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1038章:罗马人还是很厉害的

第1038章:罗马人还是很厉害的

  “要不……”艾尔巴塔脸上有了绝望的表情:“全军冲锋吧!”

  战场上的态势毫无疑问地显示出反汉轴心联军处于劣势,是他们出动了八百战车兵、四千左右骑兵和一万三千步兵,却是在汉军的正面推进下,被一种堂堂正正的推进打法,给打得非但毫无寸进甚至是崩溃和后退。

  不能说波斯人和罗马人不勇敢,他们是世界上第一支敢于迎着汉军步枪兵排枪轮射推进的军队。

  波斯人是折损了七成左右才崩溃。

  罗马人更是折损超过八成才崩溃。

  他们已经表现出惊人的意志。要清楚的知道一点,大多数军队的战损到了一成左右的时候,崩溃就理所当然的发生了。

  被承认为强军的军队,通常是需要能忍受三成左右的战损。

  一般情况下,一支军队出现一成的战损,就代表着那些勇敢者和敢战者已经折损干净,剩下的不是胆小鬼就是随波逐流之辈。

  处在优势的汉军,他们对于能够忍受过半伤亡依然表现出战斗意志的敌人,其实是一种相当佩服的情绪。

  如果说士兵是佩服,军官则会是忌惮。

  一支不怕死的军队并不可怕,值得担忧的是那一支不怕死的军队并不缺训练,同时有着完善的组织度。

  拥有了训练军队和武装军队的基础,再加上坚韧的意志,不给他们机会也就罢了,一旦被他们抓住机会,通常是能够创造奇迹。

  正面战场上跑掉的敌军数量非常少,超过七成是被留了下来。

  刘慎每向前踏一步都要避开地面的尸体,而这些尸体是先前被推进的步枪兵进行补刀,每一具尸体都至少有一个在往外冒出鲜血的窟窿。

  个别人中弹之后再被补刀,却是很顽强地没有死去。他们的脑子被痛苦完全占据,身躯会像虾米一样地卷起来,闭上眼睛身躯不断发出微微的颤抖,很快就会因为失血太多而休克,又在休克中死去。

  从开战到反汉轴心联军投入战场的士兵溃败,一切是发生在一个半小时之内。

  因为交战的关系,汉军大部分时间是停在原地进行排枪射击,前进的距离只不过是六百米左右。

  反汉轴心联军在派出交战的部队显示败象时,马鲁斯和艾尔巴塔是带着没有参战的部队向后退却。

  他们最终还是不敢再派部队出战,两个帝国的军队都败得那么惨,使用本国部队添油超过八成的机率是去多少死多少。

  调动反汉轴心联军的其他国家(民族)的话,不说那些人愿不愿意听命,掌权者真愿意派出军队,那些杂兵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触即溃再反过头来冲击本方阵型。

  “退回营寨。”马鲁斯的脸色很是灰败:“利用营垒进行防御是我们目前唯一的选择。”

  其余民族大部分是不懂怎么构建营垒,算是精通的也就是罗马人和波斯人,同时罗马人构建营垒的经验会更丰富一些。

  罗马人真的非常擅长建设营垒,尤其是征服了希腊人之后,得到了希腊众多关于工程学相关的知识。

  像是同样有一套建设营垒方法的波斯人,他们构建营寨无非就是制造栏栅和拒马,挖一条或多条壕渠,再挖上无数的陷阱摆下尖刺,讲究一些就再多增加一些篱笆墙或土墙,但是他们是一切都靠双手,基本是没有什么机械工具。

  罗马人不一样,他们掌握了起重的相关技术,拥有大量使工程建设更便利的机械,他们建设与波斯人相同的营垒,波斯人需要十天,罗马人在三四天之内就能建设完毕。

  源于一开始战争就不是那么顺利的关系,马鲁斯打从进军到喷赤河沿岸就有大肆建造营垒,与汉军打持久战的认知。

  他们是在喷赤河西岸进行营垒建设。

  第一道营垒距离喷赤河不到五百米。这一道营垒由于是在汉军的炮火射程范围之内,仅是简单的挖掘两条壕渠,设立了一道栏栅和三层篱笆墙,是第十七天的时候就被汉军摧毁。

  第二道营垒被建立在距离喷赤河三千米的西岸,它的正前方光是五米宽度左右的壕渠就有六条之多,每条间隔二十米左右。壕渠后面就是大体上利用了木材结构搭建起来,再夯上土墙的“城墙”,它的宽度约有四米,高度同样为四米,“城墙”长度越是七百余米,两侧延伸出去的是搭建的驾高木架,有足够时间还会继续夯上土墙,有着数量众多的箭塔。

  第三道营垒是成为一个半弯形,罗马人利用杂兵数量众多的关系,是决心打造战线上的一条长城,战事在进行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工程。它的壕渠、围墙、陷阱远比第二道营垒要多得多,同时“城墙”的高度也要高得多。

  当前的第二道营垒,它现在的角色已经转变成为反汉轴心联军的前进基地,正面战场在向后撤退的反汉轴心联军就是撤往这个营垒。

  汉人对于反汉轴心联军在战时还能打动工程,短短时间内竟然能形成规模,不得不说是感到极度的意外。

  汉军不是没有想过派出部队进行干扰,只是反汉轴心联军的数量真的太多,地形的限制也太大。

  李匡几次派出骑兵袭扰,不是面对己方十倍以上的敌军拦截,便是冲进去就有被包围吃掉的危险,后面就干脆视而不见。

  “炮兵部队向前到什么位置了?”

  “回都护,已经跟在推进部队后侧的百米之内。”

  正在推进的汉军,中央依然是步枪兵阵列线,两翼却是只剩下了徒步的冷兵器部队,骑兵是被散出去依然在与反汉轴心联军玩“猫鼠”的游戏。

  战场的地形对过河到西岸的汉军来说限制真的是太大了,没有纵深只是一方面,再来就是因为反汉轴心联军的数量着实太多,一开始就是进入到被从三面包夹的状态,除非是有汉军从其它河段过河,要不然根本就不存在迂回空间。

  某些方面来讲,汉军却是很喜欢这样的战场,他们有一万的步枪兵,面对这样的战场非但不会有什么制约,甚至是处于这样的劣势能吸引敌军主动出击,打的又是堂堂正正对冲,能够发挥出排枪最大的射击优势。

  刘慎听到“止步”的军令就站在了原地,他左右看了一下,身边的袍泽多少是露出了疲惫的表情。

  他们停下的位置距离反汉轴心联军的营垒只剩下五百米,一眼看去看不到营垒外面有敌军的身影,敌军是站在了“城墙”之上,更多的敌军是在“城墙”后面。

  “原地休整,补水,吃饭,不得随意走动!”

  一个半小时没有停歇地交战,人一直是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再来是一直处于运动之下,人真的是会感到口干舌燥,适当地喝一些水,再吃上一些东西,能够使精神得到放松,体力也能得到恢复。

  刘慎掏起挂在后侧腰的水壶就是一阵灌,喝了几口感觉胸膛总算不是那么闷。他将水壶举高倾斜,水是被淋在脸上,顺着脖子往身躯流,整个人立刻有了重新“活”过来的舒爽感。

  很多人都在做那样的举动,旁边就是喷赤河,不用有无法补充水源的苦恼,用水来淋一淋身和心都能得到放松,那么为什么不做呢?

  “这玩意真难吃。”纪海一边嚼着口腔里的干面,一边嫌弃:“要不是有咯嘣脆的口感,真的是一无是处。”

  士兵身上携带的口粮是被包在布袋里的干面,它是被磨粉之后拉成条,再经过油炸处理,的确是会有脆口的口感,几乎没有什么营养价值,但是胜在易于携带和不容易变质。

  刘慎嚼着干面,时不时往嘴巴里灌水,眼睛在看不远处的“城墙”,上面的敌军正在忙碌着。

  “他们其实挺厉害的。”纪海赞叹道:“不到一个月建了这么一条玩意,听说更西面还有另外一条。”

  讲启动工程,汉人在近十来年是见多了各种工程,慢慢懂得了什么叫作效率,同时对于工程建设认为世界上应该是没人能和自己比。

  汉帝国的士兵,由于一些比较特别的原因,他们从来都是一群骄傲的人,坚定认为不管是什么,汉人都是处在世界的顶先水平。

  现在嘛,身为“二代”又是士兵的纪海发出赞叹,可见真的是感到意外。

  “罗马人钟爱于各种工程,他们对于修路和建造城墙并不陌生。”刘慎就知道一点,罗马人一直都有修建长城的历史,前前后后是伴随每一段需要防御的时期建造长城:“王侍中(王猛)去过罗马,介绍了罗马的交通状况和各个竞技场,尤其是赞叹罗马人对修水渠的执着。”

  包括纪海、徐光等一些“二代”都听懂了。

  罗马人并不是什么野蛮人,一样是有着对当前世界来说比较高度的文明层次,喜欢启动工程的罗马人拥有自己的机械学,在进行工程建设的时候会去利用机械,可以比那些根本不懂什么叫机械学的民族在建设速度上达到更快。

  他们在闲聊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阵阵的炮响声。

  炮弹脱离炮管之后飞到天空,它们会因为破空产生呼啸声,超过四成飞了一段距离轰向反汉轴心联军士兵正在一片忙碌的“城墙”,其余不是过早落地,就是越过“城墙”砸到了后面的营区。

  主要是用木架来支撑的“城墙”,一颗又一颗的炮弹砸下来,被夯实了的土墙是凹进去一些却没有倒塌,没有来得及夯实的墙面却是被轰出了散架的效果。

  汉军炮兵部队发射的都是实心弹,主要就是用来轰击“城墙”,不是为了造成多少敌军的死伤。

  “挺了不起的。”秦松看着正在被不断轰击的‘城墙’,赞美对方是为了衬托己方炮兵部队的强大:“我们最快的记录是在一个月之内打造出一条超过十里的石砌城墙?”

  秦松说的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们还是龟缩在长广郡的弱小势力,被石羯赵国逼得退却向辽东半岛,为了应付慕容燕国的威胁不得不建造长城。

  一个月打造一条十里城墙的当然是系统农民,一度被无数方势力认为是创造了奇迹。

  “罗马人的确是有自己的优点。”李匡对于赞美敌人并不排斥:“长安的中央藏书馆有关于罗马的介绍,他们是挺了不起的。”

  适当地去赞美自己的敌人,才能在战胜他们之后显示出自己的强大。

  要是没有底线地去污蔑自己的敌人,打赢岂不是理所当然,要是作战过程还损失不轻,就是显示出了自己的无能。

  根据汉人的了解,对面那么多势力,能够在战时去进行那些工程,除了罗马人之外真没别人了。

  “前一段时间海外传回消息,罗马人正在他们的西班牙行省和埃及行省大肆启动工程,都是一些海岸防御链。”李匡现在没有事情需要处理,发现敌军根本没有出营的迹象,还是乐意与秦松多聊一聊:“他们对大汉的海军能够从海上直接抵达君士坦丁堡很恐惧。他们的确也应该恐惧!”

  以前大多数人,尤其是军方的陆军,对于发展海军是一种排斥并且诟病的看法,普遍认为有那些财力还不如加强陆军。

  到了与笈多王朝开战阶段,海军展现出自己的峥嵘之后,排斥才算是降低了一些,诟病的看法则是消失。

  现在罗马参加并作为主导组建反汉轴心,成了轴心之二,他们开始喜悦己方有强大的海军,要不然等从陆地上杀过去还不知道要多久。

  “邸报上不是通知了吗?”秦松乐呵呵地说:“陛下已经批准组建远征军,舰队光是规模就超过两千,炮舰出动了七艘,其中就有‘临淄号’。”

  重新翻身成为霸主级民族的汉人,对于报复从来都等不了,真不愿意去等待某天陆地上打到欧罗巴,对于组建远洋海军前去报复罗马人是一种坚定的态度。

  “海上航行走好望角一线,起码要一年两个月以上。从埃及登陆,不算准备时间也会是半年之后。”李匡不介意展望自己的未来:“到时候,我们应该是进军到萨珊境内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52724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