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九十八章:山下行(三)

第九十八章:山下行(三)

  房间之内,有着淡淡的檀香味,微弱的烛台之下,庄邪凝视着张清风指间的白玉小瓶,深深咽下了一口唾沫。

  “迷迷迷...迷药!师兄!你!”庄邪骇然地看着他,而面前的男人,眼底却尽是幻想,嘴角勾勒着一抹他从未见过的笑容。

  “师弟,你帮还是不帮?”他忽然沉下了脸。

  “如何帮?”庄邪想了很久才回答了他。

  “你引她出房,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张清风将脸又朝庄邪靠近了几分。见庄邪面上还有迟疑之色,他一手落在了他的肩头:“相信我,未来子钰师妹和我,都会感谢今夜感谢你。”

  深深地叹出了一口气,庄邪若有似无地点着头,目光有些恍惚,挪着步子出了房,敲响了唐子钰的房门。

  “谁?”屋内传来了唐子钰的声音,同时有着潺潺的水声。

  “师姐是我,庄邪。”唯唯诺诺地说着,庄邪当下也是不知有何种理由请她出来。

  屋内的水声停揭,木门开启的那一刻有着热气铺面而来,其中还有着一抹淡淡的花香和子钰柔美的身姿。

  目光透过热气,瞧见那屏风后便一个木桶,木桶里有着水和飘浮的花瓣,她似是准备沐浴。

  唐子钰从热气中走来,眉宇依旧充满了英气:“何事?”

  “呃....师姐可否随我街市一游?”庄邪有些支支吾吾地说着,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面前的女子却没有过多的思量,眼底的神采在不易察觉间流动着。

  “好,你等我。”

  月光有些冷清的挂在天上,偶有一些乌云遮掩,使得大地在若隐若现的银光间,轮廓摇摆不定。

  天虽是黑,月虽是冷,但十里华灯的街市确实热闹非凡。

  绕过几个幽暗的巷口,踏过一座小桥,耳边便开始人声鼎沸,叫卖声,谈论声,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沿街的商铺除了常规的打铁铺子之外,还有些别具一格的小酒楼和餐馆,此时的风带着一抹凉意,很是爽快,让得酒桌上的人各个喝得红光满面,却有千杯不醉。沿街走着,还有一些丝绸布缎的小铺,门口摆放着已经成品的精致绸缎,店铺里头也陈列着色泽艳丽的原料绸缎,许多女子来往其中,目光欣喜的游离其上,乐不思蜀。

  两人闲庭信步的走着,感受此刻慵懒的步伐,并不时在一些既有特色的店铺前驻足停留,细看个半晌。

  耳边人声沸腾,两人却是一路无言,似乎与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庄邪一路沉思,对于唐子钰能够如此不假思索的出来,也不知是喜还是忧。

  两人漫步而行,不知不觉已远离了喧嚣的街市与人群。两排长如雨巷的梧桐和槐树,树道中掩藏一道忽明忽暗的小路,总是有风,痕迹散漫地从路旁的房屋间掠过。而此时的气氛,庄邪也是清楚,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蒙昧。

  在某一个时刻,庄邪停下了脚步,侧头看她,她的眼底有着浅浅的羞涩,那寻常可见的英气似乎在这一刻永久的消逝了。

  “师姐,其实...”庄邪开了口,他有一种冲动,要将今夜的目的告诉她。但唐子钰却是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不用说,这样走着,就好。”

  “好。”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庄邪咽下的全是满满的无奈。

  又不知过了多久,但周遭的景象不断交错变化最终回归平静的时候,他们在客栈的二楼分别。

  木门推开,张清风满心欢喜地上前给了庄邪一个拥抱:“好样的!师弟你真的师兄弟的福星!”

  “都办好了?”庄邪试探性地看着他。

  他不言,只是神秘地笑着,忽然抬手掐指算着,将庄邪按在凳子上,然后吹灭了烛台上的火。

  “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还跟着一个有些坏意的笑声。

  很快,耳边传来木门推开,合上,再推开,再轻轻合上的声音。

  庄邪握紧拳头,在黑暗里心如刀绞,他自然是一个聪明的人,而越聪明的人,越明白张清风今夜倒地要做什么。

  很快,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内心的挣扎,起身,跃到窗外,踏着瓦片而行,到达唐子钰房间的顶上。

  隐约间,他似乎能听到一丝撕扯的声音,和沉重的呼吸声。

  他咬了咬牙,掌中忽然一团灵力凝结,稍稍挣扎了半刻,也是一掌打下。

  砰!

  屋顶被轰出一个大洞,庄邪腾身跃下,周围漆黑一片,但听一声有些冰冷的声音传来:“师弟,你....”

  黑暗之中,看不清眼前的景物,但这声音的方向显然距离自己不远。微微探鼻一嗅,能闻到一股奇特的气味,让得双脚不禁有些酥麻,头也不禁昏沉起来。

  “是迷药...”

  庄邪屏住了呼吸,好在这迷药吸入并不多,他很快都装体内的灵力,便能暂时性的压制住。

  但听一阵风声从耳边传来,极劲极力,他灵敏间一个侧身,便听一个玉瓶碎裂的声响。

  “师弟,没想到你还来破坏我的好事!”

  张清风的声音变得阴冷无比,几乎丧失了理智,庄邪咬了咬牙,欲要出口,但又深深将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

  砰!

  一声闷沉的响声伴随一道力掌打在了庄邪的胸膛,这掌之中的灵力已然突破到灵师初期的境界,让得庄邪体内的灵力环护瞬间击穿,将他整个身子都破窗而出。

  身躯重重地从二层摔了下来,清冽的月色下,张清风一跃上了房梁,目光如勾,冷冷地撇着庄邪:“是你逼我出手的,师弟!”

  两口鲜血咳了出来,庄邪撑着右臂,让自己的身躯稍稍挺直了几分,也是道:“师兄,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小人了。”

  “小人?你应该清楚我对子钰师妹是何等的心思!”张清风摊手豪声。

  转眼之间,一道闪身,张清风的身形已然消失在房檐之上,转瞬来到了庄邪的跟前,一只粗大的手掌直接掐住了他的喉咙:“若你再要阻拦,就莫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这掌心的力道急剧,让得庄邪丝毫喘不过起来,但却隐隐地还在说着:“师兄,不要执迷不悟了...”

  “哼,你如此维护子钰师妹,莫非你也!”张清风双眼微眯,掌中的力道逐渐加强。

  而就在这时候,一阵似雾似气的剑飞射而来,直接刺入张清风的右臂之上,痛得他猛地一松手,庄邪便沉沉地摔在了地上。

  捂住胸口,庄邪连连重咳了两声,抬眼看去,也是见着面色惨白的唐子钰柔弱地撑着窗柩,衣裳不整。

  “子....子钰师妹....”张清风愕然地立在原地,鲜血顺着他的手臂缓缓流下。这一刻的他彷遭雷击。

  “张...张清风...我恨你...”唐子钰咬着下唇,眼中已是流动着泪水。

  “子钰师妹,我!”张清风微微颤抖着身子,眼中也是流露着一抹绝望。

  但见房间内的唐子钰衣衫微整,借着虚弱的气息,也是从房内跃身而下,在寂静的长巷中给了张清风一记响亮的耳光!

  张清风僵在了那里,连呼吸都几乎停滞。唐子钰目光决绝的望着他,然后漠然地道:“庄师弟,我们走。”

  庄邪缓缓起身,盯看了张清风许久,他的脸庞在月的光辉下,有着两行清澈而后悔的泪。

  “张,张师兄。”庄邪说着,一只手也是有些无力的拉住他的衣角。

  啪!

  张清风一个甩手打开了庄邪,目光阴冷地撇了过来:“庄邪,不要让我在宗门内见到你。”

  庄邪咬了咬牙,硬生生地叹了口气,旋即摇了摇头,随着唐子钰缓缓离去,留下巷口深处,张清风寂寥落寞的背影。

  一路连走带奔,唐子钰一路无言,两人的身影直到离开了城,进入了山脉之中,脚下的不乏才稍稍缓慢了下来。

  见着四周无人,月光少许,唐子钰忽的一口鲜血吐出,整个身子都瘫软在庄邪的怀中。

  “我的体内,还残留着迷药,已是走不动了。你快寻个洞穴将我放下。”柔弱无力的声音略带娇,喘的传入庄邪的耳朵里。

  抱着怀中柔软无骨的身躯,庄邪深深吸了口气,也是强忍住体内不止的伤痛,沿着漆黑的密林而行,终于也是在龙虎山脚之下,寻了处僻静的岩洞。

  火光在岩洞之内亮起,洞内盘卧的蛇虫也是匆匆退避而开。庄邪支来了草堆,将唐子钰虚弱的身子平放其上。

  火光之下,是唐子钰凹凸有致的身形和通红可人的脸庞,让得庄邪不禁想入非非,也是连连深咽着唾沫,将头撇去一旁,静坐下来,运转体内的灵力疗伤。

  张清风这一掌虽然简单,但威力却是不可小觑,区区一张,十足的灵力全然轰出,让得体内的经脉都受到了重创。

  “好....好热....”

  身后忽然传来了唐子钰娇滴滴地声音,柔媚渗骨,让得庄邪猛地一怔,僵直了身子....

  ..............

  第三更,明天是四更,后天也是四更,等这持续十天的爆发下来,孤独的存稿估计也差不多用完了。不过不用担心进度,大家懂得。下礼拜预计就上架了,不知道成绩怎么样。加油吧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2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