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 第二千九百七十九章 感激

第二千九百七十九章 感激

  “你总算……醒来了吗?”

  这个生物能支撑那么久,实际上琳也有些惊讶。

  这个琥珀生物。

  从琳进来到现在,它就一直在重复着……试图唤醒巴士的行为。

  现在,巴士的神经正在慢慢地‘复苏’着,虽然琳觉得和它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它似乎可以感觉到巴士的活力。

  当痛苦巴士的神经结构开始活动之时,这个琥珀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总算……我们的辛苦,这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现在这个琥珀慢慢地飘出了自己的房间,飘出了建筑物,来到了外面的漆黑环境中。

  它快速地飞离了浮岛,并落到了痛苦巴士的地表上,并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住地表,并表现出非常激动的情绪:“现在让我们一起吧……一起实现过去的理想。”

  琳一直都在观察着它的举动,主要是琳想看它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但是对于周遭的巨大痛苦,它似乎能抵抗相当长一段时间,这让琳感觉很奇妙。

  虽然说这大部分都是因为它体内的平静能量没有消散的缘故。

  “来吧……让我们开始吧!”

  随着这个琥珀生物的情绪,琳注意到……漆黑的空间中出现了一些东西。

  那是距离这里比较远的地方,准确的说有一百多万公里,琳的某个痛渊利维坦正在这个地方飞行着。

  在这里,琳发现,漆黑的空间中忽然出现了一些……碎屑。

  这些碎屑以缓慢的速度组合拼凑在一起,形成了比较大的结构。

  这些碎屑……实际上就是之前因为琳的利维坦思维而组成龙栖木和骸龙的东西,它们现在则似乎……是在根据琥珀的思维在组合的样子。

  因为琳注意到大量的碎屑最终合成了两个不同的物体。

  一个是和痛苦巴士形状完全相同的球,而另一个则是和琥珀完全形同的椭球形物体。

  当然在这里合成出来的它们是一样大小的,都只有一米多。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们必将找到结束的方法。”忽然,琳发现组成的这颗巴士‘开口’了……准确的说是用的创造者的裂痕语言。

  代表着琥珀的那块物体,也回答道:“我知道……我……知道。”

  “我们已经说好,要去见证那一切的,要去结束这一切的。”

  这两个东西就这么旁若无琳地聊了起来。

  琳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就继续看它们到底在聊些什么……慢慢地,琳发现它们好像能说很多有趣的事情的样子。

  …………………………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实际上琳也不知道有多久的事情。

  那个时候,虚空中漂浮着这么一块石头……被称之为‘生岩’。

  生岩的意思,就是可以吃的石头的意思,全称为生命之岩。

  它是一块巴士的‘补给站’。

  许多路过它的巴士,一般来说都是虚空巴士……都能在上面找到许多可以吸收的物质。

  所以长久以来,一直有不少巴士‘光顾’它,这块生岩据说原本和尔什差不多大,但是在长久的巴士光顾之下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几乎要被吃光了。

  但是……就在它小的就只有数百公里直径时,忽然它又开始变大了。

  这个原因就是因为……痛苦巴士。

  痛苦巴士从在某个时候找到了这块‘生岩’,它不但没有吃它,反而往上面堆积了很多的的东西。

  这些东西堆积的越来越多,让生岩的体型再度慢慢地变大了。

  而这些东西是一些很特别的东西,全都是……生物的硬化神经结构。

  似乎很久以前开始,痛苦巴士就用居住在它地表的那些生物做一种奇妙的实验……它把很多种生物的神经结构转化成一种坚固,可以永久保存的物质。

  它不把这种物质放在自己身上,而是全都丢到生岩上面去。

  除了硬化的神经之外,痛苦巴士还往上面丢了很多自己的……地表物质。

  巴士每次地表进行大地震后它都会小上一圈,实际上就是它把部分的地表物质给丢到了……生岩上面。

  虽然叫生岩,但生岩并不是有生命的东西,不管是被吃还是被痛苦巴士堆积一大堆的……物体,它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直到后来某个时候,痛苦巴士突然去到了生岩所在的位置,并对它进行另一种实验。

  它想把一些硬化的神经结构给恢复正常看看。

  实际上巴士并不确定这些硬化神经结构能否恢复正常,能否还有之前的记忆什么的。

  它之前似乎也一直都没测试过,就只是把神经硬化了丢到这里而已。

  然后,痛苦巴士恢复了一小块的硬化神经结构。

  这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这块硬化神经结构在被巴士转化回来时,它的确能进行思维。

  但是它却有和原本拥有这个神经的生物完全不同的……思维。

  简单的说,它认为自己是……生岩。

  它在苏醒的那一刻就告诉痛苦巴士,自己一直都在期待与痛苦巴士交流的这一刻。

  它认为是痛苦巴士拯救了它,在它即将被吃光之时,痛苦巴士丢来的这些硬化神经和那些地表物质让它再度复苏。

  痛苦巴士……也对这个情况感到很有兴趣,它完全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么个结果。

  原本它只是想把生岩给当成一个储藏库什么的才往这里丢东西。、

  当然这些东西也都不怎么重要,所以即使有别的巴士来吃一些也无所谓。

  为什么……硬化神经结构在复苏了后会忽然冒出个生岩的意识……这点让痛苦巴士感到很意外。

  然后痛苦巴士继续试着复苏更多神经结构,它发现只要是在生岩上放了足够长时间的,就会出现生岩的意识。

  而放的不够长时间的神经结构在复苏时则是原本这个神经生物的意识。

  可能是放太久,这个生岩上有某种东西‘侵蚀’了这些硬化神经。

  对此感到很有兴趣的痛苦巴士,便开始了仔细的研究。

  而生岩的意识……则一直都在试着和巴士交流,并表达自己对巴士的感激。...

  http://www.shukeju.com/a/15/15613/4248851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