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403章:兵者,诡道也

第403章:兵者,诡道也

  “真是浩浩荡荡啊!”

  从黄河南岸向北岸看去,沿线五里左右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在行军,他们有打出旌旗,就是旗号看着有些乱。

  徐正与袁乔再次会合是在濮阳边上,汉军与李菟所率的石碣赵军依然是在交战,并没有因为乞活军的到来而停止。

  从济北郡渡河的斗阿所部,他们发现的只是乞活军的前导部队,乞活军的大部队位处濮阳郡的黄河对岸。

  “乞活军沿着黄河边上行军是故意让我们发现。”袁乔摸着下巴的胡须,说道:“可以有很多种解读。”

  “长史的意思是,李农故意让我们发现他们?”徐正已经派人将情况禀告刘彦,正在等待下一步的指示。他问袁乔:“故意让我们知道他们来了,这样他们就不必渡河是吧?”

  “只能说这种可能性最大,但无法笃定。”袁乔用着猜测的口吻说:“领军之人应该知晓天文地理,没道理李农会不知道马上该进入不适合交战的雨雪交加季节。”

  晴朗的天气只有半个月左右,拖一天是少一天。

  雨雪交加的季节会持续一个月左右,随后就是完全的下雪天气,天寒地冻不是说不能作战,只是这种天气下交战会造成很严重的非战斗损员,对于双方来说其实都是非常不划算的事情。

  “王上在谷城,还是要谨慎为重。”徐正重新举起了单筒望远镜,能够很清楚地看到散漫队形的乞活军,亦是能够发现乞活军的行军并不快。他一边看着一边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汉军这一次的主要作战意图是攻取濮阳,次一等的战略目标是消灭更多的敌军,好为来年春暖花开做准备。

  因为汉军意图太过明显的关系,石碣赵军那边看肯定是知晓,这样一来双方趁天气允许来一场正面的交战也就有了机会。

  刘彦还待在谷城,可以说距离战场并不是十分远,且不论石碣赵国的高层是不是认为刘彦依然待在大军营盘,乞活军真要渡河还真的能够形成一种效应。这个就是君王身在战场的麻烦之处,使统兵将领有很大心理压力的同时,需要分出必要的兵力进行拱卫。

  濮阳城战场这边的作战还不显得激烈,双方只能说是进入到试探阶段。汉军在等待后方的攻城器械跟进,石碣赵军那边则是也需要时间来调动兵力。

  袁乔无法指摘君王的行为,他只能说:“黄河的控制权在我们,李农哪怕真的强渡也会损失惨重。乔依然觉得李农既然刻意被我们发现,是抱着保存实力的心思。”

  两人在这边交谈,汉军营盘与濮阳本城、石碣赵军营寨中间留出来的空地则是在发生交战。

  十里地并不小,可以让骑兵有足够的空间进行游弋与厮杀。

  汉军这边上场的大部分是轻骑,少数是作为掠阵的禁卫军。那并不是徐正不敢过多消耗禁卫军,是交战烈度不高,野战兵团的骑兵需要更多的交战经验。

  石碣赵军被派出的也不是什么精锐,羯人本族骑兵是一点没动,上场的是杂胡的轻骑。李菟这么干是要试探汉军的战力,做到一定的心里有素。

  连续三天,汉军都是不急不赶的状态,石碣赵军这边的许多将校就不得不迷惑之前的猜测是不是出错。

  “难道汉军的主要目标不是濮阳?”王华双手扶着女墙,下意识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往外看:“敌军数量一直没有增加,亦是没有表现出太迫切的攻势。”

  李菟同样是一脸的沉思,他到目前为止依然认为汉军的目标绝对是攻取濮阳,只是也像许多人那样困惑汉军怎么没有大动作。

  濮阳城的南面,广袤的原野上实际是杀声和马蹄声震天,参战双方合起来也就是五千左右,持续地互相奔射,少有会进行对冲,看着挺热闹可死的人真心不会太多。

  “我们是要逮住刘彦,一直这么耗下去……”蕲艾看向依然满脸沉思状的李菟,问:“刘彦会不会熘走?”

  “不!”李菟默默摇头:“我们精心研究过刘彦的过往,亦是尽力收集关于他的性格,不会是一个稍微遇到危险就会躲避的人。”

  “事情还是有些不对劲的。”王华总算不踮起脚尖了,转身看着众人,说道:“汉军一直没有增兵。”

  这点恰恰就是让石碣赵军众多将校困惑的地方,且不管汉军攻取濮阳的决心多大,或者是刘彦到底在不在前线,汉军一直都是五万左右,无论怎么说都不合理。

  “魏武侯应该已经进入顿丘郡,我们在阳平郡方向的水军也应该被汉军窥察。”李菟按照常理而说:“汉军没有增援,可以解释是在防备魏武侯。”

  说到李农,包括李菟在内的这些人其实都在皱眉,乞活军沿着黄河行军,徐正与袁乔猜测是故意让发现,李菟等人则就是笃定李农是故意被发现。

  石宣派人责问李农,李农给予的解释是:沿线的行军大道本就是在河岸,再则汉军舰队犀利,石碣赵国水军完全不是对手,能不能成功渡河根本就难说,不如以这样的方式使得汉军高层生出疑心,说不定能起到意料外的作用。

  济北郡方向的汉军没有向濮阳郡方向移动,根据探查是做出防御姿态,石宣姑且也就信了李农的解释。

  可是!石宣一开始就是抱着能够逮住刘彦的心思,为了能够达到目的甚至都不顾孙伏都与其所部的六万多人,那样说什么也要让李农尝试渡河,最好是能够切断汉军的后路。

  孙伏都所部还在鄄城与廪丘抵抗,他的抵抗并不是没有价值,至少汉军的攻城器械因为没有能够攻占鄄城和廪丘一直拖在这两处战场,要不早该被护送前往濮阳城战场。

  鄄城和廪丘不止是拖住汉军的攻城器械,还牵扯着汉军合计八万的兵力,但这边的消息被切断,不管是石宣还是李菟其实都不清楚。

  为了能够快速消灭孙伏都所部,徐正与袁乔上报之后得到刘彦的允许,已经由刘彦派人向豫州方向抽调部队,但豫州最多也就是挤出三万人北上,豫州要顾及到石虎正亲率大军囤积三川,还不知道石虎是会直接进攻关中还是豫州。

  又是两天不急不赶的交战,李菟终于从侦骑那里得到一些新的消息。

  “后方有汉军向这边移动了?”李菟得到的情报并没有具体数量,甚至根本就没有攻城器械的消息:“继续探查,务必搞清楚数量,更要知晓其中有没有攻城器械!”

  上司动动嘴巴,部下不但是要劳碌命更是要送命,一切只因为开战之后进行任何情报收集都不容易,尤其是双方对待斥候(侦骑)的剿杀绝对是会最卖力。

  真实情况是,眼见守不住的孙伏都从廪丘突围,带着残部退到了鄄城,导致汉军解放出了一些兵力以及攻城器械,李菟得知的那支汉军就是带着部分器械先行开拔到濮阳城战场,鄄城那边的战事也处于相对关键的时刻。

  “孙伏都比我们预料中要有韧性啊!”徐正之前的打算是用五天同时拿下鄄城与廪丘,现实却不如料想,五天过去仅仅是攻取了廪丘,鄄城什么时候拿下则不太好说。他略略忧心地对袁乔说:“一旦不能快速攻取鄄城,是不是可以进行围而不打,将攻城器械和那批具装步兵调上来?”

  袁乔实际上也是有些心急了,留给他们攻打濮阳的时间是越来越少,想要攻夺濮阳还得先击败李菟所率的石碣赵军,时间上真的是很赶。

  “我们这边的兵力……”袁乔闭上了眼睛,眼皮子一直在跳,那是在不断思索问题。过了有一小会,他睁开了眼睛,咬着牙说:“结成步阵先试图切断濮阳城与城外敌军营寨,请求豫州援军从阳武绕路做出进逼文石津的举动?”

  徐正手头的禁卫军中有一支步军,那是两千大剑士以及三千连弩兵。他知道有这些步战禁卫军作为骨干部队,再加上野战兵团中的三千塔盾兵、两千强弩兵、五千长枪兵,用一万五千的步军组成步阵,复制徐州之战时战例并不是不行。

  “只要箭矢足够,步阵稳如泰山。”袁乔又建议:“营区这边就作为辅助部队,协同出战的步军……”,说着停了下来,他有一个不得不讲的大问题,慎重地说:“怎么形成首尾相顾,还要靠将军的指挥。”

  防御战什么的徐正最讨厌了,他喜欢的是进攻再进攻,闻言立刻就说:“我们兵力少,可以用对攻来瓦解敌军的反击。”

  袁乔也是这样的意思,濮阳城战场的汉军说到底就只有五万,虽说有三万绝对精锐的禁卫军,可很多时候数量不具优势真的相当麻烦,完全被动防御只会让麻烦增大,必要的时刻还是应该以攻对攻,前提当然是军队得足够能打。

  第六天,也是新的一天和新的行动,汉军吃朝食的时间远比前六天要早,李菟是在睡梦中被唤醒,得知情况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看来汉军等不及了。”

  李菟连梳洗都没有就直接召唤众将议事,简略地介绍了一下汉军可能的动向,留出一点时间让众将提问。

  “昨夜有汉军进入营寨,据发现是运来了攻城器械。”王华诡异地做出松了口气的表情,笑着说:“看来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汉军果然是要攻取濮阳。”

  一些不明就里的石碣将校立刻就出声发问,太多人的问就会演变成为乱糟糟的“嗡嗡”声。

  “安静!”李菟还是很有威望,一喊立刻镇住众将。他也在笑,点着头说:“濮阳城本来就是要让汉军攻,并且是要被攻下,不然怎么让汉军变成瓮中之鳖?”

  习惯脸色煞白的濮阳城守将哆嗦着嘴唇问:“什么意思?”

  “濮阳城要让汉军攻取!”李菟没有多余的解释,说着已经站起来:“诱饵就摆在这里,却不能让汉军轻易吃下。”

  听濮阳城一定要丢,习惯脸色煞白的濮阳城守将立刻就昏了过去。他不得不昏,石碣赵国丢城可是要被宰掉全家。

  汉军的营寨中不断涌出士兵。

  步卒出寨之后没有跑太远,他们按照建制列队,是塔盾兵处于最外围随时听从命令组成盾阵,其余的兵种则按照所携带的兵器进行梯次排列。

  骑兵出寨之后则是立刻奔向石碣赵军营盘和濮阳城的周围,他们或快或慢的游弋着,有石碣赵军出来就是扑上去一阵厮杀或是干扰,为己方的步军排兵布阵争取时间。

  汉军这边的动静绝对远超之前的任何一次,石碣赵军这边自然要有回应。

  既然濮阳城是要被放弃,李菟等一些石碣赵军的高级将领肯定是不会留下,他们丢下那个习惯脸色煞白并且晕过去的濮阳城守将,不但是有一个算一个,连带守军也抽调得只剩下三千人装装样子,其余该走的全部撤出城池。

  时刻在注意石碣赵军动向的汉军高层自然是发现诡异的一幕,他们当然有进行思考,考虑到濮阳城就是一个残破的城池,守城肯定是在野战而不是城墙之战,倒是没有往石碣赵军已经要放弃濮阳城的方向思考。

  “李菟为宿将,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不令人意外。”袁乔是东晋小~朝~廷一员的时候就研究过李菟,算是‘神交已久’的那种类型,他说:“鉴于城池残破,濮阳城的归属不在于城池的守城之战,是在野战。”

  徐正没有什么看法,甭管是野战还是攻城战,反正都是战。他唯一要问的就是:“濮阳城的敌军好像不剩下多少,要不要……”顿了顿,迟疑了再迟疑:“乘机拿下?”

  好像有什么灵光在袁乔的脑海里闪过,他像是抓住了又好像有些恍惚,怔怔地看着代表李菟的帅旗进入石碣赵军的野外营盘,一直都是怔怔出神的表情……(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254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