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 第三六八章 军队整编(上)

第三六八章 军队整编(上)

  罗岳代表全营,对被调离出一营的战士表示了感谢,并祝愿他们到了其他部队里,仍然保持在第一营的良好面貌,取得更为广阔的前途发展。并且请他们在一面军旗上签名留念。有些战士签完了名以后,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场面也颇为感人。

  林木、何文静来到一营的驻地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战士们的告别,因此也没有惊动罗岳,而是在一边等着。

  随后罗岳又对新加入一营的战士表示了欢迎,并且对获得晋升的战士也做了介绍,并且鼓励战士努力训练,力争在以前的战斗中有良好的表现。然后宣布,下午1点钟集合,参加全团的野外拉练。

  人民军准备进攻北京的计划,只有营团级的军官才知道,毕竟这个计划会不会施行,还要看上海谈判的结果,但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全团集体野外拉练,就是重要的准备。

  因为一团和二团都是全编制,包括有三个战斗营、一个速射野战炮营,装配18门徳制1896式77mm速射野战炮,一个榴弹炮营,装配12门徳制1898式105mm轻型榴弹炮,另外还有一个团属工兵连、运输连、后勤支援连、通迅侦察连,以及团部直属警卫排和卫生排,总计兵力约3500余人。

  虽然这个兵力并不算多,但从人民军建军以来,这己是最大的编制了,而且两个团长都是从连长直接升上来, 中间虽然当过营长过渡, 但也只有3\4个月, 而且当时一个营只有400多人, 现在一下子几乎扩充了近10倍,因此怎么指挥全团作战,各营之间,战斗营和炮兵营之间的协作配合,自然都是要加强训练,否则真要是施行北京战役,恐怕就会大乱套。这次为期三天的野外拉练,就是训练全团的配合协作行动。

  直到这时,林木、何文静才来到罗岳的面前,表示希望对一营进行釆访。

  罗岳己经得接到了通知,知道今天有记者到军营来釆访,陆军指挥部己经要求各部队尽力配合,而且刚才在大操场上,也看见何文静在主席台前跑来跑去,台上台下的拍照。不过对于记者釆访,罗岳到并不陌生,在旧时空里,他在获得了“尖刀排长” 的称号以后,就接受过几次釆访,虽然都是军报,但也知道怎么应付记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于是罗岳立刻对林木、何文静的来访表示了欢迎,首先向他们介绍了一营的情况,以前经历过那些战斗,并且还带他们参观了营房,同时还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并且又应他们的要求,叫来了一些穿越战士、本土战士,进行拍照合影,并且回答问题。

  面对着镜头,穿越战士到是从容不迫,应答得体、滳水不漏,毕竟在旧时空里没吃过猪肉,总也见过猪跑吧,而本土的战士那见过这个,特别是一个一头披发的男子,扛着一亽不知是什么玩意的东西对着自己,而还有一个高个孑年轻女人,也不知穿得是什么衣服,上衣直筒筒像一口钟,而裤子却是紧崩崩的勾出两条大长腿和翘臀曲线,令人不敢直施,还拿着一跟长棍子,只差一点就杵到自己的脸上,结果一个个都紧张万分,说话也是结结巴巴。

  其他林木、何文静的问题都很简单,就是“那里人?”“以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参加人民军?”“觉得在人民军怎么样?”“经历过那些战斗?”等等,都是一些很常规的问题,毕竟林木在旧时空里经常去军队釆访,知道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

  而得到的答案也都差不多,参加人民军的战士基本都是穷苦百姓出身,也有少量是小商人或是义和团成员,而大部份都是因为走投无路才参加人民军,也有一部份是出于对人民军的感激或是为了打洋人,当然都是众口一词说在人民军里很好,能够得到尊重、有尊严、能吃饱饭等等。

  釆访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不过两人最后还给战士们从摄像机、照相机里看了刚才拍摄的场景,这才引发了本土战士们的浓厚兴趣,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两个怪东西里竟然有自己的影像、语言,一直到林木、何文静离开以后,还围在一起议论不己。甚至还有人说这是不是什么法术。

  一个从人民军组建起,就加入的老兵听了,不屑道:“没见识,什么法术,还以为是义和团的那一套呢?首长们的古怪东西多去了,别说是这两个怪东西,有的首长还有小牌,里面不光也能印下影像,还有好多其他的东西呢,还有不用点火就能亮的灯,还有能发出声音的杆棰,首长们说了,这个叫科学。”

  刚才问是不是法术的战士马上问道:“啥叫科学?”

  老兵看了他一眼,道:“就像洋人的大铁船可以浮在水面上,车孑不用马拉就能自己跑,用电线可以通信一样,这些东西可不是什么法术,而是科学技术,不过呢洋人会的这些科学技术,什么大铁船、火东首长们都会,还有些洋人不会的,首长们也会,就像这些能印真人的东西;以后咱们都可以学、都可以用,李壮勇,你们以前闹团玩的那一套骗人把戏,可别在人民军里用,首长们说了,那叫什么封建迷信,要不得的。”

  听他不屑义和团的口气,李壮勇正要反驳,这时只觉得袖子被人拉了拉,扭头一看原来是姜海东,显然是阻止他和老兵争质。

  李壮勇见了也就没有说话,而是和姜海东一起挤出了人群,两个人来到一边,李壮勇才悻悻道:“什么玩意,当初我在北京城里闹团的时候,王爷候爷都见得多去了,皇宫都进去过两趟,他算老几。”

  姜海东劝道:“李大哥,你还掂记着闹团的事呢?当初你参加人民军的时候,首长不是说了吗?义和团的事就翻过去了,在人民军里可不兴那一套。”

  李壮勇苦笑了一声,道:“那能说忘就忘呢?我参加人民军,就是想给闹团的师兄弟们报仇,杀光所有的洋人,才忍着受人民军的气。”

  姜海东道:“李大哥,不是我说啊,咱们当初闹团的时候,虽然看起来热热闹闹,但实际上根本不堪一击,也就是欺负一下二毛子、洋和尚什么的,真的遇上了洋人的军队,根本就不是对手,还有那些大师兄的法术,你可别怪我们,其实都是骗人的玩意,什么神功护体、刀枪不入,结果怎么样?一排枪就倒下一大片,但人民军打起仗来,那才是扎扎实实的厉害,咱们虽然没跟着人民军打洋人,但打土匪的时候你也参加了,把土匪打得那个叫惨了,换了义和团,那能这么容易。所以我说,既然参加了人民军,就别再想着闹团的事了,就在人民军里好好干。”

  顿了一顿,姜海东凑得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道:“我可是听说了,首长们这回从海外回来,可不是打算帮大清打洋人,而是准备夺了大清天下,自己座龙庭的。”

  李壮勇也吓了一跳,道:“这是真的吗?”

  姜海东道:“我看应该是真的,你想啊,大清是满人坐天下,而首长们又不是满人,凭什么保大清,他们都是原来明朝遗民的后代,还有国姓爷的旧部,现在不过是重新夺回祖宗的江山。再说首长们可以把洋人打得落花流水,而大清连洋人都打不过,那是首长们的对手;你要是首长,你会甘心在大清当官吗,俗话说得好‘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所以说咱们如果在人民军里好好干,将来首长们真要座了龙庭,咱们也算是开国功臣,少说也可以弄个提督吧,那可真就是光宗耀祖了。”

  听了姜海东的话,李壮勇也沉默起来。他们俩都是在青岛战役以后参加人民军的,因为以前干过义和团,有一定的作战经验,而且也练过几下把式,无论是能力和见识,都要比一般的农民要强得多,因此都被编入一营。

  在胶州湾剿匪的战斗中,两人都是山东本地人,而且闹义和团的时候满山东跑,对这里的环境、地形、还有土匪都比较熟悉,都有很不错的表现,而这次整编,因为一营调走一部份士兵,空出一个下級军官的职位,因此两人都从普通士兵晋升成班长,手底下管着11来个士兵。

  不过姜海东要比李壮勇早一点加入人民军,也经历过靑岛战斗,当然没有直接参加,当时是作为人民军的役夫,基本经历了整个战斗过程,他对人民军的认识要比李壮勇深一些。而且他参加义和团,主要是在山东地区活动,并没有去过北京,虽然山东是义和团的发源地区,但义和团运动的**却是在京津地区,因此他对义和团并没有多少执念,而对人民军比较信服,加入人民军以后也就没有再去想义和团的事,一心只想在人民军里好好干,将来有个好前程。
...

  http://www.shukeju.com/a/16/16578/12648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