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256章:第二个选择

第256章:第二个选择

  琅邪郡的首府开阳位于泗水上游和沂水的交汇处北面约二十里处,刘彦带着大军来到开阳时,城池攻防战已经展开。

  开阳城占地并不广,可以看得出它有经过紧急的修缮,一些豁口处哪怕是不能夯土堵死,亦是会找来如石块、木材等等的杂物堵住。

  桓温对城池攻防战感兴趣,他更为感兴趣的是汉军的船只该是有多少。

  想从莒县到开阳需要渡过沂水,汉军是用非常迅速的手段抢下了几处桥梁的控制权,不需要临时搭建渡桥。

  沂水是一条连接兖州境内三大水系之一洙水的河流,它从兖州一直贯穿整个东安郡,成为一条直线又穿过整个东莞郡和泗水汇集。

  泗水不是单指一条河流,它是一条可以说四通八达的水系,与江淮水网有着直接的连接。而泗水该说是豫州、兖州、徐州最为庞大和支流广布的一个水网。历来想要南下,谁都无法去无视泗水的存在。

  桓温在经过沂水的时候有注意河流行驶的船只,不过离得比较远不好看清楚汉军的船只都是什么级别,只能大概看出并非是楼船体系。

  对了,楼船从西汉时期起于南方就是一件神器,一直在南方被视为实力的代表,任何一个立足于长江区域的势力(国家),谁都不能无视楼船的存在,曾经的东吴是如此,目前的东晋小~朝~廷是如此,以后南北朝时期的宋、粱、陈、齐什么的,反正就是只要想在南方立足,都不可能去无视楼船。

  数量一旦多,什么级别其实可以往后放一放,桓温目测的水平不错,他看到的是超过五百条的船只,大部分应该是运输船之类,战船的数量绝对在五十条以内,就是那些战船的模样还真没见过。

  开阳城这边的汉军数量已经达到八万,那么也就是说先前的五万汉军走的是陆路,三万新出现的汉军是走水路。

  “胡人很少利用水路。”袁乔满是阴郁地说:“刘使君既然能用水路运输三万,那就能运输更多。”

  没人会忘记一点,汉部“玩水”那是一开始就有的事情,玩的还是大海。汉部既然能够跨海运兵,很多人就会理所当然地觉得内陆的水也能玩得溜,全然不知道海航船只与内河船只根本就是两种体系。

  袁乔说那个不是为了别的,刘彦已经对东晋小~朝~廷显露出足够的敌意,那么内河水系汉军也能玩的溜对东晋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真实的情况是,东晋小~朝~廷之所以能够在南方享乐是因为长江这一道天险,同时是胡人玩不转水战。

  这一次东晋小~朝~廷对石碣赵国将要南下会那么紧张,不是畏惧那所谓的百万大军,是石虎收集了数万的工匠在造船!

  还是那一句话,某个什么东西一旦数量足够质量真的可以可以次一些,要是石碣赵军丢出数千条战船,那个时候东晋水军再能打就能支撑多久?

  一阵“万胜”的呐喊声突然被吼出,让先前在失神的桓温一个机灵,他扭头看去,一身上红下黑戎装的汉军已经如潮水一般涌入被轰塌的豁口。

  就是轰塌,那是将近摆台抛石车的节奏。抛石车是由水路的运输船运来,当天到就立刻投入使用,显然是立下了功劳。

  “开阳城的守军有多少?”

  “算上阳都那边退过来的赵军,以及周边汇集进去的胡人,保守数量该是五万?”

  汉军不断从豁口涌进去,城内很快就爆发出喊杀之声,随着时间的推移喊杀之声并没有停止,反而是一道道黑烟从城内冉冉升向天空。

  要是华夏文明的城池攻防战,一旦敌军涌入城内大型战斗基本上也就结束,那是士气崩溃的一种体现。而开阳城并没有因为汉军大批涌入而结束战斗,却不知道是胡人没有敌军进城觉得战败的思想,还是胡人早就抱定打巷战的心思?

  一个豁口之后是第二个,最后连带城门也被从杀进去的汉军士卒打开,能够进城的通道越多,代表汉军涌入的数量和速度都会激增。

  “确认过了,里面没有发现布置干柴、火油等物。”桑虞看去有些满头大汗,那是却不是惊吓或紧张,纯粹就是被热的:“看来胡人打算与我们打胶着战?”

  刘彦先前还在查看脑海里面的系统地图,只要也是确认城内究竟是有多少守军,再来就是调动部队从其它三个方向攻城,毕竟从多个方向进攻总是比单独方向要好。

  “王鸾的意志比邓恒坚定。”刘彦问了一下:“确认王鸾是从凉国那边投降石碣的将领?”

  崔宣正襟危坐地待在军帐的一角,他这是第二次战败被俘,为第三个势力效劳,见刘彦眼神扫过来,赶忙站起来行礼:“回君上,王鸾确实为凉国降将。”

  看起来崔宣知道的并不少,连凉国有两个叫王鸾的人都知道,一个当然就是目前统领徐州军的王鸾,另一个是民间有名的神算子。(后面这个王鸾装神弄鬼的时候被张祚以妖言惑众的罪名斩了。)

  刘彦也就是顺口一问,既然崔宣知道那么多,那也多问了一些,例如王鸾在张氏前凉干什么的,参与过多少战事,一直是什么官职,该问的都问了一遍。

  比较诡异的是崔宣竟然都能答得出来,最后还苦笑说:“小人本身就是降将,只是没有带兵的本事,石碣对与文士并不尊重,只能是多了解一些事情,好有个处事之资。”

  刘彦允许崔宣投降,并收录崔宣,那是经过一番调查。崔宣投降石碣之后并没有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至少刘彦暂时没有查到。崔宣在石碣赵国那边或许是显得无比谦卑,似乎交友的手段也不错,可以说人脉上面很广,那刘彦就能够用得上这样的人。

  根据崔宣所讲述,王鸾分明就是一个性格坚韧的人,统兵能力也不算差。这样一来刘彦就明白一些事情了。

  “开阳城的守军必定是事先得到什么命令,他们会尽力拖住我们。”刘彦看去没有什么紧张情绪,说道:“没有错误的话,王鸾肯定是率军在过来的路上?”

  桑虞刚要说什么,有人先开口了。

  “刘使君,温有一个疑问。”桓温先吸引了刘彦的注意力,可是看到帐内所有人都看过来,原本想说的话却是迟疑说不出口了。

  “元子是想问,我部大军南下,若是有石碣的军队从冀州或是兖州进攻青州,该怎么办吧?”刘彦一看桓温的脸色就知道猜得没有,不由“哈哈”大笑几声,摆着手:“既然我率军南下,肯定是有做好准备。”

  “刘使君在开阳战场的部队已经接近八万,后方又有多少守军?”桓温一脸的不相信,后面叹息了一声:“若刘使君允许,请容下官派人回去,至少让车骑将军从南方威胁赵军后翼?”

  要是按照正常情况,也就是常规的军事角度,桓温这个的确是好建议。

  “元子,坦白而言,我不相信晋军有北上的能力,就如同王鸾明晃晃地率军赶来琅邪战场,无视了广陵方向的晋军。”刘彦见桓温想要反驳,不给出声的机会,又说:“你们内耗太过严重,甚至令人怀疑你过来也是内耗的产物。”

  桓温倒是愣住:“此话怎讲?”

  “十数载之前有个叫宫陶的人在东莱开办书院,他在青州经营,广收子弟,算是经营下广泛的人脉。”刘彦缓缓地将关于宫陶先生的一些事情讲出来,后面又谈到了宫泽,讲完了前一段时间有许多家族要在青州起事破坏刘彦与石碣赵军的大战,最后才说:“请容许我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一句话来形容那些窝在长江以南的世家门阀,我不是单指一些人,坦白说是,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你也是那些垃圾的中的一员。”

  其实桓温听不懂“垃圾”是什么意思,但从刘彦的口吻和说话的神态也能知道不是什么好词。他多少知道一些东晋在青州那边有棋子的事情,可是真不晓得那些棋子会是以这样的姿态会现世……,不,那些棋子大概没有闹腾的机会了,哪怕是有落网之鱼也无法再翻出什么风浪。

  “我一直没有告诉元子的第二个选择,话已经说到这份上,那便告诉元子。”刘彦脸上带着笑,可是无论怎么看笑容都有些冷:“既然你是被抛弃才会被派遣过来,那么肯定是有人不希望你干些什么事情。往小了说,桓家与庾家走得太近了,有人希望两家破裂乃至于相攻。或是,你一直想要讨伐成汉损害到了谁的利益?”

  桓温一脸的铁青,问:“使君可否说出第二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元子主动投效于我,立刻投入到光复中原的大业之中,不过不是效忠司马那个连炎黄庙香火都会熄灭的废物皇室,是效忠于我。”刘彦也不管听到司马皇室熄灭炎黄庙香火而脸色大变的桓温,继续往下说:“第二个选择是……”

  ……

  当个断章狗O(∩_∩)O~(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239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