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碎星物语 > 第二章 义之所在.刀剑双行

第二章 义之所在.刀剑双行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发展,太一空间中的血丑分身,更是全身亮起了一层血红色的怨厉之气,虽然万血河本就是无穷怨念所聚,血丑也是靠吸纳灵地中的怨气,藉此不断强大自身,但骤然涌入的怨念量过大,就连它都有些吃不消。

        “岂、岂有此理……赤魃小儿!”

        血丑的身影急速胀大,又惊又怒地看了阎罗阴蛟一眼,开口想要委托什么,却未及出口,整个身体就“轰”的一声,炸成粉碎。

        万古分身炸碎,散逸的怨厉之气却没有消失,反而变本加厉,化为黑烟,开始往周围侵染,阎罗阴蛟靠得太近,虽然见势不妙,直接高速穿出星河空间,还是沾着少许,当下身形一闪,整具分身瞬息萎缩,化为灰飞,拚着舍弃一具分身,也不想让这些怨气顺着气息沾染主身。

        在各自的根据地中,血丑、阎罗阴蛟的本体都苏醒过来,恨恨骂上一声,诅咒这赤魃奸滑似鬼,眼看不死会大局将倾,居然设下这样的毒计,先制造形势,逼迫己方加码不灭帮、永生教,掏光自家的家底,而到了它该掏钱的时候,它就直接金蝉脱窍,借死逃亡,还顺势来一招移祸江东,把满满的脏水整盆泼来。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血丑恨恨道:“不死会倾覆,愿力崩溃,任你如何滑溜,也难逃这份因果,别说是假死,就算你真的粉身碎骨,也会受到牵累,永远沉沦……”

        另一边,阎罗阴蛟也是恨得刻骨铭心,认为这是赤魃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毒计,明知不死会遭遇拆台,势难支撑,就布下这个瞒天过海的大局,将自己与血丑都圈进去,最终拖得一起崩盘,玉石俱焚,小小大能死也要拉着两位万古垫背,手段不可谓不辣,心思不可谓不毒。

        赤魃借死退位,不死会若顺势崩溃,可以想见,不灭帮、永生教必将趁势扩张,势力一口气攀至巅峰,但紧接着的胜极而衰,就轮到自家要承受愿力崩溃的结果了,如今鬼界大部分都被囊入三家,赤魃背靠冥府都结算不起积分,而自家最多再有一年,也逃不过这一劫,中间不会再有什么变数和翻盘的可能……

        这苦果……怎么办?

        赤魃粉身碎骨,亿万鬼物指天咒骂的当口,本来要赶往龙仙儿那边的温去病,立刻就动不了了。

        不死会之主身亡,辛苦累积的积分无法兑换成实质奖励,而失去了开创者和引路人,后头不死会是否就此崩解,尚属未定,但直接造成的愿力动摇,却是立即发生的祸患,温去病顿时疼痛欲裂,只觉得……整个神魂,仿佛由内往外爆,即将要四分五裂了。

        一直以来,自己是用不死会为框架,替代鬼君昔日预备用来伐天代之的鬼族天廷,用来行使鬼君旗中的无穷愿力,直到鬼市一战,不死会渐成气候,本身的愿力累积也非同小可,归并到鬼君旗中,自己才算开始使用不死会集来的愿力,但也都是直接转化成力量发动,极少用以提升自我修为,与本身结合,和阎罗阴蛟、血丑与鬼界诸雄大吸特吸的作法完全不同。

        本以为,这样一来,能将有朝一日必然发生的愿力反噬的后果,降至最低,可不死会这个鬼界有史以来,旷古绝今的大怪物,委实发展得过于恐怖,蒐罗进来的鬼物,成员数量之多、意念之凝聚,超乎想像,甚至已经可以媲美昔年的鬼族天庭,倘若自己是万古存在,或许靠之前的准备,真能扛得过去,可现在不过是区区天阶五重,终究还是欠了。

        头痛欲裂,眼看神魂将要解裂,温去病用尽力量想去控制,仍然无效,源自因果联系传来的愿力反噬,根本就不是大能可以处理的东西,想要减轻,唯一的路就是安抚正在动摇的人心,也就是跳出来宣布刚才的一切只是圣子引蛇出洞的计谋,现在跳梁小丑已经中计,可以照常积分结算……之后的结局就是因为拿不出钱被更加凶猛的愿力反噬碾成齑粉……

        正自倾危,陡见一道无形刀气,浩浩荡荡,破空而来,断云斩天,直劈在温去病的左侧空处。

        处于遁形状态的温去病,身形隐没,别说是大能难见,就算寻常万古,仓促下想要找出它来都不是那么容易,可这道无形刀气,却准确锁定他的位置,凌空斩来,霸气滔天,却直直斩在身侧空处。

        刀气乍起,温去病隐约听见一声叹息传来,跟着就是一道剑光,撞天而起,凌霄洒落,画为点点星雨,成千上万,转瞬千万,追随刀气落下,就落在温去病右侧。

        一刀、一剑,俱是无上妙招,虽然都落在空处,却让温去病顿时浑身一轻,好像正缠捆在身上,要扯得自己神魂四分五裂,却丝毫不曾显露出来的无穷线团,被这一刀一剑断去过半,虽然余下的还有不少,可是那股要将神魂撕扯碎裂的力量,已经大幅减弱,算是解了自己当前之危。

        藉着剑光闪烁,温去病忍着剩余的纠缠,直接飞身遁走,没有暴露出来,心头隐约晓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愿力反噬,是基于因果法则下的作用力,超越时间、空间限制,无可逃躲,大能万古俱不能逃,想解这一点,只能从因果上着手,换句话说,必须是永恒者出手,才能解自己的燃眉之危。

        ……或者是两个闲到蛋疼,又强到变态,不照寻常规矩来的万古存在。

        很显然,被囚禁在冰牢中的霸皇,并不如他表面看起来的那样被彻底封印,没有半点力量,在这危急当口,他直接掀开底牌,凌空斩来的一刀,又邀来小白合力,一刀、一剑,两大绝顶万古联手,斩断部分因果,这才解了自己眼前的危险。

        为什么霸皇会出手相助?

        温去病实在想不明白这点,只是隐约有些感觉,虽然这些对自己来说,还都属于过于高深的课题,但根据当前所知,因果难断,能在永恒之前涉及因果的,都是最顶级的法门,最次也要万古才能练成,更别说是这么大规模的愿力反噬,纵使霸皇、小白超卓绝凡,远非寻常万古可比,想干这么出格的事,恐怕也得以身相代为代价。

        换句话说,愿力崩解的代价,他们分别都承担了一部分,才让自己有机会从中生还,但为何他们肯冒这么大的风险,甚至做这么大的牺牲,这着实令人不解,尤其霸皇,还是他先开了头,小白才跟着做的……大家非亲非故,甚至算不上友方,他为什么会做这种事?现在的自己,可不相信霸皇只是因为想多一个看得上的人未来和他一战,就跑出来把这么大的锅接走啊……

        这份人情,欠得着实不小,里头可能还包含着不小的未知祸患,温去病一时也顾不上想怎么还,当前最为重要的,还是先去处理龙仙儿那边的警讯。

        身形一闪一晃,温去病直接回到黄泉红楼内,这是小白特意替自己两人辟出的婚房小楼,住在这里的时间虽然短,却已经让温去病有了很多美好回忆,但此刻飙回,他所见到的楼中景象,却不带半点温情,而是立刻让他急出一身冷汗。

        大厅中,原本的略带喜庆的家什物件被清扫一空,只余一具冰棺横放,比起一个多月前,霸皇抬棺过来时,已经薄了很多,内中沉睡的司马冰心的身形已经清楚可见。

        龙仙儿此刻就站在冰棺之前,身着一身冥府常服,黑色如墨,不像新婚燕尔的新娘,更似高高在上,俯视万鬼的冥府之主,此刻全身放射强光,光焰之强,似乎将她整个人都点燃,从内到外,化为一支火炬、一截灯芯,炽烈放射。

        在强光中,一个琉璃盏样式的黄铜古灯,悄然漂浮,内中一点明光绽放,与龙仙儿身上灿发的光华,色泽、亮度都相同,而光芒内中正不住映出各种回忆画面,似乎都是龙仙儿的生平画面,回光返照般演映着她的一生。

        这幅场景不管怎么看,都在说明一个事实,龙仙儿正以自身神魂为引,燃烧自我,点燃这盏灯,至于这盏灯是什么,温去病连想都不用想。

        醒神灯!

        冥府这近道之所衍化出的神魂之宝,可以作用永恒的先天神物!

        冥皇专属神器!

        霸皇这趟跑来冥府,连风雨战刀都不放在心上,一心求取冥皇协助,就是为了点燃这盏灯,聚魂醒神,将司马冰心唤醒。

        看见这盏灯的瞬间,温去病暗悔自己的思维实在是迟钝,只知道这盏灯是冥皇专属,就当作与己无关,抛之脑后,却忘记自己媳妇是冥皇显身,可以代行权柄,普天之下除了冥皇自己,就唯有她,能够开后门代行冥皇权能,自然也有以身点灯的可能……大前提是,冥皇不拦。...

  http://www.shukeju.com/a/15/15726/211887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