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安缘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拍

第四百三十一章 拍


  这一夜,季安宁照常睡沉下去,她不是心大,而是因为在这个时代里,她只能顺应潮流往前走,那她现在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照顾好自已,别让家里人担心。季安宁早晨醒过来之后,很是豪迈的想,人间事,除却生死大事之外,别的都是小事情。

  她的心情很是舒畅开去,她相信季家的长辈和田家的长辈怎么都不会把她嫁给一个行为怪异的人,只要那人是正常人,她就一定能和人平和的相处下去。当然两人实在不对路,这不是最终还能分开过日子吗。

  季守业布氏派人叫季安宁过去时,她的脸上很是自然的显示出水过无痕迹的神情。她微笑着给季守业布氏夫妻请安,这对夫妻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后,布氏便急急的伸手拉着她坐在身边,问:“昨天你父亲说你许可了那亲事?”

  季安宁轻轻点头,布氏抬眼瞧向季守业,她转头拉着季安宁的手,说:“宁儿,你是我和你大伯瞧着长大的人,我们都不想委曲着你定下亲事。你跟我们说一说你的心里话,不管如何,在这样的大事情上面,你的心愿最为重要。”

  季安宁皱眉想一想,说:“大伯母,只要那个男人年纪不是太老,他的性情正常四肢都在,他愿意做事养家,他在家里又不是愚孝性情的人,我觉得这就是一门难得的好亲事。”布氏握紧季安宁的手,说:“难为你想得这般的通透。

  宁儿,你放心,我们没有面见到那位十少爷,这门亲事是不会应承下来。”季守业瞧着季安宁轻点头说:“宁儿,你回吧,大伯和大伯母知道你的想法,我们没有见到当事人,这门亲事绝对不会许可下来。”

  季安宁笑着给季守业布氏夫妻行礼告辞出门,相对与季守家田氏这对夫妻,她更加信服季过业布氏两人。她脚步轻快的走回到三园,季守家和田氏一脸紧张神情候在院子里面。季守家一瞧见她,就问:“你大伯大伯母寻你什么事情?”

  季安宁在心里轻轻叹息起来,这位父亲待她这般的淡淡。田氏瞅一眼季安宁,说:“宁儿,你别担心,你就是不愿意这门亲事,母亲也会支持你。”季安宁的心里稍稍舒服一些,这一位才是真正的嫡亲生母。

  她笑着说:“大伯和大伯母跟我说,他们没有见到男方本人,是绝对不会应承这门亲事。”季守家一脸不解迷惑的神情瞧着她,田氏绽开欢喜的笑容,她笑着说:“我正奇怪着,昨天怎么没有听那位三夫人多提那位十少爷的事情,听上去,是那人不在家啊。”

  季安宁微微笑着瞧向田氏,她的心里暖了暖,她毕竟是她的生母,她心里还是想着要与她好好的相处下去。田氏欢喜着说:“宁儿,今天那家来人时,我一定会守在那里。你在院子里看好森儿,我没有见到那人,我是不会点头应承亲事。”

  季守业侧头瞧着田氏的神情,他的嘴动了动,又见女儿神情冰凉的瞧着他。季守家甩手出了院子门,田氏瞧着他的神情,她笑着跟季安宁解释说:“你父亲跟我说了,他要早些出去请一天事假,方便别人来提亲时,他这个做父亲的人,为你仔细的瞧一瞧。”

  季安宁领了田氏的心意,她笑着说:“太辛苦父亲为我劳心费力,我也愿意我的亲事顺畅,要不然一家子的长辈都要为我多操心。”田氏听着她的话笑了起来,说:“女子的终身大事,那有这般的简单。现在多操心,日后就能少操心。”

  季安宁陪着田氏在院子里说了一会话,她见到她一脸心神不宁的神情,她笑着说:“母亲,大舅舅家的人,很是了解顾家的情况。要不,我们现在让人送口信过去。”田氏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连忙招来管事妇人说话。

  季安宁笑着起身离开了,她要回房拿一册书过来。她再返回来时,田氏已准备好早餐待她,问:“你在你大伯和大伯母处有没有用早餐?”季安宁到这时候才想起她都不记得用早餐的这一回事,原来有人上门来提亲,对她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她转而想起季守业布氏那空空的桌子,她的心里越发的感动不已,只怕她的大伯大伯母为她的事操心,两人也误了准时用早餐。季安宁用了早餐后,她把在一园看到的事情说给田氏听,她很是感动的说:“宁儿,日后你们兄妹有能力时,一定要孝顺你大伯大伯母。

  他们是把你们当成嫡亲的儿女看待,他们在你们身上花的心血,是一点都不比我这个做母亲的情分少。”季安宁轻轻的点了点头,季守业布氏待她不比待季安玉差上些许,就是有区别那也是亲生与不亲生的区别。

  季树森醒来之后找田氏,她进房去哄了哄孩子。季安宁坐在树荫下面静静的翻着书,两个弟弟转到前院来瞧见季安宁,季树林小脸板正的瞅着季安宁说:“姐姐,你没有叫我们起床?”季安宁笑瞧着他严肃的神情,赶紧跟他赔不是起来。

  季树梢在一旁微微笑了起来,季安宁伸手扯一扯他,示意他帮着在季树林面前说一说好话,免得这个孩子板正一张小脸,她瞧久了有些受不起。季树梢伸手拍一拍季树林的肩膀,笑着说:“林儿,姐姐是心疼我们,想让我们多睡一会,才没有叫醒我们。”

  季安宁此时已叫人送早餐过来,她跟他们两人说:“现在天气热,你们两人可不能贪凉快,一会出门在田家吃太多的凉食。”季树梢昨天跟她说过,今天他们要去田家玩耍的事情。两家是邻居,两家的长辈也不限制孩子们互相来往。

  田家的人待季家的孩子用心,每一次都会招待他们在家里用餐后才许归家来。季安宁听季树林提过田家的凉菜如何的美味,前天,季树林回来说过肚子痛的事情,过后虽说没有什么事情。

  季安宁猜想大约是凉食用太多的原故,她今天特别的提醒一声。季树梢瞧着季安宁的神色,他轻轻摇头说:“我和林儿已经说好了,今天家里有事情,我们要晚一会再去田家,我一会就派人去跟田家兄弟说一声。”(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821/7071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