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 第九十八章 天津租界(五)

第九十八章 天津租界(五)

  “谈判?有什么好谈判的。”

  接到了士兵的报告,租界派人出来,要和自己谈判,***也有些惊讶,道:“要打就打,不想打就投降,就这么简单,有什么好谈的。”

  营教导员张立勇笑道:“该谈还是要谈的,我们向八国联军送去了劝降书,那么他们再派人过来和我们谈一谈,这也很正常。”

  副营长刘连福也道:“是啊,我们应该接见一下,看看他们有什么话说,反正对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张立勇道:“还有这个徳璀琳,他的来头可不小啊。”

  ***道:“哦,他有什么来头?”

  张立勇显然是做了不少的功课,道:“这家伙在中国己经生活了近四十年,担任天津海关税务司司长也有二十多年了,在中国的人脉关系相广,可以说是一个中国通,是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外国人物之一。而且这家伙虽然没有儿孑,但有五个女儿,每个女婿都不简单,大女婿德国人汉纳根,担任过北洋水师的旅顺海军基地工程师和教官;二女婿美国人腊克,是美丰银行的经理,三女婿包尔,曾任奥地利驻天津领事,四女婿英国人纳森,是开滦矿务局的总经理,五女婿是英国的驻华使馆武官。由于他全家显赫的地位,因此使他的家庭在整整一代里成为天津的社交中心。另外他和李鸿璋的关系十分密切,在中法战争、甲午战争中,他都帮助李鸿璋奔走活动,在中法、中日之间周旋调解,后来李鸿章出使欧美,也是他帮李鸿章在美国和徳国打前站。”

  ***道:“和那个大卖国贼交情好,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恐怕是帮李鸿章卖了不少国吧。”

  刘连福道:“李鸿章应该不算是卖国贼吧?”

  ***道:“签了那么多卖国条约,不是卖国贼是什么?”

  张立勇笑了笑,他知道***对中国历史并不怎么感冒,因此他对李鸿章的认识还秉承着一个标签式的评价,不过关于李鸿章的评价,确实不是一二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而现在也不是详细解释的时候,于是道:“不管他和李鸿章有什么交情,但即然他是租界派出来交涉的代表,那么我们自然是要接见,看看他们说些什么,反正现在也还没有到点,就当是打发时间吧。”

  其实***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毕竟解够晋升到营长,少校军衔,当然不可能是大老粗,起码的外交常识还是有的,刚才只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己,因此点了点头,道:“好吧,让他们过来吧。”

  这时德璀琳和福岛安正在在穿越军队的阵地外等候着消息,德璀琳的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虽然他在中国任职多年,确实可以算得上是中国通,但这次要面对的人可并不是以前打交道的清国官员,而是一伙来历不明的海外华人,德璀琳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脾气秉性,会不会向淸国的官员那么好说话。

  而福岛安正则是在东张西望,近距离的观察着这支军队的一切,他们的行为举止、武器装配,还有士兵的精神气质。通过观察,虽然这些士兵确实都是标准的东亚黄色人种,但确实和清国的军队完全不同,而是他们的所多武器都让福岛安正看不懂,步枪不仅短小,样式也古里古怪,而且还没有配刺刀,身上更是挂满了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小东西,还有不于人带着墨镜,这玩意即使是在欧州,也是稀罕东西,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不过能大量生产这种墨镜,说明这伙海外华人的制造精密玻璃的水平很高,而精密玻璃的水平则决定着光学水平的高低。

  就在两人各怀心事的时候,有士兵过来,带着他们进入阵地里,转过一片树林,德璀琳的脸色一变,喃喃道:“这是……这是真的吗?”

  福岛安正怔了一怔,道:“司长先生,什么事情?”

  徳璀琳摇了摇头,道:“沒什么,没什么?”

  原来德璀琳看到的是两辆猛士车,德璀琳是英籍德国人,虽然在中国生活了近四十年,没有回过国,但欧洲发生的重大事情,徳璀琳还是知道的,这是汽车。

  1883年10月,德国工师卡尔本茨(Karl Benz),创立了“本茨公司和莱茵煤气发动机厂”, 也就是后来著名的奔驰汽车公司,1885年制造成了第一辆机动三轮汽车,1886年11月,卡尔本茨制造的三轮机动车获得了德意志专利权(专利号:37435a)。这就是公认的世界上第一辆现代汽车。

  另一位德国工程师威廉海姆.戴姆勒在1883年发明了用电火花为发动机点火的自动点火装置的汽油发动机,第二年开始装配在二轮车、三轮车和四轮车上,制成了汽油发动机汽车。特别是1886年制造了汽油发动机四轮载货汽车。而就在这一年,英国工程师巴特勒也发明了装有汽油发动机的汽车。此外,意大利的贝尔纳也发明了汽车,俄国的普奇洛夫和伏洛波夫两人发明了装有内燃机的汽车。因此在旧时空里,一般都把1886年作为汽车元年。

  虽然在这个时候,汽车还只是一项科技发明,还没有成为正式的商品,但在欧洲仍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而在这支军队里居然有两辆汽车,这当时让德璀琳感觉到十分意外,而福岛安正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汽车,因此到是没有什么反应。

  双方见面之后,首先互相做了自我介绍,而且***还介绍了自己的来历,当然是海外华人的那一套,别看一开始***不想接见他们,但双方见面之后,必要的礼节还是懂的,而且***也懂英文,交流起来不成问题。

  徳璀琳首先道:“秦营长,虽然我是英国人,但是清国的官员,现在是受租界当局的委托,和你们协商议租界的事情。你们的信租界当局己经看过了,但租界当局不能接受你们提出的条件,因为租界区的成立,是各国与清国政府签定了协议划定的,而且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因此你们提出收回租界的主权,要求租界当局投降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而且也侵犯了各国的权益,租界当局绝对不能接受。”

  张立勇首先发言道:“德璀琳先生,你是清国的官员,应该知道租界是帝国主义国家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因此我们是绝不承认租界的存在和权益,租界我们是必须收回来的。我们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原则,不希望无辜的平民受到伤害,因此才劝租界当局投降。”

  德璀琳道:“既然你们不希望平民受到伤害,那么为什么要无故的发动战争,只要你们停止军事行动,那么什么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 “哼” 了一声,道:“德璀琳先生,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既然你是清国的官员,就不要站在帝国主义国家的立场说话,首先发动战争的正是这些帝国主义国家,如果不是他们组成八国联军进攻中国,也就不会有其他的事情了。”

  徳璀琳的脸色也有些涨红,道:“秦营长,请你也要清楚,是清国首先向各国宣战的。”

  ***道:“那好了,既然宣战了,那么现在就是战争时期,什么条约也好,权益也好都不存在了,如果德璀琳先生是要向我们表示租界当局不愿投降的决心,那么您的目地己经达到了,可以回去告诉租界当局,准备战斗吧,我们会立刻就向租界发动进攻。”

  徳璀琳顿时一塞,现在租界那还有能力打这一仗,忙道:“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租界当局也不希望发生战斗,伤害无辜的平民。”

  ***冷笑了一声,洋人就是欺软怕硬,一吓唬他们就立刻退缩了,道:“那不就简单了吗?只要投降了就不会有任何伤亡,我们的信里己经说得很清楚了。”

  徳璀琳苦笑了一声,道:“但是租界只是居民区,并不是军事区,你们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了,我建议你们和租界当局各自退让一步。”

  张立勇道:“怎么个各自退让一步。”

  德璀琳道:“只要你们的军队不进入租界,那么租界当局可以保证在这一场战争中保持中立,决不会参与战争,等战争结束之后,由清国和各国一起谈判,再来决定租界的去留,当然如果你们不放心,可以在租界外驻军,监视租界的动向。当然如果你们实在不放心,可以派遣少量的军队进驻租界,但人数不得超过五十名,这是租界当局的最后底线了。另外如果你们需要物资或是资金,租界可以考虑支付一部份。”

  ***的心里有些好笑,想不到这个洋鬼孑还给自己玩这一手,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德璀琳先生,如果这就是租界的底线,那么只能用战争来解决了。因为我们接到的命令就是必须收回租界,因此要么是租界投降,我们和平的收回租界,要么是用战争来解决,我们用武力来收回租界,沒有第三个选择。总之租界是一定要收回来的,而且绝不是像征意义的收回。”

  德璀琳住了半响之后才道:“那么我希望能够见一下你们的上司,我要和他进行面谈。”

  ***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但我们的指挥部在大沽上,如果两位要去大沽口,我们可以派人送你们过去。”

  德璀琳道:“那好,不过在我和你们的上司会谈出结果之前,你们要停止军事行动,不能进攻租界。”

  ***道:“这可不行,我们可以送你们去大沽口,但在八点钟的时候,会准时发动进攻,这一点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除非是接到上级的命令,让我们停止战斗。”


  

        
                if(Q.storage('readType')  !=  2  &&  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  0)  {
             document.write('');    
                }

        

...

  http://www.shukeju.com/a/16/16578/12645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