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151章:法理人情

第151章:法理人情

  “那么……慕容鲜卑的态度?”刘彦觉得吧,同样是鲜卑人,哪怕不是同一个部族,拓跋秀应该会比任何人更加清楚慕容鲜卑的思维:“会怎么样?”

  “夫君是鲜卑铁弗。”拓跋秀说这个可不是要侮辱刘彦,相反现在娶胡人,特别是娶五大族的强大部族贵女才是‘政治正确’,她非常认真地说:“您的部族可以是汉部,也可以是汉铁弗部。”

  什么意思呢?就是操作一些,让慕容鲜卑觉得即将开始的是一场“内战”,战事激烈或许会非常激烈,可灭族就未必了。

  “是啊,段氏鲜卑那么惨,几近没有反抗之力的时候,慕容皝放了段氏鲜卑一马。”刘彦摸着下巴,又说:“那该怎么操作?”

  拓跋秀想都没想,直接说:“让拓跋什翼犍出面吧。”

  哎哟,大舅哥啊?刘彦可是帮了拓跋什翼犍不少,兵器和食盐输出,代国该给汉部的却是一根毛都没有送过来,那帮忙与前燕周旋一下,似乎并不过份。

  “代国与匈奴铁弗部的战争打得比较惨烈?”刘彦对塞北的情况比较关注,但中间隔着后赵大部集结的边军,再有石斌所部开始封锁边境,得到的消息比较少:“双方连冬季都没有停战,无休止地袭扰对方的牧场,来年必定粮食紧缺。”

  “匈奴铁弗部的损失会更大。”拓跋秀到底是代国的公主,比刘彦清楚的事情多了:“匈奴铁弗部的后方是杂胡林立的西域人,更有石碣不会允许他们轻易获胜。代国后方有结盟了的燕国,宇文鲜卑现在也是仰仗代国帮忙与慕容鲜卑周旋,不会像匈奴铁弗部后方那么恶劣。”

  两人是边走边聊,因为是在室外,刘彦身上披着一件不知道什么皮草做的披风,拓跋秀也有一套皮草披风,她的脖子上甚至有着一条雪白的貂制围巾。

  拓跋秀现在可是完全的汉家装扮了,无论是从服饰还是发饰,仪态上也专门请了晋人大族的贵妇教导,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架势,让刘彦感到由衷的满意。

  当然了,刘彦不知道一点就是了,比如拓跋秀这样做才是最顶尖胡人贵女该有的尊贵模样。

  学汉化、穿汉衣、用汉家礼节,哪怕是现在胡人得势,汉家的东西依然就是天~朝最高级的东西,身为贵人不会,那简直就是耻辱。

  要说起来,辽1东是真的冷啊!气温该是零下五度左右?幸亏的是汉部这边没有什么南方人,基本都是习惯在有下雪区域的人,算是有一些忍耐力。可是,哪怕是对冰天雪地的区域不陌生能适应,辽1东这边也真的是太冷了。

  要是刘彦没有记错,地球现在应该是进入小冰河时期的末期,此前才导致靠近北极圈一带的胡人不断南下?

  似乎是屡次到了小冰河时期,对中原王朝来说就是一次灾难,冰寒会要人命,不迁移就等着被冻成冰棍,被白灾严重摧残的游牧民族没有吃的,那只能是一路南下一路抢。

  现在其实已经算是好一些了,听一些老人讲,要是早个四五十年掏出“鸟”来撒个尿,竟然是刚尿就会变成冰渣子。

  “做了良好准备,依然有七十九个被冻死,冻伤是普遍现象。”刘彦比较庆幸已经搞了医疗体系,尽管这个体系非常简陋,但那也是一套体系:“塞北和更东面的地方更严重吧?”

  拓跋秀在点头,每年的冬季对塞北各个游牧族群就是一个灾难的季节,牲畜被冻死大片,老人几乎是十不存三。对于那些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除非是绝对富裕的牧民,不然根本别想婴儿能熬过冬季。

  要真的那么一说,司马皇室可是对塞北的游牧民族做了一件好事,大肆主动或者被动的让胡人充斥中原,但倒霉了大批的中原晋人,造成了现在中原晋人的悲惨生活环境。

  以城墙作为分界线,往东看去就是一片白色的荒芜,往西看去是一片片的乡村。

  辽1东这个狭隘的半岛面积其实不小,后世的大1连能够容纳将近九百万人生活。考虑到现在能够生活多少人是取决于可农耕田地……也就是能有多少粮食产出,再则就是没有一栋就可以生活数千人的大楼,但是生活个数十万人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们的部族不缺粮食,可以考虑大肆酿酒。”拓跋秀非常认真地说:“饮酒可以驱寒,塞北很多时候酒比粮食还珍贵,有人受寒痛饮一番,能救回一条人命。”

  善战的族群在饮酒上面的偏好一点都不低,远的有曾经的大秦,未来还有一个“伏特加民族”,不过老毛子那是不得不喝,毕竟他们所处的区域真的是太冷了,秦人却是在战前会适量地给士卒饮酒。

  汉部缺粮吗?连带奴隶有将近十九万的汉部,养活这么一大帮人需要的粮食可不算少,但架不住汉部对海洋的开发,再有足够多的盐巴来腌制海产,甚至是一些野味也能成为熏肉。有了诸多荤腥,对于植物类的粮食消耗肯定是会降低。

  真话,一个人可以吃两三斤的米饭,但要是让吃下一些肉类,再吃两三斤的米饭试试?就算是想,胃也受不了啊!

  鱼干什么的在汉部真的就是充足到剩余的地步,谁让渤海已经成了“我们的海”,除了汉部的渔船,其它势力根本就无法捕鱼。

  怎么吃鱼是一个考验人的事情,要是以前将水煮沸,处理后的鱼丢进去煮熟,再加上盐巴,那就是一锅美味的鱼膳了。

  刘彦就是受不了啥玩意都是水煮加盐,像是现在,他就是在亲自动手搞鱼羮……唔,是先让向依处理鱼骨、鱼刺,准备好调料、汤水,他再来做最后的事情。

  上古先秦时期,一些中药材就已经被证明可以放在食物中增加味道,不过一般是被当成了药膳,到了刘彦这里只不过是一些控制“量”的问题,适当地放一些增添味道,会使得食物变得无比美味。

  对了,去了朝1鲜半岛和来到辽东这边,让刘彦的食谱里增加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人参!

  闻闻空气里的香味,除了有枸杞、麦冬、陈皮的味,那就是人参的香味。

  人参是好东西啊!被发现用途那却不是现在的事,具体是什么时候刘彦压根不知道,他知道的是自此以后,人参就是会广泛在汉部被应用,或许还能够成为一项“拳头产品”啥的。

  鱼汤要是食材弄好,接下来就是控制火慢慢熬,再掌握好熬的时间,刘彦开始弄新的食物,比如炒一条鱼什么的。

  话说,没功夫搞温室啥玩意的,要不在冬季绝对有蔬果吃,现在刘彦能够搞的菜式缺少食材也就是那么几样。

  “行了,端出去吧。”

  刘彦一点都不认为男人烹饪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在烹饪美味上面男人的优势其实比女人大,要不看看后世各大酒店的大厨,无论中外能够上得了台面的大厨男性绝对是多于女性。

  比起大厨刘彦自然不如,但是耐不住他烹饪的花样多,口味上也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近期以来,能够在刘彦亲自动手烹饪的场合上进行参与,已经是一种别样的赏赐,像是今天就有吕泰、李坛、丁毅到场。这三人两个是军官,一个算是客卿级别的人物。另有七个参战杀死五个以上敌军的士卒被邀请过来。

  说白了,这一场饮宴是刘彦要酬谢几个有代表性的将士,可以视作是一场政治作秀,但耐不住现在的人们就吃这套。

  有美味,有美酒,再有刘彦与拓跋秀亲自参与,就差有歌舞,再加上可以随意玩弄的伶人,规格上其实已经很高。

  与往常一样,开宴之初刘彦向有功的将士道谢,少不得是要亲手赏赐一盏美酒。在后世看来,这种作秀会恶心无数人,但每一个由刘彦亲手端去酒盏,再与拓跋秀一同行礼道谢,总是能使受到此等待遇的人激动得浑身颤抖,少不得是要肝脑涂地回报刘彦的“以国士相待”什么的。

  李坛到了被邀请参与饮宴才算是真正的放松下来,他之前已经被处置,毕竟吕泰给的命令是夹击前燕使节团,他虽然是为大局着想,可违反军令了不是?

  军队最是不允许违抗纪律的团体,哪怕是违抗了军令会让事情变得更好,但违抗就是违抗,被砍掉脑袋算是轻的,满门受到牵连也不是什么荒唐事,已经在历史上发生过许多。

  李坛不但违抗了军令……至少是没有完成命令,一个曲还打得半残,被从一曲军侯降职成为别部司马,更要在冰天雪地率军出去扫荡。此便是惩罚。

  今次,刘彦设宴却邀请,等于是在军法之外给予补偿,符合两汉时期的“法律无外乎人情”。

  “好好干!”刘彦对李坛这个傲娇的小年轻还是比较看好,鼓励道:“多砍些脑袋,多带点奴隶回来。”

  李坛给的回应是九十度的揖礼:“愿为君上效死!”(未完待续。)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4222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