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 第二千九百七十六章 永痛之渊

第二千九百七十六章 永痛之渊

  “起来。”

  “你应该记得,你说过要结束那一切的,你应该还记得……”

  “这一切的目的。”

  ‘永痛之渊’,这个名字是琥珀起的。

  可惜它们没有能见证这个痛苦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琳之前是这么想的,但忽然琳注意到,有那么一个琥珀……正在见证这个地方。

  “为什么你不回应呢?为什么呢?”

  它的位置位于某块黏在巴士地表的浮岛上。

  在某个建筑物里。

  琥珀的建筑物长得都很像琥珀,准确的说是一个个椭球形物体,它们多在数十米高度,但并不透明。

  建筑内主要是由复杂的洞穴般的通道和许多房间构成。

  琳虽然有不少微型兵种在观察这些琥珀,但并没有完全看住每一个。

  在观察到它们开始集体自杀的时候,琳就开始迅速调查每个浮岛,发现每座浮岛上的每个琥珀都自杀了。

  除了琳最后检查的这座岛上的这个建筑物。

  居然还有一个……活着的。

  它正在橘色的房间中心,在它的身边躺着几个琥珀——一个碎掉了,一个身体成了两半,一个看似完整,不过神经部位被一团黑色占据,还有一个变成了一滩液体。

  它站在这里,‘看’着周围倒下的同伴,并不断地说着各种话语:“答应我,起来吧……一起见证那一刻,我们必须要见证那一刻!你承诺过的!”

  它用的不是琥珀语,而是创造者语言。

  因为琥珀语,也就是将自己体内的痛苦承载物颗粒丢出来交流的那种方式在这里完全是不能用的。

  因此它在用身体表面裂开的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你在……和谁说话呢?”

  一颗琥珀绒球出现在了它的身边,琳对这个还没有想去自杀的琥珀问道。

    “起来。”

  “你应该记得,你说过要结束那一切的,你应该还记得……”

  “这一切的目的。”

  ‘永痛之渊’,这个名字是琥珀起的。

  可惜它们没有能见证这个痛苦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琳之前是这么想的,但忽然琳注意到,有那么一个琥珀……正在见证这个地方。

  “为什么你不回应呢?为什么呢?”

  它的位置位于某块黏在巴士地表的浮岛上。

  在某个建筑物里。

  琥珀的建筑物长得都很像琥珀,准确的说是一个个椭球形物体,它们多在数十米高度,但并不透明。

  建筑内主要是由复杂的洞穴般的通道和许多房间构成。

  琳虽然有不少微型兵种在观察这些琥珀,但并没有完全看住每一个。

  在观察到它们开始集体自杀的时候,琳就开始迅速调查每个浮岛,发现每座浮岛上的每个琥珀都自杀了。

  除了琳最后检查的这座岛上的这个建筑物。

  居然还有一个……活着的。

  它正在橘色的房间中心,在它的身边躺着几个琥珀——一个碎掉了,一个身体成了两半,一个看似完整,不过神经部位被一团黑色占据,还有一个变成了一滩液体。

  它站在这里,‘看’着周围倒下的同伴,并不断地说着各种话语:“答应我,起来吧……一起见证那一刻,我们必须要见证那一刻!你承诺过的!”

  它用的不是琥珀语,而是创造者语言。

  因为琥珀语,也就是将自己体内的痛苦承载物颗粒丢出来交流的那种方式在这里完全是不能用的。

  因此它在用身体表面裂开的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你在……和谁说话呢?”

  一颗琥珀绒球出现在了它的身边,琳对这个还没有想去自杀的琥珀问道。

  “起来。”

  “你应该记得,你说过要结束那一切的,你应该还记得……”

  “这一切的目的。”

  ‘永痛之渊’,这个名字是琥珀起的。

  可惜它们没有能见证这个痛苦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琳之前是这么想的,但忽然琳注意到,有那么一个琥珀……正在见证这个地方。

  “为什么你不回应呢?为什么呢?”

  它的位置位于某块黏在巴士地表的浮岛上。

  在某个建筑物里。

  琥珀的建筑物长得都很像琥珀,准确的说是一个个椭球形物体,它们多在数十米高度,但并不透明。

  建筑内主要是由复杂的洞穴般的通道和许多房间构成。

  琳虽然有不少微型兵种在观察这些琥珀,但并没有完全看住每一个。

  在观察到它们开始集体自杀的时候,琳就开始迅速调查每个浮岛,发现每座浮岛上的每个琥珀都自杀了。

  除了琳最后检查的这座岛上的这个建筑物。

  居然还有一个……活着的。

  它正在橘色的房间中心,在它的身边躺着几个琥珀——一个碎掉了,一个身体成了两半,一个看似完整,不过神经部位被一团黑色占据,还有一个变成了一滩液体。

  它站在这里,‘看’着周围倒下的同伴,并不断地说着各种话语:“答应我,起来吧……一起见证那一刻,我们必须要见证那一刻!你承诺过的!”

  它用的不是琥珀语,而是创造者语言。

  因为琥珀语,也就是将自己体内的痛苦承载物颗粒丢出来交流的那种方式在这里完全是不能用的。

  因此它在用身体表面裂开的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你在……和谁说话呢?”在这里完全是不能用的。

  因此它在用身体表面裂开的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一颗琥珀绒球出现在了它的身边,琳对这个还没有想去自杀的琥珀问道。

    因为琥珀语,也就是将自己体内的痛苦承载物颗粒丢出来交流的那种方式在这里完全是不能用的。

  因此它在用身体表面裂开的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你在……和谁说话呢?”

  一颗琥珀绒球出现在了它的身边,琳对这个还没有想去自杀的琥珀问道。

  因为琥珀语,也就是将自己体内的痛苦承载物颗粒丢出来交流的那种方式在这里完全是不能用的。

  因此它在用身体表面裂开的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你在……和谁说话呢?”

  一颗琥珀绒球出现在了它的身边,琳对这个还没有想去自杀的琥珀问道。...

  http://www.shukeju.com/a/15/15613/4250765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