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1017章:举世攻汉(八)

第1017章:举世攻汉(八)

  大海自然是波涛汹涌,小船在水面之上会随着每一个波浪而产生剧烈的晃动,上面的人要是一个不稳很有可能会一头栽进海里。

  海水载沉载浮是必然的事情,便是大船也会在海水中产生摇晃,只是相比小船会稳上很多。

  小船慢慢靠近“荥阳号”炮舰,黄一发现救上来的人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僵硬,看得愣了一下,不由说道:“海水有些冷,上了船吃点热餐就暖和了。”

  大海的水相比起内河温度是会低一些,有些海域的海水与内河的水差别甚至是十度以上,人要是在大海上落水很快就会失温。

  “太感谢你们了。”秦贵没话找话说,问道:“兄弟是哪人啊?”

  “同为汉人,遇上了肯定救援,谈什么感谢呢。”黄一看着也就秦贵神态放松一些,没回答自己人,反而问道:“两艘船的船主都是汉人,他们在哪?”

  秦贵就说:“小弟正式其中一艘的船主。”

  “是沉了的那艘,还是没沉的那艘?”田方自己猜测道:“是没沉的那艘吧?要不看你的模样,也不像心疼的样子。”

  秦贵是被说得表情一阵僵硬。

  小船停在“荥阳号”炮舰的船舷一侧,炮舰丢下了一块格网,目的是让小船的人攀爬着上船。

  事实上也是这样,不管是军用船还是民用船,基本上不会修建连通水平面的楼梯,想要在海水中上船靠的就是攀爬绳套做成的网格。

  远处,哈桑看到秦贵等人上了船,呼喝同伴做好准备。

  “他们……”哈迪桑却是叫嚷道:“怎么不按照计划,一上船就打起来了?”

  哈桑错愕地看去,真看到“荥阳号”炮舰的甲板已经爆发交战,不由骂道:“就知道汉人靠不住!”

  是真的打起来了,原因是有那么一个经受不起良心折磨……,或者说不认为自己这些人能成事,刻意留在小船上面,等其他人都上船,大吼秦贵等人用意歹毒。

  秦贵等人也是心虚,被那么一吼竟是有人做出抢夺士兵武器的事情,反应过来的士兵自然是进行攻击,数十人也就在甲板上打了起来。

  “荥阳号”炮舰满员为三百二十人,其中还包括七十人的海军陆战队成员,平时会有十三人在甲板上值班。

  船上士兵听到吼声,又看到救上来的人抢夺武器,其实是多少有些愣神,心里还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离来袭的人最近的士兵当即展开攻击。

  “快快快!”哈桑大吼:“船只动起来,水里的人向敌舰游!”

  双方船只距离不到八十米的样子,同时“荥阳号”炮舰因为要救人是落下了船帆,伪装被撞击的船只却是下锚而没有降下船帆。

  梁敏在袭击发生的时候其实也是愣了一下神,反应过来大吼:“击沉它!”

  这件事情发生得太操蛋了!

  汉帝国如日中天,往常别说是军舰遭受袭击,就是民用船只也没有外国敢动一下。

  今天不光是战舰遭遇袭击,还有本国的国民参与,那些汉人到底是在想什么,才会与异族一块袭击本国的军舰?

  “别管甲板的人了!”秦贵不断地大吼:“攻击旗舰室,必须控制军官,我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战舰上的炮塔已经在转动,黑黝黝的炮口指向那艘正在接近的船只,下一刻是发出了怒吼。

  哈桑和哈迪桑在看到“荥阳号”炮舰的炮塔转过来时,他们是想都没想就从船上跳到海里,呼喊着让附近的小船等待自己。

  连续四声炮响,受到炮击的船只被掀开了四个大洞,那一刻是木屑横飞,处在爆炸位置的人哪怕没有被炮弹炸死,横飞的木屑也会让他们死伤惨重。

  四声大动静之后,又是连续爆发出至少二十响动静小一些的炮声。

  那二十响是船舷一侧的副炮所发出,它们的口径比主炮小很多。主炮口径为一百八十毫米,副炮是七十五毫米到四十五毫米的副炮。

  “我不想的,本来就不想的。”石显双手抱着脑袋,一脸痛苦地对看押自己的黄一和田方,不断说道:“是他们胁迫我的。我告发了他们,是不是戴罪立功了?”

  之前所有的不正常,到袭击发生之后,就一切都变得正常起来。

  连续发现两次的两船相撞,去救人时看到那些人的紧张或是慌张,不是发生意外之后的情绪变动,根本就是内心有鬼的表现!

  黄一与田方对视了一眼,他们无法给石显什么答案,不过还真要庆幸石显心里不过关,要不等救上去的二十多人下了船舱,到时候再被突然袭击,船舱内的环境远要比甲板要复杂,肯定会非常麻烦。

  要是被攻到有火药的位置,后果……是不堪设想!

  炮塔之内,炮手长吕哲通过望远镜观察一下炮击效果,已经让装弹手更换爆破弹。

  “装弹完成!”

  “瞄准就绪!”

  “开炮!”

  四声炮响间隔着发出,再次全部命中之后,那一艘船的船帆连带船桅已经全被削秃,水平线以上的船体更是看去一片狼藉。

  在主炮开火之前,副炮已经又发射了一轮,吕哲看到对方已经动不了,又看到海水里面全是扑腾的人影,狞笑着出了炮台。

  炮舰是汉帝国武力的最高体现,哪怕是副炮没有加入炮击,四门主炮两轮齐射也能彻底瘫痪敌船。

  被炮击得千疮百孔的那一艘船只,它不但是停止前进,船身也开始有了下沉的趋势。

  吕哲来到船舷一侧,推开了一名正在操作机炮的同袍,架着机炮对着划动船桨的过来的那艘小船,就是一阵扣动扳机。

  机炮的口径为二十三毫米,拥有一个弹鼓,每个弹鼓装的都是铜壳弹,一个弹鼓的容量为三十发。

  不止是吕哲操作的机炮在射击小船,一共有六门机炮正在扫射,同时甲板上也有手持燧发枪的陆战队士兵加入射击。

  之前上了船的秦贵等人,他们不到五分钟之内就被全部解决,压根就没产生什么威胁。

  事实上也是那样,甲板上面一直有十三名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士兵,同时还有不低于十五人的水手,再有一些上了甲板准备帮忙的未值班人员,合起来不会低于五十人。

  尽管五十人并不是所有人都佩戴兵器,可是秦贵等二十来人也同样是没有兵器。

  甲板上的格局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是空荡荡一片,哪怕是遭遇到突然的袭击,一开始是会有些错愕,造成出现一些伤员,但是等陆战队和相关船员反应过来,秦贵等二十来人连扑腾一下的能力都没有,很快秦贵等二十来人不是死了就是被俘。

  身在船桅顶端斗中的瞭望员,先是第一个发现后侧方出现船只,随后全体瞭望员皆是向下方发出通报。

  “侧方来了七艘,后面来了两艘。”萧昕是情报官,自然是需要统筹已知情报:“本舰最快十分钟内能上好船帆。他们一个小时之内无法抵近。”

  在海上,只要是视力足够的话,很远就能够发现远方的船只。

  互相能看到对方的同时,可不是短时间之内就能发生接触,萧昕说对方一个小时内能够靠近的前提是,他们这一艘战舰停在原地不动,要是自己动起来形成追逐,近距离接触会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

  梁敏此时此刻脸上满布狰狞。

  被袭击了,虽然说没有造成什么麻烦,可是真特么被袭击了!

  汉帝国的海军无论是航行于哪一条航线,历来只有他们横行霸道,异族的船只就算是遭遇再不合理的事情也只能忍气吞声。

  “对方是全速状态。”萧昕也是一肚子火气:“请舰长下令。”

  “警告射击。”梁敏冷着脸:“不管他们是谁,让他们降下船帆。警告无效,自由倾斜火力!”

  陈谭欲言又止,后面还是没有吭声。

  他们遭遇袭击,下一刻是有船队全速过来,已经能猜测来者不善。

  要是在警告射击中降下船帆,自然是表达没有敌意。

  要是在警告射击中依然全速靠近,别说是异族的船,就算是本国的船,敢无视警告射击,便是被击沉了也是活该。

  “肯定是出大事了。”陈谭满脸严峻地说:“不然他们哪敢攻击军舰。”

  梁敏只是“唔”了一声,没有搭话。

  出大事是必然的事情,差别是只有海外领土出事,还是国内和国外一块出事。

  “解决掉这边的事情……”梁敏深呼吸一口气:“再返回军港。”

  正在全速驶来的那些船只,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望远镜这一工具。要是有的话,能在远距离观察“荥阳号”这边的麻烦已经被解决,知道“荥阳号”没麻烦还敢全速靠近,不是势在必得就是有大无畏的精神。

  吕哲打空了弹鼓,看到被抢了射击位的同袍一脸哀怨,讪讪笑了一下让开位置:“这玩意射击起来,整台基座都在一抖一抖,真够劲!”

  机炮是有基座,可以三百六十度地转动,操控转向需要转动一个转盘,刚才被抢了射击位的机炮手就是在担任转向操作员。

  “一排扫过去,被命中就是直接成了血雾。”吕哲真觉得用机炮射击人太够劲了:“这玩意的故障率,没传言那么夸张啊?”

  本来就满心郁闷的宋辉一听就更郁闷了,没好声地说:“这是第三代机炮。用的是弹鼓,不是弹链。每一颗子弹都是一再精挑细选,再有超高故障率,那么高的研究费用是白花了,要不就是装弹手偷懒。”

  “就是太大太笨重了。”吕哲眨巴着眼睛,说道:“也就是装在船上当固定炮台,陆地上就算能依靠畜力拉,停下来安装也不是那么容易。”

  说的是实情,第三代的机炮比前两代体积大了不少。要是想在陆地上使用,安装在木头材料的车架上,一旦射击最大的可能性是将车架给镇散架。要是打造铁制的车架,畜力就算能拉动也快不了多少,再来就是成本会太夸张。

  第三代机炮不是被装在军舰上使用,就是被安排在一些固定的城防工事。

  因为产量还太小的关系,当前列装第三代机炮的部队并不多,除了炮舰有进行安装之外,只有宫城进行了安装。

  升起船帆的“荥阳号”扭了个身,船头朝向七艘正在逼近的船队。

  那七艘船在被警告射击之后并没有降下船帆,倒是另外两艘船只在被警告射击之后降下船帆。

  梁敏不是没打算处理降下船帆的那两艘,面对被警告射击依然全速逼近的七艘,自然是选择后者。

  接下来,连海战都称不上的战斗打响,是“荥阳号”在高速地运动过程中,主炮和副炮接连齐射,可能是运气好的关系,第一轮齐射就命中其中一艘的水平线船舷,第二轮齐射更是将其中一艘拦腰轰断。

  七艘船只的船队,距离“荥阳号”至少还有五百米就没了两艘,剩下的五艘立即一哄而散。

  “确认是敌舰。”梁敏露出了狰狞的表情:“逃?就它们那船速,还想逃?”

  要是在这里的不是炮舰,面对敌船分散而逃,哪怕是能追上也很难全部消灭。

  不过在这里的可是炮舰,她的主炮能够射击一千米以上,就是越远命中率越低,不过要是能抵近到五百米之内,命中率怎么都能维持在百分之三十左右,只要能够命中一发船帆,敌船必定会降速,接下来就更好打一些。

  “现在就算回军港,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梁敏寻求大副陈谭的意见:“消灭剩下的五艘,检查降帆的那两艘,再回去?”

  陈谭有自己的判断,他认为按照目前的趋势,只要不是主炮发挥失常,大概是每三轮齐射就能瘫痪掉一艘敌船,每轮齐射需要三分钟左右,同时足够抵近下副炮也能加入射击,再更近机炮也能加入射击,那么当然是继续打。

  “夜幕为终战?”陈谭问完得到梁敏的回复,点头:“那就继续打吧。”

  他们目前所处的海域,前往天竺都护府的军港需要大约七个小时,返回安南都护府则需要二十四小时以上。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799836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