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一七二章:血洗都城(四)

第一七二章:血洗都城(四)

  天地间陷入了一片死寂中,偌大的城池汇成了鲜血的河,任何一个逃窜或是躲避房内的人,都逃不过那紫光的审判,当天际间那紫光消散的时候,脚下的城池内,以没有一个活人。

  就在此刻!岭南山脉一处被大石封死的岩洞之内,一道金光忽然冲破大石的束缚飞射而出,让得整座山脉都陷入剧烈的颤动中。

  半刻之后,那岩洞之中徐徐走出一名白眉老僧,望着那到消失在天际的金光,眼角也是滑下的泪痕:“空念啊,为师终归还是没能控制住你的魔性。就让金刚法杵了解这一切吧。”

  脚步飞快行进着,那远空之上的咆哮和城池中的凄鸣,让得庄邪心头一紧,不停向后方正声道:“快,那血光已经现世了!”

  忽然,他们的头顶之上飞掠出一道光芒,忽然冲天而降,挡在了他们的身前。

  这一刻,所有人的手环都射出一道光影,光影之上赫然显现四个大字:“金刚降魔!”

  但见那金色的光芒转瞬即逝,化作那足有人高的金刚法杵悬浮在所有人的面前。

  “是金刚法杵!”庄邪眼底闪烁这精芒,他徐徐步上前去,手指轻轻触碰法杵,顿感一股莫名而强大的气息灌入身体之中。让得他浑身一颤,脚底之下瞬间冲起层层金色的气旋。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却令得庄邪在恍惚间感觉自己拥有了无尽强大的能量。而他们的目光也在这一刻沉了下来,转眼向身后的人看去,忽然道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声音:“你等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此刻,不禁是他的声音,就连他的表情也与先前判若两人,伴随他周身一股强劲的气流翻涌而出,他整个人腾身而起,一跃百丈,飞入天际之上。

  大地上。所有的人都震惊地望着这一幕,毫无疑问,这是虚幻之境又一次的考验,只不过这一次考验所选中的人是庄邪!

  飞身窜入云层。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温度急剧降低,这是他第一次飞到百尺的高空之上,再次之前,他从未想过凡人之身能够上天入地!

  但此刻。他虽然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视线之内的一切都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中,但他的身体却是不受控制,根本无法猜测下一刻他将要做什么。

  视线从模糊到清晰,一层层云雾拨开,穿过他的耳鬓,冰冰的水泼墨在庄邪的脸颊之上,他身形极速地朝前飞行,终于在下一刻,那到掩藏在雾中之中。紫色的身影显现而出。

  空念漠然地望着大地,忽然感知到一股极强的气从一个方向突袭而来,但见云雾之中,金光灿灿,庄邪的身形撕裂而来,手中握着那柄金刚法杵。

  而当庄邪望见这恶魔一般的男人时,他非常能够确信,这个人就是空念,虽然他已面目全非,但那种气息依旧存在。

  “空念小师傅...”庄邪望着他。也是无法想像这次的最终考验,就是这个本性如此善良的空念。

  空念漆黑的瞳孔似乎辨认到了庄邪,但他低沉的声音依旧冰冷冷,不带一丝情感道:“你是来挑战我的么?”

  庄邪没有说话。而他手中的金刚法杵却是迸发一阵耀眼的光芒。而这种光芒瞬间冲散了空念周身的紫气,让得那漆黑的瞳孔瞬间放大,迸发出一道惊天的怒吼:“金刚法杵!为何你还不放过我!”

  庄邪皱紧了眉头,身子不听使唤的俯下,双手握在金刚法杵的柄上,口中开始念叨着一串从未听闻过的法咒。

  空念目光凶恶地看来。旋即间那紫剑横扫而出,一道偌大无比的剑气扫荡而来,庄邪眼瞳一怔,心念欲要躲避,可身子却是不听使唤的停在原地,待得那剑气即将逼近之时,只听嗡吟一响,他的身躯之前显现出一道巨大的金身佛像!而这尊佛像正是护国宝寺所供奉的大佛!

  恍!

  佛光普照,剑气顿消,金色大佛一只犹如泰山般巨大的手掌铺面而去,伴随空念一声歇斯底里的痛吼,整个人向后倒射而去。

  双脚猛地一劲,庄邪踏空而去,口中忽然念叨一声:“金刚法印!”

  骤然之间,天际之上,一道原型的图腾在云层间显现而出,无数纹路小字迸发着金色的光芒,铺天盖地直接将空念镇压而下。

  “不!不——!”一声悲鸣的怒吼,空念在这巨大的图腾镇压入大地。轰然一声巨大的响动,大地崩裂,沙尘冲天,整座城池都在一夕间毁于一旦。

  咻!

  光芒散去,庄邪从天而降,来到了空念的身前,此时的他身上沾满了鲜血,已是体无完肤。

  扭曲的脸庞微微扬起,口中鲜血渗出,绝望地看着庄邪:“没想到千年轮回,你竟还不放过我。”

  庄邪茫然地看着他,根本不知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千年的轮回又是什么。他只知道,从刚才到现在,他所说的话,所做的动作,都是身不由己,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内,仿佛一股力量正在强行驱使着他。

  而当他的心念方才想到此处,他的口中又传出了并不是他的声音:“你的魔性将会再度被封印,还有什么未了的遗愿么?”

  苍茫狼藉的大地上,空念惨然地笑着,他缓缓从地上爬起,一双漆黑的瞳孔恢复了光泽,密密麻麻犹如蛛网一般的青筋也从他的脸上消散而去,他的脸终于重新变回了空念小和尚的模样。

  他望着泛着金光的庄邪,心底早已没有任何抗争的念头,他知道,即便用尽全力,也不可能战胜面前的金刚法杵。

  庄邪想开口说着什么,声音却是被封住,只见面前的空念盯看了他许久之后,终于开了口:“给我一点时间,我还需要去见一个人,最后一面。”

  庄邪点着头,让开了道,空念飞射而出朝着一个方向急掠而去,转眼来到一片狼藉的废墟之上,手臂扬起,万千倒塌的石板在一股能量的压破下碎成无数细小的沙石悬浮而起,在他视线之内,柳素莊依旧安然地平躺在那里。

  眼角泪痕滑下,他飞身而去,来到了她的面前,手掌一番,她的身躯悬浮而起,旋即直立在而对。

  所有邪恶的心念都在这一刻消散而去,面前的女孩,站在他呼吸可及的地方,眉发清晰如旧。

  他将这个已经没有呼吸的女孩拥入了自己的怀中,耳鬓厮磨,轻声细语道:“这一世,我们无法相恋,但愿下一世,我还能遇见你。”

  他的手掌恢复了血肉,身上的劲装也化作了原本的僧袍,回到了他最初那个小和尚的模样。

  也就是在这一刻,庄邪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面容祥和。

  他徐徐松开了手掌,任凭那个已经冰冷的女子倒在了地上,然后漠然的转回身去,望着庄邪:“封印吧。”

  庄邪点了点头,握紧手中的金刚法杵,将它插在了土地之上,伴随一阵咒语之后,一道金色的圆环出现在空念的脚下。旋即一点点的星芒与光束从圆环之中浮起,也就在这一刻,空念的脸上露出了痛苦挣扎的神情。

  他缓缓转回身去,望着视线内面容安静的柳素莊,然后缓缓露出笑容,挥了挥手,伴随那光芒的消逝,他也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嗡!

  一阵耳鸣的嗡响,庄邪犹如灵魂抽离一般猛地一颤,视线从模糊到清晰,当他终于能够看清眼前事物的时候,金刚法杵,已然消失不见,眼前却多了一枚金色的钥匙,悬浮与身前。

  “这钥匙?莫非和下一个出口有关?”庄邪皱起眉头,当即没有多想,拿起钥匙往城外赶去。

  脚下踏着废墟,视线内一片疮痍,他忍住内心的悲凉,忍住周遭刺鼻的血腥,飞身出了城。

  而当他很快发现韦一方等人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前已是多了一闪金光灿灿的门。

  一道道火热的目光朝着庄邪看来,他们很清楚,这一次的考验他们又顺利的通过了。

  双脚着地,庄邪缓缓来到五人之间,拿出手中的金色钥匙,道:“这把钥匙,应该就能开启这扇门了吧?”

  “嗯!”众人纷纷兴奋地点着头。

  而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一时的喜悦之中时,徐三刀却是沉声道了一句:“可别高兴太早了。”

  皇昊文看了过来,不屑的哼了声:“又是什么事呢?这血光之灾我们可都经历过了呢。”

  “昊文,先听三刀兄要说什么。”韦一方将皇昊文拉了过来。

  皮帽压低,徐三刀轻笑了声,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无论是鹰王峡谷,还是大丰国,最终你们都仅仅只是参与在故事之中,并没有遇到什么挑战么?”

  听得徐三刀的话,庄邪不禁也是细想半晌,道:“的确,鹰王纱衣最后的考验和这一次最终血光,我们都并未真正挑战了什么。更多的只是经历。”

  “没错,而且,我们所遇见的其他组别或是宗门的弟子少之又少,进入虚幻之境的弟子,不是很多么?”唐子钰也是冷静分析道。(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3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