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一六三章:金光罗汉(一)

第一六三章:金光罗汉(一)

  时辰过得快,待空念有些沮丧回到大堂前的时候,周围的人群纷纷看着他。

  “师伯,无心...”空念淡淡地摇了摇头,不在言语,他空荡荡的身后已经说明了一切。

  渡尘叹了口气,干枯地手指拨动着佛珠,浑浊的老眼汇聚着光芒,不禁撇了一眼孙奇,让得他心头一凛,却面作淡定。

  “好了,无心这孩子玩心一起,谁也拦不住。”渡尘说着,便摆了摆袖子,甩步走来。

  “师伯!”空念跟在后头,不断提醒着关于无心的事,但渡尘依旧沉默不言,只是表情越来越沉重。

  待得他们终于消失在府院之中时,孙奇也是抬手行礼道:“既然事情已经有了结果,那我等也先行离去了。”说着,他领着三名弟子,旋即也是出了门。

  望着这向后离去的人,柳中原眼中也是充满了怒意,没有想到佛门中人竟也能干出这般事情,当下丝毫不顾无心之事,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霎时间,喜庆满堂的府院之中,阴云密布,家仆们面面相觑,也是不敢多言半句。柳飞鸿背手立在门外,嘴角挂着冷笑,他万万没有料到,今日忽然来了这几个人,竟是帮助了他剔除了空念这个碍眼的小和尚。心下大呼爽快。

  “世子大人,您一定很高兴吧。”庄邪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身旁,暗讽道。

  尖锐的眼眸微微撇来,柳飞鸿冷笑了声:“先生这话是何意思?这种事若落在先生身上,先生会高兴得了?”

  庄邪不看他,径直望着府邸大门之外,忽然沉下脸来,朝着韦一方等人道:“你们暂且在府内等候,我去去就来。”

  “师弟这是要去哪?我随你一起。”韦一方道。

  庄邪摇了摇头:“师兄伤势在身,不必随我一道了。”说完,他很快便迈起步子,朝着府门走去。韦一方刚想开口叫住他,却见身影已然消失在视线之中。

  时光飞逝,天色渐暗,渡尘大师与空念平坐在马车之中。一路平缓出了城门。伴随路面起伏波动,马车转眼朝着山道驶入,车上马夫忽然缰绳一拉,马仰蹬蹄,长嘶声鸣。整个车身悬空而起又重重的砸了下去。

  一阵猛烈的动荡中,空念欲要出身看个究竟,手掌却是被渡尘大师按住,但见他老眼之中精芒掠过:“该来的终将会来。”

  下一刻,但听帘外马夫背影猛地僵直,旋即嗤的一声,从车上翻了下去。旋即车身之后悬空而起,乃是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托起。

  “不好,有埋伏!”空念一怔,又听一声马嘶哀鸣。那匹棕红骏马粗长的脖颈被一只如刀的手掌硬生刺穿!

  轰然一声巨响,车厢左面被一道刚猛的掌力劈开,整个车身四分五裂,渡尘大师与空念平坐其中,也是吓白了脸。

  但见这突袭而来一共四人,正是在大堂之中突然出现的那四个苦行宗弟子。他们面目凶恶,杀气腾腾。

  但见那倒下的马匹前,立着那个挂着狼牙坠子的苦行宗弟子孙奇,他冷咧着嘴,目光森然如兽。望着仅剩的木台之上,显得有些孤立无援的渡尘大师与空念,他不禁也是笑了,笑得肆意而又猖狂。

  “老和尚。交出你的金刚法杵。”孙奇忽然收起笑容,阴沉的脸庞犹如石雕。

  “金刚法杵....师伯!”空念望向渡尘大师,但见他双手扶息,神容淡定,连呼吸也平稳如常。

  见这老和尚这般模样,孙奇只是冷笑了声。不禁向那项挂银环的弟子示意了下,那人一跃而上,踏着木板,俯下身来奸笑道:“老东西,乖乖把宝物交出来,我自然不会为难你。若你不交。”他的冷笑骤然而止,一掌隔空打下,脚下的木板被劲气击穿,碎裂而开。

  渡尘与空念坠落而下,摔在了地上。空念眉宇骤怒,腾起身来,拳头紧握:“施主们,原来是打着金刚法杵的念头。”说到此处,他眼瞳忽然猛地一睁,似是想到了什么:“无心...无心的失踪,是否也与你们有关?”

  “不错,那小胖和尚死也不说金刚法杵的下落,我们也就行个善事,早些送他去见佛祖了。”银环弟子呵呵笑道。

  渡尘大师缓缓合上双眼,双手合十,心头一阵悲凉地替他不幸的弟子超度。

  “呵呵,别急着念经,马上,马上你们就能和他见面了。”说话间,他手掌化刃,直竖而起。

  “住手!!”

  忽然之间,天际传来一声高喊,庄邪踏风而来,一个顿步停在了空念的身旁,目光冷冽的望向这个银环弟子,道:“休想打金刚法杵的算盘!”

  望见半路杀出的庄邪,那银环弟子也是微微一怔,旋即眉头皱起,朝着孙奇看了去。

  “哼,就凭你一人?”见庄邪孤身而来,那孙奇也是略微有了些底气。

  “施主,此时与你无关,你还是快走吧,若是牵连到你,小僧可就罪过了。”空念双手合十道。

  庄邪嘴角挂着一抹自信的笑意,淡淡地摇了摇头:“对付他们,凭我一人足以。”

  说话间,他忽然脚步瞬移,朝着那银环弟子急掠而去!

  “好,就让我来会会你这天师府弟子的本事!”银环弟子眼瞳紧缩,庄邪动作虽快,但凭借他的眼力很快也是捕捉到庄邪侧身挥来的拳风。

  “哼,你觉得你能逃出我的眼睛么!”

  历喝一声,那人瞬即抬臂相挡,只听恍的一声,庄邪顿感这一拳打在了铁板之上,手筋猛地一颤,也是痛得抽了回来。

  “指剑。”银环男子身形瞬移,两指探出,如剑而刺,威力迅猛无比,庄邪反应已是神速,体内灵力斗转而出,在身前凝结一道屏障,却在下一刻直接被这强劲的指功硬生穿过,嗤的一声,那锋利的两指直接刺入了他的肩头,鲜血喷射而出!

  肩头一阵刺痛还未消除,银环弟子趁胜追击,一步上前,身形却如箭矢直射三丈,两掌钢铁一般坚韧的手掌直接轰在了庄邪小腹之上,痛的他叫吼了也是向后划了出去。

  双脚入地一顿,一层沙石掀起,庄邪呼呼喘着气,不禁也是皱起眉头,望向肩头那处血口。

  “这鹰王纱衣怎么不起作用了?”庄邪一怔,还未来得及反应,那铁鞭一把的脚横扫而来,庄邪抬臂相挡,直觉这坚硬无比的一脚重如泰山,整个身子向后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一口鲜血吐出,庄邪暗自心悸起来。此人的脚力,掌力,皆是超越了拥有灵力之人的力道,甚至堪比灵源觉醒融合期,这样赤手相搏,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但眼下,更令他讶异的则是这鹰王纱衣怎就起不了作用了呢。

  正在这时,他腰间之上那环栓仙绳忽然灵光一动,传音入密道:“用妖气!”

  “嗯?”庄邪猛然一怔,但听栓仙绳这么一说,他旋即也是抖转体内的妖气,与灵力相融合,一缕缕的黑气开始弥漫在他的周身,而伴随这妖气的涌动而出,鹰王纱衣的色泽也从暗青转化为漆黑之声。

  一片片犹如鱼鳞般游动的针丝线条,似如波浪一般翻腾着,肩头之上,那处破口也在这一刻瞬然愈合。

  耸动了下后背,那鹰王纱衣背上忽然凝结着点点黑色的光芒,旋即化作了两片偌大的羽翼。

  霎时间,体内一股充盈澎湃的气息让得他顿感一阵舒畅,旋即双拳握紧,黑气捏碎,整个身子瞬然间爆涌而去,携着那茫茫的黑气,直接席卷而来。

  银环男子见状眼瞳骤然放大,但听耳边传来那骨坠男子一声:“小心!”

  一时间猝不及防,庄邪两指之上黑剑凝结,大喝一声,飞剑如龙!

  顷刻间,一道道剑影从他右臂挥扫间荡漾而出,旋即化作一条呼啸的黑龙直接冲向了那银环男子。

  “不好!”孙奇似是也在这一刻感知到这黑龙之中浓烈的妖气,身形猛地朝前掠去,双掌探前,抵在银环弟子的背脊之上,两人之力相加猛地与那黑龙对轰在了一起。

  “啊——!”一声尖声叫吼,两人皆是向后倒射了出去,在这黑气翻腾的飞龙中,他们的衣袍破碎,坚硬如铁的肉身之上,也是留下了数道清晰可见的血痕。

  “这...这怎么可能...”银环男子捂住胸膛,这一阵轰击而来的剑诀将他内伤震出,一时间几乎是站不直身子。而在他身后的孙奇亦是被波及而上,一口血痰吐在了地上,他眼神一阵示意,其余的两名弟子也是围上前来。

  “这小子不简单。”骨坠弟子低沉道。

  “而且,他的这件纱衣,不简单,上一回.....”骨坠弟子说着,目光也是不禁落向他缠着绷带的手臂,暗暗咬牙。

  此时此刻,望着这两方激烈的交手,空念看得也是触目惊心,不禁双手合十,默念诵经。

  “看来,要对付这个小字,必须用金光罗汉了。”孙奇紧着眉头道。

  “金光罗汉!”三名弟子闻声皆是一愣。(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3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