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1068章:全力以赴的萨珊

第1068章:全力以赴的萨珊

  除非是自己人,甚至有时候哪怕是自己人,军事防线都不会在战时让谁突破,本着的就是谁靠近杀死谁的规则。

  没有死在波斯人手里的阿拉伯人或塞种人,他们在靠近海滩汉军营地的时候先后倒下,其中就包括伊本.阿卜杜勒。

  向前冲会死,向后退也会死,差别就是死在谁的手中,炮灰没有了生的希望之后精神崩溃了。

  知道死定了的阿拉伯人要说现在最怨恨谁,是认为本来可以带来生的希望的汉人。他们是被伊本.阿卜杜勒告知,只要去了汉人那一边就能活下去,但实事却是在展现一件极度残酷的事情,汉人根本没将他们当一回事。

  很多时候有什么想法是先取决于自己的需求,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别人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莫名其妙就生出了怨恨的情绪。

  从来没有汉人给予这一批阿拉伯人什么承诺,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阿拉伯人在绝望之下自己产生的奢望。

  “有点冲锋该有的样子了。”刘铭都能看到那些向这里奔跑的人脸上的狰狞:“弱小既是原罪,无论是在哪里都不会例外的。”

  被夹在战场中间并且活着的阿拉伯人一直都在变少,塞种人的数量则就更少。

  波斯人因为距离的关系,再加上海上的汉帝国炮舰进行炮火延伸,早早就没有在射箭了。

  汉军的弓弩手是在命令下停止放箭。

  “让他们试一试防线。”陈展目测正在逼近防线的人仅是剩下不足一千:“总是要试一试的。”

  大多数的阿拉伯人都疯了,他们嚎叫着奔跑,脸上带着明显的绝望。

  战场上的炮声依旧在轰鸣,只是被炮击的是波斯军队。

  阿拉伯人发现没有箭矢射来之后,一些人是立刻露出了狂喜的表情,他们深深记得伊本.阿卜杜勒的交代,立刻大吼:“偶使阿腊搏人!”

  一些汉军士兵听到了喊声,因为口音的关系,其实有个别人还是听懂了。

  “阿拉伯人是什么人?”

  “不知道。”

  “怎么觉得他们认为我们不会杀阿拉伯人一样?”

  “听命令吧。”

  阿拉伯人是什么人,只有少数的汉帝国高层知道罢了,对于汉人来说还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民族。

  汉人对于有多少其他民族的兴趣并不高,大多数汉人的感官中只有两种人,一种就是与自己一样的汉人,另一种则就是异族。

  如果说汉人需要区分异族有哪些的话,当前状况下则又会区分出路人类异族和敌人类异族。

  属于敌人类的异族,大多数汉人只知道有罗马人和波斯人。会比较清楚这两个民族,还是因为罗马和萨珊带头组织了反汉轴心,是属于只要汉人还有能力都必须消灭的两个国家。

  至于阿拉伯人?最为清楚阿拉伯人的是刘彦和王猛。

  刘彦对阿拉伯人的印象比较直接,只分为土豪和Waaaal两类。

  王猛会熟知阿拉伯人则是因为出使的经历,他所知道的阿拉伯人也是分为两类,一种是站起来反抗波斯人的统治,另一种是麻木地接受奴役。

  陈展就是属于不知道什么是阿拉伯人的汉人,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想法。他现在只有一个责任,就是守好这一片营地。

  靠近到一个篱笆墙的阿拉伯人和塞种人,他们脸上是带着狂喜,不断地对远处静立不动的汉军欢呼和招手。

  “即将接触!”饶立德抽出了腰间的佩刀,高喊:“准备!”

  第一道篱笆墙边上的汉军以大部分装备冷兵器为主,少量是临时转换为掷弹兵的角色。

  刘铭这些装备了火器的士兵并不在第一道篱笆墙,他们是身在第三道土墙后面,与远程兵种应该处于第二道有些不同。

  第一个接近篱笆墙的不是阿拉伯人,是一个塞种人。他脸上的喜悦是被一柄枪头给终结,那张开双手要拥抱什么的姿势被定格,然后成为尸体摔在地上。

  兄弟?这个世界上能够成为兄弟的只有汉人自己,并且不是所有汉人都相互有爱。

  汉人历经的悲惨才过去几年?正是处于最不信任异族的时候。要说对全部的异族都有强烈敌意倒是没有,但绝对不会存在什么信任,友善也仅仅给予极少数的一些异族,比如听话的倭人。

  不知道那里蹦跶出来的阿拉伯人,有过交战的塞种人,他们在汉人的认知中是属于那种哪怕杀错都没什么的角色。

  现在是这些汉人士兵担负拱卫营地的任务,面对冲过来的未知异族,绝对不会因为对方喊了几句有严重口音的兄弟,捅出兵器的时候就会出现什么迟疑。

  对于这一帮被波斯人拉来的炮灰来说,他们是在短暂的半个小时之内历经了两次心情的大喜大悲。第一次自然是距离稍远的时候被炮击和箭雨覆盖,他们那个时候多少是会思考汉人是不是没听清楚自己在喊什么。第二次是距离足够近了,他们也很努力表现出没有敌意,一个个是露出笑脸张开怀抱准备迎接新生。

  汉人的确是给予了这一帮炮灰新生,不过是干掉他们,送他们去可能存在的轮回殿。

  “汉人的确狠!”西罗帕尔看着冲上去然后被汉军士兵利索收割性命的那些人,着实忍不住嘴角一抽一抽:“我们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就失败了。”

  三千多被驱赶冲击海滩汉军营地的炮灰,的确绝大部分是真正的炮灰,不会还是有接近一百是波斯人安排的人手。他们要是能够成功混进汉军的营地,就会成为内应,合适的时间进行破坏或是里应外合的行为。

  为什么会特意从北部弄来阿拉伯人?除了真的需要炮灰之外,不就是知道汉人的确是投资了阿拉伯人,打算用汉人会利用阿拉伯人的心理,方便安插一些人手吗?

  “是他们洞悉了我们的计划?”罗斯帕尚无比困惑地问:“还是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杀掉的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西罗帕尔可回答不出来。

  海滩的汉军只有一千人左右,几乎是在波斯人眼皮子底下建设营区,用极快的速度拉起了一道篱笆墙,随后用了两天造起了至少七道土墙。

  汉人对于土木工程的建造速度非常快,看得是波斯人有些目瞪口呆,不过波斯人稍微想一想传说中的汉人,很快就释然了。

  在波斯人的理解中,汉人一直是强大的存在,并且在土木工程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

  要是翻一下波斯人的史书,大概是在四百多年前吧?波斯人就有那么一段记载,讲的是汉人出现在西域方向,不到三年的时间竟然建造起了长达千里以上的城墙。

  那是发生在西汉时期的事情了,霍去病打通了河西走廊逼近西域,不但对匈奴人来说是一个大新闻,对于知道正在与匈奴大战的汉人的其余民族来说也是大事件。

  那个时候的帕提亚人已经从大月氏人那边知道西汉帝国的存在,只是对于西汉帝国有多强并没有太深刻的认知。

  帕提亚人还是知道匈奴面对西汉帝国一败再败,考虑到匈奴人能够横行西域,并且匈奴人连康居和大宛都能打服,侧面推算了一下知道西汉帝国绝对是个强国的事实。

  短暂三年之内建造起了长度超过千里的城墙,帕提亚人一再的思考过后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绝对办不到。他们并不知道汉人是怎么办到的,但是不妨碍他们对汉人有了对土木工程非常拿手的理解。

  西汉在西域边上建造边墙,三年之内长度超过千里是真实的事情,只不过代价是附近的异族几乎全部消失,尤其是各种各样的羌人。

  可以说,那一道长度超过千里的长城,每一米的地下都有一具建造者的尸体,只不过因为不是同族的关系,史书上并没有像始皇帝建造长城那样大书特书。

  波斯人是在帕提亚人的尸体上建立起了强大的国家,他们继承自帕提亚人的东西挺多,包括疆域、文化和历史等等,连带帕提亚人渴望成为汉人盟友的执念也被继承了下来。

  “这里的汉人数量不多,并不是他们的主要入侵方向。”西罗帕尔看了看远处只是黑点的海面:“海上的船只不多,也说明了这一点。”

  萨珊对于汉帝国会从海上入侵是带着十足十的警惕,勒克这边稍微有风吹草动立刻做出了最激烈的反应。

  波斯人当然知道勒克这边并没有值得汉帝国入侵的大城市,纯粹就是反应过于激烈才在短暂的四五天之内调动了三四万军队。他们会有这么大的行动,不过是因为勒克成为汉军第一个从海上入侵的地点。

  “他们留下这些船只,更多的船只向北边去了。”罗斯帕尚看向了北边,说道:“离勒克最近的大城市是米尔布尔。”

  萨珊的海岸线非常漫长,沿海的大城市同样不算少,靠近两萨特拉普方向的区域其实是没有什么大型沿海城市,是靠近海湾(波斯湾)的区域才有更多的大型的沿海城市。

  与世界上所有国家相同的是,萨珊的沿海一样是经济发达区域,并且萨珊因为各区域环境变化太大的关系,沿海城市对于整个国家的经济比重甚至要更夸张一些。

  “我们原本是要集中重兵前往东部应对汉帝国可能开始的入侵。”西罗帕尔满脸的蛋疼,要是没有发现汉帝国组建了远征舰队,他就是会到东部的将领之一:“新训练的三十万大军,有接近二十五万是紧急分散布置到沿海的大城市。要是今年汉帝国从东部入侵,真要像传闻中那样直接退到沙漠地带了。”

  沙普尔二世真没瞎哗哗,说招募百万大军就真的在那么干,并且是丝毫没有拖泥带水,拉上罗马组建反汉轴心就开始在那么做了。

  波斯萨珊是在知道汉帝国很重视人口普查,大概是在汉帝国的元朔十四年自己也搞了一次,只是由于没有相关的经验,再来是萨珊也不是一个中央集权国家,前后拖拖拉拉又是经过一阵子的中央与地方博弈,是在元朔十六年完成了一次不知道数据真假的人口普查。

  历经将近三年的人口普查,汇集给沙普尔二世的波斯本族人口数量为六千三百二十七万余。这个数据并不带萨珊境内的其余族裔,要是算上应该再加上一千四百来万的人口。

  人口普查时进行人丁隐匿是每一个国家都会发生的事情,沙普尔二世得到的数据当然是充满了水份。

  事实上萨珊的总人口绝对有九千万以上,只是和众多的封建王朝那样,国家有多少人口都不可能全部为中央所用。

  现在是公元三五九年,还不是波斯萨珊人口最多的时候,再过上十来年,等待沙普尔二世彻底攻下中东地区,波斯萨珊的总人口将会突破一点二亿,同一时期的罗马人口则是从一亿出头下降到不足八千万。

  现阶段其实是波斯萨珊高速崛起的时期,要是没有刘彦的汉帝国插了一脚,沙普尔二世会在这一时期一再击败罗马人,并且将阿拉伯人的起义给镇压下去。

  就是这个时期的波斯萨珊,沙普尔二世也不止一次暴兵百万,最多的时候甚至是暴兵到了一百六十余万。

  真实情况是,波斯人从来都对暴兵不陌生,早在数百年前一样是波斯人统治的帝国,几代大流士就先后有过暴兵百万的例子。

  “东线战场的兵力不会低于一百二十万,他们要是无法顶住汉军的攻势,会撤到沙漠边缘,或者撤到沙漠一边。”西罗帕尔还是有些迷惘,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大贵族会认为一百二十万的兵力会顶不住汉军:“这一边的兵力也会达到五十万。算上北线的兵力,我们的总兵力超过两百万了。”

  两百万的兵力听着很夸张?但这却是波斯人的独有操作,连喜欢玩大兵团的诸夏都比不上……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462481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