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史前余孽 > 第二十四章 仰光奇遇

第二十四章 仰光奇遇

  缅甸什么玩意最出名?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异口同声的说出翡翠这两个字来。其实相比较缅甸宝石中最神奇的红宝石来,翡翠这东西其实不值钱。

  “鸽血红”是缅甸红宝石中最顶级的标准。当然了,如果斯里兰卡,泰国产的红宝石也能达到“鸽血红”级别的话,也会被所有人称之为缅甸红宝石。光从这一点也就充分证明了缅甸出产的红宝石质量之高。

  可是这种神奇的宝石在国人这边并不吃香,很多人认为这种矿石分外的俗气,根本就没有翡翠那种底蕴,这好像是因为中国人的文化所照成的。

  当初作为探矿队队员之时,乔海程沫他们也并不看重这些,虽然价格名贵,但是除了装饰并没有什么卵用!当时在缅甸孟昔发现的另外一种美丽而致命的矿物变异体翠砷铜铀矿,相比较一般的翠砷铜铀矿的那种不稳定性和剧毒特性,这种变异矿要稳定的多。

  稳定归稳定,但是它的高辐射和剧毒仍然让所有人都退避三舍。当时那边的当地居民把这种玩意称之为恶魔的眼睛,发现这种矿的那个深坑,在当地是被用来处决异端分子的。

  当时的道坨和吞钦就被当地毒枭认作缉毒警而绑在树上准备实行极刑,幸好乔海和程沫赶到,通过长时间的解释,终于让那个小毒枭认识到了这种矿石的珍稀。程沫又亲自出马,帮助毒枭联系中方政府,在当地投资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提炼工厂。

  这个提炼工厂所挣得的利润虽然没有种植罂粟的利润高,但是也相差不多,胜在稳定,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那名毒枭从此也是摇身一变成功洗白,称为了一名非常牛气的供货商。自此这名毒枭对乔海和程沫是敬佩有加,礼遇三分。

  当然那做提炼工厂所有的货都被中国一家公司全部收购,这都是后话,此处略过不提。

  今天的乔海和程沫漫步在仰光的街道上,看着两边人潮汹涌的店铺,感慨万千。什么时候国人在国外都成了钱多人傻的代名词了?那种破石头里要是真的有翡翠,乔海能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但是在店铺老板那流利的普通话中,这块破石头就成了缅甸十大名坑中的高档货!

  “你看看这皮子,看见了没?这灯光下有多透?回去打开以后没准能开出玻璃种,你在这里才花多少钱啊,如果开出水头好的翡翠,住别墅买豪车指日可待啊。”

  顾客沉浸于店主人描述的美好生活里,对于店主人最后那句几不可闻的神仙难断寸玉这句话自动忽略过去了。

  程沫的脸皮子也是直抽抽,但是也没有上去阻拦对方。毕竟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看不惯,扭过头就是了。

  相比较卖翡翠原石的店铺,专门出售红宝石的商家明显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就从他们对其它翡翠店那种鄙视的眼神中就能看出非常的不屑来。

  这次乔海他们过来最重要的就是受人之托来购买鸽血红,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除了张霁这个女土匪还能有谁?并且放出话来钱不是问题,关键是一定要真!

  这就是被乔海拿回来的那枚顶级蓝宝石给刺激的,张霁是谁啊,圈里鼎鼎有名的女流氓!看中什么就一定要弄到手里。不过美霖也不是好惹的,两个人又都是好闺蜜,所以这苦活就落到了乔海和程沫头上。

  “丹拓,我的朋友,最近可好?”一进店门乔海就高声喊道。程沫也在边上微笑着。这丹拓可是他们的好友,原先也是国矿局的好手。不过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左腿受了重伤,脚跟腱彻底的断了。无奈退役后开了一家宝石店。

  凭借着在国矿局的关系和极高的眼力,出手自是不凡。短短几年时间,就由一家临街小铺子发展成这珠宝一条街最大的一家店铺。

  “哈哈,阿海,程哥,你们两个来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让我去接你们?”丹拓也是兴奋的说着。

  “接啥接啊,都是兄弟搞那么客气干什么?这次来这边就是公务出差。今天中午你这地头蛇安排吧,等会道坨和吞钦也要来。这是你念念不忘的擂茶和我最新搞到的陈酿,收好了。”乔海笑着说道。

  三个人为了不打搅其它的客人,就在会客室中坐了下来。随即就进来了一个端着盘子的小妹,程沫一见脸色都变了,乔海则是哈哈大笑这说道:“好久没嚼到过纯正的缅式槟榔了,来来,丫头给我卷一个。”

  乖巧的槟榔妹虽然听不懂乔海在说什么?但是还是很清楚乔海的意思,直接取出蒌叶抹上蛎灰,然后就开始撒上各种香料,然后就开始放切好的槟榔果。可能是乔海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吧,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原本只放三个的却又多放了一个,然后就麻利的卷好递给了乔海。

  乔海嚼了一会后,点了点头,递过去十元钱,并且伸出一个巴掌示意再卷五个。小姑娘很高兴,这十元钱对于她来说可是要卷上三十多根才能挣得到。

  看着小姑娘高高兴兴的跑了出去,程沫则是苦笑着说道:“阿海,你怎么会喜欢吃这个?口感实在是太奇怪了。”

  丹拓在边上笑着说:“程哥,正统的缅甸人哪有不吃槟榔的?不过用你们那句中国话说槟榔加烟法力无边啊。乔海,那种吃法就算了,一般人扛不住的。”

  三人闲谈一会后,程沫说道:“丹拓,我们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想帮朋友挑一块鸽血红,你这里有没有?”

  丹拓苦笑着说道:“鸽血红?现在的行情你也应该知道,很难遇上正品货了。就算是有,也是很小的那种。不过稍微差一个等级的粉红蓝宝石还有几块品质不错的,要不要考虑一下?”

  程沫摇了摇头说苦笑着说道:“你觉得张霁这个女魔头会要粉红蓝宝石吗?”

  一听张霁这个名字,丹拓的脸色都变了。当初在云南两人切磋过一场,后果虽然都没说,但是能从丹拓再也不敢在张霁面前嚣张就可以明白了。

  丹拓单手捂额,呻吟着说道:“为什么让我再次听到她的名字,这是我心中的噩梦。不过张霁不是不喜欢宝石类的东西吗?怎么又突然要买鸽血红?”

  “因为这女魔头怀孕了,天天换着花样作呗!”乔海说道。

  丹拓耸耸肩表示明白,正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外边的大厅中有人在争吵。

  三人一起出了会客室,才发现店中的经理正在和一位裹着岗包的男子争吵着,并且那中年人情绪激愤的指着手中一块石头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乔海和程沫是懂缅语,但那是指正统的官方缅语,正常的交流没有问题,但是要理解这种参杂了大量方言和骂人俚语的缅甸话可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丹拓听了一会儿后笑着说道:“这个人原先是抹谷那边的一位矿工,后来因为受不了那边的苦又回来了,现在则是在家里务农为生。他老婆昨天在河边捡到了一块石头,他认为是红宝石原矿,所以想拿到我的店里卖,不过两个人因为价钱没有谈拢而吵了起来。”

  程沫笑了,缅甸的传统男人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什么回家务农?还不是他媳妇在地里耕田?上前拿起那男子手中的石块,就在鉴别处仔细观察了起来。

  像程沫那种级别的鉴定一般是可以当鉴定书来使,这一点在缅方的国矿局都是公认的。丹拓拦住了店面经理,一句话就把他给打发到一边去了。而那名男子本来还要叫嚷,但是却被程沫的专业和专注给震住了,这人也不傻,能让整条街认识的大富豪丹拓亲自相陪的岂会是一般人物?

  十几分钟以后,程沫抬起了头,看着那名男子平静的说道:“一般般的原矿,造型不错,当收藏品不错,一万人民币我收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你可以去其它店铺试试看。”

  一万人民币按照当今的汇价能换将近两百万的缅甸元,一个普通打工者月薪也才不过七万缅元。两百万换一颗石头,这个男子的表情很是精彩。

  本以为他会坐地起价,不过没想到的是那人抓起石头就塞到了程沫的手中,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成交!”

  “丹拓,你先帮我给他,等会我给你转账。”程沫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不过乔海却敏锐的发现程沫的脚在不停的碾着地上的烟头。

  肯定是有好东西发现了,乔海很确定,因为程沫的这个习惯只有圈子里的人才会知道,就像是乔海一紧张就会握拳头,而老云则是摸鼻子。

  看着那男子提着一个大包近似于疯狂的跑走,丹拓则是笑着说道:“这个人很聪明啊,起码不贪心!”然后来到程沫的边上笑着小声的说道:“别装了,快点切开让我也过过瘾,没有好东西你会出一万?”(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662/13141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