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伪妆记 > 第234章 湘南虺家

第234章 湘南虺家

  太祖时期,苗人在极大的一次灭巫蛊的诏令下死了很多,有些逃难的往西逃,也成了如今的西胡人。

  因此一度盛行湘州之地的蛊术灭绝,直到几十年后,才有了这个虺家出现。

  彼时太祖已逝,在位皇帝显宗性子仁厚,也不会对这些蛮荒之地的化外之民多加追究。

  何况虺家又没有害过什么人,只不过赚些银子,大概还给了许多丧家的蛊术师一个栖身之所,因此在湘南一地倒渐渐也成了大族,当然和江南及中原的百年望族是不能比的,在太平盛世里,也算是还能体面地活下去。

  苏容意毕竟较寻常闺阁女子见多识广些,以前她派人在云湘一带收药材的时候,就听说过曾经辉煌的虺家是多么邪乎。

  当然二十三年前,她还没出生。

  虺家被夷族的时候,她也才刚出生没多久。

  他们家的事,只能是听说。

  他们的虫草当世无双,千金难求,并且挖遍天下也找不到第二株一样的。

  他祖父手下有一个老副将,是湘南人,一把年纪还曾经非要跋山涉水去找虺家求药。

  这当然是小时候祖母抱她在膝头玩耍时随意说的。

  她记得那位老副将在绥远已被两个大夫回绝过了,只叫他准备身后事。谁知他回到湘南后,反倒多活了几年,还曾写过信到西北。

  但是他死后,却是火化的,尸骨无存。

  这个,是祖母身边的王妈妈当作床头故事说给她听的。

  在大周,土葬是规矩,是礼仪,若不是尸体有什么说不出来的毛病,不会有人选择火化的。

  现在想想,那位老副将吃的虺家的药,大概都是他们制出来的良蛊所化。

  生前是药,死后,那就不一定了。

  因此白旭一说,苏容意就能猜出个大概来了。

  虺家行蛊一事,必然被当时的渭王拿住做了把柄,以便他达成什么目的。

  事毕,也就是十九年前,元化四年,狡兔死走狗烹,渭王借口将虺家夷族。

  他做过的事,便烟消云散,无迹可寻。

  但是虺家一定还留了一个后人。

  十九年后,他必定是回来报复的。

  但是她猜测,这个人必然还很年轻,否则也不会意气用事到直接给小王爷侧妃下蛊。

  且他的功夫肯定不如祖辈到家,否则他也不会用活人一试再试。

  想必出事时他也还是个孩子,也未习得什么家族真传。

  苏容意蹙眉,“但是二牛他……莫非只是凑巧?”

  二牛与市井,与渭王府,与湘西虺家,确实没有半点关系。

  这些,苏容意早已查过。

  白旭说:“恐怕是,我猜测,他也想用孩子试试看,挑中了那牧童,可能是他那一段时间正好在江宁县。”

  果真是恶毒!

  试过了大人,便找孩童。

  “他到底想要炼出什么蛊呢?”

  苏容意沉思。

  白旭摇摇头。

  二牛身上的虫蛊已经是歹毒万分,但是可能这个人的目的,不是杀人,他肯定还要做别的事。

  苏容意原先以为这事与宫里有关,现在看来,可能只是渭王同别人的个人恩怨,那么她还要不要管呢?

  白旭只淡声道:“无论是什么蛊,总之眼下大约能判出些此人的情况来。祖籍湘西,虺家后人,身份低贱,一个月前去过江宁,且与渭王府有联系,或许尚且年轻。”

  苏容意不得不说,白旭确实十分谨慎聪敏,他弟弟白晟与他想去甚远。

  他竟能把常人看来毫无头绪的一件事一步步整理出这么多讯息来。

  难怪他会成为白家的主事者。

  苏容意只道:“既然你都查到了,凭借表哥的能耐,想必揪出此人也不用很久。”

  白旭说:“可是我却没有表妹的本事,可以救他们。”

  苏容意反问:“你想救他们?”

  白旭苦笑,她以为他是个什么人呢?

  他没有那么伟大,但是也没有那么卑鄙。

  相反地,他并不是像她以为的那样受了渭王的命令。

  原先因为苏容意,白旭对此事留了心。出了小王爷侧妃之事后,渭王却叮嘱他无需查实,这便太过反常。白旭立刻回了江阴,在他伯父的密室里翻阅卷宗。

  但是他伯父白衢事后却又将他打了一顿鞭子。

  白旭哪里又还会不懂。

  二十多年前,虺家的事,必然与他们白家也有关。

  伯父必然知情,且参与了。

  他不想让自己知情,是不想再让他步入自己的后尘。

  也说明这件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他隐隐觉得,二十年前埋藏的秘密,一定关系到今时今日的局势。

  世上的事多有无奈,可是亦有因果报应。

  找到施蛊之人是必然,能为白家和自己的伯父赎些罪,也是应当。

  “难道表妹不是这样的初衷?”

  他负手,反而问她。

  苏容意微微偏过头。

  “我一直是个很自私的人啊。”

  没想到白旭却说:“这很好。无缘由的大发慈悲岂不是菩萨在世,初衷何为并不紧要,我只知表妹你,做了的事,便不会放弃,亦不会问心有愧。”

  苏容意微微讶异,心中大动。

  他确实很了解她。

  她突然心头有些松快了。

  “表哥竟编排起佛家菩萨来。”

  白旭道:“若表妹得些宽解,想必菩萨亦会宽恕我口业罢。”

  苏容意心里一叹。

  她如何当得起这般呢。

  她是个自身难保,且处处带累别人的人啊。

  “起风了。”

  白旭抬头看了看簌簌的芭蕉叶。

  “我派人送你回去。”

  一直隐去气息的高大女仆现身,朝苏容意福了福。

  “这是我的亲信,姓杨,以后,你再要出门或者办事,交给她吧。”

  他顿了一顿,“无需再麻烦别人了。”

  这个别人,自然是指梅承耀。

  苏容意眉尖一动。

  对这个适才将自己半掳而来的阔耳方面的女子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白旭继续:“安排她做粗役即可,放心,以后,她便再不是我的人,你不想要她知道的事,她也绝不会打听。”

  他所求,只是给自己一个心安罢了。

  她不是个容易冲动的人,可是她做事一旦认定,便是破釜沉舟,便是一意孤行,便是万死不回头。

  他不能时时在她身边,他只想在她不顾一切的时候,能够力所能及地,多保护她一点。

  他或许阻止不了她,或许也帮不了她,他能做的,只有这个。

  苏容意想了想,点点头。

  ————————————————

  感谢给我投月票的亲们!很感谢,鞠躬!我争不了什么榜,大家可以先给喜欢的作者投,有多的留给俺就好,感谢感谢!(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6/16570/12597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