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安缘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笑

第三百七十二章 笑


  “哇哇哇”婴儿大嗓门的哭叫声音,在三园前院响起来,那节奏响亮而有力量。原本往这边走来的季安宁,听到哭声加快脚步赶过来。田氏正抱着大哭不止的季树森在转着圈子,乳娘一脸慌张神情伴在一边。季安宁稍稍避让开去,她现在稍稍习惯爱哭的季树森。

  田氏好不容易哄好季树森,她把孩子交到乳娘的手里后,她瞅着季安宁说:“屋里热,我进去换一件衣裳出来。”季安宁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凑近去看了看季树森,瞅见他一脸的睡意,她便退让到一边去。

  季树森很快的睡熟起来,季安宁抬眼瞧见乳娘眼里浮现出放松的神情。田氏出来时,院子里树荫处,只有季安宁一人休闲的坐在那里,她的神情格外的恬静。田氏缓了缓脚步,她们母女俩这些年少相处,她回来只觉得有些不太懂得女儿的心思。

  季安宁瞧见田氏后,她微笑着站起来迎人,田氏冲着她摆手,说:“坐吧,自家母女两人,用不着这般肃谨。”季安宁顺从的坐下来之后,她笑着问田氏说:“母亲,森儿每次要睡之前,都要这般的哭闹一番吗?”

  田氏轻轻点了点头,说:“现在就盼着再过几天,他能改了这个毛病。”季安宁微微笑瞧着她,田氏很是仔细的打量着她,颇有些感叹的说:“仿佛是转眼之间,你就长大了。你伯母和你大嫂把你教导得相当好,你外祖母和大舅母也是如此说。”

  季安宁依旧微微笑瞧着,母女之间依旧有些生涩感,许多时间来化解。田氏跟季安宁说:“这一次回来后,我就不再离开你们身边。”季安宁很是惊喜的瞧着她,说:“父亲可是有机会调动回来当差?”

  田氏瞧着季安宁面上的笑意,她低声说:“你盼着你父亲回来?”季安宁很是诧异的瞧着她,做儿女的人,对父母这种想要团聚的情感,这不是相当的正常吗?她低声说:“母亲,可是父亲又惹你生气了?”

  田氏轻轻的摇头,笑着说:“没有,你父亲甚好。”季安宁瞧着田氏淡然无波的神情,她笑着轻轻点头,说:“我喜欢我们园子里只有嫡亲兄弟,而无那些旁的人。”她已经听布氏提过,田氏有心为季守家纳妾,那样纳进来的女人,那可能不让别人生育孩子。

  田氏听着她的话笑起来,说:“你这么大的人,还爱说玩笑话。你看你二伯院子里的那些姨娘和那些孩子,一个个也挺安分。”季安宁轻轻摇头说:“母亲,月姐姐她们一直不快乐,我不想我过那样不快乐的日子。

  父亲身边没有姨娘,后院里面没有父亲的庶生子女,我们园子里日子就会过得清静,我喜欢现在的日子。”田氏瞧着季安宁面上嫌弃的神色,她在心里沉吟了起来,她回娘家提起此事,田家老太太质问她:“你可以不要这个夫君,可是你的儿女,他们是要亲生的父亲。”

  田氏眼里都是挣扎的神情,季安宁在一旁瞧着她,只觉得她对季守家只怕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灰心绝望,她只是怕再给他伤心,早早的自已动手把所有的路全堵住。季安宁叹息着说:“母亲,如果父亲执意要纳妾,那就由着他去吧,反正母亲能护住弟弟们。”

  田氏瞧着季安宁那如季守家一样的眼睛,她闭了闭眼说:“宁儿说得对,你父亲只要不起心纳妾,我们园子里就过着如现在一样的日子。”季安宁在心里暗舒一口气,她笑着说:“母亲,你别怕,现在哥哥有了出息,父亲总要给哥哥面子,他此时是不会起那个心思。”

  而外面那些人,就是有心送女儿入季家来,那心思也会用在季树立身上,绝对不会用在季守家的身上去。那可是分分钟得罪季树立的节奏,那有儿子会不护母。田氏听见季安宁的话,她手抬了抬,终究是没有伸出来。

  她笑着说:“是,你父亲这些事情,还是挺能分清楚轻重。”田氏垂了眼睑,低声说:“你会不会气你父亲待你,不如你的兄弟好?”季安宁轻轻摇头,很是轻松的开口说:“父亲待我也没有特别的差,你们把我托付给大伯大伯母照顾。”

  田氏抬眼瞧着季安宁眼里诚恳神色,她笑了笑说:“你外祖母大舅母还有你大伯母都说你是一个心宽的孩子。”季安宁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怎么会是心宽的人,她只是对他人的感情,在需求方面不会给出太高的要求,有些得过且过的意思。

  但是她乐意田氏这般的说法,她笑着说:“母亲,大家都对我好,我怎么会自找不快乐。”田氏很是慎重的瞧着她说:“你年纪不小了,你想定下一门什么样的亲事?”季安宁觉得田氏今天是给了她一个又一个的惊叹,她的亲事能完全由得了她吗?

  季家在熟州城里只能算是中上的人家,西顾家那位顾十小将军的亲事未曾定下来,季家如何会在她现在这个年纪为她定下亲事,何况也无人来提亲。季守业兄弟猜测是顾家出手拦了那些有心打听的人,而是执意要等顾石诺那边的消息。

  田氏暗含着隐忧瞧着季安宁,见到她一脸轻松的神情,说:“大伯母跟我说过,那个人来了就来了,他没有来之前,大伯母说,用不着我去着急,慢慢等,我距离十八岁还有好几年。”田氏瞧着季安宁,问:“你一点自已的想法也没有?”

  季安宁嘻嘻的笑了起来,说:“有啊,他要是良人,他的父母兄弟嫂嫂们好相处,别的,我还真没有什么想法。”季安宁瞧着田氏,只觉得她一辈子受到最大的伤害,就是她有一个时不时多情的夫君,别的方面,她是从来不曾受过伤。

  季安宁很想劝她,在这个时代里面,爱情真的不重要,如何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田氏觉得是因为她们母亲不亲密,所以季安宁才不会跟她说心里话,她心里有些伤怀起来,说:“宁儿,母亲对不住你,在应该由我陪着你的时候,我不在你的身边。”(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821/7070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