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安缘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变动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变动

  顾雪景的名字,最终还是由他嫡亲兄长定了下来。因为顾玫诺和顾石诺兄弟连着想了好些名字,他们只要想到小小年纪顾阳景说的那些话,他们就觉得那些名字实在不太如意,反而是‘雪’字够威风八面。

  顾雪景满月的时候,顾家小范围的请了一些客人。季安宁面色红润的出来跟顾大少奶奶招待了客人。她很是自然听说马将军调职离开的事情,她略有些诧异的打听,马将军将要去的地方,那里听说比较偏远.

  听说马夫人自从接到消息那一日开始,在家里连着指桑骂槐骂了好一些日子,只要跟马将军沾了边的人,全给她指名道姓的骂了遍。

  听说马将军自从接到消息那一日开始,他一直黑沉着一张脸,谁见到都躲闪开去。顾家今天请满月酒宴,自然是不会去请马将军一家人。

  顾大少奶奶与人说得很清楚:“我家弟妹肚子里怀着孩子,明明马将军有心与那个小贱人,他偏要把脏水往我家小叔子身上倒去。

  我家小叔子一向重情义,可他也不能眼瞧着自已妻儿被人害得没有命吧?再说他与那个贱人只是见过几次面,都是大家瞧得到场所里见面,又能有几分私情?

  我们顾家的家规对嫡子管教得严厉,顾家的人,一向信守自已的诺言。何况我家弟妹为人温婉大气,大侄子年纪小小可是聪明伶俐又可爱,我家小叔子是把他们母子疼护到心上去了,那容得了别人下这种暗手。”

  顾大少奶奶提及这些事情,她面上还有着明显的愤怒神情。她和季安宁相处得极其好,她只愿意顾石诺夫妻长长久久能多添几个孩子,她的儿子兄弟多,将来行走就有人互相扶持。

  顾家的客人们自然是瞧得清楚顾家大少奶奶的诚心实意,随后她们更加瞧清楚季安宁事事尊重着顾大少奶奶。

  季安宁出嫁之前,布氏就跟她说了悄悄话,说得最多的话,就是顾石诺不管如何的有出息,她都不要起心思去夺顾家大少奶奶的掌家理事权利,这样兄弟才能情意深厚妯娌之间能互相扶持。

  季安宁一直觉得布氏是深有生活智慧的人,她愿意把经验传授与她,她听得很是仔细,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她牢记在心里,日后在心里慢慢的品着,总是能品出几分好滋味来。

  布氏转着弯子劝诫季安宁嫁人之后,在自家夫婿的面前,一定要学会软硬兼施的相处方法,可不能一味的清高待人,能够摆出小儿女姿态的时候,千万别硬着头皮往前冲。

  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有人手把手的教她如何与另一个人和谐相处,果然生活处处皆是大小文章。

  季安宁出嫁之后,每季依然会书信回去给父母给大伯父大伯母问候,而对于二伯父二伯母的问候,那就是每年的周到年礼。

  季安宁出嫁之后,季安贞出嫁了。季家老太爷去了之后,她的两位姑姑家里面与兄弟家渐渐的来往少起来,她们的年纪大了,孙子们也有自已的事情,她们回娘家的路,一天比一天显得漫长起来。

  布氏在信里面透出几分不舍的意思,随着季家老太爷的离去,季守成一家人在守完一年孝之后,他们前往都城去安居开展新的生活。

  季家老太爷不曾给过儿子们什么,季守业兄弟三人自他离去之后,季守业默认由两个弟弟自行去做出离开或者留下来的选择。

  季守成最终选择自行居住,他与季守业和季守家交了底,说了心里话。他是愿意跟着长兄一块生活下去,然而宁氏的性情,却让他担心不已。

  人,能够活多久,谁走在谁的前面,都有些说不定。就象他们兄弟都以为季老太爷的身体健康,他还能活放多年,可他却失足而早去一样,让人想象不到。

  季守成很是恳切的跟季守业说:“大哥,如果我活得比宁氏长,我们兄弟住在一处,对侄子们是不会造成任何的麻烦。

  可是万一我走得比她早,没有我的限制,以我对她为人的了解和认知,她会依仗着长辈身份,只想着任性行事,不会去管会不会为难着晚辈.

  我们这一房的人,自行在都城里安居下来。将来他们堂兄弟还能有几分情义存在,他们两人不如他们的兄弟有才,幸好他们本性纯良,还是值得遇到难事的时候,让人伸手去扶持一把。

  大哥,老三一家人与你们继续住下去,老三是浑了一些,有你和大嫂瞧着些,他一家人的日子可以过得下去。三弟妹的性情高清了一些,要她的为人处事,还是要比宁氏好太多。”

  季守业和季守成兄弟互相对视一会后,两人叹息着移开眼。季守业跟季守成说:“纵然是分开过日子,你在外遇什么事情,你只管去与你大侄子商量着行事。”

  季守成是相当不客气的点头,说:“那自然是要跟正儿商量着行事,日后,还要他多瞧一瞧两个弟弟们。大哥,你只管放心,我们先去都城,纵然不住在一个院子里面,我也不会与你们隔得太远。”

  而季守家把留下或者分开居住交给季树立去做选择,季树立最后选择的是,在熟州城里面,两家居住在一处。日后,如果他们一家人暂时无法回都城,他们这一房还是选择与大房同居住。

  但是等到他将来回到都城之后,三房会看大房的居住情形,看一下,要不要从大房处搬出来。当然如果那个时候,季守家与田氏已经习惯了,那他们依然他们夫妻会挑选居在近处。

  三房,季守业和布氏在的时候,季守家和田氏在的时候,弟弟们愿意这般居住,可以一直居住下去。等到四位老人家不在的时候,三房,就不能一直这么的占着大房的便宜,那时余下的人,自行搬出来居住。

  季守业和布氏已经习惯和弟弟们同住的日子,而季树正夫妻也接受这种生活方式。布氏给季安宁的信里面,透出来明确这样的消息。

  季树立给季安宁的信里面,则说得很是明白,他们这一辈知道得很是清楚,季守业这一房长年撑起了季家的门户。

  然而树高枝多,将来的孩子们未必会这般清楚家事的来由,兄弟们渐渐的出来做事,将来的成就就会有高低,而那样季家的格局就会有一番新的变动。

  季树立想着不如趁早断了那种麻烦的根源,在大房需要的时候,三房绝不能抛手而去。他们兄弟和季安宁如果没有大房伯父伯母大哥大嫂的疼爱,只怕性情不会如现在这般的阳光开明。

  人,活着总要记得恩情,而季家的人,绝对不能成为忘恩的人。(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821/7073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