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伪妆记 > 第299章 你输了

第299章 你输了


  趁着天气好,苏容意让鉴秋抱着棋盘在御花园的凉亭中摆好。

  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出来了。

  御花园中也受损颇重,有许多珍贵的草木被叛军践踏焚毁,如今虽然都收拾起来了,却还显得有些冷清。

  毕竟在宫里,连人都照管不过来,别说花草了。

  当夜大劫,各宫娘娘虽然实际没有受什么损失,贼兵也没时间挨个去搜宫去抓她们,但是惊吓也是受了不少的。等到情况控制住,便都一个个开始嚷着叫太医。

  皇帝的这班后宫嫔妃,其实不算娇气,可是到底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妇人,受惊也不全是假的,因此整个太医院上下,都忙的不可开交,连宋承韬,也几日都跟着值夜。

  “小姐不是不喜欢下棋吗?”鉴秋看着苏容意自己摆好了黑白两色棋子。

  “学着动动脑筋而已。”

  苏容意说着。

  她想起了很早以前,在苏家的藏书楼里,有一个人问过她,为什么不喜欢下棋。

  突然面前出现了一道影子,自己坐在了她对面,微扬起一道轻快的声音:

  “这招真是臭棋。”

  说罢自己执黑,修长的手指落在苏容意眼前。

  苏容意抬头,看见言霄如暖阳般的一张脸,黑色的瞳仁闪闪发光。

  她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了?”言霄看她这样,反而有些担心,蹙着眉,“你不是在这里等我的?你有什么不舒服吗?”

  苏容意低了低头:

  “是在等你。”

  两人的话就这么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却让听的人觉得有些不适。阿寿立刻警觉地再往外站开两步,鉴秋也不如以往地盯着苏容意,反而欲盖弥彰地背过身去。

  “只是如今大白天的,你我在此见面,略有不妥。”

  “你担心这个?”言霄笑嘻嘻地说:“那不怕,恐怕是没有人会来的,皇上自己都没功夫来管,他审那些叛贼和渭王都来不及。”

  以及抄检渭王府。

  苏容意想到了在这花园里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小女孩,不可一世地仰着脖子问她苏容锦和言霄的关系。

  “渭王妃,小王爷,还有怀阳郡主会怎么判?”

  言霄也是一愣,声音低了几分:“大概难免一死。”

  这是犯上作乱的大罪,岂会有宽恕的余地。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言霄突然问她:“刚进京的时候,我住在渭王府,渭王妃把我当作儿子一样照料,还有许清越,带着我到处玩,怀阳虽然烦了点,可本性却不坏……”

  他喃喃地说着:

  “渭王虽然有罪,但他们都是无辜的……”

  苏容意没有见过他还有这一面,他总是洒脱不羁,做事精明干练,却还会有这种……

  对自己的所为愧疚的时候。

  他认为是他导致了渭王妃和其子女的不幸。

  苏容意说:“这不是你的错,这世界上,很多人付出代价,并不是因为他们做错了事,这是他们的命,不是你改变的,你也改变不了。”

  就像她一样,她没有做错过事,可是却已经用死来付出过代价了。

  做人本来就是有这么多无奈,她如今已经能够很平静地面对。

  言霄的神色淡淡的,“我也不是个好人,对你,我很抱歉。”

  苏容意讶然,他对自己有什么好抱歉的呢?

  是因为当夜他没有派人过来,害自己险些被渭王杀害吗?

  她淡淡地笑:“你不用对我抱歉,我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不,不是。”言霄否认:“是谢邈,这次之后,他恐怕就翻身了,我知道你……”

  是一定要与他斗到至死方休的。

  苏容意纤细的指尖轻轻拈了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神色波澜不惊:

  “他能出头翻身,就也能再次跌下云端。”

  只要她没有死,就一定会促成这一天。

  一次次地,不厌其烦地。

  她有的是耐心。

  言霄被她这句话逗笑了,“你真的很固执。”

  他回了一子。

  “你也是一样。”

  棋盘上杀气大盛。

  言霄没有否认,“其实有时候换条弯路或许不会那么累。”

  不知在说棋,还是在说她。

  她和他一样,都是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那种性格啊。

  “初雪原明天就能去看许清昀的情况了。”

  初雪原因为替许清越解蛊,也在琼华殿中住着,言霄也给了他充分的尊重,让他如同一个大夫般替许清越解蛊。

  只是许清越知道真相后恨极了他,根本不肯见他,以言霄的推断,按照他的个性,身体好了以后会亲手砍了初雪原也不一定,可是如今,他因为自己的父亲,一朝获罪,恐怕是再也不能够了。

  想到这里,言霄心中还是泛起了淡淡的惆怅。

  苏容意说:“还有杨妃娘娘……”

  言霄点点头,“我明白。我已经让人重新翻起二十年前湘南虺家的案子,等到过两天大朝会,御史台也会呈上奏折,作为渭王的暴行证据之一,初雪原也可以过明路恢复身份,到时候杨妃母子的情况自然由他诊断最为合适……说起来,也要庆幸皇上不像太祖皇帝一般,对巫蛊如此厌恶……”

  相反的,还有几分仰仗。

  听他这么说,苏容意突然想起皇帝很信重的常老先生,“那位常老先生,莫非也是这方面的能人异士?”

  言霄笑道:“你怎么关心起这人来了?”

  他和许清昀的药,就是这老头和一个老医婆配的。

  “不,”苏容意锁着眉头,“我总觉得,你身上的病症,或许也与巫蛊之术有关……”

  亲眼见识过蛊术,苏容意才知道这东西的玄妙,言霄身上血脉相承的宿疾,或许也能找到源头……

  她知道他一直在找自己的病因。

  言霄笑看着她,眼中尽是暖融融的情意,不自觉地适才略带苦闷的情绪一扫而光,“你在想这个?”

  苏容意却没意识到他的变化,还沉浸在自己的各种猜测里。

  “还有……”她抬起头道:“杨妃娘娘说,她想见一面渭王……”

  她话没说完,却被对面的人有些骇到了。

  很陌生的样子,她觉得心慌。

  言霄笑着又下一子,露出闪亮的白牙,棋盘上不知何时已分出了胜负。

  “你输了。”

  他说。

  ————————————————————

  有没有甜的感觉?捂脸。

  (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570/12598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