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374章:这是“药丸”(下)

第374章:这是“药丸”(下)

  差不多在冉闵知道关中的消息,李农也接到了来自苻安的绝笔信。

  苻安在信中写的东西其实不太多,当时的他身受重伤能沉得住就算不错,又哪能有过多的赘言,只是着重点出冉闵为薄幸之人,再来是冉闵或许一时能成大气但终究会因为其性格而有悲惨结局。

  谈了冉闵的性格问题,苻安接下来就讲苻洪的决定,那就是氐族夺回关中之后要锁关不出,名义上依然属于石碣赵国,可是苻氏一族不会掺和石虎的破事了。接下来他就说苻氏一族不会向石虎透露李农在潼关战场的所作所为,反而会为其美言。

  苻安的一整封信就没有说要让李农参与攻击冉氏秦国的什么事,看着就是为李农着想。

  李农看完信件再从送信者口中得知苻安已经伤重不治身亡的消息,以他这种多愁善感的性格自然不免是要感怀一番,内心很自然而然又陷入一种谁也搞不懂的挣扎。

  “领?”李存孝(不是唐朝那个)是李农相对看重的将领之一,见李农一脸的怅然若失,就问:“生了什么。”

  “苻安战死了。”李农又讲述了一下苻洪是怎么夺回峣关与蓝田关的过程,后面才说:“吾要兵将苻侯救出重围,诸君认为如何?”

  一片诧异的“啊?!”就在帐中被出,他们有懵掉的理由,是因为李农之前一直与冉氏秦国“你侬我侬”,虽说最近摩擦又增多,可怎么突然又要刀兵相见了?

  “苻洪率军入秦,投奔者甚多,看来是又要重新控制关中。”李农扬了扬手中的信件,又说:“苻安死前写信予吾,可见长久情谊非假。古人已经离世,吾救出其兄弟也算尽了情谊。”

  “那永曾那边……”王孝之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永曾还不得恨死我们?之前所作所为又是为了哪般。”

  “永曾啊?”李农理所当然地说:“吾帮永曾已经很多,仅仅是要保苻侯,又不是全军都保下来,永曾怎么也会卖个情面吧?”

  众人无言以对,他们觉得李农的思维诡异,可不就是因为李农是这样重情义的人才选择跟随吗?

  李农可是说做就做,派的还是王孝之前去晤谈冉闵。

  介时的冉闵已经在准备给予苻侯最后一击,听到王孝之的来意沉默了很久,经过可怕的沉默,说道:“吉儒可以孤身入敌营,若是苻侯愿意,寡人自然成全李公的情谊之情。”

  王孝之本来就认为冉闵不会同意,以至于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怎么用心,一听冉闵同意却是非常欣喜,认为冉闵是重视与李农的情义。

  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农就是那样的人,麾下的人也就可见一斑,王孝之不免也劝了冉闵一些话,至于冉闵有没有听进去那是不知道的。

  苻侯当然是没有可能走,他不走这边还能坚持下去,一走还在抵抗的部队就该土崩瓦解。

  “威武侯好意侯遥领了。”苻侯一脸感动地对着李农所在的方位拱手致谢,对王孝之说:“却不知道事态展至今,威武侯有何打算?”

  王孝之还不知道李农的打算,只是一再劝说苻侯还是离去。

  苻家三兄弟一盘布局,有各自的分工前提下,苻安已经为了苻氏一族的事业战死,一开始苻侯也有遭遇不测的心理准备。

  事态的展已经按照他们的方向进行得差不多,苻侯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安全,去不顾苻氏一族的未来,自己挖掘自家的坟墓,只能是一再感谢和拒绝。

  真实而言,苻侯这里守得是有些困难,可是再支撑个一两个月真心没有问题。

  一场战事中的一两个月并不算短,甚至说到了关键时刻显得至关重要,苻洪现在可是兵临长安城下,苻侯每在这禁谷之中多坚持一刻,苻洪就有一刻的时间用来攻取长安城。

  王孝之带着遗憾走了,他还是比较希望苻侯能够接受好意,一是乞活军可以施恩于苻氏一族,二来也算是帮冉闵一把,可惜的是没有成功。

  李农得知苻侯不走立刻就感伤了,对王孝之说:“苻氏一门三豪杰,注定苻家要兴起。”

  苻氏一族重新占领关中之后就要锁关,看着就是要坐拥关中静待时机。他们在关中的根基从苻洪一进入就有人争先恐后投奔也看得出来,那可是显得根基相当雄厚。

  “我们准备一下,明后日撤军。”李农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了,他目光看向了邺城的方向,说道:“这边的情谊尽了,也该去尽忠了。”

  说实话率军前往顿丘郡,可是后面传来的消息却不多,只有关于汉军不断调动水军前往战区,黄河的控制权是掌握在汉国手里。

  在东南区域,汉军是在一个月前攻克许昌,率军的主将叫谢安。

  汉军攻克许昌就停止扩张脚步,不是在这边的扩张到了头,是渡过长江的晋军趁汉军与石碣赵军大战的时候攻取了汝南郡、新蔡郡和汝阴郡。

  统兵北伐的是庾冰,他可真的是碰上了一个好时候,以区区三万晋军就拿取三郡之地。

  晋军拿下三个郡之后还做出向北继续进的姿态,本来被占便宜显得相当不爽的汉国上下见晋军北上,恼怒之中也必然是要进行提防。

  实际上庾冰只是向北走了五十余里就被圣旨招回,他被严令不得离开驻防之地,一方面是由褚裒来顶替驻守新得的三个郡。

  褚裒是国丈哟,还是无比新鲜的国丈,比庾氏一族那种“过时”的外戚可是要新嫩许多。再来是现在执掌国事的是褚家太后,庾氏一族风光了那么久,排队轮流也该轮到褚氏一族风光一下了吧!

  庾冰是带着郁闷和遗憾回到长江以南,不但北伐主帅的官职没了,连地方上的一地刺史实权也被撸掉,被调回建康来了个持假节、车骑将军。

  褚裒上任成为新一任的北伐主帅,按照褚氏这么一个只能说是二流世家靠一流的水平,他自然是无法像庾氏一族那样调动数万私兵,可现在执掌国政的不是褚家的太后的嘛。

  褚太后还是一个比较向着娘家的人,要不也不会顶着巨大压力撸掉庾冰,将新一任的北伐主帅头衔“丢”到褚裒头上。她还来了个合纵连横似得策略,主要是结交门阀之一的王氏一族和其余能排的上号的数个世家,筹集粮秣与兵源给褚裒。

  庾冰当北伐主帅的时候,手头里只有三万兵马,轮到褚裒当北伐主帅给增加到了五万。

  说五万就是晋军体制下的国家武装,东晋地界上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出战能够带私兵。因此庾冰先前的兵力三万只是晋军,没有算上手里五六万的私兵。褚裒光是晋军就有五万,褚太后帮忙凑了五万私兵,那就是手里有十万兵马。

  这位诗人国丈过了长江就开始视察三郡之地,还胆子非常大地跑到汉军设立的关卡附近张望。这一番举动看着是个能够带兵的人,可下一幕就显得诡异,他看了该看的就缩回新蔡,来了个老神在在地按兵不动,给建康那边的理由是汉军兵锋正锐,会找最合适的实际,顺带将关中生的事情汇报建康。

  东晋小~朝~廷得知关中态势与汉国这边的时间点只是一前一后,长江以南的那个小~朝~廷对冉闵的倒霉是幸灾乐祸,临淄那边则是早有计较。

  依然不是什么大小朝会,汉国这边是十天一次大朝会,小朝会每天举行一下。处理事情的套路相对来说比较灵便,有什么需要君王知道的什么时候都能汇报。

  “这么说来,苻洪又带兵进入关中。”刘彦没有什么特别表情,评价:“苻洪的这一手声东击西玩得不错,就是后续的决策上显得不大气。”

  纪昌直接说出关键:“进入关中后的苻洪要是不打长安直接进逼潼关,哪怕是攻不下也有重大意义。”

  汉国这边是不清楚一件事实,说起来可能搞笑,可苻洪手里的兵力显得不够了,是害怕留下背后的长安去潼关,会变成自己两面被夹击。

  “王上,现在接受冉闵称臣就显得合适了。”桑虞看着心情愉快,不过倒不是对冉闵的状况幸灾乐祸,他说:“就是让谁带兵去救?”

  之前汉国不愿意接受冉闵的称臣,那是清楚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可现在时机已经不一样,冉氏秦国的状况糟糕到近乎于没有救的状况,哪怕不为得关中,只为接纳消化冉闵以及一种众武,怎么看都算是有恩而不是有仇。

  “咱们的辽东战事马上爆,再有多处局部战场,去的兵力不可能太多。”纪昌摸着下巴,肃声道:“由水路驰援,再有原本就隐藏于秦岭内的禁卫军,实际上是兵力不在多寡,是给冉闵一剂强心剂。”

  刘彦异常认同纪昌的说法,他们的所作所为有着重要意义,不但是对冉闵,实际上对苻洪,或是对本国本身,那可是汉军次进行千里之外的奔袭驰援,寻常国家根本就玩不出来。

  “这也是吓唬石虎……”刘彦想到什么似得,突然“哈哈”大笑,说了一句文武听不明白的话:“对于冉闵,寡人在干的就是递上效救心丸啊!”

  ……分…割…线……

  这是为盟主帝殁加更的第一章,还剩下十章。荣誉怎么有点痛苦并着快乐的感觉?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25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