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二四三章:灵源之白虎

第二四三章:灵源之白虎

  翠竹山岭,乃城西玉溪山脉的一角,有别于冰封三尺的卧龙,这一片山头,长满了青绿如玉的翠竹,使得这苍茫白雪一点绿的景象格外引人瞩目。

  只不过,由于翠竹岭的地势依旧高亢,因而夜入深之时,翠绿的山头,依旧染上一层薄薄的霜雾,朦朦胧胧之间,彷如仙境一般。

  雪山相较传统的山脉而言,从山麓开始便一路崎岖不平,但坡度却是平缓延伸,并不如其他山脉那般有着一柱擎天的傲气。

  雪山脚下,大块的黑岩将山道分割城块,庄邪身形矫捷,飞身跳跃在一块块的大石之上,月光之下,上山的路在薄雾中若隐若现。

  鼻孔中钻进了寒气,深吸肺叶之中冰凉畅快。令人头脑一阵清醒。

  冯瘦子快速的跃到另一块大石之上,抬眼望着山头,口中喝着白气,道:“我们必须加快脚步,迟上一时半刻,也许就多一刻让江痕龙和司徒贰在水生火热之中。”

  点了点头,庄邪当下亦是不敢耽搁,脚下的步子极快,身形急速飞掠在大石之上,转眼之间,脚下的大石已是越来越湿滑,黑色的表面已盖上了薄薄的白雪。他们距离山顶那一片葱郁之地,也是越来越近。

  一路之上,庄邪就听冯瘦子介绍到这个虎师兄。与鹰师兄相同,他亦是拥有着兽灵源的二鬼弟子,只不过在某种层度上而言,他的虎之灵源,乃是雪山白虎,在极寒之地修炼的话,能够增进修为。

  但可惜的是玉溪山脉的雪域之巅,无一草一木,空气极为稀薄,虽然为极寒之地,却没有修炼之时最需要的天地灵气,极清新的空气。因而这翠竹岭倒是个绝佳的去处。

  伴随脚下的步子愈发迟缓了下来,山路也进入了最陡峭的区域,目极上望,大片翠林已是尽收眼中。两道身影猛然飞梭,腾空冲天伴随一阵枝叶的骚动,庄邪与冯瘦子也是潜入了翠竹岭中。

  深夜的竹林有着阵阵的寒风,将一片片翠绿的竹叶渡上了一层锋利的冰棱,似随意摘下一片竹叶都足可飞剑封喉。

  万千苍天大竹。似数不清的剑,插在雪山之巅,沿着林中行进,根本无法摸清这其中的方向。好在老练的冯瘦子从怀中掏出一捆粗绳,然后将三根碗口粗细的翠竹捆绑在了一起,作为记号,以备一会迷失了方向。

  相对绵延白璃的玉溪雪山而言,翠竹岭不过只是冰山一角,但单较这片竹林而言,已是辽阔不已。横纵足足十几里路,竹叶茂盛,使得脚下的路在斑驳的月光下着实不清,视线始终停留在一片忽明忽暗的境遇之中。

  忽而,当两人行步至竹林较为中央的区域之时,耳边突的响起一阵豪迈的狂笑之声,紧接着一阵阵刺耳的鞭击之声便不绝于耳的传来。

  而在这一声声皮开肉绽的鞭打声中,也是能听到那虚弱却疼痛的叫喊之声。

  “就是那里!”庄邪耳朵耸动几分,目光如猎鹰般朝着一个方向看去,脚步一旋。朝着那儿急冲而去。

  冯瘦子紧跟其后,两掌之中灵力早已暗自蓄积。

  竹叶的残影在视线内倒驰流离,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路得尽头便是一片开阔的山巅悬崖。一株粗大的翠竹倒挂着两个人影,在山谷吹刮的寒风中如芦草般荡来荡去。大竹之前背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赤露的上身有着健硕的肌肉,和一道道常年累月战斗留下的疤痕。

  这个背影肩膀宽阔,疤痕嶙峋,让得看得心生畏惧。而当庄邪很快认出那大竹枝干上倒挂的两人之时,眼瞳骤然紧缩。

  但见这两人正是江痕龙和司徒贰,而此刻,他们脚下被锋利的荆棘所捆,吊在并不坚韧的竹枝上,头朝下,似如被人绑住腿的蚂蚱,无力地颤抖着。

  月光下,一滴滴的鲜血不知从哪里滴落而下,但见地面之上,已是堆积两滩血泊,在寒风中逐渐有着冻结成冰的趋势。

  但见这个赤露上身的背影,右手之上捆扎着荆棘藤条,拖在地上,尖锐的钩刺上残留着血迹和肉星,地面之上也有一道道被利鞭击打后留下的痕迹,很显然方才的声音正是出自他之手。

  而此时,让得庄邪不禁愕然惊讶地则是,这荆棘是缠在他的右手之上,锋利的尖刺已是刺入他手掌的血肉之中,此时阵缓缓地涌淌着鲜血。

  “连自己疼痛都不顾之人,定是无比心狠手辣。”庄邪微眯着眼,脚步很快迈出,发出一声响动。

  那个雄阔的背影回过身来,露出的是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和同样布满伤痕的前身。

  庄邪曾见过许许多多身形健硕的人,而天师府的吴剑便是将通体精肉修炼到极致之人,而眼前这个人,同样拥有着近似吴剑那般的体魄,却精肉的强度,却是差之千尺。

  “该来的人,终于还是来了。”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庞中,露出了一抹邪笑,前突的眼瞳之中,布满着条条血丝。面对着庄邪,他似是已经等待了许久。

  身形一正,庄邪拳头握紧,欲要暗自抖转灵力,却突觉丹田气海一阵翻滚带起深深地刺痛,体内的灵力丝毫无法施展,显是先前的飞鸟还巢剑诀,所消耗的灵力还未得到恢复。

  冷眸直视着庄邪,对于虎师兄这样的二鬼弟子而言,已是能轻易的探知到庄邪的修为。但知他不过只是处在灵源觉醒融合期,心下暗自有了底,轻蔑地一笑,道:“没想到战组还请来这么一位修为不凡之人,呵呵,冯瘦子,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斗篷之下的脸庞微微一怔,面对虎师兄,冯瘦子暗自也是有些心虚,毕竟凭借他的修为还不足与之抗衡。当下也是干笑了两声,道:“都是缘分..缘分。”

  “快把我两位师弟放下。”庄邪厉声道。

  “说得倒是轻巧,你可是将我爱将邹逵都杀了,现在让我放了他们,哪有这么容易。”虎师兄厉声回道,身外薄薄的光影之中,灵力已然漂泊而出。

  感知着这股灵力,庄邪也是察觉到此人的修为竟是已然达到了灵师初期,若是在天师府之内,这等修为足以贵升为蓝服弟子,看来鬼神宗的弟子境界,远远要比天师府高得多。

  此刻,庄邪腰间上的栓仙绳也是光芒隐动,但听内心深处传来一丝怪嗔:“哎呀,小哥哥你可别给奴家惹麻烦了,你体内的灵力和妖气现在都用不了,就别去招惹那壮家伙了。”

  眼眸微垂,栓仙绳的话无疑是劝阻着他,但此刻,他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望着悬挂在竹枝之上的江痕龙和司徒贰,庄邪脑海中浮现的却是被一夜屠杀的胡狼族,那日,也曾有许许多多的族人被这样吊挂着!

  牙齿在口中厮磨,庄邪脸上的肌肉清晰颤动着,即便江痕龙和司徒贰对于他而言可以说是非亲非故,甚至是萍水相逢,但此刻,如此应景的一幕却是勾起他内心深处的仇恨。

  “放下他们。”内心的愤怒并没有表露在脸上,庄邪反倒更加平静地说着,只是那眼眸之中的寒芒越来越甚。

  虎师兄自恃拥有虎灵源之人,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对面这样充满威胁的目光,他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脚下之下,洁白的气旋环绕,虎师兄通体散发着强劲的灵力,紧接着,那健硕的身躯之上,毛孔喷张,一根根细小的白毛从毛孔中生长而出,凶恶的脸庞逐渐扭曲变化,眼瞳紧缩如针,光泽明亮。

  下一秒,他的双手开始长出锋利的虎爪,通体长满了雪白的毛发,一道道斑驳的虎纹清晰可见。

  转眼之间,虎师兄已是从人变化为虎的形态,金色的兽瞳之中,充满了野兽般的气息。

  “雪山白虎么。”庄邪微眯着眼,他曾在虚幻之境中与天师府的东门虎交手过,他的灵源同样为虎,只不过变化之后,多了虎形的刚硬铠甲,模样并未在实质上变化为虎。而眼前的虎师兄除了双脚站立之外,全然就是一头白虎!

  兽灵源在王朝境内极为稀有,拥有兽灵源的弟子即便没有灵诀的加持依旧有着野兽般本能的凶性和强大的力量,光凭这一点就超越了许多的灵源。因此拥有兽灵源的弟子,往往比别的弟子要更多一份傲气,这是来自天赋异禀的自傲。

  静静地看着他,庄邪的眼中毫无波澜,只是在不经意间轻笑了声,让得那虎师兄呲牙咧起,吼出一声呼啸,吹动着身后的竹林飒飒摇动。

  “你是在虚张声势么?”庄邪冷眼看着他,脸上没有半点的惧色。而他内心深处,那栓仙绳已是急的不行,嗷嗷叫唤道:“喂小哥!你可千万别再激怒他了呀!奴家可不想被他拿虎爪子撕碎!”

  “你觉得就凭他这爪子,能威胁到我么?”庄邪轻笑一声道。(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4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