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852铁血中华 > 第538章 凛冬将至(八)

第538章 凛冬将至(八)

  10月在各国大概都是很美的季节,秋日的树叶开始泛黄,空气也很凉爽。坐在马车中也能感受到这股子凉快。乘坐马车前来的罗马尼亚代表抬头看着在山坡上的布达城堡城堡与自己擦肩而过,他觉得很有些遗憾。原本罗马尼亚代表还以为自己有机会在布达城堡参观呢。

  匈牙利外交部与卫生部一起办公,办公地在一个医院附近。房子不能算差,可在罗马尼亚代表看来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这下他心中匈牙利泥腿子的形象得到了更加强化。在办公室里面坐下之后,罗马尼亚代表左看右看,有消息说执掌匈牙利红军大权的是一群中国人,各国相信是中国人领导匈牙利泥腿子们获得的成功。这一路走来,罗马尼亚代表并没有看到任何中国人的踪影。

  “请问阁下要传达罗马尼亚政府什么样的消息?”匈牙利外交部长是个非常年轻的男子,和罗马尼亚代表看到的其他匈牙利现政权的人员一样,他留着极短的头发,看上去虽然干净利落,却给人一种很强的危险感觉。

  努力让自己无视这种短发青年带来的压力,罗马尼亚代表说道:“我国希望匈牙利一方能够将原本就是罗马尼亚人聚居的地方归还我国。”

  这话让匈牙利外长的眉头紧紧皱起,他用锐利的目光盯着罗马尼亚代表,开口问道:“你说什么?”

  罗马尼亚代表把心一横,大声说道:“我国要求贵方将原本就是罗马尼亚人聚居的地方归还我国。你们是匈牙利人,没理由统治罗马尼亚人。把那些地区归还给罗马尼亚,是保持和平的正途。”

  说完之后,罗马尼亚代表明显感觉到屋子里面的的气温好像都降低了几度。看到匈牙利人凶狠的目光,罗马尼亚代表反倒是心里面轻松了许多。此次来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有可能遇到的危险。不过上头讲的清楚,只要他完成自己的工作,回来就会得到晋升。万一他遇到危险,他的家族也会得到政府的照顾。整个欧洲都认为匈牙利当下的政府是一群野蛮泥腿子们把持的政权,所以外交人员被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如果我们拒绝,罗马尼亚准备怎么办?”因为愤怒,年轻的匈牙利外长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的。

  罗马尼亚代表的心脏激烈的跳动,他吸口气,才答道:“如果你们坚决不同意,你们就要接受后果。其他国家可是支持我们的。”

  “这些就是你此行的所有工作了么?”年轻的匈牙利外长继续问。

  “是的!”罗马尼亚代表答道。

  “滚!现在就滚回罗马尼亚去。你告诉罗马尼亚国的什么狗屁国王,匈牙利人的土地,一寸都不多余!一寸都不会放弃!”年轻的匈牙利外长对着罗马尼亚代表吼道,然后就撵人。

  从怀里掏出信,放在匈牙利外长的桌子上。罗马尼亚代表离开了匈牙利外交部,当他乘坐的马车开始离开布达佩斯的时候,代表心里面甭提多高兴了。任务完成,匈牙利外长看着并没有那么野蛮,代表的前途有保障啦。

  在罗马尼亚首都,俄国派遣的官员一得到匈牙利那边传来的消息,立刻兴奋的先命令给圣彼得堡发了电报,然后对罗马尼亚官员嚷道:“为了斯拉夫人的未来,我们要进军啦!”

  圣彼得堡接到电报后,重臣们立刻就聚集在沙皇御前召开会议。俄国与奥地利曾经在打击奥斯曼土耳其的事情有过很长期的合作,随着奥斯曼帝国的衰退,两国在巴尔干的利益开始激烈冲突。特别是俄国在二十年前的以及第十次俄土战争吃了大亏,在第十一次俄土战争中没有占到便宜,南向的目标依旧遥遥无期。

  奥匈帝国分裂让俄国看到了新机会,在奥地利遭受到巨大损失的时候能够支持罗马尼亚的扩张,对于俄国在巴尔干地区扩大影响力很有好处。俄国在身为欧洲宪兵的美好时代就是靠镇压革命进入很多国家,此次若是能镇压匈牙利革命,那更是俄国重新获得荣光的开始。

  所以在沙皇御前的会议中,这帮俄国大臣很很兴奋。工业部长把俄国一系列工业数据拿出来显摆,例如1898年俄国钢产量380多万吨,生铁产量200多万吨新修铁路3000公里。最新钢产量已经稳居欧洲第三,是法国130万吨钢产量的三倍。

  陆军部长表示现在俄国的常备军数量达到105万,有305万预备役。与民朝签订了友好条约之后,中俄都以和平为基础来解决两国冲突,在边境上不增加军队。让俄国可以轻松的出动大量军队去参加进攻匈牙利的战争。

  “如果罗马尼亚人能够解决问题,那自然最好。如果他们解决不了,我们就上。”总参谋长对着沙皇陛下讲述着豪言壮语。

  “奥匈帝国那边的反应如何?”沙皇陛下对此很是担心。

  外交大臣立刻说道:“放心,陛下,我们并没有要吞并匈牙利。只是要让原本就是斯拉夫人聚集地的归于罗马尼亚而已。我们外交部已经开始与欧洲各国联络,大部分国家都对此表示能够理解。只是这次大概要便宜些罗马尼亚人了。”

  沙皇陛下对便宜罗马尼亚人并不是特别在意,他很担心再次出现克里米亚战争那种局面,英国和法国联手对付俄国,让俄国损失极大。

  听了沙皇陛下的担心之后,俄国外长立刻表示,“陛下,英国此次态度暧昧,民朝也没有公开介入的意思。德国虽然在反对,但是法国已经表示只要我们俄国不夺取匈牙利的土地,他们就会扯住德国。所以这次我们不用担心德国的介入。”

  既然有底线,有目标,有盟友,敌人并不强大,俄国沙皇最终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和俄国人考虑的一样,罗马尼亚军队开进了匈牙利国土的罗马尼亚人聚居的地区,虽然没有遇到欢迎,也没有遭到反抗。在这帮罗马尼亚军队尝试建立新的边界之时,匈牙利红军就对匈牙利境内的罗马尼亚军队发动了攻击,一个礼拜就歼灭了五千罗马尼亚军队。然后俄罗斯就宣布对‘要膺惩入侵罗马尼亚的匈牙利军队’,战争立刻扩大起来。

  与此同时,克罗地亚保皇党的军队也向匈牙利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加上奥地利军队重新恢复活跃,匈牙利战争立刻从平静变为激烈。

  得知消息的韦泽正在开三会,他只说了一句,“希望这些不要影响明年的奥运。”

  因为语气太平淡,以至于外交部的同志硬是没明白韦泽都督到底是什么意思。看到同志们一脸懵B,韦泽笑道:“别想太多,我们绝不会出兵或者军事威胁。就让欧洲人自己解决欧洲的矛盾。”

  中央和平政策明确确立之后,大家开始逐渐习惯了新政策。韦泽都督这么讲,也没什么特别好讨论的。不过外交部的都是人精,马上就有人从这话里面听出些端倪,外交部的党委书记问韦泽,“都督,您担心战争会扩大?”

  “欧洲自己会怎么决定是他们的问题,我担心还是不担心都没办法。真正牵扯我们的问题大概就是奥运会。我只是期待不要影响奥运会,向全世界展现中国风采的机会其实不多。”韦泽平静的说道。虽然看着平淡,但是韦泽内心里面其实没理由的担心起别有人错误理解韦泽的心思,弄出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的破事出来。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逢迎上意的人从来多得很。

  但是转念一想,韦泽又释怀了。民朝里面几十年铁血政策下来,对外国人的态度很正常化。即便肯定会有自以为是逢迎上意的,韦泽决定见到就免职。虽然韦泽基本没动用过皇帝的特权,但是该用的时候还是要用。

  外交部长听了韦泽话之后笑道:“都督,您放心。我们现在就去和各国商量,尽量请他们参加。若是欧洲打烂了,我们亚洲和南美等国家召开奥运会。咱们民朝绝不可能让欧洲几个国家给弄到办不成事情的地步。”

  “嗯。”韦泽简单应了一声。他对外交部长的反应很满意,民朝虽然不是单边主义,不过这不等于民朝就会被别的国家给限制。按照规定,只要有三分之二的奥运会成员国参加,奥运会就有效。民朝有信心凑够这三分之二的国家。

  民朝没有插手,匈牙利的战争进行的如火如荼,俄国人冒着寒冬出兵,表现出了强大的意志。不过只动用了二十万兵力,就未免有些看不起匈牙利人民。

  匈牙利红军派遣十万军队在东喀尔巴阡山脉和南喀尔巴阡山脉抵挡俄军,二十万主力则对五万克罗地亚保皇党的军队发动了猛攻。克罗地亚王国受匈牙利管理,包括克罗地亚保皇党在内的奥地利政府军进攻匈牙利时被击败,那时候匈牙利把克罗地亚保皇党的军队给释放。现在这帮人再次进攻,匈牙利红军实在是没办法再次放过他们。

  1899年12月3日,全歼了克罗地亚保皇党军队之后,匈牙利红军对克罗地亚军进行了甄别,释放了被俘军队中的1000名年少年士兵。其他的全部处决。短期内解决了克罗地亚保皇党的问题后,12月13日红军主力开始东移。

  沙皇俄国采用的是东正教使用儒略历法,20世纪的第一缕曙光照亮圣彼得堡的时候,从俄历来看,还有13天才到1月1日。俄国参谋长心中非常不爽,参加御前会议的时候整个人看着闷闷的。匈牙利红军依托山区进行防御的战斗很出色,俄国并没有办法顺利突破匈牙利的防线。更糟糕的是,俄国军队中开始流行起伤寒、痢疾和脑膜炎。

  参谋总长是个虔诚的东正教信徒,手上虽然没动作,他在心里面已经划了无数十字,希望天上的神明能够解除俄军遇到的困扰。但是从军多年,参谋总长也知道这不现实。所以又向神明祈祷,至少战线与俄军犬牙交错的匈牙利军队也受到这些传染病的袭击。

  “罗马尼亚人国内瘟疫流行。陛下,我们暂时需要封锁与罗马尼亚的边界。”海关大臣开口说了个问题。

  参谋总长心里面咯噔一下,这位海关大臣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但是部长说的事情很重要,俄国重要的乌克兰与罗马尼亚接壤,乌克兰不仅是俄国的粮仓,更是俄国的煤仓。紧挨着乌克兰的铁矿与乌克兰的煤矿配合,支撑着俄国每年380多万吨的钢产。从任何角度来看,总参谋长都没有理由阻止海关大臣的这个建议。

  沙皇陛下同意了海关大臣的建议,却没有对罗马尼亚瘟疫进一步深谈,总参谋长好不容易熬过了这天的御前会议。

  又过了两天,焦急的总参谋长接到的所有电报都是疫情在扩大。而且罗马尼亚国内已经出现的谣言传遍了全国。俄国人的行动触怒了上帝,这次的瘟疫就是上帝对俄国人的惩罚。只有尽早把俄国人赶出去,才能解除疫情。此事与罗马尼亚人无关,如果是上帝对罗马尼亚人愤怒的话,那就该在俄国人来之前就出现瘟疫才对。

  在此时的世界里,40岁以下基本完成扫盲的国家只有四五个,民朝就是其中之一。罗马尼亚无疑不在这四五个国家的行列之中。这个国家甚至连强制义务教育的法律都没通过。即便在民朝,即便是大家明知道瘟疫其实和天谴毫无关系,瘟疫是某种惩罚的说法依旧能引发某种共鸣。就更不用说罗马尼亚这样的国家。

  这种传说不仅在罗马尼亚国内流传的很广,在罗马尼亚军队以及俄国军队侵入的罗马尼亚人在匈牙利的聚居区更是人人皆知。聚居区有几十万罗马尼亚人,瘟疫流行让数万老人孩子死于非命,病的奄奄一息的人更多。这些罗马尼亚人心中惶恐莫名。

  1900年1月5日,匈牙利红军主力突然出现在俄国军队背后,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进攻。疫区内的军队完全没有战斗力,在沙皇俄国东正教使用儒略历法的1900年1月1日那天,俄军崩溃的消息抵达圣彼得堡。俄国陆军总参谋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突然想掏出手枪自杀。

  (http://www.shukeju.com/a/15/15818/7041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