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197章:各怀鬼胎

第197章:各怀鬼胎

  风在吹,马在啸,战鼓的声音在咆哮。

  因为太多的军队汇集,下密城周边早被砍伐得光秃秃,看去就是一片灰黄色的大地,更加显得荒凉。

  王朴在左右四顾,他骄傲地发现本方才是战场上唯一统一了制服的那一方,其余不管是刘徵带来的青州军,或是斐燕带来的高密叛军,全部都是花花绿绿的一片,甚至有不少仅仅是裤裆上缠一条布遮羞。

  统一的制服能够给人一种“我是集体一员”的潜意识,使人明确地知道该是站到哪一边,并且会因为一样的制服而产生亲近感和信赖感。

  知道站在花花绿绿没有统一制服的一方,看对面统一战袍另一方会是什么感觉吗?除了嫉妒之余,更多就是会心生一种“对面好厉害”和“我们好业余”的心态,都没有开始打,内心里就会先矮了一头。

  “汉部真是富庶啊!”刘徵有这样说的理由:“整个赵国,仅有天王的‘龙腾卫士’拥有统一戎装,没想到刘彦竟是会给全军配给战袍!”

  刘徵说的是真话,石碣赵国的军队很少有什么统一制式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了军服。

  不止是石碣赵国,目前所有的胡人政权,他们麾下的军队大部分都没有统一的战袍,仅有一些特别的精锐部队才会由国家形式的配置战袍。

  石碣赵国的龙腾卫士,慕容燕国的三千铁骑,拓跋代国的猗卫军。

  石碣赵国龙腾卫士是由羯人中的勇士挑选而成,是拱卫石碣赵国都城的部队,算是禁卫军之类的军队,亦是由石碣赵国的天王直接统属,集全国之财力才有三千甲骑具装的铁骑和八千的具装重步兵。

  慕容燕国的三千铁骑也是甲骑具装,他们到了慕容恪统属的时候进行了改进,每一名具装重骑都会由带着钩刺的铁链,结果是变成了铁马连横。

  拓跋代国的猗卫军其实也是铁骑,数量只有可怜巴巴的一千,由拓跋一族的勇士组成,与石碣赵国的天王一样是由最高统治者直接统属。

  之所以会是以猗作为名字,那是因为猗是神话传说中祖巫水神共工的宠物,多智,其形似狗似蛇,犬头,蟒身,四蹄,鱼尾,身长数十米,生活于水中,力大无穷。(后被火神祝融杀死)

  不要小看统一制服的关键性,看看现场的气氛,再看看三支不同阵营的军队,刘徵的青州军和斐燕的高密叛军,这两支军队的士兵只要是多看一眼汉部那统一制服的部队,每多看一眼就会越感到自卑。

  当然了,那是建立在汉部一直在战争中获胜威名所导致,要是想东晋小~朝~廷的军队,虽说东晋小~朝~廷的将士也是身着统一制服,可因为司马皇室对外战争一再失败,任何一个与东晋小~朝~廷对上的军队,哪怕是穿得再五颜六色也不怕身穿统一制服的东晋军队。

  汉部的军威看去鼎盛,刘徵和斐燕却是带着一丝丝的期盼,毕竟刘彦可是派人言明会站在他们的阵营。尽管不是那么相信,但刘徵和斐燕只能暗暗祈祷刘彦是真的站在自己这一边。

  轰隆作响的战鼓声听了下来,一时间失去了战鼓之声令很多人感到不习惯,看眼神似乎陷入了某种恍惚。

  差不多是战鼓停下的当口,三方各自有了行动,那是刘徵的青州军出动了三千脱离本阵,汉部有两千新附军脱离本阵,斐燕那一方则是摆出了戒备防御的姿态。

  看战场动态,刘徵和刘彦的部队都是缓缓地向着斐燕所部逼近,倒有点像是要联合扑灭叛军的样子。

  “刘彦不会假戏真做吧?”斐燕说不紧张绝对是假的,他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你说呢?”

  宫陶先生看着比较淡定,说道:“刘彦没有理由那样做。”

  前面的战争一触即发,双方互相进入射程之后,战事以射出箭矢开启了序幕。

  王朴在大声喊:“竖盾!”

  汉部出动的就是两千的新附军,一边准备防御射来的箭矢,另一边是射出了本方的箭矢。

  刘徵看到刘彦的军队与斐燕的叛军发生交锋可算是松了口气。他命令本阵摇动旗帜,是示意脱离大队的三千部队可以发动进攻了。

  阵阵的呼喊声开始在战场出现,那个各种方言或者语言在吼“杀”,一波又一波的箭羽中,惨叫和闷哼从被射中的士卒嘴巴里发出,鲜血抛洒大地的同时,一具又一具尸体轰然倒地。

  斐燕所部是防御的一方,可以依借摆出的拒马和栅栏作为依托,急躁的梆子声中一次又一次地射出箭矢。

  攻防战的战事进程不会太快,比的就是谁的弓箭手能够射出更多的箭矢,命中率是不是足够。再来就是比士卒的意志,哪一方可以顶着伤亡,进行推进或是固守,战事只会是暂时僵持下来。

  刘徵很注意在观察汉部那一方,看到互相发射的箭矢数量正常,再看双方不断倒下的士卒,一颗吊起来的心总算是放回去。

  有人变得轻松,那就会有人陷入紧张,斐燕不止一次发问,说刘彦不像是在演戏,忧虑刘彦不会说话算话。

  “军主且安心。”宫陶先生内心想什么不重要,他看去无比的稳健:“我们的存在对刘彦的好处多过于坏处,但凡他有攻取更多郡县的野心,该是消灭刘徵所部,不是我们。”

  那些东西斐燕都懂,他们已经亮出慕容鲜卑的旗号,对于石碣赵国来说就是最应该消灭的对象,只要他们还存在,石碣赵国怎么也会容忍汉部的肆意扩张,毕竟一个是明明白白的敌军,另一个是表露野心的地方部族,就是石碣赵国再没有国家观念,也懂得分清楚什么叫孰轻孰重。

  历来的每一次战事都没有可能是一开始就陷入决战,只会是磨磨蹭蹭地消耗对方,简单而言就是为对方放血,于兵力和士气上不断地消磨对方。

  刘徵迎来了第三次与刘彦的不见面对话,那是刘彦派人告知刘徵,说刘徵才是主力,若刘徵不打算投入更多的兵力,刘彦会选择暂时撤出战斗。

  “合情合理。”刘徵对自己的副手张林说:“第一天就这样,鸣金撤兵。”

  鸣金声响起,属于刘徵的部队撤出了战斗,出战三千人撤退的时候只不过是损失了不到两百人,可见战事根本就不惨烈。

  刘彦亦是下令鸣金,出战两千人撤回来了一千九百二十六。

  第一天的第一场试探结束,三方合起来的损失人数不会超过五百,但这个也是应有之意,毕竟不止是有两个阵营在交战,是有三个阵营,并且刘彦的存在不但是让斐燕忌惮,刘徵也不相信刘彦是真的要合作。这样一来三方基本都是会采取谨慎态度,怎么可能真的下死力。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一波退下之后是第二波。

  斐燕怕了,他选择将军队撤回营寨,要依托营寨进行防御。

  任何事情都有相应的匹配性,比如斐燕将部队撤回营寨让刘徵开始放心。

  这一次刘徵显然是略略放心了一些,派出的五千部队几波开始冲营,今天第一场近身搏杀似乎就要出现?

  刘徵派人对刘彦下达指示,命令刘彦的部队也必须冲营。

  “为了让刘徵更加放松警惕,派出奴隶兵冲营吧?”吕议认为既然是要做戏就该逼真,又说:“要不要派人安抚斐燕?”

  斐燕看上去真不像是一个胆大的人,真不清楚这么胆小怎么会做出那么轰动的事情,亮出慕容鲜卑的旗号。

  “应该是被宫陶先生说服的。”吕议提醒刘彦,说道:“文士擅长唇舌,行事叵测。”

  接下来的连续四天,三方是刘彦与刘徵联合不断进攻斐燕的城寨,有好几次刘徵的青州军都差点攻入城寨,导致斐燕派来联络刘彦的使者越来越低声下气。

  直至斐燕派来人严明,说是刘彦再不有所行动,他们就会选择撤退,并且是一退直接退出青州,让刘彦去独自面对刘徵和姚靖。

  “我比较好奇他们会怎么退,又是推向哪。”刘彦是真的在迷糊:“慕容燕国没有海军吧?”

  “会退往晋国。”吕议述说刘彦忘却的事实:“慕容皝是晋国册封的燕王、大将军,斐燕完全可以率军撤入晋国。”

  刘彦听得愣了。他是真的没有往这个方面想,一听吕议那样讲恍然道:“难怪了……”

  既然斐燕已经撑不住,多日的演戏之下刘徵怎么也该放松警惕,再则就是应该到位的部队已经到位,那么的确也是时候亮出真正的獠牙。

  当夜,刘彦派人联系刘徵,相约共同发力歼灭斐燕这股叛军。

  在派人前去刘徵那边的同时,刘彦又与斐燕联系,表明汉部向刘徵进攻的时间。

  “很难一战击溃,那么第一战就以消灭有生力量为主。”刘彦笑得略略诡异:“到时候改换旗帜,就说那些部队被斐燕蛊惑,加入到慕容鲜卑的阵营。”

  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游戏,但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讲逻辑,学天~朝官员的一句话: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23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