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761章:驻军日常

第761章:驻军日常

  张边是八月初出令居,九月初的时候抵达荥阳。

  从各地汇集到荥阳的服兵役者,他们在各自的家乡基本是会经过基础训练,最少也是一个月。

  他们抵达服徭役的地方后会划出很详细的计划,要是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基本上是每三天就要操练一天,其余则是执行巡逻任务。

  荥阳郡在东汉是一个大郡,汉末诸侯乱战打残了中原,尤其是接近关中的区域先有诸侯讨伐董卓,后面又历经西凉兵一再肆虐,该破败的地方早就破败。

  后面的曹魏时期,曹操是有重视各地的复苏问题,可是不断的战乱再加上人口锐减,能恢复的其实相当有限。曹魏优先重视的是豫州,也就是许昌周边,后面改都邺城变成重视冀州,除此之外的其余区域想重视也是有心无力。

  到司马一家子窜了老曹家的位移都洛阳,这一片古老而又有过辉煌的土地才再一次得到重视,可是好景并不长久,司马昭等老一辈的人先后死去,小辈们为了权力不断攻伐,稍微恢复点元气的古老土地又是在战火连天中被不断破坏。

  西晋政权崩溃,先有南匈奴建立“皇汉”,刘渊选择长安作为都城。

  南匈奴虽然是个游牧民族,可是他们经过数百年的汉化,思想上……尤其是高层的思想与中原的贵族和士大夫其实是无限接近。他们起事的口号是恢复汉家统治,得说的是对统治范围内的汉人其实还好。

  “皇汉”是终结在南匈奴自己手里,刘渊的继承者刘耀更元改制,去汉国号改为赵,还发神经针对统治阶层中的汉人,就给了羯族人取而代之的机会。

  石勒一开始对汉家文化十分的推崇,对于集团内的汉人知识分子十分尊重,就是对汉人……尤其是对汉人女性则是异常残忍。他在位十四年的成就就是击败前赵(南匈奴),压服了羌族和氐族成为自己的爪牙,同时也击败并吸纳中原汉人最大的抵抗势力乞活军,内政建设方面是压根没有。

  石虎篡权成为后赵(石碣赵国)的统治者。与石勒还能稍微伪装一下相比,石虎是连伪装都懒得做,不但残暴地对付汉人,还明文法律写下汉人为最低一等。

  经过石虎的一再努力,汉人数量再次锐减的同时,中原绝大多数地区被转为牧场,荥阳就是在那种背景下成为一片废墟,还是等汉国光复之后重新修缮。

  “不独荥阳,一路走来废墟处处,便是重新修缮亦是破败明显。”张庆服役热情很高,对于外界的信息有很高的了解欲望:“大汉光复四年,除最先光复之山东,余处皆是如此光景。”

  现在的荥阳,它的城墙处处豁口,更有成片的倒塌,新的居民一直想要将城墙重新修建起来,一开始是没足够人力和财力,后面中枢决定各做城池不再修建城墙,重新城墙的事也就没了后续。

  人们对于城池没有城墙是一种迟疑态度,没有城墙的城池要是有人来犯,拿什么作为防御依托。再则现在是野兽到处乱窜的年代,城墙不止是有敌军来犯的防御依托,另一个存在作用也是防止野兽进入城池肆虐,对不再修建城墙感到迟疑非常合理。

  没开玩笑,就算是国家稳定的时候,野兽伤人的事情也是一再出现,那是自然环境大部分没有经过开发,至少是没开发到迫使野兽迁移,就算城池郊外遇到野兽都属于正常,乡野中的野兽就更多。

  诸夏在建设乡村的时候至少还会建立一道篱笆墙,作用就是防止野兽进入村庄,城池的城墙存在虽然是出于军事用途的考虑,但也是防止野兽进入的保障。

  中枢一拍脑袋,各地不再修建城墙,或许没有想到野兽对人的威胁?

  “人力不足,缺乏财力,奈何?”张庆下意识就将屁股坐正,还笑着说:“我等巡逻,不正是防范?”

  在诸夏的历史中,第一个觉得全国各地没必要修建城墙的统治者是始皇帝,他的想法没修建城墙的话,哪怕各地会发生叛乱,没有了城墙作为防御的叛军也就无法固守。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咸阳从一开始也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池,他会因为对咸阳的了解来推广到全国各地,比如咸阳人没城墙也不见得被野兽怎么样,其余各地也该那样。

  就是咸阳没有城墙保护,导致刘邦率军破关而来难以抵抗,子婴就携带百官跪降,搞得此后的每个统治者真不敢再不修城墙,非但要修,还得修得雄伟和坚固,要不然再次出现秦末那种事情,谁都会觉得搞笑。

  那些统治者也不知道有没有想到一点,一个国家被敌军打到国都,就算是有城墙又能怎么样?

  刘彦觉得没必要修建城墙,首先是真的没有那样的财力,劳动力也不该是浪费在修建城墙上面,有那功夫还不如赶紧将灌溉系统修复,修复了灌溉系统则去修路。他因为生长环境的关系,再加上已经成为高位者,是真的忽视了野兽的危害。

  张边同时也是下意识地颠了颠肩膀上的猎物,那是他们巡逻的时候干掉的一头野猪,个头不算太大,对付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野猪窜起来的速度相当快,还是一什人围了老久才算解决。

  野猪并不是他们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头猎物,刚来的第四天就出动大量人手猎虎,后面陆陆续续干掉的各种野兽少说也有数十,荥阳的郊外都是这样,可以想象乡野又是什么情况。

  猎杀猛兽对有武装又有组织性的军队都有难度,没什么组织性又没多少兵器的百姓对付起来就更难,都是乡野出身的人,就算是自己没有经历过,也会听说过谁被野兽伤了或是吃了的事情。

  “我们那边(西北)其实还好。”张庆说的是西北至少没有被当成牧场建设,张氏也没有颁布过《狩令》。他说:“羯人肆虐过的各地,野兽何其泛滥。”

  那个所谓的《狩令》全称叫《禁狩令》,石虎让朝中的汉人大儒讨论和撰写,明确规定汉人不得用任何理由进行狩猎,一经发现就会被抓起来砍头。在石虎的这一道《禁狩令》之下,汉人哪怕遭遇野兽的攻击也不能反抗,逃不了就会被野兽杀死,不知道多少汉人丧生于野兽并被吃掉。

  《禁狩令》是什么样的存在不用过多言语,是用律法明确地指出汉人的地位连野兽都不如,另一个效应就是野兽开始大量的繁衍,之前属于石碣赵国的统治疆域,野兽的数量简直是多到可怕的地步。

  “当然多啊!”张庆亲自参加的猎杀就有三十七次之多,威胁比较大的老虎、猎豹、熊和大野猪就干死了十来头,成群的豺、狼、野狗更是弄死了上百,有些时候则是空手而归:“在我们之前,前辈们也是一直在猎杀,怎么杀都杀不完。”

  大野猪也是大威胁?其实成年的大野猪一点都不比老虎威胁低,甚至可以说起了凶性的大野猪比老虎还猛。很多乡村最大的威胁不是老虎,是一次繁衍就是数头的野猪,野猪伤人和杀人的例子远比老虎等猛兽多。

  在现如今,各郡县的郡县兵业务最繁忙的就是猎杀野兽,军方对于猎杀野兽的兴致也是非常高,围猎过程也是练兵的一种,再来是成功猎杀之后也可以改善伙食。

  像是张边,他出门的时候一米六的个子也就一百斤出头的样子,行军路上消了点肉,进驻荥阳之后反而是增到了一百二十六斤,那是营养跟上了体重增加,个子也是同样往上窜。

  不单单是驻军会杀野兽,不管是为了生存环境威胁降低,还是为了能吃点肉,百姓同样是会组织起来狩猎,只不过只有一些艺高人胆大的百姓才会盯着猛兽,更多的时候就是打一打山鸡、兔子、獐子之类的野味。

  现在的汉人与被羯人统治时期有相当多的改变,重新成为国人之后的精神状态是一方面,另外就是生活质量同样一再出现改观,捕猎带来的肉食,还有廉价的海产,倒是让他们消耗植物类的粮食数量比例降低。

  很自然的事情,仅仅是吃植物类的食物,再加上没有什么油水,一个成年人一餐吃上一斤米未必能觉得饱,哪怕是饱了很快也会又饿。要是能配上肉,或是多一些油水,不止是口舌能够得到满足,就是胃消化起来也不会那么快,再则是更多的营养支撑下,人的体质也必然是会得到改善。

  巡逻归营路途之上,张庆的这一什队伍的人数一再增加,除了同样外出巡逻的袍泽之外,就是半路上凑过来的百姓。

  理所当然的事情了,日出而作和日落而息的时代里,白天外出干各种活,将要天黑之后自然是回家,道路也就那么几条,碰上军队一块走会更有安全感,自然是要一块走了。

  “石二郎,獐子是要给婆娘补一补?”

  张庆本身就是一个开朗且善于交际的人,不止是在军中交到不少朋友,认识了当地的百姓也能谈得来,来来去去就多了更多的朋友。他的喊话声让那个叫石二郎的汉子露出憨厚的笑容,其余人则是一串笑声。

  石二郎的媳妇有了身孕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竟然有媳妇。

  要深切的知道一点,汉国的男女比例一直有差距,某些地方的男女比例差距更夸张,导致想要讨个媳妇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不是人生赢家就区分在多少岁成家。

  “二郎”就是一个排序,他的本名叫石仲,是家里排行老二。名当然也是排序,诸夏从来少不了老大叫某伯,老二叫某仲,老三叫某叔,老四叫某季,其实就是伯、仲、叔、季这个排序,比如刘邦在家里排行老四又被叫刘季,叫刘邦还是当上沛公之后因为萧何的一句诗改的。

  中原缺女子,尤其荥阳这个离司州近的地方更缺,那是羯族在撤退的时候从民间掳了太多的女人当两脚羊作为军粮,汉军击败羯族军队之后是有解救了一些,可是回到家乡的女人几乎没有,不是被原地安置,就是被军中的将士娶了。

  荥阳人口有三千余人,适龄的女人严重不足,年龄合适了的女人有自己的择夫标准,首先就是一定要有军方背景,再来才是有多少家产,要是没军方背景又不是多富裕都是被羡慕的对象。

  石二郎今年十九,他能在这个年纪成婚还得感谢自己的大哥。他大哥并不是军中一员,却是几年前前往中南半岛,去年从中南半岛回乡就给他带了一个媳妇回来,听说还是什么公主。

  汉人对中南半岛那个地方已经不是那么陌生,知道公主什么的压根就是一个笑话,几百个人汇聚的部落都有王。王的儿子就是王子,女儿岂不是就是公主,那样的王、王子、公主什么的不是笑话是什么。

  “早先还能去,现在不能去了。”张庆知道中南半岛的事,对张边说:“以长江为界,南人往中南半岛,北人去草原或西域。”

  张边在家乡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些,是出了家乡才知道。他当然不懂国家为什么要有那样的限制,却是知道光荥阳就有百来人去阳关,去西域抢一把对荥阳那些人是顺带的,更多的是想抢个婆娘回来给自己或亲人当媳妇。

  “咱们那边(西北)的女人没那么缺。”张庆一副百事通的模样,说:“南方也相对好一些,其余各地嘛……便是山东也是缺女人的。”

  张边满是排斥地说:“西域之人与诸夏不同,比草原女子更不如,去西域抢,还不如去草原……”

  “草原现在还有多少野生部落?”张庆当然知道张边为什么那样子,好笑地说:“为了延续香火,亦是得到官府的辅助,哪管什么白皮碧眼,能有个媳妇才是正经事。”

  张边想了一想,好像也是那么回事。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1808543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