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1067章:刘铭的一天

第1067章:刘铭的一天

  “好热!”

  “脱吧?”

  “这样不好吧……”

  “太热了。”

  波斯临近阿三大陆的勒克,夏季的天气是又闷又热,便是海边的风吹着也丝毫没有感受到半点的凉意。

  气候干燥闷热,环境看着没有半点沃土的样子,刘铭有那么些没明白这样的地方打下来要干什么用。

  刘铭没有出国前,听到的传闻是外域的土地充满了各种美好,似乎是走两步就能捡到一块狗头金,至不济也能到森林里砍伐一块价值不菲的木头。

  或许南洋和中南半岛真如传闻中有那么多的机遇,可是被描述到富得流油的阿三大陆其实并没有那么美好,他们没有去过华氏城,看不到极尽的奢靡,海岸边以及其它区域看到的只是原始以及荒凉。

  波斯萨珊是已知世界中的三大帝国之一,汉人关于波斯的传闻并不少。

  传闻中波斯萨珊是一个疆域无比庞大的国家,东部以及中部的环境并不好,北部则是高原状态,南部是一个丛林密布的地方,主要的经济发达区是在西部。

  “幸好我们不用去波斯腹地,要不然还能活吗?”

  “什么意思?”

  “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波斯的西南部,都这样的严酷以及闷热。到处都是沙漠的东部和中部,又该是热到什么程度?”

  “舰队那边的人看了温度计,说是气温有三十九度。”

  “你找一下本土,有什么地方的温度能到三十九度?”

  刘铭还是忍受不了脱掉了上衣,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裤衩子。

  汉军的军装有分春、夏、秋、冬,不过是要看在哪里的军队,有些地方一年四季都是穿春季军装,有些地方则是一年四季要穿冬季军装。夏季的军服就是短上衣和短裤,平时的常服材质是麻,礼服则是用锦,作战服则是毛呢。

  毛呢是元朔十四年之后的产物,一开始还算稀奇,算是奢侈货。可是随着大批大批的人前往草原加入纺织业,再加上少府大批量地生产,很快就变成了寻常物。

  但是毛呢穿起来其实并不舒服,不过汉军只规定军装外表,里面穿什么是不管的,很多人会自己准备丝绸或是锦、帛的内衣。

  事实上也就现如今的汉帝国才会这么讲究,某方面也说明了军方是不缺钱的主,不但是军方不缺钱,士兵兜里也有足够的金钱,要不再往上数十年身上有件衣物都算是富足人家了。

  汉军的富裕并不止是体现在穿着的讲究方面,军方下发个人的标配除了衣物之外,铁皮水壶、铁制餐具、毛毯、肥皂、皮带……种类超过十种,口粮亦是不会缺少肉类和奶制品,

  除了军方下发的标配之外,士兵还有运输份额,普通士兵是五斤,职务越高运输份额就越高,同时爵位也会带有加成。他们的这个运输份额可以是从本土携带物品,也能是从本土之外向本土进行邮寄运输。

  出国征战的士兵,他们的运输份额通常是被用来邮递一些战利品。这样一来就不用身边总是带着一大帮东西。

  运输是每月进行一次,就是货物什么时候能邮递给想要接收的人,基本上就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

  连士兵都给安排运输份额太奢侈?会这样想恐怕是没有考虑到更深层的意图。

  看似奢侈的运输份额,尽管运送回去的东西是属于士兵私人所有,可是那些东西毕竟是在本土,它们也必然会成为本土的一部分。

  说白了,军方那么奢侈的给予运输份额,实际上就是默许军队在国境之外进行劫掠。

  这样的行为在现如今也就是汉帝国做得那么的有次序,相较起汉帝国而言,其余国家并不是不存在劫掠,只是他们干得没有汉帝国这么有程序罢了。

  “他们就这么围着我们?”

  “靠近了会被舰炮轰,他们没那个胆子。”

  这一支汉军是占据了勒克的海岸线,没有进行深入的行为,仅是在海滩范围构建起营地。

  短暂的三天过去,慢慢聚集过来的波斯军队应该是有个三万五千左右?他们一开始还会尝试对海滩的汉军营地发起攻击,每次进入汉帝国炮舰的射击范围就要遭受炮击,后面就只进行围而不攻的包围了。

  波斯军队的包围圈是在汉军营地之外的二十五里左右区域,可能是不同地区的部队,或许是他们想要诱因陆地上的汉军主动发起进攻,三万五千左右的波斯军队并没有聚在一起,是分为至少二十股形成一个半圆的分布。

  登陆的汉军原先是接近三千,后面撤回了海上两千,只是留下不到一千人在海滩的营地,刘铭所在的这个队就是其中的一批。

  他们原本以为会遭遇狂风暴雨一般的反击,老实说以不到一千面对三万五千左右的敌军还是有些紧张,看到敌军屡屡被炮击就退却,组建知道敌军的成份。

  目前的炮击是声势远要比杀伤更强,那是炮弹本身所决定的事情。

  其实要是不畏生死发起冲击,波斯军队绝对是能冲到汉军营地边上,一旦他们靠近汉军营地,海上的炮舰防止误伤肯定要停止炮击,但波斯军队显然并没有足够的决心。

  陆陆续续还有波斯的军队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聚拢过来,越是后面到来的波斯军队,他们身上的穿着就越混乱,看模样并不是什么常备军,应该是临时从民间凑出来的武装?

  敌军只是围而不攻,并且看不出敢于逼近的模样,导致的是营地内的汉军从高度的戒备转为常态警戒。

  刘铭这一什今天属于不值班的状态,他们要是愿意甚至都能回到海上的战船,只不过天气着实是太炎热了,回到海上非但不比陆地舒适,甚至会因为沾了海上的盐水再被太阳暴晒而更加痛苦,自然是选择留在陆地上。

  海滩上的汉军营地并没有多么讲究,外围是一条临时拉起来的篱笆墙,靠后一些是每隔十米一共六道高矮不同的土墙,并没有挖掘壕渠。

  再看营地内的设施,缺乏就地取材的前提下,房屋什么的是造不起来,只能看到一排排的白色三角帐篷,大一些的帐篷则是食堂或是仓库。

  “有动静了!”周楚波霍地站起来,抬手指向东面:“看那边!”

  几乎是周楚波提醒的下一刻,营地里被敲响了鼓声。

  海滩汉军营地的东面二十里外,远远看着能看到波斯人正在成群结队地向前推进,只是他们每一个人之间的距离都有些远,离得最近也是超过了五米。

  梁敏刚才是在喝冰葡萄酿,听到陆地上传来鼓声站起来放下杯子,拿起望远镜进行观察。

  荥阳号是被桓温留下的两艘炮舰之一,另一艘则是京口号。

  作为舰长的鲍卿和梁敏都被桓温明确告知一点,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保证刘铭的安全,一旦事不可为必须将刘铭撤到船上,护卫海滩部队则是另一个主要任务。

  “数量三千,敌军是散兵队形。”萧昕在荥阳号当情报官已经有两个年头,经验充足之下只是拿起望远镜一扫,立刻判断敌军数量和意图。他得到舰长梁敏的允许,走到传声筒边上大喊:“副炮装填破片弹,一轮点射!”

  另外一艘京口号的炮兵也是得到相同的命令。

  很快,海面上下锚不动的两艘炮舰先后发声,伸出船体的炮口一声轰鸣之后炮身退回船舱之内,并不浓密的烟雾之中炮弹激射而出,它们经过一段飞跃进入陆地范围,是从海滩营地一直向东,渐渐失去动能之后位置开始降低,内部的燃烧的引信触底,弹丸发生了爆炸,弹片被激射出去。

  “该死的波斯人!”伊本.阿卜杜勒一步一个脚印在向前迈步,每走动一步身上就会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他们应该下地狱!”

  伊本.阿卜杜勒这个名字有点熟?他是被王猛资助过的其中一个阿拉伯首领,于半年前在伊拉克战场被俘,一个月前被辗转送到萨珊南部。

  要是仔细辨认正在向海滩汉军营地接近的人,光是看长相就能分辨出绝大部分根本不是波斯人,大部分是阿拉伯人,少量是塞种人,更少的是波斯人。他们要么是战俘,要么是奴隶,剩下的那些则是监军。

  被俘的阿拉伯人基本上都带伤,不是拼杀时的伤势,是用鞭子打出来的伤痕,像是伊本.阿卜杜勒的手臂、腿部和背部就满满都是鞭痕。

  由于这边天气太过炎热的关系,很多伤患的伤口早就出现溃烂,随便瞄一眼都能看出化脓。这样的情况要是不紧急进行救治,一般是会在发炎中出现高烧,没撑过去也就死了。

  天上五六米的位置是不断有炮弹炸响,每一声爆炸之后的弹片飞射总是能够至少扫倒一两人,严重的时候甚至是能带走十来人。

  伊本.阿卜杜勒看到一颗黑乎乎的玩意以非常快的速度飞过来,本能地卧倒在地上,下一刻爆炸声是从头顶传来,一个举起鞭子要抽打他的波斯人瞬间脑袋血花爆出来。

  感觉到身上被什么重物砸下来,伊本.阿卜杜勒瞬间有点亡魂大冒的惊惧感,扭头看到一颗流着红白液体的脑袋立刻松了口气。

  伊本.阿卜杜勒已经有发烧的迹象,不止是他,被驱赶出来进攻海滩汉军营地的人,大多数身体状况都非常糟糕,属于那种就是再撑也撑不了多久的类型,才有波斯人的废物利用。

  “等一下靠近汉军营地的时候,不要进行奔跑!”伊本.阿卜杜勒知道有不少波斯人能听得懂阿拉伯语,不过现在并不是在乎的时候:“马上攻击你身边的波斯人,然后高喊‘偶使阿腊搏人’。一定要记住这句话!”

  不断有人回应伊本.阿卜杜勒,有应允也有威胁,应允的自然是阿拉伯人,威胁和破骂的肯定是波斯人。

  听得懂阿拉伯语的波斯人已经开始在攻击附近的阿拉伯人和塞种人,他们的行为在营地汉军看来就是在自相残杀。

  汉人其实无法从长相上分辨出谁是阿拉伯人谁是波斯人或塞种人,他们只能明确地分辨出阿三和非洲的黑皮肤系。看到敌军拖拖拉拉向营地迫进,半路上只是挨了一次炮击,却是立刻陷入自相残杀,不少汉军士兵是一阵面面相觑。

  没有多久,一支波斯弓箭手做出了让汉军有点明白过来的行为,波斯弓箭手是在向乱起来的不名武装射箭。

  “应该是战俘或奴隶之类的。”刘铭已经进入作战岗位,猜测道:“他们被逼着向我们发起进攻,然后选择反抗。”

  汉人对于这样的情况并不陌生,对此是感到自豪。

  “校尉有令!不得让任何人靠近营地!”

  海滩营地只有一千名左右的汉军,主官却是一名校尉。

  陈展就是这个营地的主官,他才不管反抗波斯人的是谁,又是来自哪里,或者是想干什么,他在乎的是守住营地,哪可能去接收一些来历不明的家伙。

  重新爬起来又小跑向海滩营地的伊本.阿卜杜勒,他看汉军的营地是在看生的希望。

  海上的炮舰已经不是在炮击他们,是向后进行延伸,目前是主炮和副炮都在开火,炮击的是进入到射击范围之内的波斯军队。

  伊本.阿卜杜勒怎么都是一名首领,对于距离的目测必须要掌握。他接近到汉军营地一百五十米左右,每向前迈动一步都认为是在迎向生存。

  汉军营地这边,一队队的弓弩手已经进入待射状态,他们在口令声中射出自己的箭矢。

  伊本.阿卜杜勒看到汉军那边射箭其实是没有感觉到意外,脚步非但没有停滞,甚至是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我们是阿拉伯人!”伊本.阿卜杜勒扯着嗓子大吼:“亲爱的汉人兄弟,不要射箭!”

  不止是伊本.阿卜杜勒在大喊,只是汉语说的最标准的只有伊本.阿卜杜勒。

  “他们在喊叫什么?”

  “管它呢,射箭就对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463833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