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205章:决战来临

第205章:决战来临

  下密这边的交战是主战场,但是并非所有主战场的战斗都能决定一场战?21??的胜负。

  刘彦很确定这一场战场不会很快停下,哪怕是击败了姚家军和青州军,不是还有徐州那边会参战吗?他只能是选择剑走偏锋。

  纪昌的那支偏师数量不是太多,那是受限于可在内河行驶的船只数量,只带了五千人将要前去闪袭广固城。

  一直是到目前为止刘彦都没有搞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打下广固城算不算是完成系统的升级任务,可以由“封建时代”升级到“城堡时代”。

  刘彦迫切希望能够快点升到“城堡时代”,他能够察觉到情势其实已经是失控状况,以汉部目前的实力很难一次接着一次地应对战争。

  汉部动员参加战争的人数已经达到七万,作为参战部队是三万出头,余下该是只能算辅助性质。

  刘彦亲率的有一万两千,徐正那边一万四千,再加上纪昌麾下的五千(不算船员),那就是三万一千人。

  作为一个人口总数仅是二十万出头的部族来讲,动员七万已经非常多,考虑到汉部的人口构造是以年轻化为主,不是不能再动员更多的人加入到战争,可一旦再继续增多必然会伤筋动骨。

  总是需要有人进行建设和生产,不是吗?再来就是直接参与到战争的人越多对物质的消耗就更多。说一句天大的实话,汉部以二十万的人口能够动员出七万人参与战争,那可真的是因为刘彦一开始的号牌制度起到作用,再来就是三年以来的累积没有白做。

  下密之战进行到第二十四天,原本激烈的战斗已经被拖沓所取代,尤其是联军对位于胶水西岸的汉部营寨屡攻不下,导致联军士气变得极其低迷。

  在此时,汉部有一支偏师突入东安郡的消息也被联军高层所知晓,对联军高层来讲下密久攻不下再有汉部偏师袭扰后方,不由会对此战更加心灰意冷。

  “我们在城寨那边丢了将近两万五千人,竟然无法攻下!”姚兰已经不会气急败坏了,他十足阴沉地说:“未见东岸有汉部援军过来,倒是有营寨的汉部伤兵过去,他们到底是哪来那么多的甲士!”

  联军这边也是有特意观察,连接下密主城和子城的甬道,亦是没有援军过去营寨,他们就是搞不懂营寨那边的甲士为什么就杀不完,每每不管损失多少隔天必定是有一千整数的甲士再次出现。

  姚兰有做过粗略的统计,营寨这个局部战场消灭的甲士至少有三千,是整整三千的甲士!

  哪怕汉部的甲士在甲胄上不属于重甲,可这年头想要有一身的金属扎甲也不是那么容易,石碣赵国举全国之力才有多少重甲骑兵和步兵,慕容燕国合全国之力也才弄出三千铁骑,汉部不是国家,汉部才发展四年,汉部的领地更是少,究竟是哪来那么强的能力造出那么多铁甲!?

  若只是身穿铁甲也就罢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一点,汉部的甲士作战或许僵硬,可是汉部甲士仅仅有悍不畏死一项就令人发怵。

  “我们……”刘徵脸色有些灰败:“明日齐郡的援军就会开过来,我们商量一下留下多少部队,该分作几路光复长广郡、东莱郡、东牟郡。”

  “不不不,现在不是光复哪个郡的问题。”姚兰苦笑着说:“汉部有偏师袭扰我们的后路,先前奔逃的斐燕叛军亦是进入东安郡。我们的后路被断了,现在的主动权在刘彦手中。”

  唯一值得联军高层庆幸的是刘彦兵少,他们近一个月内折损进去将近三万八千人,可不是还有七万出头吗?

  联军这边还有七万的兵力,羌兵和青州郡县兵并没有损失多少,那么联军的数量虽然是从十一万减少到七万,但要说起来主力还在。

  “那……”王腾本来是要给一些意见,耳边却是听到一阵喧哗。

  有人慌张跑进军帐,吼道:“我们被袭营了!”

  军帐内的联军高层都是一愣,下密战事进行了将近一个月,汉部除开会进行短促突击之外,今夜之前还真的没有主动出击过。

  众人快步走出军帐,四顾张望看去,夜色之下的南侧和北侧军营一片片的火光,听动静亦是喧哗声和喊杀之声震天。

  “赶紧调动骑兵!”姚兰不忧反喜:“不管他们出动多少人袭营总该是会退回去,截住,一定要截住!”

  联军的营地布置比较简单,除开必要的围栏木栅之外也有拒马,开始的时候他们会谨慎巡营,但汉部长期没有袭营让联军早就懈怠下来,结果今晚就被突然来了那么一下子。

  北侧和南侧的联军营地出现了明显的混乱,火光中可以看到一群上身红、下身黑的士卒追着一帮身穿五颜六色的人劈、砍、刺,所过之处必然是惨叫和哀嚎不断,地上的尸体不断地增加。

  主持北侧袭营的是从下密主城带兵出来的李匡,南侧率军袭营的主官则是王朴。

  要说王朴最近可是干劲十足,他们只要能够打赢这一次战事,个别人可以直接被转为正兵,余下则是会转为仆从军。

  只有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只有明确知道阶级待遇的区别才会明白该追什么什么,王朴等新附军现在的追求无比简单,那就是不断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身份,直到可以像战兵那样记功,战事缴获也能留下四成。

  王朴挥刀劈死一个乱跑撞过来的敌军杂兵,四顾扫视一下,吼:“放火!”

  联军营寨很不讲究,看去军帐数量并不多,大抵就是一些胡乱搭起来的窝棚。

  用木梁、树枝、树叶、杂草搭起来的窝棚,只要是稍微点个火星就会猛烈地燃烧起来,再有风将火星吹着去引燃,火势蔓延起来的速度非常快。

  袭营的汉部士卒得到的命令是只管往前突,随后是各自想着北方和南方突围,介时刘彦会亲率一支部队吸引联军的注意力,给两支袭营的部队有机会返回各处。

  姚兰集结骑兵想要堵截,姚靖兴冲冲亲自过去。

  “刘彦亲自率军除了下密城!”姚靖几乎是咬牙切齿:“这是一个机会!”

  联军这边猜测不出汉部为什么会选择在今夜袭营,更不了解刘彦为什么会亲自率军出城,他们只要能够逮住刘彦并杀死,那就会获得战争的胜利。而这个机会还是刘彦自己送上门的!

  刘彦为什么这么干?是曹岩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徐州那边会在三天后出兵参与青州战事,打出的旗号是剿灭叛逆。

  刘徵可以宣布刘彦为叛逆了,那么徐州所说的叛逆是不是刘彦?

  还没有确定的事情,可是对刘彦根本就没差,不管徐州那边出兵的目标是什么,汉部想要占领青州必然是会与之为敌,那就只能加快下密这边的战场进度。

  “其实应该再耗上一两个月的。现在还不是联军最士气低迷的时刻啊!”

  刘彦全身披挂,手里握着一杆长枪,座下战马的马颈两侧各自悬挂战刀和骑弓、箭囊。他单骑位于全军的最前方,后面的第一个方阵是两千的系统剑士,左右两侧是各自由两千战兵长矛手组成的枪阵,被三面拱卫的则是数量在两千左右的弓箭手。

  四个口字型的军阵就摆在下密主城的西面,距离城墙该是有一里地左右?

  深夜中排列军阵没有亮出火把,看去就是一块块黑色的巨型方块,八千人安安静静地站立在原地,与之联军那边无比吵杂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今晚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日子,恰是这样才会被刘彦选择出击。

  “都是被逼的……”刘彦在抬头看星星,他喜欢登高望远,少不得也喜欢看星星:“局面越来越大,失控无可避免。我这是改变的历史了吗?”

  毫无疑问,刘彦这次率军会青州并发动战事,显然是牵扯到了某个大局面,比如斐燕起兵,再比如徐州有异动,该是刘彦没有挥军西顾都会发生的事情,只不过现在是由刘彦掀开这个局面罢了。

  独独是姚家兄弟率军来到青州是明确针对刘彦,那是必须解决的麻烦事。

  轰鸣的马蹄声在滚滚而来,夜幕之下其实看不清到底有多少骑兵,隐隐约约就只能看到是黑压压的一片。

  营养不良的年代里,大多数人有夜盲症的现象,其实在夜间不适合交战,导致姚兰和姚靖虽然率军逼迫到摆好了阵型的汉部前方,但并没有直接进攻。

  “还有多久拂晓?”

  “该是一个半时辰?”

  刘彦带兵出城必然是要打一场,但主要目的还是吸引联军的注意力,为两支袭营的部队创造更多的机会。

  联军的两处营盘已经是火光冲天,烟雾亦是一缕缕地升向天空,目测火势蔓延的速度非常快,要是未能扑灭的话,继续燃烧下去必然是要废掉两个营盘,就是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伤亡?(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23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