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一八零章:鬼神灵偶(二)

第一八零章:鬼神灵偶(二)

  惊慌失措间,韦一方的金甲手臂竟是触到了那浓稠的酸水,只听呲的一声,白烟滚滚而起,金色的手甲腐蚀融化。就在他惊恐万分之计,腰间忽然缠上了两条青藤,白璃心诀默念,也是将他拉上了土梗之上。

  “好险!”韦一方瞪大着眼,方才迟了半刻,恐怕连骨头都会被腐蚀殆尽,此地的酸水,远比之前的腐蚀性还要强!

  皇昊文一路被绿球追赶,当地顿下步伐回身而去,两掌灵力汇聚也是与那绿球对轰在了一起。但灵师中期的精团远比他要强得多,但他双脚不断向后摩擦滑行丈许之后,伴随体内灵力全然抖转而出,那绿球才终于是被格挡消散。

  虚幻的人影飘动着,发出戏谑般的笑声,焚泣金色的眼瞳直勾勾地盯着岸上的人,忽然目光一斜,脖颈旁的蝎子微微一个打转,那四肢着地的怪人也是照模做样的转了圈。

  “这就是鬼神灵偶?”庄邪紧着眉头看着,目光抬起之时,忽然瞧见那焚泣双手架在身前,手指编织成一道古怪的结印,只听耳边嗡的传来一响,一道圆形的金光图腾显现而出,瞬间烙在那如蜘蛛爬行的灵偶背心之上。

  “嘁!”

  一声尖锐的嘶鸣从那古怪灵偶的口中发出,转瞬之间,那一双血红的眼瞳,也是射出了两道光束,但见这光束气息灵力,直射愣神中的白璃而去。

  “小心!”唐子钰脚步轻旋推开了身旁的白璃,高喊一声:“雾盾!”

  高声之中,一缕缕的雾气顺着她衣襟之中钻出汇聚在她身前,凝结成一面五尺长的盾牌,那两束赤光射在那面,威力惊人,唐子钰轻咬下唇,柳眉紧蹙,双足深陷土梗之内,艰难的低吟之声不断传出。

  白璃见状。手中结印一起,土梗龟裂而开,两条青藤直冲而起,却不了当这两条青藤不经意的穿过那红色的光束之时。竟是瞬间被截成了两段!

  白璃一怔,手中结印再次变化着,两缕灵力直入地底,一根粗大的青藤如蟒蛇一般冲天而起,根茎之上旋即生出数根细细小小的尖刺。尖刺之上,逐渐绽开一朵朵赤红如火的花。

  “看我的死神花!”

  一臂微屈,一臂直伸,白璃的手似如一柄直挺挺的剑指向了那鬼神灵偶,刹那间,长藤扭曲,似如活物,转瞬俯冲而下,朝着那灵偶席卷而去。

  轰!

  一声巨响,粗藤扑了个空重重的鞭打在土地之上。卷起层层黄烟,只听咻的一道风声掠起,那灵偶腾飞半空,衣袍鼓鼓,血瞳之中两道光束朝着白璃直击而去。

  这土梗本就不宽敞,加上被粗藤占据了大半的宽度,让得白璃当下几乎是无处可躲,手中结印交错,粗藤调转方向,挡在了她的身前。

  “不好!”庄邪猛然一怔。疾步而上,但见这两道光束直接贯穿了粗壮的青藤朝着白璃直射而来,庄邪飞身一跃,双臂一展。挡在了白璃的身前正面接下了这足以洞穿青藤和雾盾的诡异光束!

  砰!

  两道光束齐轰在庄邪的胸膛之上,鹰王纱衣乌光一亮,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将庄邪包裹其中,任凭这红光锋利逼人,也丝毫无法将其穿透。

  “可恶!”庄邪咬着牙,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这股光束的冲击力究竟有多强。虽然有着鹰王纱衣的保护,他的肉身还不足以受到威胁,但这样强劲的冲击,还是令得他双脚剧烈的颤抖着,浑身的肌肉都紧绷在了一起。

  “给我破!”

  黑发乍起,庄邪眼瞳放大,怒火汹涌,鹰王纱衣光芒一闪,竟是将那光束反射了回去,直接横削过灵偶的右臂,但见一道鲜血划破空气,那灵偶的一只手也是被反弹回去的锋利光束半截斩断!

  深红色的鲜血流淌而出,斩断一只手臂后的鬼神灵源全然失去了平衡,咚得一声,也是跌在了地上。

  扑!

  也几乎就在这个时候,飘动在黑水之上的焚泣忽然身躯一颤,一口鲜血呕了出去,望着被截断手臂的灵偶血溢,目光中忽然涌现出一团怒火。

  “好一个天师府的弟子,看我不收了你!”怒喝声中,焚泣犹如黑风袭来,掀起脚下层层水波翻腾,他衣袍一展犹如黑夜的蝙蝠,十指弓起,犹如鹰爪,直指庄邪的脖颈而去。

  “焚泣,不容你在此胡闹!”

  庄邪的身侧之旁传来了夏芷芊的声音,转瞬一道音波化作剑影而来,焚泣金瞳紧缩,两掌朝前打去与那音波之剑双双对招,最后身形一展,倒撤了出去。

  身形向后不协调的倾斜半刻,焚泣旋即直起身来,冷眼望着夏芷芊,冷笑道:“看来你的修为也精进了不少啊,夏芷芊。”

  被夏芷芊忽然出手搭救的庄邪,在这一刻也是瞪大了眼许久没有缓过神来,回忆方才的那一幕,那阵音波化剑的灵力,竟是同样达到了灵师中期的境界!

  一时之间,出现了两名灵师中期的弟子,这样的场景,若是在现世之中,也绝属罕见。

  就在这个时候,偌大的盆地之中忽然回荡起一道犹如清风般飘渺而随和的声音。

  “住手吧,焚泣。”

  这道声音不仅令得庄邪等人微微一怔四下警惕地环顾着,更是让得焚泣也僵直了身子,回身朝前俯身道:“古冲师兄。”

  数十片水潭之上,空无一人,而就在下一刻,那透明的空气之中,忽然凝结成五道人形,紧接着,那五道人形越发的明显,悬浮在黑水潭之上。

  但见这五道身影,犹如影子一般飘动着,却是没有显露外貌,让得庄邪等人不禁也是心头一紧。

  “回去吧,这些人对我们根本构不成威胁。”

  那五道身影静立悬空,在没有五官,没有衣裳的状况下,根本无法辨认其中那一位才是焚泣口中的“古冲”师兄,甚至更不知道,这一句话究竟是出自这五道人影中的哪一位。

  但伴随这句话的消失,焚泣回过身来,手中升起一团绿色的精元,在所有人都警惕之余,他一掌打向断了一只手的鬼神灵偶,那见这绿色的精团一经打在那鬼神灵偶的背脊之上便瞬间燃烧了起来,而这灵偶无论是被断了手臂,还是此刻的绿火焚烧,他皆是没有半点叫喊,或是半点痛楚,茕茕孑立的被绿火烧成了灰烬。

  就在这鬼神灵偶被烧成灰烬的时候,焚泣肩头之上那只蝎子,也是瞬间石化,在他一个嫌弃的眼神下,一指弹入了黑水之中,腐蚀一空。

  呸的一口唾沫吐在黑水之中,漂泊在水面之上,他望着那被烧成灰烬的鬼神灵偶,冷笑了声:“又浪费一个灵偶。”

  说着,他便回身朝着那五道黑影飘动而去,一路飘行半刻,忽然回撇过来,似是盯看着庄邪,道:“今日古冲师兄有令我便放你一马,下一次,可别让我遇上你。”

  说着,他便进入了五道身影之中,身形逐渐褪色,慢慢虚化,最后与那五道身影一同消散不见。

  伴随焚泣与那五道身影的消失,皇昊文伦着袖子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悻悻地朝前跑了几步,指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豪声道:“哼,你的警告对我一点作用也没有,小爷我可不怕你!”

  话音刚刚落下,他的后脑勺便迎上了韦一方一个巴掌:“他那是给你警告吗?分明是给庄师弟!”

  说着,韦一方也是转过头来,神色担忧地看着庄邪:“师弟,这些人鬼神宗的人很不简单啊,其他几人定是要比那个叫焚泣的更厉害,若是真再遇上了,恐怕我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庄邪僵在原地,许久没有回音,半刻之后,脸庞一阵抽搐,捂住了胸口微微蹲了下来。

  “师弟!”韦一方旋即蹲了下来,查探着他的身子,眉头紧蹙:“师弟你没事吧?”

  惨白的唇角勉勉强强地挤出一抹笑容,庄邪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这接二连三的交手,我体内的灵力还未恢复....”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韦一方吐了口气,也是拍了拍庄邪的肩头:“我们且在此歇息下吧。”

  “嗯。”庄邪笑着点了点头,强撑着镇定没有坚持太久,但见韦一方不再注意他的时候,他的表情才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狰狞。悄悄撤开了上衣,他的胸膛之上,有着两道红印,生生地刺痛,正是方才那灵偶爆发而出的攻击。

  即便在鹰王纱衣的防御下,依旧击穿了他的肋骨。

  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庄邪忽然皱紧了眉头,但见鼻腔在习惯酸味和腐臭之后,已是不再敏感,但隐约间,他似乎也察觉到,这周遭的空气似乎正在逐渐的消减,要比先前进入这里的时候还要稀薄!

  他心觉不妙,急忙催动的灵力灌入手环之中,当光影显露而出之时,他消耗了五千的灵币开启了下一条线索...(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3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