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1080章:怎么可能一无是处(新年好!)

第1080章:怎么可能一无是处(新年好!)


  开进到白沙瓦的萨珊大军似乎并没有进行休整的意图?他们分出去众多的人手,开始砍伐周边的树林,毫无疑问是要制造攻城器械。

  白沙瓦说是城市,不过是一个比汉帝国县城大不到哪去城区,甚至在汉帝国各县没有拆除城墙之前,城墙的高度和厚度都要比它高和厚。

  “国主勿慌。”马斌看去非常镇定,说道:“国主身为一国之主,若是慌乱了,其余人还将如何?”

  卢赫马鲁.寄多虽然是一个土鳖国家的土鳖国主,但是没可能不知道那个道理。问题是他倒不想慌乱,就是控制不住啊!

  白沙瓦是一种泥土、稻草、碎石和石块混成的城墙,高度越是四米左右,厚度倒是有个三米。

  城墙的高度决定了防御的优势,厚度则是决定了每一个城墙段能够布置的兵力。

  以白沙瓦的城墙来看,每十米能够布置下二十五人算是好了。这种兵力构成,对于只有四米高的城墙来说太单薄了!

  “使者,贵军何时可以抵达?”卢赫马鲁.寄多近乎于哀求地说:“可否派人催促催促?”

  马斌在看防御城墙的守军,相比国主的不堪,守军看着倒是没有出现明显的恐慌。

  在出使寄多罗来到白沙瓦之前,马斌还是了解过寄多罗的一些历史,所看到的是寄多罗多次挫败了萨珊的入侵。

  既然寄多罗能够多次击败萨珊,不应该是那么没用才对?

  现在的问题是,六七万萨珊军队突入寄多罗国境,只是耗费了八天就攻到白沙瓦城下,事实严重与传言中不符合。

  “不一样的。”卢赫马鲁.寄多听到马斌的疑问,解释道:“我们与阿毗罗,还有……匈尼特和两萨特拉普一直共同对抗萨珊。以前萨珊向一个国家进军,其余国家就会起兵做出策应,现在……”

  马斌一听就懂了,原来萨珊要出兵就需要做好面对多个国家的围攻,同时那些国家的方位都还不同,等于是萨珊一有动作就会陷入多面作战。

  所以,萨珊不但要面对罗马,还要面对一个多国的联盟?是汉帝国的出现改变了萨珊的国际情势,曾经是敌人的罗马和两萨特拉普、匈尼特变成了萨珊的盟友,估计寄多罗是还没来及做拿出决定,结果汉帝国的西征大军就来了。

  将萨珊换成汉帝国,要面对完全不弱于自己甚至更强大的一个帝国,再对上数个为区域性强国的敌人和几个喽啰。在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面之下,汉帝国又该是怎么样?

  马斌瞬间就有了答案,汉帝国早期面临的局面要比萨珊恶劣多了,既要面对石羯赵国的直接压力,还有慕容燕国、李氏成国和东晋小朝廷在旁窥视,只是剩下一个看似友好的拓跋代国,汉帝国还不是扫平了所有障碍。

  当然了,马斌是不知道一点,有刘彦存在的汉军根本不用考虑粮秣运输问题,要不然的话……

  “小王一直心向大汉,方有今日……”卢赫马鲁.寄多其实是还在待价而沽,看到汉帝国大军开来是向处身事外,根本没想过两大帝国交战怎么会留下看戏的在旁边:“大汉不可置之不理啊!”

  “本使者还在此处。”马斌并不用过多去猜测卢赫马鲁.寄多本来的意图是什么,反正寄多罗现在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求援信八天前已经送出,按照脚程,大汉天兵不日便到。”

  萨珊派出去砍伐木材的人在慢慢地回拢,很快就能看到一大片人忙碌着制造各种攻城器械。

  在那之前,萨珊的另外一些军队是开始在排兵布阵,渐渐再白沙瓦四面城墙之外汇拢。

  最先开战的地方并不是在马斌和卢赫马鲁.寄多所在的位置,听动静北面是先打了起来。

  萨珊肯定是有自己款式的攻城器械,有一种却是不会有什么特别,就是登城梯。

  要是城墙高,梯子的制作难度自然是要大一些。

  白沙瓦的城墙不过四米,梯子制作的拼接难度要小一些,不用担心过长易于折坏。

  懂得物理学的人都会明白一个基础道理,物体越长就越易于弯折,差上一厘米作为承重结构就越脆弱一分。

  同样是梯子,只有四米,和需要六七米甚至更长,制造的难度绝对不是一样的。

  萨珊军队兵临城下之后,他们是分成了四个部分,将白沙瓦从四面团团围住。

  城外萨珊布置兵力最多的是在西面,其余的北、东、南兵力多寡不一,却没有少于五千人。

  北面的萨珊军队是凑够了梯子,一声靡靡的号角响彻之后,前面的萨珊士兵由几个人共同扛着一张梯子,后面是呼啦啦手持兵器的那一批。

  萨珊军队才刚来,有太多的准备都不充足,比较明显的是连打造简易的木盾都没干。

  城墙上的白沙瓦守军已经开始在射箭,他们的弓箭有着十足的阿三特色,使用的是竹弓和竹箭。

  这种阿三特色的弓和箭射程很远,但是杀伤力怎么样就有待权商。

  发起进攻的萨珊士兵,他们看着只有极少的人着甲,城墙上的箭矢射来之后,尽管竹箭看上去飘得很,却还是每射中一人就能栽倒一个。

  扛着梯子的萨珊士兵一旦被射倒一人,死没死并不重要,主要是梯子就会失去平衡咂到地上,连带其余人也跟着摔倒。

  事实上中箭的萨珊士兵仅有仅少数是被射中要害第一时间死去,大多数中箭的萨珊士兵只是受伤罢了。

  伤势有多样化,更多的是箭镞入肉而没有造成穿透,要是强悍一些的士兵直接将身上的箭矢拔掉,都还能继续向前冲锋。

  城墙上的守军数量太过单薄,还不是人人持弓再射,不是太过密集的箭矢大概是杀伤百来个萨珊士兵,并没有死去多少人。

  往前冲锋队的萨珊士兵,他们手上有弓的是在进入射程之后开始反击。

  相比起白沙瓦守军全是竹弓,萨珊可不是那么回事。

  波斯人玩弓箭的历史太长太长了,尤其是有自己的王牌弓骑兵,对弓的研究一直是处在同一时期的各国前列。

  萨珊军队的标配弓分为角弓、硬弓、骑弓这大体的三个大类,其余就是非主流的衍伸类别。

  被装备给萨珊步兵的弓一般是各种拉力不同的硬弓,以诸夏的计算习惯,大约是分为一石、两石、三石……一直到五石的张力。

  和所有国家一样,萨珊装备士兵的一般就是一石的硬弓。这种张力的硬弓,要是搭配的箭矢不是太差劲,一般最远射程是能够达到一百二十米,准头怎么样就要因人而异了。

  一样是射箭,萨珊的弓兵反击之后,城头的白沙瓦守军一旦被射中,除非是擦伤这种情况,要不然就是立即失去战斗力。

  很快第一批萨珊士兵就冲到了城墙下面,扛着梯子的士兵合力将梯子给竖了上去。

  被竖立起来的梯子,城上墙的守军在第一时间就有士兵拉着长叉子冲过去推,一个人推不动就赶紧喊人,合力将没有咬合装置的梯子推了出去。

  梯子被竖立起的时候,萨珊士兵其实就是已经开始在攀爬,他们爬到一半梯子却是在往后倒。

  很多萨珊士兵发觉梯子在往后倒是自行脱离跳了出去,一两米左右的高度并摔不死人。

  一些没能脱离梯子的萨珊士兵,他们是连人带梯子砸了下去,可能还会砸中人,受到的伤害可要比摔一下重得多了。

  战场永远不会缺少噪音,各种战争乐器的动静,不知道多少人的呐喊和嚎叫,人受伤时的呻吟,死之前的惨叫。各种各样的声音汇集在一起之后,脑子再清醒的人也会被吵得头晕脑胀。

  在北面有将近两千萨珊士兵发起进攻之后,随着梯子的数量渐渐足够,其余的三面也开始了自己的攻势。

  马斌站在城头看着呐喊冲锋的萨珊军队,可能时机有那么些不合适,却依然是会因为所看到的画面而忍不住心生优越感。

  没有合适的阵型,没有分明的攻击梯次,更没有种类繁多的攻城器械,有的就是挤在一起“Waaaaal”地向前冲。

  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发生在汉帝国身上,甚至可以说除非是诸夏的王朝要覆灭时的初步起义阶段,要不在诸夏的战争史也很少见。

  诸夏不但对于守城拿手,对于攻城也有着丰富的经验。

  就是一开始会乱来的起义军首领,他们在打过几次之后也会摸索出攻城的方式,渐渐有了充足的诸夏攻城特色。

  萨珊好歹是一个帝国来着?马斌不知道来攻击寄多罗的这一支萨珊军队是什么状况,只是讶异怎么表现出来的样子连诸夏的相当多起义军都不如。

  依然是以箭矢作为开战的“发言”,马斌看到白沙瓦守军都是用竹弓,没忍住好奇问卢赫马鲁.寄多:“你们没其它种类的弓?”

  “自然是有的。”卢赫马鲁.寄多再傻也能看出马斌那满满诧异的表情:“城墙的守军是例外。装备其它种类的弓会用在巷战。”

  其实马斌还有另外一个意外,他看到的卢赫马鲁.寄多很怕死,却是没有在萨珊军队发动进攻之后离开城头。

  “我这不是在等使者嘛!”卢赫马鲁.寄多苦笑道:“您不走,小王怎么敢走。”

  “……”马斌一点都没有长久待在城头的想法,示意卢赫马鲁.寄多可以离开,边走边问:“你刚才说巷战?”

  “白沙瓦的城墙太矮,历来支持不了太长的时间,我们不是第一次被波斯人攻进城内了。”卢赫马鲁.寄多不胖,甚至是有一些些消瘦,行动没什么不便的地方:“使者有进过城,看到了那些交错复杂的巷子,也看到了层层的土墙。”

  马斌当然是有进过城,之前看到那些模样,是以为这一批小月氏人根本不懂次序,一座好好的王城却是建得乱七八糟。

  某种程度来说,马斌其实是被固定思维给限制了。

  诸夏的城池攻防战,历来就是随着城墙的失守而分出胜负,几乎就没有守军在一开始就准备打巷战的情况。

  马斌现在也懂了王宫建得跟要塞似得是怎么回事,原来卢赫马鲁.寄多压根就没奢望城墙能够挡住入侵者,是将王宫视为最后一道防线。

  白沙瓦不存在什么连通两个城门的笔直大道,有的就是弯弯绕绕的小道,甚至道路走着走着还会被建筑物挡住,需要穿过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用途的建筑物室内才能继续往前走。

  之前不是在战争状态下,马斌看到的和现在是不同的两个状况。

  先前不知道是什么用途的建筑物,它们在战争状态下变成了防御关卡或是堡垒。

  一路走下来,马斌开始正视这一帮小月氏人,理解这一批从诸夏旧地逃亡过来的家伙真不是一无是处,甚至是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战争思路。

  “整座城市已经变成了复杂的堡垒了啊!”马斌甚至看到了男女老幼都在为战争进行服务:“还是一座全民服务战争的堡垒!”

  马斌换位思考了一下,要是汉帝国的一座城市面临入侵,得出的答案是再众志成城也不会像白沙瓦的军民配合那么默契。

  白沙瓦的军民就好像是不止一次面临过这样的情况,看着好像很混乱的样子,却是每一个人好像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只是看白沙瓦的城墙,谁都会认为这是一座有纸糊城防的城市。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再去解析城内的布防,马斌突然有那么点不开心了。

  疾隆坡那边必然已经派出军队急赶白沙瓦,以路程来算的话,马斌可以确认大军已经到了白沙瓦五十里之内,大概是找了个能够隐蔽的地方,可能是在等待白沙瓦被突破,等待寄多罗最为绝望的时刻再出现。

  那样做不但是能够展现出汉军的重要性,其实还是一种心理战,让汉军的出现被视为救世主,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现在嘛,马斌觉得有必要派人出去找一找己方大军,将这边的情况透露出去。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442384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