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灵王朝 > 第三十二章:江州城

第三十二章:江州城

  龙虎山上有一宗,凌山而建,临溪而立,建于灵王朝元年,修于灵王朝五十六年,占地方圆,有四道门,三殿堂,一中园。

  府门之上正上方悬“嗣汉天师府”直匾一块,金光夺目。前正中两柱挂有黑底金字抱柱对联,上联“麒麟殿上神仙客”,下联“龙虎山中宰相家”。

  这天师府原是灵王朝右相府邸,右相有号麒麟,故此原名为“麒麟殿”。却因江山变故,监天司首设立宗门,便改名为“天师府”。

  作为王朝七大宗门之一的天师府,威名赫赫,方圆之内妖兽莫侵,让得江州一带民心甚好,而却惹得这江州以东,妖兽频出。

  这一日,天空晴朗,远方有几朵白云飘动。庄邪三人沿着舟船走了一天一夜的水路,方才来到这江州城外。

  江州古来为水城,多以水路商贸为生。连岸埠头人头往来,远看而去,一片热闹。

  这一幕庄邪格外熟悉,他就是在这里,随李青上的船。而眼下,故人已逝,心头一片悲凉感油然而生。

  两位姑娘坐在舱里,催促着船家加快速度。但即便如此,距江州城还有两里不到的水路,也足足驶了半个时辰方才靠岸。

  秦岚月悻悻地丢下一袋银子,上岸便直喊热。小蛮则跟在旁边不停为她扇风去热,脸上一阵的委屈。

  虽然时节还不到夏季,但江南水岸,多半都会比内陆炎热些。这一路顶着日头,就连庄邪都有些烦躁起来。

  城门午时开启,坐立不安的人潮排成了一条长龙,手上,肩上包裹累累,许多人都是赶着时间进城,又赶着时间出城。

  面对人山人海的入城客,若干几个侍卫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但他们的脸上依旧挂着那自傲的模样,指着前头几个跃跃欲试的乡民呵斥着。

  “你看你,找得什么船家呀,这么长的队伍,得排到什么时候呀!”秦岚月一面嗔怪着,一面探头探脑地看着前方,巴不得有一两个临时有事,或者抽风不适,好让她早些入城,免得这日头炙烤的煎熬。

  秦岚月的脾气小蛮最是清楚,却也有苦难言,弱弱地看了庄邪一眼,只能无奈地笑笑。

  “喂喂喂!哪里来的书童,这般莽撞,我这袋子里可都是易碎的瓷碗,被你这一碰,可都要碎了!”

  一名模样实诚的中年人指着秦岚月叫唤着,显然是她心急之余,无心撞到了前头人的包袱。

  “嘿!”漂亮的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秦岚月叉着腰,嘴巴都要气歪了。在她看来,这不过只是几个破碗的事情。

  看到自家小姐被人指着鼻子大声,小蛮抢步上前,唳声道:“你这粗人,不过就是碎了你几个碗,你这么大声干嘛啊!”

  那中年人一见小蛮打扮如此富丽,嘴角勾起一抹贼笑,道:“幺,合着是小姐您的书童啊。哎呀,你看呐,我这哪里是什么破碗,这可都是前朝留下的古器啊,这下倒好,我今儿生意算是没得做了。”

  说着,那中年人还瞪了秦岚月一眼,气得她连是跺脚。一旁的小蛮怕她冲动,也是用手轻轻拽住了她的袖子,语气有些示弱道:“那,那你说罢,该怎么办?”

  “嘿嘿,这个好办,只要这个数就好了。”见“小姐”都开口了,那中年人眼珠一转,伸出五根手指。

  “什么!五十两!”小蛮眼睛都瞪圆了。

  那人脸沉了下来:“五百两。”

  “五百!你怎么不去抢银号呢?”秦岚月叉着腰,脸气得像个枣子。

  那人一见秦岚月与小蛮皆是一副不认账的模样,牛气顿时就起来了,一把拽住小蛮的手腕,扯道:“好啊,那咱们现在就到江州衙门去,我倒是要让官老爷评评理了!”

  秦岚月一听“官老爷”三个字,冷笑了声道:“好呀,去就去,谁怕谁啊。”

  这一幕幕市井吵嘴,庄邪听在耳朵里也是摇头叹气。一步上前,打开了那中年人的手,语气不温不火道:“讲理就讲理,动什么手呢?”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庄邪,嘴巴一撇,道:“怎地,要出头?”

  庄邪微笑着摇头,道:“我来讲理。”

  “好啊,那依你看,这事儿怎么算。”那中年人仰着头,叉着手,趾高气扬。

  庄邪轻笑了声,问道:“你说要陪多少两?”

  “五百。”那人伸出五根手指。

  庄邪听言,拉起小蛮的手,道:“弄碎你的碗,赔五百两,我觉得很值,毕竟那都是前朝的古器。”

  中年人眼睛一亮,竖起拇指:“公子好眼力。明事理。”

  庄邪冷笑,道:“但我家小姐这双手,每日都是用上等的药材洗净,冬季更是用灵狐膏去除干燥,算下来也有十数年载,每年花在这双手上的钱就有上万两,刚刚就被你如此粗鲁的拉扯,初算下来,你也得赔上个一千两。”

  “你!”那人气得要打人。却又见庄邪嘴角露出邪笑,一把撤下了小蛮袖上一块布道:“方才你不过是讹些钱财,现在我就要告你非礼。”

  中年人的抬起的手又收了回去,愣在了原地,又听庄邪说道:“你还要去衙门么?”中年人立马转怒为笑,卑躬着身子,笑道:“哪里哪里!公子在此,我这小人物,哪敢惹着您啊不是。你看这都是误会,要不,您就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

  “留下二十两银子,再向这两位姑娘道歉,你便可以走了。”庄邪沉着脸,眼中冰冷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中年人咽着口水,连忙向秦岚月与小蛮赔礼,便匆匆留下一袋银子,转身逃开了。

  秦岚月出了口恶气,正面带笑容的要去见地上的钱袋,庄邪却叫住了她:“别捡了,这里面不是什么银子。你觉得如此小利之人,会真的留下银子?即便是银子最多不超过五银,还是留给一些有缘的可怜人罢。”

  这一次,秦岚月少了拌嘴的刁蛮,更少了小姐的娇气,乖巧的直起身子,一言也不吭。而一旁的小蛮羞红着脸,望着久久抓着自己手腕不放的庄邪,娇羞不已。

  庄邪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急忙松开了手,尴尬地咳了两声。

  恰如其分,一道沉重老旧开门声响起,人潮汹涌而入,两排的侍卫目如鼠精,飞快的拦下了几名私自携带兵器的人扣押到一旁逐个审问。

  庄邪跟着人群走在了前面,两名姑娘跟在后头,这一面走着,秦岚月的目光始终不离庄邪背影,这一刻她只觉得,这个还不算男人的少年,却有着如此可靠的背影。

  心头越想,她的脸就越红,最后轻轻捂着面,让自己清醒一些。

  她是如此,小蛮亦是如此。她虽然身在大户,见过的高手如云,却还从未见过一个男子如此睿智。方才的情况,他仅仅只需敞露实力,那中年自然会识趣的走开,而庄邪仅保留了对那人的尊重,同时也保留了自己的人格,这样的处事之风,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一个喷嚏打了出来,走在前头的庄邪摸了摸鼻子,这突来的喷嚏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但他旋即没有都想,顺着人群入了城内。

  江州城地处江南,城池多有书香之气。门楼客栈挂满了对联,街角巷口,也有笔墨书写的诗词悬挂,令人不仅心神宁静。

  迎面而来的人群形色不匆,悠然自得地行步在热闹繁华的街市之上,即便在每一处不起眼的柳树下,石桥边,凉亭内,都有三两对年轻的男女相依而坐,迎着徐徐微风,品谈趣事。

  沿着石板构成的街道行走,路过几间茶楼,面门上有着各色有趣的名字,里头的人交谈甚欢,里头的茶香飘荡而出。

  这是庄邪第一次来到江州,便迷上了这里。路过的陌人,会对他微笑,行驶的马车缓而不急,路边的老人会指着笼中鸟儿向他介绍着这鸟的品种,整片城池都是一幅和谐的景象。

  “江南就是江南,人文气息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庄邪站在桥头,呼吸着空气,嘴角有着笑容。

  而他才刚刚感悟半会,耳边便传来了秦岚月的抱怨声:“我饿了。。”

  眼睛垂了下来,庄邪极不情愿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三人很快过了几个街道,便寻了家客栈坐下。客栈里的小二抖下肩上的布,卖力的擦拭着桌子,直到这四人坐的方桌光泽耀眼,他才满意的回过头来,朝他们道:“几位客官请坐。”

  庄邪坐下,四周看了看,在这不大不小的客栈内,已是座无虚席,每个桌上菜色不同,却皆立着一个小白瓶子,隔着不远,便能闻到那迷人的酒香。

  “这是什么酒?”庄邪指着邻桌的小瓶子道。

  “喔!这是我们店里有名的江州小酿,整个江州城可就我们一家有。”小二热情的介绍着。

  “那正好!来上一壶罢。”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3/13142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