆一声巨响,黑球爆烈而开,耀眼的火星溅洒而起,一阵黑烟飘浮而过,那背壳依旧完好无损。

  “你这大牛该练练了吧,还是让我猴子来会一会它!”说话之间,脚下的沙尘卷起,猴子即刻朝着那大谷蠹爆掠而去。

  在此之前,他们所对付的那谷蠹由于体积实在太小,几乎无从下手,但眼下却是不同,这大谷蠹的体积非但让人看得清楚,更是大到如山包一般!

  “吃我猴子的双刀!”凌空腾起,相较这庞然大物而言,猴子的身形几乎小如米粒,双刀一挥,却是在半空破出两道巨大的刀锋,急转直下。

  但见那背壳之中,一双赤红的眼睛忽然亮起,低沉沉的嘶吼声忽然响彻在大地之上,而就在这道声音传出的时候,猴子方才打出的两道刀锋,竟是在顷刻间被驱散而去!

  他瞪大了双眼,双脚在空中连数几个蹬踢,正要超下方俯冲之时,那低沉的吼声再度响起了。

  “呲呲!!”

  它的吼声并非如猛兽般呼啸,也没有猎鹰般尖锐,有种类似刀剑厮磨间的摩擦声。声音一出,那背壳之中忽然有着一道道环形的红光向外荡漾着,强劲的妖气一触即发,让得方圆十里之内的风沙都在这阵红光的波动间骤然精致。

  一阵强劲的妖气犹如泰山压顶一般从天而降,猴子的身子凌空抽搐,一口鲜血忽然吐了出来,整张脸庞变得狰狞无比,即刻从半空猛地砸落在地,乍起层层黄沙。

  “猴子!”赵铁牛迎上前去,但见那一双鲜红的眼瞳骤然变色!“老牛!不要上去!”莫守距离他最近,忍着小腿的未愈的伤势,朝前奔去,一把推开了他,一阵巨力将金身的盾牌震地发出轰隆的响声。

  恍!

  金光照耀而起,但见那背壳之下忽然射出两只触角,锋利如刃,极若惊雷,竟是在一瞬之间冲破了金色盾牌的残影,更是在一道火光溅起的瞬间,洞穿了金色盾牌的本体!

  嗤!

  一行鲜血顺着莫守的嘴角滑下,他眼中逐渐失去了光泽,但见那两只如箭般刺入他胸口的触角像竹枝一般枝生而开,在他的体内撕裂着经脉与内脏。然后分化成密密麻麻无数只细小的谷蠹开始啃噬他的躯体。

  “莫...老莫!”赵铁牛瘫软在地上,一双眼睛惊恐地睁大,他急忙撑起身子,便朝着莫守跑去。

  “铁牛回来!”梵影隔着远处一声呐喊,可赵铁牛眼底已是除了莫守之外,已是是无旁骛。

  “小兰!”怒声命令着,竹小兰旋即点了点头,催动起嗜血花的灵诀,让得脚下的沙土之中顿时生出两条粗大的青藤,如水蛇一般朝前游动而去,将赵铁牛和猴子全数接了回来。

  “大家快向后退!”梵影一声领下,众人的脚步便在迟疑间开始向后撤离。此时此刻,唯独那莫守静立在原地,胸膛之中一杯那滋生繁衍的谷蠹啃噬得血肉模糊。

  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的嘴角滑落,他目光绝然,回眸望着同伴们,嘴角露出了一抹惨然地笑,冲着他的挥了挥手:“都回去吧,咱们来生再做兄弟。”

  说着,他转过了身躯,忽然狂暴的叫吼了一声,身上的衣袍在一瞬间震碎而开,体内射出道道金光,在身前筑起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城墙!

  “大家快逃!我撑不了太久!”莫守用尽体内所有的力气高喊着,身后的众人眼眶湿润,脚步迟迟不肯挪动。

  庄邪紧握着拳头,终于是忍不住冲上前去,但见皮皮在一瞬间化作狐狸形态挡在了他的身前,背毛弓起,齿牙咧嘴:“我不会让你过去的!”

  “你给我让开!”庄邪掌心之中沸腾着一股黑火,强劲的妖气瞬间在他的体内燃烧着。

  这样的妖气让得皮皮顿时惊讶了几分,但他依旧固执的将爪子伸进土里,咧着嘴,愣是不让庄邪穿过它。

  庄邪的眼白逐渐被漆黑所覆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妖气:“给我让开!”

  莫守也许也正是感觉到这股许久未散甚至还在不断骤升的妖气,咬着牙吼道:“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快逃!你们不是这个大谷蠹的对手!”

  说话之间,但听恍的一声巨响,那金色的光影城墙,忽然出现了隐隐的裂痕,一只只触角如锋利的剑峰突刺着。

  也许在过往的几十年来,这最后的金色城墙足以让莫守挡下千军万马,但眼下却是在大谷蠹的触角下显得如此的脆弱。

  “庄邪,冷静下来。”梵影的手轻轻打在庄邪的肩头,却突然感到一股灼热的火烧袭来,银色面具下的脸猛地一抽,瞬间收回了手。

  但梵影的话和莫守的咆哮终于还是让庄邪眼底的黑暗逐渐消失,一双眼睛清澈如水,他狠狠地咬着牙,拳头握紧。

  “大谷蠹是中等巅峰的妖孽,即便你们所有人加起来,都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皮皮褪化回了人形,一脸肃然道。

  “那我们就弃之莫守与不顾吗!”赵铁牛也是高声喊叫道。

  “他已经死了,从谷蠹进入他身体的那一刻开始。”皮皮看向了赵铁牛:“大块头,你应该清楚被谷蠹钻入身体中是什么感觉。”

  他的话让赵铁牛低下了头,哑然无言已对。回忆起方才触目惊心的一幕,小腿之中几乎所有的经脉都被急速的啃噬,若非皮皮用特殊的仿佛用一股气息将它们全数引导而出,怕是现在这条腿,甚至整个人都已经废了!

  “所以,他不可能活得下来。”皮皮厉声喊道。

  它的话,终于起了作用,众人的脚步开始一点点的挪开。但他们的目光却始终落在莫守的背影上,但见他在这一刻,健硕的身躯瘦削如竹枝,脊梁有些压弯,整个人陷入了极度萎靡的状态。

  梵影上前了一步,深深鞠了个躬,银色面具下泛着不易察觉的泪光:“别了,莫守。”

  很快,在梵影的带领下,众人即刻驱离而开,远远隔离了这片危险的境地。

  鲜血一滴滴的顺着嘴角流向的面前的沙土之上,他神志陷入了模糊之中,最后一点意识留给了耳朵。当他听到身后匆匆的脚步之声依然渐行渐远的时候,他的嘴角终于泛起了一抹笑容。轻轻的合上了双眼。

  “来世再做兄弟。”

  金色的城墙在他们走后不到半刻的时间瞬然震碎,数十只触角刺入莫守的身躯之中,无数细小的谷蠹爬出,开始奋力啃咬着他的**,转眼之间,他的身躯,已如尘埃消失在空旷无边的荒地之上...

  一路奔走,所有人都叫速度提升到了顶点,但在这片苍茫的土地之上,四面八方都一样,仿佛置身无边无际的海洋之中,那里都有路,哪里似乎都不是出口,空气中飘浮的妖气让他们隐隐不安,先前的一幕幕触动心弦的战斗,令他的神经高度紧绷,无法有一分一秒的松懈。

  “梵影师兄,我们该往哪走?”竹小兰看着梵影,但见他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目光犹豫在周遭,已是拿不定主意。(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5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