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席卷天下 > 第744章:利之所在

第744章:利之所在

  骁果者,勇猛敢死之士也。

  在李匡率领第一批民间骁果踏上前往西域的征途时,季节已经到了新一年的春季下旬。他们在这个时节行军,自然是因为今年西北没有下雨,不会是那种在晚春新秋的连绵雨季中遭罪,也是因为没有下雨才尽早出发。

  新的一年中,西北仅是春季上旬下了几天的雨,除了一开始的大雨之外,后面的几天都是朦胧细雨,实际上并没有缓解干旱。那么将西北的勇猛敢战之士及早调离西北,就是为了降低可能发生动乱的机率,就算是真的有动乱也会因为勇猛者和敢战者都走了,就是生乱也不会乱到哪去。

  “骠骑将军坐镇西北威慑宵小,西北乱象得到遏制。”纪昌是丞相,军政彻底分离之前属于什么都要管一些,才由他向刘彦进行汇报:“李匡所部开拔白龙堆而去,西域联军停留白龙堆未有异动。太尉署推测,战场将是蒲昌海周边。”

  西域并不是一个多水系的区域,甚至可以说十分的缺乏水源,蒲昌海算是河流最多的地方。西域联军将蒲昌海东面设为战场的原因并不难推测,无非就是以逸待劳再掌握充足水源,过去的汉人必然是要争夺水源,等于战争的主动权是掌握在西域联军那边。

  “联军在河流筑坝,截断蒲昌海向东的河水,我军行军至蒲昌海东面将面临缺水窘境。”徐正是站在一块被悬挂起来的山川舆图旁边,一边指点着舆图,一边为刘彦介绍道:“在此处,便是我军最后一次补充水源。军中有做好最大程度的准备,可储藏可用半月的水量。”

  军队的规模越大消耗的水就会越多,虽然可以事先利用各种工具储水,可是水却也不是那么好储藏,不管是装在陶器还是木桶,一旦水长期储藏就会生苔,再来是一些另外的原因会导致水无法再食用。

  李匡率部接近屯驻蒲昌海周边的西域联军驻地,没可能是将营盘设立太近,必然是要留出一定的交战场地,再来是并非任何地方都能设立营盘,中枢这边其实不太好预判情况会是怎么样。

  西域人搞坚清壁野是中枢已经知道了的事情,还知道迁徙的部落大部分被集中到白龙堆,又有大量西域人看到龟兹人对汉人首级开出价码前往白龙堆,使原本只有三四万的联军迅速膨胀,对外号称十万大军。

  龟兹人开出的价码很是令人心动,以铜钱来换算的话,一颗普通汉人的脑袋就能找龟兹人领取一千铜钱,汉国士卒的脑袋价值五千铜钱,又细分了伍长、什长、屯长、军侯、校尉的价码,对李匡这个郎将的开价多达一百万铜钱。

  要是对西域人讲什么民族大义,所有西域人都会嗤之以鼻,可是有赏金那就没得说了。西域的民族太多,战乱以及仇杀每天都在发生,由于小国林立没有强悍的政权约束,亡命之徒真的不要太多,甚至是西域各个国家都有养马贼的习惯,要钱不要命的人多得是。

  “十万?”刘彦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慢悠悠地说:“龟兹吗?”

  要说西域联军有十万,刘彦其实是不相信的。他不知道西域到底是有多少人口,猜测最多也就一百万左右,今次动员起来的也就鄯善、且末、精绝……等等一下靠东的西域国家,就算是有西域大国之一的龟兹出人又招兵买马,难道十个西域人就有一个去白龙堆了?

  总数一百万人,不可能人人都是能上阵搏杀的青壮,还要不要老人、孩子和女人了?用数据来做推理,一百万西域的青壮能有个十五万就算是多,三分之一的西域人全去了白龙堆,听着就是个笑话。

  “号称嘛,不算数的。”徐正也是嘲笑了一声,后面却是说:“不过龟兹既然能出钱雇佣西域人,会不会也出钱向西边的国家雇佣人手或是军队?”

  好像……是有这个可能性?

  在诸夏文明里面,军队是国之重器,大臣与重将尚且不能私自调动,出于财货的诱惑而调遣军队帮异国作战更是荒谬,可不像诸夏文明的国家多得是啊!

  西域再往西的国家并不少,能数得上号的就有康居、奄蔡、粟戈、坨力之类的小国,更西边的还有悦般和匈尼特这种大国。

  西域小国,小的数千人就能号称一国,中等国家就是一万到三四万之间,五万人口以上在西域就算是大国,像是车师、龟兹、于阗、疏勒这种人口十万以上的在众多小国眼里就是超级大国。

  所以了,西域人辨认强者的方法很是朴实,谁能拉出多少军队就算是多强,也就有了曾经的汉帝国光是军队就能拉出三万(李广利征大宛之战),还是万里迢迢地进攻到西域,当时的西域人真的是被吓尿了。

  天老爷的,光是三万部队就相当于三十来个小国的人口,仅是一支远征的部队就与中等国家的人口相当,那么汉帝国该是何等的庞然大物?

  生活在什么区域,身处的国家又是怎么个样子,就会给人一种生存的思维。西域人是被包夹在几大强者的中间,不是被匈奴人欺负,就是汉人来了之后建立管理体系,等匈奴人和汉人都消失之后又会有西边的某个谁来,有时候阿三也会过来凑热闹,就给西域人养成了习惯侍奉强者的习惯。

  毫无疑问的是,相比没落下去的乌孙人,长期以来显得不死不活的车师人,忙于和高原人过不去的疏勒人,极度有钱并且活跃的龟兹人现在就是西域霸主。

  “所以龟兹人在西域很有号召力?”刘彦是从来就没有将西域的某个国家放在眼里,那并不是什么战略上的藐视,是历史一再证明只要中原这边使力西域不管什么国家真就是不堪一击。他好奇的是:“龟兹人和西边众多国家的交情,好到能够雇佣正规军?”

  对于龟兹雇佣大国的军队抵抗汉人西进不过是一种猜测,没有能拿的出手的证据,也暂时没有得到相关的情报,就是从聚拢白龙堆的联军数量多寡而在进行推测。

  其实汉国对西域并不是没有情报系统,既然汉国要向西域下手,事先进行多种情报收集这一道手续自然不会忘,再来是张氏凉国原先也有对西域进行各种安排。

  这一次算是刘彦不得不对西域下手,导致“先手”还没有各种妥当,算得上是意料之外的行动。

  原来属于张氏凉国的情报系统是有被汉国接收了一些,问题是西北对汉国的归属心不强,导致汉国对于原属于张氏凉国的探子传回信息不知道该不该信。

  不靠谱的情报前提下,正确的做法就是无视掉那些情报,以统兵将领自行操作为准,后方的中枢给予前线将领最大的自主权,等着收获,或是得到求援给予增援。

  超级大国不就是这样吗?输得起,输上一次两次根本就不是事,再则是还不一定会输。这一次进军西域,出于止损的倾向远超过军事考量,只要是能将矛盾向外发泄,其实就算是成功。

  “杀敌亦属军功,不单西北各郡县之人,其余各地前往者甚众。”纪昌对这个其实是排斥的态度居多,可在大环境的需要下什么反对都开不了口:“谢艾汇报,汇聚阳关已超二十万之众。”

  刘彦这一次的大方是十数年来的前所未有,开方民间人士前往西域,官方给予了最大的便利和帮助,干掉西域人可以凭借首级记功,俘获西域人也能卖给官署换钱,缴获方面也能自留,绝对是有史以来在诸夏文明发生的首次。

  以异族脑袋可以换取军功就是一个大诱惑,别说还有各种各样发财的方式,全国各地觉得自己行的人踊跃而去的人群也就成为洪流。

  “汉人从不避讳对建功立业的渴望,钱财等物若是不涉违法亦是如此。”刘彦还是很自得的,有点本事的人都去国外发财,国内会生事的人就会减少,那些人发了财还是会回国消费:“血性男儿发泄于域外,好过内斗流血。”

  并不是所有出去的人都能建功立业和发财,肯定会有不少人埋骨异域,这一点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汉人并不是后世所讲的一开始没有冒险精神,是官府一再限制那种冒险精神,刘彦不是要关起门来守着皇朝基业,去除了多种的限制,要做的就是鼓励汉人向外探索和冒险,得到了什么都算是锅里的。

  “大汉不该固步自封,亦不该以为中原即为天下。”刘彦还知道一点,仅是高层有足够的认知该不够,得是全民都有明确认知:“官府口说无凭,有骁果出异域自会使百姓知晓。”

  说白了就是有什么好处别全划拉到官方,开拓应该是一种有勇气向外者的福利。历朝历代向外开疆辟土不是没在做,可什么好处都给皇帝个人或是官府全占了,百姓只有付出和牺牲却没半点好处,那么向外开拓就会被百姓所厌恶。

  “西域如南方(中南)半岛。”刘彦含笑说道:“两处便是汉人认知世界之起点。”

  这一次小朝会对西域的讨论很快就结束,最后的结论是等李匡的即时情报,将话题转到了平蛮校尉部那边。

  在去年,桓温就已经向中枢做了详细汇报,笈多王朝整个南部为战争进行动员,拉了不少的小弟又想对平蛮校尉部动手。

  进行南部动员的笈多王朝展现出一个区域霸主国该有的底蕴,征募了多少军队看得是人口,下水战舰速度快慢体现的是一个国家的工业实力,能够有多少小弟愿意被拉上战车就属于影响力范围。

  “阿三新近动员了三十万人。而这仅是南部动员。”徐正对于笈多王朝有这样的底蕴还是比较吃惊的,那可是一年之内动员的人数,肯定是还有后续。他对着重新换挂的山川舆图,指着克塔克的位置:“今岁之后,此处每日都在增加船只。”

  贵霜王朝不是阿三当家作主,问题是贵霜王朝的海军是被阿三掌控。从贵霜王朝时期开始,阿三的身影就充斥着阿三洋,连带南亚各群岛也是少不了阿三的身影,他们已经在阿三洋快乐玩耍了数百年,要说现如今世界各国谁的航海技术最发达,真的是当属阿三。

  “据悉,仅是克塔克的阿三海军已经多达千艘。克塔克便有如此数量的战船,大汉不得不谨慎对待。”徐正没有掩饰自己的忌惮:“大汉屡次与阿三海上交锋,优势是在舰船犀利,海战之法劣于阿三甚多。”

  驻扎在平蛮校尉部的汉国海军也是一直在增加,不算系统战船的话,大小战船已经达到六百艘以上,就是战斗力真的不太好说。

  汉国与笈多王朝的海战,除非是天气恶劣,要不然每天都是在进行多处且数量不一的较量。汉国海军是在与笈多海军的较量中累积海战经验,笈多王朝却是在交战中根据观察在借鉴汉军战船改善自己的作战船只。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阿三们发现汉军战船的床弩布置格局很科学,后面就依样画葫芦建造相同布置的战船,更多的战船是在进行类似的改装。

  “互相进步是必然。”刘彦说的是战船攻击武器的布局就是那么明显,交战还会出现船只被俘的情况,目前战船又没有什么科技锁,模仿起来真没有太大难度。他问道:“陆地情况?”

  徐正又不得不让人更换山川舆图,指着图上标注为骠国的区域,说道:“敌军以此小邦为屯兵地,兵锋离平蛮校尉部最近已经抵近至三十里。”

  平蛮校尉部和骠国中间相隔着两百余里的原始面貌,不独是以笈多为首的联军在推进,汉军这边也是向骠国不断布置防御纵深。

  原始密林和山区可不是那么好蹚,明明双方都已经剑拔弩张了将近一年,可真正在那片区域有交锋还是近期的事情,以双方的斥候突然遭遇的激战居多。

  既然小股的试探作战已经发生,那么离大战的爆发其实也就不远了。

  (http://www.shukeju.com/a/15/15487/174819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